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 Qiu’s Immortal Fate Chapter 58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Great Firmament 法眼来历不明,却有mysterious 莫测之能。

当年的银蛇钓叟只是初炼,不解其妙,都能凭借此物数次躲过Mo Qiu 的杀招保住性命。

要知道。

就连Golden Core 中期的Zhou Yun 霓,都做不到这点。

其后Mo Qiu 自原天衣身上得了Heavenly Demon Secret Art 秘册,推演完善,refining Great Firmament 法眼,威能更增一筹。

隐匿而来的murderous intention 虽然毫unremarkable ,却难以避开法眼感知。

杀意未起,已是传出警兆。

“咦?”

空中,响起惊疑声。

Saint Sect 三位cultivator 显出身形,其中一人hands form a secret art ,眼带诧异looked towards Mo Qiu ,显然未曾料到这种结果。

他的法宝白骨剑名字平平无奇,却是用一头名曰潜风异兽的椎骨经Nascent Soul daoist 炼制而成。

此剑出则无声,可潜虚空,锐利惊人,速度堪比电闪,用来sneak attack 刺杀最是适合不过。

此前。

更是屡屡得手。

“好机警!”

收起Flying Sword ,来人面色不变:

“可惜,依旧难逃一死。”

Mo Qiu 面露肃容,与Wang Qiaoxi 并肩而立,重明Fire Python 也显露真身,盘膝高空张口不时嘶吼。

不知何时,两人一妖依旧身陷Formation 之中。

举目望去,周遭寂寥空旷,山峦雨幕早已disappeared ,唯有幽冷气息、散碎灰烬当空飘飞。

场景,倒是has several points of 像Mo Qiu 的地狱图。

三道silhouette ,虚立三方。

其中一人身着fire-red robe ,气息张扬,长袍好似血衣加身,潋滟荡漾,闪烁着血腥之光。

另外两人一老、一少,老者手持长幡,身化幽冥,气息与Formation 相合,当是主阵之人。

cultivation base 也是三人中最高。

Golden Core 中期!

少年眉清目秀,面容却极其僵硬,身侧悬浮白骨剑,剑身轻颤,无数白骨朵般的剑花绽放。

“Saint Sect 的人!”

Mo Qiu 双眼一缩。

不同于Li Family 老宅的围杀,这次三人皆是Golden Core ,手段实力都要远远超过此前的‘围杀’。

even more how ……

还有Formation !

扫眼场中Formation ,他心头一动。

此阵封锁Heaven and Earth ,入内后几乎感知不到元气变化,唯有阴森气息弥漫,好似地府幽冥。

身陷Formation 之中,他人的实力大打折扣,对方却能有所加持。

本就cultivation base 不足,此消彼长,差距更大。

Wang Qiaoxi 、重明Fire Python ,已是绷紧身躯。

唯有Mo Qiu ,面色有些奇怪。

这Formation ,

为何感觉有些熟悉?

“你们是谁?”Wang Qiaoxi hands form a secret art ,Five Elements Ring 绕身飞出,五色之气席卷,荡开一片Safety Sector 域:

“为何sneak attack 我等?”

她的质问,并未得到回答,反倒是那手持长幡的老者一脸疑惑看来:

“阁下手中的法宝,似乎是麻衣神教的Five Elements Ring ?this treasure ,不是应该在原天衣的手里吗?”

“yes and how ?”Wang Qiaoxi 嘴角微翘:

“this treasure 现今在我手掌,尔等觉得为何?”

“就算你们认识原天衣,又能如何?”老者洒然一笑:

“若是赖天衣,我等可能还有所顾忌,原天衣一介stray dog ,难道还能当靠山不成?”

“好了。”

他眼眉一垂,道:

“动手吧!”

至于为何动手,为何sneak attack ,他懒得解释,不过是两个dying ,多费口舌毫无意义。

率先动手的,不是三人,而是Mo Qiu 。

“Shua! ”

破空锥当空一闪,直刺远方血影。

this treasure 同样得至原天衣,原天衣本人的实力不如何,身上的法宝却无一不凡。

black light 当空一闪,对面三人刚起警兆,破空锥就已来到血影面目,冲着额头fiercely 一刺。

“pu! ”

血光炸裂。

还不等Wang Qiaoxi 、重明Fire Python 高兴,血光涌现,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遮蔽一方,复又在不远处汇聚成型。

“该死!”

