Mo Qiu’s Immortal Fate Chapter 52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senior !”

‘沛文’还没有开口,一旁的彩文已是面露惊慌之色,急急道:

“不关我younger sister 的事,这些日子,我与younger sister 从未分开过。”

“younger sister ?”Mo Qiu 摇头:

“你确定,她还是你younger sister ?”

“前……senior ,您这话什么意思?”彩文hearing this 一愣,面露茫然。

随即侧首looked towards 沛文,眼神突然变得闪烁起来,似乎是猜到了什么。

“body possession ?”孙正负手踏步而来,道:

“莫兄的意思,is it possible that 此女被人夺了fleshy body ,暗中在medicine pill 里下毒?”

“不错。”Mo Qiu nodded :

“药房里的medicine pill ,能碰到的人寥寥无几,而她,就是其中之一。”

“是吧,沛文。”

“no! ”

“现在,应该叫你五毒上人才是!”

“哗……”

此言刚落,周遭人群俱都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齐齐后退,散出一个大圈。

五毒上人的名号,也许此前并不显,但现今,早已传遍全岛。

据说。

就连Island Lord 都曾中了此人的毒,去年藤immortal island 那场百年不遇的大变根源,就是此人。

一时间,众人无不心头惶惶。

若是自己也中了五毒上人下的毒,那……

冷汗,自面颊悄然滑落。

“是我,又如何?”‘沛文’昂首,俏脸上露出狰狞之意,coldly said :

“姓莫的,你不就是想激我出来,现今我已露面,你又能如何?”

‘她’手臂一挥,道:

“这里中毒的人,每人身上都有我下的一种奇毒,每一种have nothing common with each other 。”

“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解?”

“手法不堪?”

“我呸!”

‘她’知道,以自己现今的实力,逃也impossible 逃掉,所幸不逃,双眼炯炯,直视Mo Qiu ,目光中的怒意如有实质。

“你以为自己很了不起。”Mo Qiu 表情冰冷:

“就连你那锁心毒,this Mo 都能解,其他的毒,又算得了什么?”

“haha ……”‘沛文’仰天大笑:

“锁心毒确实是我一生的Peak 之作,但谁又能保证你不是碰巧专研此道。”

“而今。”

“我把毕生所学留在这座岛上,我倒要看看,阁下能不能解!”

音落,‘她’身躯一震,口发诡异尖叫,音波瞬息间传遍四方。

她的叫声极其古怪,似乎不是来自肚腹、咽喉,张口即有音波。

即使是Mo Qiu ,也未能来得及拦截。

音出。

一旁的彩文首先显出不适,身躯跌跌撞撞栽倒在地,面上满是青红肿胀。

大街上。

行人原本熙熙攘攘,更有不少人偷偷远眺。

此即,却纷纷遭难,一时间不知多少人悲叫一声,栽倒在地。

这些人不同于前来药房讨公道的cultivator ,即使有cultivation base ,也不高。

对于毒药的抗性,自然更差。

眨眼功夫,偌大长街几乎近半行人倒地,剩下的人不知其所以然,眼见此景,无不面露惶恐。

“怎么回事?”

“Dad !”

“夫人!”

“小姐……”

各种lose one’s head out of fear 的喊叫声,自四方传来,反倒是Qingsang Pharmacy 这里猛一安静。

孙正面色煞白,陡然上前一步,一把抓住‘沛文’的衣领,吼道:

“你做了什么?”

“你自己没长眼睛吗?”‘沛文’满脸不屑,根本不打算理会他,继续朝Mo Qiu 道:

“Great Master Mo ,不知在下这等拙劣手段,还能不能入阁下的眼?”

Mo Qiu 皱眉,轻叹:

“why did it come to this ……”

他divine sense 强悍,感知更远,而在感知范围内,都有身现异常之人。

这一年来,藤immortal island 一直在搜寻五毒上人逃走的Remnant Soul 。

却不想。

他竟然一直藏在岛上,而且在unconsciously 间,已经在岛上遍及剧毒。

“why did it come to this ?”‘沛文’牙关紧咬,面容扭曲:

“我一生所学,皆是毒道。”

“毕生成就,莫过锁心毒,自问就算是Golden Core Grandmaster ,也不能解。”

“却被你……”

“我岂能心甘!”

