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 Qiu’s Immortal Fate Chapter 65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1 作者: 蒙面怪客

  第654章 推测   千眼话音落下,场中的情形不由一滞,一干人鬼尽皆面色gloomy and uncertain ,心思复杂难明。

  Mo Qiu 扫眼诸鬼,眼神微动。

  此地通道,并不属于全真道所探查通道之一,虽不大,却集结重兵,显然十分重要。

  东屏郡主?

  那位据闻已经潜入阳世,串联各方,与天邪盟有着联络的鲁王之女?   这里是她为自己留的后路?   难怪!   此女与承天侯一母同胞,关系亲密,也是此番侵占上清玄幽Celestial Grotto 背后的操盘手之一。

  甚至,就连那地盟,也出自此女之手。

  帝喾却暗中指使白骨盗把自己引来,毁其通道,显然harboring malicious intentions ,这其中倒是有意思了。

  当年帝喾征讨上清玄幽Celestial Grotto 失利,也正是由承天侯接手。

  双方矛盾,怕是积怨颇深。

  当然,

  这些暂且不提,眼前方是重点。

  Mo Qiu 手提长刀,扫眼帝喾二人,随即落在白骨盗五鬼身上。

  “你们想投靠他人?”

  洪骨浑身百骸震颤,声音狰狞:   “好,我等相交数百年,看样子今日缘分已尽,就让洪某看看你们这些年cultivation base 有多少长进!”

  他对自己兄弟可谓掏心掏肺,信任有加。

  此番,却被自己信得过的人拖入险境,若非Mo Qiu 实力出乎意料,他怕是已经没了选择。

  投靠?

  除非他死!

  心中悲怒交加,让洪骨忍不住口中闷哼,身躯暴涨,one after another 惨白气息自他体内涌现。

  this aura 之盛,让Mo Qiu 也不由挑眉。

  果然……

  身为白骨盗盗首,洪骨也有着底牌,若是全力爆发,绝不亚于阳世Golden Core Perfection 的cultivator 。

  “鬼头、千眼。”Black Impermanence 也是声音冷肃:

  “你们难道忘了,我们当年立下的约定,难道忘了我等之所以有今日,受的那些屈辱?”

  Bai Wuchang 眼神闪动,道:   “you two 这些年杀了多少Ghost General 、鬼卒,只是刚才,就屠戮万余,真以为自己会有好结果?”

  “收手吧!”

  她目视两人,劝道:

  “趁现今还未犯下大错,收手还来得及,看在往日的情面上,big brother 不会怪罪你们的。”

  hearing this ,千眼似乎有所意动,而帝喾则是眼神一沉。

  他身为鲁王之后,不止cultivation base 、实力不凡,对于局势的分析、掌控,更是自幼就了然。

  现如今。

  如若白骨盗五鬼策反不成,以他们五鬼的实力,怕是能够压制住刚刚身受重创的自己。

  而Mo Qiu ……

  白叔怕未必能轻易拿下。

  届时,局面怕是会就此翻转。

  大意了!   他心中轻叹。

  若非一时心急心上人,此番只带了白叔一位expert 前来,不然岂会落得这等窘迫局面。

  “big brother 。”鬼头长叹:   “我知你与殇国有absolutely irreconcilable 之仇,但灭你whole family 的是幽王,而非鲁王,何必迁怒其他?”

  “况且……”

  他lifts the head ,原本阴沉无比的表情渐变凄凉:

  “数百年,我们东躲XZ、朝不保夕,可谓鬼鬼喊打,这样的日子,难道你还没有过够吗?”

  “hmph! ”

  洪骨coldly snorted ,不为意动。

  “论恩怨,我等同样如此。”鬼头道:

  “千眼乃贵族之后,如若继承家业,怕也是一个Marquis ,他受的的委屈难道就比你少了?”

  “现今Marquis 愿意不计前嫌招揽我等,这是大好机会啊!”

  见洪骨眼中Ghost Fire 越来越旺,显然remain unmoved ,鬼头侧首looked towards 黑Bai Wuchang ,同时话音一转:   “Third Brother 、四姐,你们这些年一直想要诞下bloodline ,但这等日子,如何给child 一个安稳?”

  “Marquis ,可以让你们安心!”

  “数百年折磨,这等日子……,也该有个头了!”

  黑Bai Wuchang face changed ,原本身上的愤怒之意,竟也一弱,彼此对视,眼中都显出复杂之色。

  确实。

  这般朝不保夕的日子,如何养育后代?

  七非宫Palace Lord 帝喾,在传闻中是位性子软弱、不喜沾染杀业的Marquis ,属于鲁Prince 女中的异类。

  有善念、不嗜杀,这在Yin Sector 可不是好评价。

  但这等性子,倒也能让投靠之人心安。

  见黑Bai Wuchang 意动,鬼头也relaxed 。

  洪骨虽性子执拗、鲁莽,但却value emotion, value friendship ,如若四兄弟齐心,未必不能改变他的想法。

  “big brother 。”

  千眼话不多,却直指要害:   “你已经从Jiang Family 夺回sister-in-law ,却也彻底得罪了蒋戮仙,难道就不打算为sister-in-law 寻一安稳所在?”