虽然逃过一劫,血影依旧心有余悸。

明明有着Formation 遮掩,自己的本体所在竟然被人一眼看透,而且攻势更是直奔自己的血核。

即使躲了过去,却也受了伤。

若不是对手cultivation base 不足,刚才那一下……

“杀!”

一声fly into a rage out of humiliation 的低吼,血影身化一道血光猛扑而来。

血光来势迅疾,还未近身,Wang Qiaoxi 、重明Fire Python 就感觉自己fleshy body 如被万千钢针穿刺一般。

浑身刺痛之际,体inner Qi 血不受控制的朝外喷射出去。

饶是Wang Qiaoxi 根基扎实,阴阳Magnetic-Essence Force 紧锁自身,重明Fire Python 妙法万千,依旧止不住气血外溢。

反倒是直面其锋的Mo Qiu ,身形稳固,气血只是略起荡漾,就被镇压下去,面色不变。

“zheng! ”

血光之中,陡起铮鸣。

剑吟声不大,却响自心头,引动周身气血,血光更是一盛,狂暴张扬欲要吞噬一切。

“en! ”

Wang Qiaoxi 口中闷哼。

重明Fire Python 则极其cunning ,张口轻吐,喷出一柄Flying Sword ,Flying Sword 绕身一旋把自己卷入血光之中。

血影剑!

此剑本就来自Saint Sect 血河lineage ,此即裹住自身,恰能锁死气血。

与此同时。

一柄白骨剑悄然刺shatter void ,moved towards Wang Qiaoxi 当空展露,Flying Sword 无声无息而来,却快绝人寰。

“叮……”

Five Elements Ring 自发而动,Five Elements 旋转往复、层层叠叠,虽然杀敌不足,但body protection 却是绰绰有余。

重明Fire Python 咆哮一声,就要过来帮忙,却见Heaven and Earth 一暗,庞大身躯已经被人一巴掌抽飞出去。

cultivation base 最高的老者也出了手。

咆哮瞬间化为惨叫,若非是refining 了一柄法宝,怕是只是这么一击,它就要骨肉分离。

既然已经动手,双方也无二话,谁也没有闲着。

“彭!”

碰撞声自侧方响起。

血光一震,显出内里手持长刀的silhouette 。

Mo Qiu 单手持刀,刀刃前指,正中一柄血红Flying Sword ,两相碰撞,血光也随之朝外猛然扩张。

“Shua! ”

血光一击不中,瞬间分化万千,好似无数触手从all around 探出,moved towards Mo Qiu 所在fiercely 抓去。

触手之上,内蕴恐怖的吞噬力。

莫说一个人,就是满城数万百姓,血光冲过,留下来的也只是满城的腐朽枯骨而已。

“好!”

Mo Qiu 低喝。

他并非为血影叫好,而是为操控Formation 的那人。

单凭血影,他应对起来轻松如意,甚至有把握在within 3 breaths ,把对方焚烧的thoroughly 。

但此地Formation 变换,幽光冲刷,每时每刻都有千万次冲击,让他不得不分出大部分精力。

也正是因为Formation 的压力几乎被他一人承担,所以Wang Qiaoxi 只需应对对手,并未感受多深。

“小心!”

老者也明显察觉到不对,心头更是生出一种莫名警兆:

“此人有些不对劲。”

话音未落。

“bang! ”

一团烈焰自血光之中涌现。

烈焰baring fangs and brandishing claws ,与血光相撞,恐怖的高温瞬间让血光消融,并坚定不移的反扑过去。

Mo Qiu 身上的气息,更是暴涨。

威压之盛,比之Golden Core 中期的老者竟还要强上一筹。

幽冥火神身!

“这是什么method ?”

老者眼角跳动,吃惊之余也不敢再留手,背后长幡挥动,一头头阴魂鬼物呼啸而出。

鬼物成千上万,彼此纠结成型,万千malicious ghost 汇聚,化作一只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的大手朝下fiercely 抓来。

“呜……”

“果然!”