‘她’咬牙咆哮,身躯乱颤:

“现如今,我仅剩这一缕Remnant Soul ,命不久矣,如若不报仇雪恨,岂会心甘?”

“是吗?”Mo Qiu 眼神渐渐冰冷:

“就算如此,你也看不到了。”

说着,手一挥,一股mysterious 力道落下,‘沛文’双眼一翻,昏迷过去。

孙正上前一步,目泛慌乱:

“Great Master Mo ,现在怎么办?”

“找Island Lord !”Mo Qiu 面色阴沉:

“我需要一些东西,如若能够筹齐的话,岛上的情况兴许还能解决。”

“好!”孙正nodded ,直接代替Ji Changong 应下:

“想要什么,你尽管开口。”

…………

Cave Mansion 内。

冥灯红烛、草人纸符,些许白幡无风自动,阴冷之气蔓延。

正中,是一处高有ninth rank 的祭坛。

姬冰燕立于祭坛下方,手里不时打出道道灵光,眼中则满是疑惑。

“Master ,这是什么?”

这等场景,怎么看也非正道,让出身名门的她,略有不适。

“祭天法坛,夺心钉头咒!”

Mo Qiu 手持一根漆Black Iron Nail ,面色淡漠,道:

“法坛用来沟通冥冥之中的气机,咒术则是一种针对阴魂之物的spell ,涉及阴诡之道,你所知不多也很正常。”

“要对她施展吗?”姬冰燕looked towards 祭坛正中盘坐昏迷的‘沛文’,不解道:

“此女不过炼Qi Cultivation Base ,就算被五毒上人body possession ,受限于本体实力,应该也不必如此麻烦吧?”

说及五毒上人,她的面颊微微抽动,双手紧握,murderous intention 涌现。

就是这人,害的她生不如死,夜夜遭受难以启齿的痛苦煎熬。

不杀之,难解心头之恨!

“杀了他,自是容易。”Mo Qiu 轻叹一声,道:

“但五毒上人非是body possession ,而是以一种异类,依附于他人魂魄之上。”

说着,他大手轻挥。

场中灵光涌现,好似水流一般汇聚,显出一面圆镜,镜中一头血红虫豸趴伏在沛文的脑部,不时的震动双翅,极其诡异。

“就是此物。”Mo Qiu 继续道:

“此物当是一只Gu Insect ,有侵蚀他人魂魄之能,与你曾经身中的锁心毒有异曲同工之妙。”

“so that’s how it is 。”姬冰燕恍然,心中对沛文也生出一种同病相怜的怜悯:

“Master 是要把它咒死?”

“不。”Mo Qiu 摇头:

“杀它容易,但全城上下,有太多人中毒,我就算精于医道,也没有把握solving one by one 。”

“就算能解决,时间上也来不及。”

“现今之际,唯有对五毒上人搜魂,得了毒药配方,方能以最快的速度配出解药。”

破坏,远比修复要容易的多,这点在医道上,同样是如此。

如若有了毒药配方,无需他出手,岛上的其他医者、药师,也能配制出解药来。

“哦!”

姬冰燕nodded ,表示了然。

“降头、咒术、驱魂、役鬼、厌胜……,这等阴诡之术虽然不入正途,却也不可小觑。”

趁此间隙,Mo Qiu 朝disciple 普及cultivation world 较为偏门的知识:

“就如这咒术,得人气息、生辰八字,就可以立下法坛,以secret technique 勾连冥冥之中的气机,咒杀他人。”

“小则,让人倒霉,走路撞墙、遗失财宝;重则,伤人性命,乃至干涉轮回,就算是得道expert ,一时不查,也有可能中招。”

“你也不要面露厌恶。”

扫了disciple 一眼,见她表情有异,Mo Qiu 淡然开口:

“此法传自上古,涉及因果、气运,也属大道之一,能传下来,自有它的道理。”

“况且……”

“既然能害人,自然也能救人。”

“我知道了。”姬冰燕双眼一亮,道:

“反其道而行之,就可以让人运气爆棚,走路都能捡到treasure ,逢凶化吉、遇难成祥。”

“不错。”Mo Qiu nodded :

