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 Qiu’s Immortal Fate Chapter 52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Mo Qiu 一身所学,有医、毒、武、巫、术、咒、体、偃、阵……,可谓是包揽myriad forms 。

对于常人而言,他所学method 之多,堪称vast as the open sea ,无穷无尽,穷尽一生也难窥万中之一。

对他自己而言。

所学之众,自也是好处多多。

不论面对何等情况,都要应付之策,几乎不必担心手段不足。

但同样的。

所学太多,也导致他容易迷失,一味追求多、广,却难以精深,更导致根基不稳。

就如术法。

掌握太多的spell ,在对敌之时并非好事,遇敌思前想后,更容易错失机会。

有时候,专精一门,反而会更加轻便,心无杂念的情况下,也更容易再上一层楼。

试想。

如若Mo Qiu 专攻医道的话,依仗Sea of Consciousness 星辰,现如今怕是Nascent Soul daoist 也要亲自登门前来求药。

诸多的spell 、秘咒混杂,也让他体内的magic power 不纯,对于凝Core Formation Pill ,更是一大障碍。

这些年。

他一直在尝试解决这个问题。

而今。

出了太清玄幽Celestial Grotto 这么久,总算有所成就。

焚天大咒!

此咒以他的控火血脉为基,诸多灵火为体,refining fiend into astral 之法为表,诸多spell 为枝叶而成。

念动,法随。

心动,火生,生生不灭,变幻万千,formidable power 无穷。

幽冥册。

以Spirit Coffin Eight Sceneries Art 为枝干,阎罗心经为径,Complete Perfection Cult 数万spell 、地狱图为叶,汇聚而成。

cultivation technique 运转,natural phenomenon 万千,mysterious 莫测。

此外。

诸多martial skill 与来历mysterious 的十大限相融,经由Sea of Consciousness 星辰数次感悟,另成一门Supreme Slaughter Technique 。

十方Slaughter Dao !

现如今,除了fleshy body cultivation technique 未曾Full Mastery 外,术、法、神、martial skill ,已然全数焕然一新。

这不止是身怀divine ability 、spell 得到统御。

对于Mo Qiu 而言,更像是摆脱了身上的重重枷锁,身躯陡然一轻,就连念头也随之一畅。

体内的magic power 泊泊流转,通达四肢百骸,连通祖窍、dantian ,一切都前所未有的轻松。

“哗……”

泥潭翻滚,一个金光灿灿的头颅探出淤泥,张了张嘴,吐出几根染有鲜血的骨头。

重明Fire Python !

此时的它,也已大变样。

身躯不过about one zhang 来长,却浑身golden 鳞甲,身下更是探出两根爪子,宛如一头娇Little Golden Dragon 。

卖相虽然不错,身上的气息却不过堪比初入Dao Foundation 。

这自不是它的本来模样,而是变幻而成。

也不知它施展了什么method ,这等变幻之法,甚至就连Mo Qiu 的Spiritual Dharma Eye ,都未能看破。

目视Mo Qiu ,重明Fire Python 眼神闪动,似有疑惑。

它虽然不知道在Mo Qiu 身上发生了什么,却看得出,短短片刻功夫,这人的气息又有变化。

超然、出尘、虚幻,难以琢磨。

好似next moment 就会飘然飞升,脱离this world 一般。

“唔……”

重明Fire Python brows frowned ,想了想,眼眸眨动,Innate Divine Ability 重明法眼开启,再次朝Mo Qiu 看去。

this time ,眼中的场景再不相同。

在Mo Qiu 背后,一根根粗长、黝黑的锁链moved towards 四下延伸,如同蛛网一般覆盖several li 方圆。

天上水底,尽数涵盖。

‘这是什么?’

重明Fire Python 双眼一缩。

阴魂锁链?

这等凝Yin Qi 、融divine sense 而出的锁链,如同传闻中Ghost God 用来捆缚malicious ghost 的Magical Artifact ,表层闪烁着幽幽冷光。

“crash-bang ……”

锁链晃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Yin Qi 如潮,随之翻滚,几道Nether Soul 被其从水域之底拉出,撕扯成碎片。

naked eye 不可见的地方,一场无声无息的杀戮在此上演。

重明Fire Python 眼神闪动,心头越来越凝重。

此人的spell ,越来越诡异,也越来越强悍,拥有这等强悍divine sense ,他真的只是一位Dao Foundation cultivator ?