  “不错。”帝喾适时开口:   “如若洪先生愿意投诚,Jiang Family 发生的事,我可既往不咎。”

  Jiang Family 实则与他的关系不浅,不然当初岂会把赢太真放在Jiang Family ,奈何蒋戮仙却是承天侯的人。

  也是因此。

  Jiang Family 与蒋戮仙不对付。

  洪骨身形一滞,眼中疯狂跳动的Ghost Fire ,也渐渐平稳下来,面上白骨似也陷入了沉思。

  他已与以前不同。

  身边,有了柔儿,有了牵挂,且兄弟几人似乎已经有了决定,他也不能不认真对待。

  几句话的功夫,场中形势就是数变。

  帝喾,再次掌控局面。

  Mo Qiu 、白叔,却至始至终未有说过一句话,他们的精力,也大多都放在彼此的身上。

  对于他们来说,无论局势如何变换,都是外在。

  自身的实力,才是根本。

  不论是白骨盗五鬼,还是帝喾,虽实力不弱,却从来都不是决定事情发展的根本原因。

  他们,才是!   白叔eyes slightly narrowed ,丝丝naked eye 难辨的流光出现在场中,却都不能靠近Mo Qiu 身周ten zhang 之地。

  那里,似乎自成一方world ,隔绝内外。

  就算是Ghost King 的感知,也不能窥探。

  他并不畏惧Mo Qiu ,甚至有十足的把握,一旦spare no effort ,定然有十足的把握占据上风。

  甚至,拿下对手。

  但他没有把握在这种情况下护住帝喾!

  而如果把帝喾先行送到安全的地方,后方的通道,岂不是拱手让人?

  “帝喾……”

  这时,赢太真再次开口:   “你让开吧。”

  “让开?”帝喾浑身盔甲破碎,长发散乱,早已不复at first 的华贵姿态,hearing this 面色更是大变:

  “为什么?”

  “太真,你已经是我的人了!”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Mo Qiu 淡然开口:   “论私,她是我disciple ,论公,她乃great circulation 子,且人鬼殊途,岂能容你一介鬼物强占。”

  “impudent !”白叔coldly snorted :   “你可知自己在跟谁说话?”

  “当年若非帝喾一时心软,Yin Sector 鬼卒怕是已经踏平上清玄幽Celestial Grotto ,哪里还有尔等之事?”

  “说的不错。”Mo Qiu nodded ,又道:

  “可惜,事情没有如果,this Mo 既然已经来了,有些事,就由不得你们。”

  上清玄幽Celestial Grotto ,可是全真道的。

  这点,就算是Supreme Unity Sect 、至圣道场,都不能否认。

  而全真道道主……

  是他Mo Qiu !

  “好。”白叔took a deep breath ,满头白发无风自颤,丝丝缕缕的幽暗灵光,悄然遍铺周遭:

  “就让this Bai 见识一下,莫道主的实力!”

  此番,他再不以长辈expert 的姿态应对,而是平视,面露凝重,气息勃发,不敢稍有大意。

  “白叔。”

  陡然,

  被他护在身后的帝喾轻轻摆手:   “让他们走吧。”

  “en? ”

  “咦?”

  白叔一愣,就连白骨盗五鬼也面露惊疑。

  全真道可是拦在上清玄幽Celestial Grotto 通道的关键势力,且道主Mo Qiu 在Yin Sector 实力就如此了得,阳世自然更甚。

  不趁机拿下,其后怕是更难。

  且……

  赢太真也要放走?   那当年帝喾所做的一切,岂不全都成了无用功。

  “Marquis !”

  白叔回首,said solemnly :

  “我有八成把握,拿下此人!”

  “罢了。”帝喾轻轻摇头,目光落在赢太真身上,停了片刻,方再次moved towards Mo Qiu 看去:

  “莫道主如此了得,难怪能让太真一直念念不忘。”

  “既然是太真的master ,本宫自也不愿与道主结怨,既如此,倒不如尝试做一个朋友。”

  “朋友?”这次,就连Mo Qiu ,也忍不住挑眉。

  “不错。”

  帝喾nodded ,hands behind ones back 行出:   “谁人说过,Yin-Yang two sectors 之人,不能做朋友?”

  说着,轻轻一笑:   “我知莫道主不信,不过此番上清玄幽Celestial Grotto 的阴阳通道,怕还需数十年才可尽数关闭,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取得彼此的信任。”

  随即侧身,让开通道:

  “莫道主,请!”

  “太真……”

  “保重!”

