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 Qiu’s Immortal Fate Chapter 65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5 作者: 蒙面怪客

  第659章 后续   Big Dipper 宫凤灵fairy ,Pure Yang Palace 蔡daoist ,加上Mo Qiu ,三道遁光悍然breakthrough 诸多鬼物,进入Yin Sector 。

  为维持此间通道,Yin Sector Ghost Clan 在此地早已设下大阵。

  百万Ghost Clan ,涌动如潮。

  close and numerous 一眼难见边际。

  不过。

  此地Formation 主要用来维持、扩大通道,对于提防阳世来袭却不甚看中,怕是simply 没有这等焦虑。

  这,倒是方便了他们。

  ”go! ”

  凤灵fairy 剑眉星目,俊朗如男儿,星眸murderous intention 涌现,屈指一点,Big Dipper Seven Slaughter Sword 光已然横扫而出。

  七道sword light 彼此交错,横跨天际,forcibly 在百万Ghost Clan 中犁出一道长刀十li or so 的空白地带。

  数万Ghost Clan ,瞬间disappeared 。

  须知,

  这里可是Yin Sector 。

  Yang Sector cultivator 在这里,实力会大打折扣,即使是Nascent Soul daoist ,也是如此。

  而凤灵fairy 这一剑,杀鬼数万,其中不乏Ghost General ,strength of oneself ,几乎让此地Formation 彻底破碎。

  formidable power 之强,堪称惊人。

  Mo Qiu 眼眶跳动,心头暗惊。

  Supreme Unity Sect 不愧是传自上古的sect ,inheritance 不凡,sect Nascent Soul 的实力,远比此前遇到的要强。

  尤其是,Big Dipper 宫本就擅长杀伐。

  但凤灵fairy ,毕竟只是Nascent Soul Early Stage ,与Nascent Soul Middle Stage 的蔡daoist 相比,实力仍然要远远不足。

  “唳!”

  Three-legged Golden Crow 仰天唳叫。

  双翅随即一展,纯白烈焰狂卷里许,朝前一扑,Yin Sector Ghost Clan 结成的阵势,就此地崩灭。

  Golden Crow 翱翔,所过之处万鬼湮灭,无一能存。

  即使Mo Qiu 控火innate talent 了得,体内Spirit Pill 更是在缓慢滋养bloodline ,此即见状也不由心头狂跳。

  昊日功!   Pure Yang Palace 定然有Three-legged Golden Crow 身上的某样东西,若不然,绝impossible 显化出如此真实的法相。

  Golden Crow 之火,extremely firm and fierce ,恰是Yin Sector 鬼物克星。

  此即振翅翱翔,当空旋转,四下放火,一时间不知道有多少鬼物,就此命丧烈焰之中。

  这时,坐镇此地的Ghost Clan expert 终于反应过来,loudly roared 扑来:   “Human Race cultivator ,休要猖狂!”

  两道black light one after the other 冲出,当空显出真身,一人做Netherworld Ghost Shadow ,一人做头生肉髻佛陀之相。

  两鬼实力了得,尤其是那佛陀之相的鬼物,身泛圣洁Buddha’s radiance ,挥手竟是打出道道Buddhism 法印。

  “Mo Qiu !”

  蔡daoist 身化Golden Crow ,当空盘旋:

  “交给你了。”

  来者cultivation base 不弱,就算是他们,也不能短时间内解决,如此一来,击溃鬼军之事就落在Mo Qiu 身上。

  “thank you for your trouble, senior 。”

  Mo Qiu 拱手,百辟刀绕身一颤。

  “bang! ”

  阎罗法体!

  three immortal souls and seven mortal souls 瞬间融入fleshy body ,Golden Core 元胎也悄然一颤,传入体内一股至精至纯的元胎magic power 。

  十方杀界!   心中闷喝,一股幽暗光晕随即遍铺四方。

  光晕所过之处,鬼物纷纷倒伏。

  杀界朝前覆盖、卷动,spare no effort 的Mo Qiu ,杀戮之快,竟是不比两位Nascent Soul daoist 弱上多少。

  上空。

  蔡daoist 、凤灵fairy 对视一眼,缓缓nodded ,全真道有如此道主,未来可期。

  “bang! ”

  对撞声,响起。

  several hundred li 开外。

  虚空如同水面般掀起波澜,white clothed Saintess 带着盖术从中缓步踏出。

  目视远处战况,Saintess 轻轻摇头:   “看来阳世之人早有准备,此番就是一个陷阱,引蒋戮仙离开Yin Sector ,一举解决通道。”

  蒋戮仙不止cultivation base 了得,本人更is Ghost Clan 统帅,身在Yin Sector 大军之中,硬抗数位Nascent Soul 都无问题。

  如若他能舍弃此前踏入Yang Sector 的Ghost Clan ,稳守Yin Sector 通道的话,当不止于此。

  此番,却是一点点被人引不得不出手。

  结果……

  大局已定!