Mo Qiu 面色不变,眼神中反而透着股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

“不过。”

“在我面前装神弄鬼,还早得很!”

“crash-bang ……”

Sea of Consciousness 之中,记载有Thirteenth Layer 阎罗心经和数万鬼道secret technique 的幽冥册自行翻转,并大放奇光。

Eighth Layer 阎罗心经加持Heartpiercing Bead 等种种secret technique ,Mo Qiu 的Divine Soul realm ,比之Golden Core 后期也是丝毫不差。

而对鬼道method 的了然,更是Grandmaster Level 的人物。

“呼!”

冷风一荡,上方鬼手突兀一滞。

“怎么回事?”

老者一愣。

next moment ,在他背后的长幡突然一晃,竟是脱离了他的掌控。

虽然只有一瞬。

但。

不好!

老者面色大变。

场中。

摆脱Formation 压制的Mo Qiu 双眼一凝,一抹blade light 突兀浮现,如入无间一般,无声无息斩入身前血光之中。

一弹指,有六十刹那。

一刹那,有九百生灭。

十方Slaughter Dao —万刃诀!

极致的速度,让无穷blade glow 在about one zhang 之地绽放,好似有着万千花瓣的莲台,裹住血光猛然一绕。

blade light 斩碎生机,灵火焚烧Divine Soul 。

待到blade light 幻灭、灵火散去,场中仅剩下一枚滴溜溜旋转的Golden Core 。

Golden Core 内里的精魄、Divine Soul ,尽被斩灭!

与此同时。

十八头Fire Dragon 盘旋而出,配合着Wang Qiaoxi 、重明Fire Python ,把那少年模样的Golden Core 给团团围住。

至于老者……

他竟然逃了!

在察觉到血影身上气息彻底寂灭,同行少年岌岌可危之后,老者二话不说,转身就逃。

“bang! ”

烈焰咆哮,Eighteen 炎火Divine Dragon 接连撞了过去。

狂暴、凶猛,不顾一切。

Mo Qiu spare no effort ,加上one human one monster 联手,只是眨眼功夫,就让那少年Golden Core 面泛惨白,御使的白骨剑也不知跌飞何处。

再次补上一刀,他看了眼重明Fire Python :

“留活口。”

说着,body flashed ,背后烈焰化作羽翼,当空轻轻一扇,就moved towards 老者逃遁的方向追了过去。

…………

数日后。

Mo Qiu 收回手掌。

“pu 通!”

老者重重坠地,生机全无。

经由地狱图中Eighteen Levels of Hell 种种刑罚的来回折磨,即使是Golden Core Grandmaster ,也已彻底the soul flew away and scattered 。

好在,Mo Qiu 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果然。”

他睁开双眼,慢声开口:

“Saint Sect 的北冥、玄幽两脉,都与阎罗宗有着关系。”

“阎罗宗?”Wang Qiaoxi 身为True Immortal Path dísciple ,自不会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云梦川的Saint Sect 得了阎罗宗的inheritance ?”

“极有可能!”Mo Qiu nodded :

“与其他Sect 不同,阎罗宗并不吝啬自己的inheritance method ,尤其是Dao Foundation 以下,坊间多有流传。”

“这幽冥鬼幡……”

他拿起一旁的长幡,道:

“与Yama Banner ,相差无几!”

他曾经可是入手了一根Yama Banner ,自不会看错。

cultivation 阎罗宗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上位者可拥有对下位者的生杀夺于之权,也是因此,身怀阎罗宗core inheritance 他,这才能反向操控this banner 。

最重要的是……

在老者、少年的记忆里,还有一门法身cultivation method 。

Profound Abyss body refinement !

虽然改了名字,但Mo Qiu 一眼即知,这就是与阎罗心经lineage 相传的阎罗法体technique of cultivation 。

有了阎罗法体,即使只是Golden Core Realm 界method 。

再加上永镇幽冥的镇字诀

他Method of Body Refining 最后一个短板,也已补全!

Mo Qiu 双眼亮起,心头突生一股冲动,若是在此闭关十年的话,当能统御自身所学body refinement method 。

创出一门贴合自身的Body Refinement Cultivation Art !

“嗡……”

突然。

一个玉牌亮起。

这是那老者身上随身携带的玉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