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 Qiu’s Immortal Fate Chapter 52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一段时日后,Mo Qiu 在蒲团上结束静修,睁开双眼。

在他看来,五毒上人的经历,堪称Legendary 。

更是一位not just in name only, but also in reality 的genius 。

五毒上人虽身怀cultivation innate talent ,早年却历经波折,吃尽了苦头,年过三十才算入了cultivation 大门。

所拜sect 并无什么名声,以他的年纪,更无得传真法的可能。

唯有幼年时跟随江湖人学了几手用毒之法,慢慢变为依仗。

对于毒道,他算是自学成才,extraordinary natural talent 。

依靠下毒、威胁、逼迫等种种手段,五毒上人在several decades 间,积累了足够的资源。

在六十岁来临之际,侥幸踏入Dao Foundation 之境。

自那时起,他时来运转。

得遇前人inheritance ,挖掘毒道秘本,更入手了几门强悍的divine ability 。

百余年过后,在云梦川崭露头角。

其后。

入Saint Sect black liquid lineage ,得Grandmaster 器重,作为guest official 跟随Young Master 沈溪左右,五毒上人的名号也在black liquid lineage 渐渐传开。

一身毒道,堪称了得。

莫说在Dao Foundation realm ,就算是Golden Core Grandmaster ,也曾称赞其毒功惊人。

多年来,从未有过败北。

而唯一的一次失败,就在藤immortal island ,且因此断送了自己的道途。

也难怪。

在仅剩Remnant Soul ,自知性命难以延续的情况下,他会如此癫狂。

唯有证明自己的毒功不弱于人,他才死而无憾。

毒!

是五毒上人多年来的依仗,也是他心中一直引以为傲的根本。

这份经历,倒是让Mo Qiu 颇为感慨。

他早年的经历,与对方何其相似,易地而处,怕也不会好上多少。

只不过,他作为依仗的是医术。

对方,则是毒。

而且,他除了医术,还有Sea of Consciousness 星辰,远比五毒上人要幸运。

“哎!”

轻叹一声,Sea of Consciousness 中浮现数道Pill Recipe 。

Pill Recipe 皆是五毒上人的珍藏,有的来自ancient book ,有的是他自创。

每一道Pill Recipe ,都极其不凡。

“天乩丹!”

“归窍Divine Pill !”

“月影奇丹!”

Mo Qiu 睁开双眼,目露沉思。

这三种Spirit Pill ,都能在一定程度上增加Core Formation 几率,功效各有不同。

关键是,可以叠加。

如此一来,就算单one after another 种Spirit Pill 的功效不足,加起来也足够惊人。

唯一的缺点,就是炼制这三种Spirit Pill 所需medicine ingredient ,无不极其难得。

这点,对Mo Qiu 来说到没什么问题。

“嗡……”

Sea of Consciousness 轻颤,大片starlight 随之暗淡,诸多感悟紧接着浮上心头。

崭新的Pill Recipe ,在意念中熠熠生辉。

新的Pill Recipe 虽然在medicine efficacy 方面有所减弱,却无需各种Heaven and Earth Treasure 。

以藤immortal island 的影响力,想要收集并不难。

…………

“Fellow Daoist Mo !”

“宫Fairy 。”

Cave Mansion 内,两人彼此见过。

宫语柔乃Nine Rivers 盟栾海江分坛下的一位cultivator ,性格爽朗,交游广阔,与Ji Changong 夫妇为same sect 。

她们这一Sect 颇为奇特,有僧、有道、有俗,inheritance 多与欢喜禅、房中术有关。

不同于Harmonious Bond Sect ,欢喜禅乃Buddhism 正统,道门也有秘传房中术。

讲究的是用情而不乱情。

this sect sect members and disciple ,大多一生只有一个伴侣,彼此也是cultivation 同道,因而也属正道。

“就是她们两个。”

Mo Qiu 朝后招手,两女缓步而来,屈身一礼。

“彩文。”

“沛文。”

“见过senior !”