还有这锁链……

这锁链虽然naked eye 不可见,却并非不存在,抽在人身上,直接就可打散他人的魂魄。

不入Dao Foundation ,不开法眼,看都看不到,更别说抵挡了。

思及此处,重明Fire Python 不禁暗暗后悔。

它当时之所以被Mo Qiu 擒住,一是后有追兵,逃无可逃,落在那Golden Core Grandmaster 手里怕是生不如死。

而面对一位Dao Foundation cultivator ,以它的手段,逃走想来还不是with no difficulty 。

甚至。

趁对方不备,反杀也非难事。

所以当时,半是被迫,半是主动被擒。

却不想。

这个名字叫Mo Qiu 的,竟然隐藏的那么深,一身实力比之Golden Core Grandmaster ,也差不了多少。

现如今,它更是‘被迫’跟在身边,不敢远离,更别提反杀了。

“shua!”

锁链回首,Mo Qiu 睁开双眼,面露沉思。

重明Fire Python 回神,急急开口恭贺:“恭喜主上,贺喜主上,主上Divine Art 又有进展,他日莫说进阶Golden Core ,证得Nascent Soul 也是易事。”

“hmph! ”Mo Qiu 侧首,eyes slightly narrowed :

“你刚才又起什么心思了?”

“不敢,不敢。”hearing this ,重明Fire Python 面色一白,就连golden-bright and dazzling 的皮肉,都显得暗淡些许:

“小妖绝没有多想。”

“是吗?”Mo Qiu 开口,单手虚握:

“既然你不老实,那就小惩一番。”

音落。

重明Fire Python 身躯陡然一僵,一股刺痛自头顶浮现,直入骨髓、Sea of Consciousness ,让它忍不住大声惨叫。

“主上饶命,主上饶命,小妖再也不敢了!”

说着,更是连连一头叩地,撞出大片泥泞。

Mo Qiu 对此remain unmoved ,待到十个呼吸之后,才大手一松,松开重明Fire Python 身上的禁制。

这禁制是他以五毒上人的锁魂毒改良而来。

如一个数千rune 汇聚而成的金箍,套在重明Fire Python 额头,念动即发,既能损身也能伤神。

用来控制他人,再适合不过。

而这重明Fire Python 倒也古怪,宁愿受此折磨,也不愿真正acknowledge allegiance ,更别提放开Sea of Consciousness 让Mo Qiu 种下心Spirit Seal 记。

“你如果不服,可以离开,毕竟我们之间的十年之约已经结束,this Mo 绝不会拦着你。”

“服,服。”重明Fire Python 急急开口,音带谄媚:

“主上extraordinary natural talent ,他日定能证得Golden Core 、Primordial Spirit ,小妖这时候跟着您,以后也有好日子过。”

“再说……”

它环首四顾,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

“小妖现在这般情况,又能去哪里?”

经由Mo Qiu 连续的十年抽血,它的实力早已不复当初,入了混乱域,most likely 被其他异兽所杀。

或者,再落入其他人之手。

如此,反到不如继续跟着Mo Qiu ,这人虽然性子冷漠,但却言而有信,不至于坑骗自己。

shook the head ,Mo Qiu 没在理会它,翻手取出一面圆镜。

“敕!”

伴随着shouted in a low voice ,镜面流光涌动,无数细小的碎片影像在其上浮现。

打眼一看,就如镜面裂开,成千万个碎片,每一个碎片上面,都有一副移动的景象。

傀儡!

重明Fire Python 悄悄看了一眼,只觉眼花缭乱,心头泛恶心,赶紧转头,才算恢复过来。

它亲眼见到Mo Qiu 放出十余万细小游鱼傀儡,潜入周遭。

但千万傀儡目视之景,一股脑的涌来,此人竟然有着足够的divine sense ,one after another 辨别清楚?

“主上,您确定那什么万年沉香髓在这附近?”

“en. ”Mo Qiu 观看镜面景象之际,犹可分心他顾:

“万年沉香髓沿水脉出没,有时候会出现在距离水面很近的地方,届时会有种种natural phenomenon 。”

“这等natural phenomenon ,最近几年不止一两人看到,所以可以肯定,万年沉香髓定然就in the vicinity 。”

他的life essence 已经所剩不多,如若不能入手附和需要的Peak spiritual medicine ,就只能蛮力硬冲realm 了。

而那等几率,聊胜于无!