  “有意思。”Mo Qiu 审视帝喾,见对方态度诚恳,更是主动显露善意,让白叔移开位置,不由nodded :   “七非宫Palace Lord ,this Mo 记住你了。”

  不管对方有何用意,但既然能在吃了大亏又占据上风的时候做出这等抉择,就足够让人佩服。

  this child temperament ,定然不凡!

  “好说。”帝喾nodded with a smile ,一扫此前的威严:

  “本宫只想在以后,多见见太真,还望道主能够成全。”

  Mo Qiu 看了眼身旁神情复杂的赢太真,面上indifferent expression :

  “以后再说。”

  “本宫就当道主答应了。”帝喾双眼一亮,道:   “顺便告诉道主一个消息,因为道主与白骨盗前几日对Jiang Family 做的事,彻底激怒了蒋戮仙。”

  “他已经打算挥兵破界,一举剿杀拦在通道之前的全真道dísciple 。”

  “a debt of blood must be paid in blood !”

  “具体的计划是……”

  hearing this ,Mo Qiu 面泛动容,再次认真看了眼帝喾,才缓缓nodded :   “many thanks !”

  “客气。”帝喾摇头:   “既然要做朋友,岂能不显露本宫的诚意。”

  Mo Qiu 拱手,看了看白叔,又看了看让开的通道,长袖一卷,带着赢太真冲入通道。

  目送Mo Qiu 两人离开,帝喾面上挂着的笑意缓缓收敛。

  “Marquis 。”白叔低声开口:   “你不该放他离开的。”

  “不放,又能如何?”帝喾轻叹:   “白叔,你真的有把握拿下他?”

  “这……”白叔眼神微变,他对自己有十足的把握,但Mo Qiu 至始至终都太过平静了。

  平静的terrifying 。

  而这平静,往往代表的就是底气。

  对方有底气,在任何情况下,will not 出事。

  思及此处,白叔也面露迟疑。

  “看来,白叔也无把握。”帝喾摇头:   “既然如此,又何必犯险,而且本宫并不讳言,刚才直面莫道主的时候,我……怕了。”

  如果不是鬼头、千眼及时出手,他就算不死,怕也会身受重创,乃Supreme Path 途就此中断。

  “而且……”

  “留着他,对我们,也有好处!”

  “那夫人怎么办?”白叔开口。

  以他的身份,理应看不上赢太真,但不知为何,说起此事,白叔的表情竟也十分严肃。

  “太真……”帝喾面色变换,良久方慢声开口:   “mother 只说她是我命中贵人,却并未提及贵在哪里,也许是她的机缘未到,不妨等一等。”

  音落,他抬头looked towards 白骨盗五鬼。

  …………

  回到阳世,不出意外,此地是地盟的一个隐藏据点,且有不少Qi Refinement 有成的cultivator 驻扎。

  当然。

  这对Mo Qiu 来说,不算什么麻烦。

  随手灭杀一干人,拘了魂魄,回去后慢慢搜魂不及。

  身化遁光,直冲全真道道场。

  叶全真、柳轻侯and the others 早已焦急等待,见他安然无恙回返,不由relaxed ,面泛庆幸。

  尤其是叶全真,更是心头一松。

  如若全真道道主出事,她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再见到赢太真也跟着一并回来,更是面泛激动,两女拉着手,在一旁小声的嘘寒问暖。

  直至Mo Qiu 开口,震惊全场:

  “殇国鲁王出事了!”

  “什么?”

  “怎么回事?”

  众人又惊又喜。

  鲁王,可就是压在上清玄幽Celestial Grotto 头上的一块大石。

  他出事,对于全真道来说,自是天大的好事!   “鲁王的几个子女,在争夺权势。”Mo Qiu 淡然开口:   “这等事,只会发生在鲁王命不久矣之时。”

  cultivation world 与凡人国度不同。

  cultivation base 越高之人,life essence 也越发悠久,尤其是Yin Sector ,Ghost King 之寿更是Nascent Soul daoist 的数倍有余。

  帝王在位,能熬死下面的eighteen generations 子孙。

  所谓cultivation world Divine King 帝后的儿女彼此夺权,不过是笑话而已,也唯有坊间的话本小说,才有诸如此类的记载。

  但也有例外。

  那就是,修者帝王life essence 无多,真的在考虑继承之人的时候,子女们的拼杀反而更残酷。

  因为这不止代表着地位。

  更是代表着cultivation base 、life essence 更近一步的可能。

  Mo Qiu 开口:   “把蒋候押来,我要搜魂,他应该知道一些内情!”

  虽说从七非宫Palace Lord 帝喾的做法中,能推出这种可能,但这毕竟只是他的猜测,事实如何,还需身具高位的Ghost Clan 方能知晓。

  验证一番,必不可少。

  “呃……”柳轻候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迟疑了一下,方道:

  “道主,怕是已经晚了,蒋候已经被至圣道场的人带走,说是要用Ghost General 之体炼宝药。”

  “en? ”

  Mo Qiu 面色一沉。

  他记得,此事未曾答应。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