  每次阳世的抵抗,都给Yin Sector Ghost Clan 一种错觉,那就是再加上一点点力,就能彻底击溃拦截。

  但每当再次出兵的时候,抵抗也会随之加强。

  当付出太多的时候,就连蒋戮仙也难以割舍,强行出手,结果就中了陷阱,落得如此下方。

  以几位Ghost King 的实力,活下来几率依旧很大。

  但前锋鬼卒,怕是彻底被击溃、打散。

  “真是没用!”盖术咬牙:   “trifling 一方Celestial Grotto ,竟然熬了那么久,还被人击溃,所谓的戮仙Ghost King ,也不过是虚有其名罢了!”

  “蒋戮仙的御兵之法,实则极其不凡。”white clothed Saintess 轻轻摇头:   “罢了……”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你我同样也未能成事。”

  ”pu 通!”

  盖术满脸通红,重重跪倒在地:   “属下无能,请Saintess 降罪。”

  “降什么罪,我也未曾了得,那Mo Qiu 竟如此难缠。”薄纱下,white clothed Saintess 的表情略显怪异,paused ,方道:   “你去查一查,那Mo Qiu 到底是何来历,还有他身边的人。”

  “……”盖术抬头,眼中显出疑惑,随即重重nodded :   “是!”

  …………

  大战,持续了近月。

  实则最为惨烈,只在前面的几日。

  待到几位Ghost King 或被杀、或逃遁,尤其是蒋戮仙被蔡daoist 击成重伤溃退之后,鬼军败局已定。

  接下来。

  不过是追杀和收拾残局罢了。

  “此番厮杀,全真道Dao Foundation cultivator 命丧近半,其他人也或多或少受伤,Qi Refinement Cultivator 损失同样不小。”

  “dao soldier ……”

  叶全真迟疑了一下,道:   “dao soldier 数量,比此前倒是多了不少,目前body refinement dao soldier 足有十三万,Qi Refinement dao soldier 也有六千余。”

  战场上,dao soldier 损失不少。

  但也有更多凡人军卒因为杀了鬼物,进阶成为dao soldier ,所以整体的数量,竟是不减反增。

  尤其是最后Ghost Soldier 溃退之际,不少人因此得以斩杀鬼物。

  这些dao soldier ,都是以天兵之法训练。

  本身实力虽然不强,但其中统帅却能借助众兵之力,最强甚至能爆发出堪比Golden Core 之威。

  十三万dao soldier ……

  已然不弱!

  Supreme Unity Sect 另一方Celestial Grotto ,不知多少年积累,也只能维持在百万dao soldier 而已。

  全真道占据上清玄幽Celestial Grotto 这才多少年,就有十三万dao soldier ,说出去,已是足够让人惊愕。

  之所以如此,   是因为全真道dao soldier ,无需各种spiritual medicine 辅助body tempering 、cultivation ,只要杀鬼,就能continuously 产出。

  缺点也很明显。

  一旦没有Yin Sector 鬼物,dao soldier 数量就会大幅度衰减。

  ”en. ”Mo Qiu nodded ,轻柔太阳穴:   “其他的哪?”

  “马真Fairy 身陨,Elder Wei Golden Core 破碎命不久矣,柳轻候Elder Liu Yin Qi 缠身,怕没有几年不能恢复。”

  叶全真继续开口,声音低沉:

  “Martial Uncle Qin 重创昏迷,不知何时清醒,就连遁法超凡的Wang Hu Martial Uncle Wang 也受了伤,正在静养。”

  她没事。

  作为统帅dao soldier 之人,叶全真无需去往前线,且有诸多dao soldier 之力加持,也无Ghost Clan 是她对手。

  “Supreme Unity Sect 、至圣道场方面,也各有损失……”

  “好在,Yin Sector 那边损失更重,足有两位Ghost King 被留了下来,那蒋戮仙也被Golden Crow Burning the Heavens 火重创。”

  “此地通道,正中闭合,如无意外,数年内当无大规模的Ghost Clan 入侵,我等也有了缓息之机。”

  “呼……”Mo Qiu 长吐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   “至圣道场,没有再来惹事?”