“en. ”宫语柔目floating spirit 光,来回审视两女,面上露出一抹淡笑:

“不错。”

“Primordial Spirit 相汇,extraordinary natural talent ,确实是我道中人。”

“可惜,年纪大了点,不过无妨,只要Dao Heart 坚定,他日未必不能有所成就。”

两女hearing this ,眼眸不由一亮,激动的lovable body 轻颤,一时不知如何自处。

“没听到宫Fairy 所言吗。”Mo Qiu 摇头,提示道:

“还不pay respects to Master 。”

“是,是。”两女急急nodded ,应声跪倒在地:

“disciple 叩见Master !”

“起来吧。”宫语柔indifferently smiled ,从身上取下一双手镯递了过去:

“这套两仪琢是我早年的护movement method 器,现今交于你们,以作self-protection 之用。”

“谢Master !”

两女伸手接过,感应到手镯内浩瀚且纯粹的Spiritual Qi ,面色不由再现动容。

Top Grade Magical Artifact !

她们长那么大,还是首次触碰Top Grade Magical Artifact ,而且还归自己所有。

“你们倒是因祸得福。”Mo Qiu nodded with a smile :

“下去吧。”

“是!”

两女强压心头的激动,躬身告退。

她们两人因为出生之际,Primordial Spirit 彼此相连,cultivation 之路不再畅通。

巧得很。

这等情况,恰恰附合Ji Changong sect Legacy Cultivation Art ,姬冰燕得知后,就告知father 。

而后,就有了眼前这一幕。

两女也因祸得福,拜入Immortal Sect Great Sect 。

宫语柔身着一身宫装长裙,笑意柔和,眼眸如灿星,肌肤如white jade 。

行步间,步履婀娜,腰细臀丰、颈长胸挺,身姿可谓绝佳。

尤其是身上那股端庄气质。

搭配疏拢起来的飞天宝髻,更显elegant and poised ,又带着股extraordinary and refined 之意。

“Fellow Daoist 这Cave Mansion 倒是朴素。”两人并肩而行,在躺在lava 中的重明Fire Python 前停下:

“唯有这坐下Spirit Beast ,极其不凡。”

重明Fire Python 抬了抬眼,一脸忧伤,大量失血让它这几年从未振作过,而且越来越虚弱。

“this Mo 没有闲情打理,倒是让Fairy laugh 。”Mo Qiu 在一旁开口。

“不然。”宫语柔摇头:

“Fellow Daoist 心系大道,不假foreign object ,Dao Heart 稳固,才是语柔应该佩服的。”

她脚步轻移,随口问道:

“听说Fellow Daoist 早年曾娶妻?”

“不错。”Mo Qiu nodded :

“早在凡人之时,曾有一位结发妻子,可惜……,都是过去的事了。”

“想不到,Fellow Daoist 竟是凡人得道。”宫语柔beautiful eyes 微亮:

“佩服!”

“Fellow Daoist 没有儿女?”

“没有。”Mo Qiu 轻轻摇头,似有遗憾:

“年轻时不懂事,未曾明白自己的心意,有些东西就此错过了。”

“而有些东西一旦错过,就不会再来。”

“这样……”宫语柔缓缓nodded :

“道途茫茫,一人独行难免有些寂寞,Fellow Daoist 没想过找一位Dao Companion ?”

“这倒没想过。”Mo Qiu 摇头:

“this Mo 一向独来独往,一个人惯了,怕也不适合与人在一起。”

“大道漫漫,一人独行何其萧索。”宫语柔眼神变换,音带忧伤,似是想到什么,随即回神道:

“一时lost self-control ,失礼了。”

“无妨。”

…………

辞别Mo Qiu ,宫语柔带着两女返回Island Lord 府,刚刚落下,就被秦元香拉进后院。

“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她们两个挺好的,作为disciple ,innate talent 上面我也很满意,年龄问题也不大。”

“你装什么糊涂?”秦元香扫了她一眼,道:

“我是问Fellow Daoist Mo ,你觉得他这个人怎么样,合不合自己心意?”