“student that can be taught 。”

“可是。”姬冰燕brows frowned ,道:

“这method ,似乎也太过厉害了吧?我听说,就连凡人都可施展咒术。”

“没那么容易。”Mo Qiu 摇头:

“施展咒术,有损阴德、大损寿数,本身也要受咒术的backlash 。”

“况且cultivation base 越强,本身就与天Dao Idol 融度越高,咒术也就越难影响,施术者承受的代价也就越大。”

“你且看着。”

说着,他手持黑钉,躬身一礼:

“他人施咒,需躬请Heaven and Earth ,引冥冥气机降下,为师自无需如此。”

以他的Divine Soul realm ,念动法随也是易事,无需做法,就能引动Power of Heaven and Earth 。

“一敕!”

音落,姬冰燕陡觉一股气机自冥冥之中浮现,悄然落在黑钉之上。

这股气机虽然诡异,却并不强。

她觉的,自己随手一挥,就可扑灭,乃至循着气机最终根源,反向影响sorcerer 。

“二请!”

第二股气息follow closely from behind ,与前一股相汇,内蕴气机也陡增数倍。

这等强度,怕是已经能影响Qi Refinement Cultivator 了。

“三拜!”

“四叩!”

“五赦!”

Mo Qiu 接连开口,接连五股气息落下,融入掌中诡异黑钉之中。

此时。

姬冰燕已经面色发白,眼泛惴惴,更subconsciously 后退数步,不敢去看那黑钉。

她很怀疑。

若是此钉moved towards 一位Golden Core Grandmaster 而发,是不是同样也能起到作用。

实是,此物内蕴气机,太过诡异恐怖。

其实咒杀Golden Core ,远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容易。

先不说Golden Core Grandmaster 气息混元,不泄分毫,他人根本拿不到可咒之物。

就算拿到,这等expert 的气息与Heaven and Earth 相合,咒杀他们,就如在咒杀Heavenly Dao 。

怕是还未功成,自身就已承受不住backlash 而死。

“go! ”

Mo Qiu 不知姬冰燕心中所想,此即口中低喝,黑钉脱手而出,悄然刺入沛文后脑勺。

轻轻一刺,就已拔出,同时带出一只诡异虫豸。

“Li! ”

怪叫声,在祭坛正中响起,声音刺耳,艰涩难闻,更让人Divine Soul 震动。

那诡异虫豸疯狂震动双翼,如同条血线一般拼命蠕动,却被黑钉给死死吸附,始终未能脱离开来。

“Master 。”姬冰燕运功稳住心神,道:

“成了?”

“no! ”Mo Qiu 皱眉,面色渐渐变的阴沉:

“五毒上人,倒是够狠!”

“怎么了?”

“他宁愿self-destruct Remnant Soul ,也不愿苟活。”

姬冰燕complexion stiffened 。

她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没有毒药配方,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岛上将要有许多人,因为得不到治疗而死。

整个藤immortal island ,怕是都要经历一场大劫!

Mo Qiu 的脸色同样也不好看。

他虽然已经施法维持住五毒上人的Remnant Soul ,但impossible 持久。

于他而言,解决岛上的麻烦固然重要,五毒上人记忆中的毒medicine pill 方,同样价值不菲。

“主……主上。”

这时,门外悄悄探出一个大脑袋。

气息微弱的重明Fire Python 见Mo Qiu 两人回头,艰难的裂了裂嘴,道:

“我有一个method ,可以保他的魂魄暂时不毁。”

“en? ”Mo Qiu 挑眉:

“什么条件?”

这头demonic beast ,从不会无事献殷勤。

“blood essence 。”重明Fire Python 悲叹一声,道:

“主上以后抽去的blood essence 数量,能不能减半,不然的话,小妖还不知能否活够十年,就算活过十年,怕也需要千年蕴养,才能恢复过来。”

Mo Qiu 眯眼。

他的cultivation base 虽然不高,却精通万法,更在上清玄幽Celestial Grotto 得了涉及魂魄的诸多method 。

就连他,都保不住五毒上人的Remnant Soul 。

这头重明Fire Python ,竟然可以?

它到底什么来历?

念头转动,他缓缓nodded :

“可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