他毕竟不是真正的Innate Dao Body ,就算是Innate Dao Body ,也是需借助spiritual medicine 来提高Core Formation 的几率。

所以无论如何,只要有消息,他就不会错过。

“en? ”

陡然,Mo Qiu frowned :

“又是Saint Sect cultivator ,最近这附近他们的人似乎比以往要多上不少。”

“主上,要不要动手?”hearing this ,重明Fire Python 精神一震,磨掌擦拳,身上气息begin to stir :

“我来打前站!”

“不急。”Mo Qiu 摇头:

“如若他们不碍事,由他们去就是。”

“Ah!”

重明Fire Python 表情一僵,无奈叹气。

…………

游翼岛。

地煞锁魂玄冰阵已经全力催动。

形如振翅而飞的岛屿被巨大冰晶包裹,好似活物般吞吐着下方水脉蕴藏的无穷baleful aura 。

然后经由Strength of Array ,把地底baleful aura 、strength of Water Element 化作种种formidable power 惊人的术法,朝周遭狂轰乱炸。

千万道mysterious 光线在下方交错,如同人体meridian ,每一道都游走着堪称海量的World’s Essence Qi 。

“bang! ”

宛如烟花绽放,无穷冰晶当空盛开,就如一株琉璃巨树浮现,伸展开无数冰晶枝丫。

内里one after another silhouette ,瞬间被其冰封。

“好手段!”

罗童鼓掌轻赞,silhouette 当空闪烁,在Formation 攻击的缝隙中灵动游走,不时抬手击出一掌。

天罡thunder technique !

Luo Family 的天罡thunder technique 乃black liquid lineage 赫赫有名的inheritance ,extremely firm and fierce ,威能强悍。

掌出,浩瀚之力横扫一方,即使是Formation 冰晶轰来,也被一击而碎,荡开一片安全界域。

不过眨眼功夫,他已逼至Formation 边缘。

“呵……”

目视内里的silhouette ,罗童face revealed disdain ,接下来竟无视Formation 阻拦,悄无声息出现在岛内,直视前方数道silhouette :

“飞鹏居士彭山?”

彭山身材高瘦,面容清癯,就如一位老年文人,此即双目圆睁,死死的盯着来人:

“怎么可能,你是怎么进来的?”

“haha ……”罗童大笑:

“这等Formation ,罗某想要进来,法子多得是。”

“当然,最简单的还是有人show mercy ,把我放进来,你说对吗,旁边的那位Fellow Daoist ?”

彭山face changed ,猛然转首:

“Brother Ouyang !”

他虽身为主阵之人,但impossible 尽数掌控Formation ,Ji Changong 也不允许,自需要他人配合。

“彭兄,莫要怪我。”对方面色变换,张了张口,最终无奈垂首:

“我的血脉后人都在Saint Sect 手里,如若我不答应,他们必死无疑,在下已life essence 无多,impossible 再有血脉。”

“就算你不答应,罗某要破尔等Formation ,也非难事,不过是稍作耽误罢了。”罗童不屑coldly snorted ,目视彭山:

“acknowledge allegiance ,或者死!”

“Bang… ”

一股恐怖之威,陡然自他身上涌现,其威势之盛,竟是让Formation 为之晃动。

也让众人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外……外丹!”

“Start!” 有人大吼:

“拿下他,逼black liquid 的人退走,我们有Formation 在,他绝非对手。”

“呵……”罗童咧嘴,双眼眯起,大手只是遥遥一挥,远处在Formation 防护之中的一位Dao Foundation cultivator 就已轰然裂开:

“就凭你们?”

片刻后。

游翼岛已是一片狼藉,无数尸体散落四方。

屠杀,也才刚刚开始。

彭山浑身是血,双膝瘫软跪倒在地,身躯颤抖,moved towards 一步步行来的silhouette 道:“不,不要杀我,我有话要说。”

“哦!”罗童挑眉:

“说来听听。”

“我知道哪里有万年沉香髓。”

“en? ”

“Yi! ”

此话落下,不止罗童面露惊喜,其他人也无不侧首看来,有的更是面露古怪之色,尤其是岛上的人,更是如此。

Great Master Mo 为了找到万年沉香髓,辛苦寻觅了将近十年,你既然知道,为何一直不说?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