“Senior Sister 。”宫语柔sighed ,道:

“Fellow Daoist Mo 是位一心求道的cultivator of painstaking cultivation ,与我不同,非是一路人。”

“你不也一样一心向道。”秦元香皱眉:

“is it possible that ,你嫌弃Fellow Daoist Mo 长相不好、年龄太大,还是已经娶过妻?”

“Senior Sister ,你这话说的……”宫语柔面泛无语:

“这么多缺陷,还要介绍给我,is it possible that 语柔在你心中那么不堪?”

她虽然交游广阔,性格豪爽,却红丸未失,绝非纵情之人。

“不是。”秦元香尴尬一笑:

“这都是小问题,实则Fellow Daoist Mo 颇为不错,我觉的你可以考虑。”

“放心吧。”宫语柔摆手:

“如若是several decades 前,Fellow Daoist Mo 这般木讷性子,自非我喜,但现今我只想找位求道伴侣。”

“只要品行不错、Dao Heart 坚定,方是能一直相伴走下去的同道。”

“就如……”

“Senior Sister 和Senior Brother you two 。”

“你能这么想就好。”秦元香nodded :

“Fellow Daoist Mo 的cultivation base 不弱,Dao Foundation 后期,长空怀疑他是Innate Fire Element Dao Body ,就算不是,innate talent 也定然不弱。”

“你乃Primordial Yin 叱体,又得了……馈赠,Dual Cultivation 的话对彼此都有利。”

“若你们两人结成Dao Companion ,他日有很大几率一起Core Formation 。”

“Senior Sister !”宫语柔皱眉:

“你也知道,阴阳合和契对两个人的要求有多高,没有心意相通的感情是impossible 成功的。”

“而那Mo Qiu ……”

她shook the head ,道:

“此人心性淡漠,更似从情伤中走了出来,怕是不会动情。”

情之一字,在诸多technique of cultivation 中,被列为禁忌,多慎之又慎。

唯有她们sect ,极于情、极于道,彼此交融,相携得证大道。

这里的情,到未必是男女感情。

siblings 、姐弟、姐妹,乃至好友之情都可以,但以男女之情为最佳。

而Mo Qiu 。

她能感觉到,怕是impossible 会动情。

“你啊!”

秦元香叹气:

“自你elder sister 离开后,这百年来,你的cultivation base 几乎没有丝毫长进。”

“当年的事,怪不得你,你也无需自责。”

hearing this ,宫语柔面上的笑意悄然收敛,表情淡漠,眼中泛起哀伤:

“如果没有我,elder sister 也不会死。”

“她不会怪你的。”秦元香慢声开口:

“如若她知道你现在这般模样,怕也会难过,就算是为了你elder sister ,你也该走出来了。”

“你得了她的馈赠,Dao Body 圆满,如若与人Dual Cultivation ,定能cultivation base 大进,若不然即浪费了自己的innate talent ,也辜负了你elder sister 的期盼。”

“Dao Foundation 后期cultivator 并不多见,能入眼的更少,Fellow Daoist Mo 确实不错。”

“知道了。”宫语柔nodded ,知道再说什么都无用,唯有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我会考虑的。”

辞别秦元香,宫语柔来到自己的房间。

想了想,她取出一张灵纸。

提笔写下一封书信。

“乔汐吾友,一向安好,数月未有书信,实有事耽误,还望海涵……”

“Senior Sister 为我寻了一位Fellow Daoist ,想撮合我等,那人的名字倒是有些耳熟。”

“叫Mo Qiu 。”

“可惜。”

“此人性子淡漠,更透着股阴森、冷漠,让人不喜,怕也不会与我动心……”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