  “没有。”叶全真摇头:

  “那阎芳之死,是距离Ancestor Master 您太近,身陷Ghost Clan 重围,自身实力不如丧命,怨不得他人。”

  “郭斋就算想闹大,他father 也不会肯。”

  Mo Qiu nodded 。

  这些时日,他对至圣道场已然有了不少了解。

  至圣道场所在,据闻乃是上古一个名叫瑶池的Holy Land 碎片,是一处规则迥异外界的地方。

  道场内有Four Great Families ,Guo Family 就是其中之一。

  cultivator 炼成magic power ,需与Heaven and Earth 灵机交汇,瑶池灵机有异,因而道场之人虽life essence 悠久实力却进展缓慢。

  且,Nascent Soul Early Stage 就是极限。

  但这并不意味着,至圣道场cultivation base 最高之人,就是Nascent Soul Early Stage 。

  恰恰相反。

  按蔡daoist 的说法,至圣道场极有可能有着已经证得Divine Transformation Realm 界的Venerable 。

  只不过这and the others ,非是土生土长的道场人,也非至圣道场的Controller ,彼此的关系更像是合作。

  “三百多万年前,Heaven and Earth 大劫,Myriad Realms 崩塌……”

  “至圣道场、True Immortal Path ,是唯二对此有所了解的地方,我等Nascent Soul ,也必须要与之合作。”

  这是凤灵fairy 的原话。

  Mo Qiu 不解其意,但似乎是,唯有与这两方势力合作,Nascent Soul daoist 才有更进一步的可能。

  …………

  Yin Sector 。

  鲁国皇都之中。

  一处偏僻却有幽静的庭院。

  Saintess 立于阴沉木搭建的竹亭内,负手而立,moved towards Imperial Palace 所在方向眺望。

  “鲁王情况如何?”

  “回Saintess 。”一位背部佝偻的old woman 闻声躬身,道:

  “情况不妙,鲁王早年强行施展夺天之法,本就损了本源,此番又与昭王强行动手。”

  “除非有着Innate spiritual object ,定然难逃cycle 大限!”

  六十年。

  对于凡人来说,已是一辈子。

  但对于life essence 悠久的鬼物来说,不过是漫长生命中极短的一段时间而已。

  “这几年……”Saintess 幽幽开口:   “鲁王不打算理会自己的子女?”

  “鲁王本就是从诸多兄弟姐妹中争夺的王位,此番不过是效仿当年而已。”old woman replied :

  “他儿女众多,死几个也不会在意。”

  Saintess 摇头,没在吭声。

  这几日,她这里可谓门庭若市,明里暗里前来拜访的鬼,几乎都与鲁王的儿女有关系。

  显然,

  是想从她这里得到祖庭的支持。

  “此前蒋戮仙大败,怎么说?”

  “承天侯经过调查,说是有人故意泄露戮仙Ghost King 的行军计划,导致此行兵败,要问罪他人。”old woman 道:   “调查的情况是,七非宫Palace Lord 帝喾,暗中勾结全真道。”

  “当然,帝喾并不认可,他说是Human Race 在挑拨离间,妄图挑起兄弟矛盾,阻拦大军入侵。”

  “他也从未勾结过Complete Perfection Cult 。”

  “坊间也有传闻,说此事兴许是鲁王其他子女做的,栽赃到帝喾身上,借机除去两大敌手。”

  “呵……”Saintess 失笑摇头:   “真是心如鬼蜮,真假难辨。”

  “确实。”old woman nodded 。

  “盖术。”Saintess 侧首,looked towards 一旁一声不吭的big man :

  “你查的如何了?”

  “回Saintess 。”盖术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拱手,面露羞赫:

  “Yin-Yang two sectors 消息互不相通,我虽走了不Young Sect Master 路,了解的却也不多。”

  他shook the head ,道:   “只是知道,那全真道道主Mo Qiu 的年纪似乎不大,却身怀一身unimaginable 的Peak inheritance 。”

  “全真道,有望成为Supreme Unity Sect 第7 meridians 。”

  “至于您问过的那位女子……”

  “她是Mo Qiu 的disciple ,名叫秦思蓉,乃zombie 证道,本人的身体似乎与Mo Qiu 有着特殊关系。”

  “唔……”

  Saintess 缓缓nodded 。

  恰在此时,一阵清风吹过,缓缓掀开她面上薄纱。

  薄纱下。

  那相貌,竟是与秦思蓉exactly similar 。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