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 Qiu’s Immortal Fate Chapter 739

2022-01-10 作者: 蒙面怪客

  第739章 杀
  千里开外,Yin Qi 如潮。

  元气潮汐汇聚,在空中形成阴云,一行十余披甲鬼物,此即正化作阴风融于阴云之中。

  从他们身上的甲胃看,这群鬼物乃昭王部署。

  “将军。”

  有鬼物低声开口:
  “我们要不要不过接应一二?”

  “不及。”将军面色冷清,声音淡薄:

  “殿下让我们在此迎接楚雄Prince ,却没说要帮他应付鲁王派来的追兵,而且我观Prince 能应付得来。”

  “可……”

  有鬼物面露难色:
  “万一,万一Prince 不敌,该如何?”

  传闻中,殿下与楚雄Prince 的关系亲如一母同胞,但实际情况如何,外人却一无所知。

  将军乃殿下心腹,此番却明显打算置身事外,也让众鬼心头发寒。

  最是皇家无情鬼,此言不虚!

  听闻鲁王身死,他的诸多子孙无一悲痛,反倒是为了王位继承权尔虞我诈,昭王也好不了哪里去。

  hearing this ,将军缓缓抬头:
  “放心,无论如何,我等总要保住Prince 性命,如此才能不伤殿下仁德,岂可坐视不理。”

  indifferently smiled 后,感知中的一幕,让他猛然变色:

  ”Not good !”

  “遭!”

  众鬼,齐齐心惊。

  …………

  界有十关,关关不同。

  相差一关,威能就有difference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地藏本愿刀已破六关,单凭此刀,Mo Qiu 就能using the weak to defeat the strong ,生生把Ghost King 中阶的楚雄重创。

  而十方杀界,只破四关。

  两关之差,单单节省的Sea of Consciousness 星辰,就是一个难以海量数字。

  但论及威能。

  十方杀界,却是比地藏本愿刀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是因为地藏本愿刀原本品阶不高,乃Sea of Consciousness 星辰forcibly 提升;二来自是因为十方杀界乃Mo Qiu 所创,对于其中精妙、感悟,远比他人method 更加了然,施展起来也跟do as one pleases 。

  念头一起,杀界浮现。

  无穷无尽的肃杀之机,弥漫着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霎时间。

  无星无月,一片黑暗,即使是Ghost King Realm 界的感知,也难以察觉十丈开外,且如坠深渊。

  Mo Qiu 虚立半空,衣衫飘飞,双眼冰冷肃杀,单手虚抬,moved towards 前方诸多鬼物轻轻一按。

  “杀!”

  百辟刀突兀消失不见。

  唯有一抹漆黑的夜幕好似缎带般扩张,所过之处就如一头无形的giant beast ,吞噬了所有。

  车架鬼物首当其冲。

  他张口咆哮,却无声音传出,divine sense 动荡,却被尽数灭杀在several feet 之内,身躯更是不能移动分毫。

  只能眼睁睁看着黑幕降临,眼中唯有绝望。

  “哗……”

  好似一阵蚀骨销魂的鬼风刮过,车架鬼物当即显出腐朽、破败,最终尽数消融于黑暗之中。

  一介Ghost King ,就此魂体不存。

  时间,不过一刹。

  “Mo Qiu !”

  茨足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我乃鲁王府将,你要做什么?速速住手,难道你想与王爷交恶,不怕上清玄幽Celestial Grotto ……”

  “hmph! ”

  Mo Qiu 轻哼,打断他的话头:
  “尔等身为鲁王下属,不思为王爷效力,反到多番为何敌寇之子,this Mo 不过是代其降下责罚而已。”

  “王爷,又岂会怪我?”

  while speaking ,黑幕扩张,无尽肃杀之意已是把茨足等鬼物尽数包裹,转瞬消磨成漫天粉尘。

  眼见此景,楚雄身前的old ghost 已然目露惊恐:

  “主上!”

  他手持骨杖,怒吼出声:

  “您快走!”

  声音未落,他干瘪的身躯陡然扩张,瞬间化作百米之大,浑身筋肉高鼓,好似Giant Spirit God 。

  手里的骨杖更似活了过来一般,如灵蛇扭动,缠绕皮肉,蛇口更是咬在他的心口位置。

  ”Ah!”

  刺痛声,让他roared towards the sky ,骨杖瞬间通红,一股崩灭之力悄然浮现。

  “dong! ”

  踏足,虚空震颤。

  “bang! ”

  挥手,heaven falls and earth rends 。

  漆黑的blade glow 与之相撞,当空僵持了一瞬,old ghost 偌大鬼体就开始崩解,随即被黑幕包裹。

  而这喘息之功,也只是让楚雄退出several dozen li ,依旧在十方杀界威压范围内,浑身冰冷。

  “姓莫的。”

  眼见逃脱不得,楚雄不由双目圆瞪,悲怒长啸:
  “老子跟你拼了!”

  噬魂血刀当空一绕,他偌大鬼体瞬间干瘪,足有七八成的精元瞬间被血刀吞噬一空。

  吞噬足够blood essence 的噬魂血刀blood light 大盛,刺目blade glow 几乎破开十方杀界,化作一抹blood glow 遥遥斩来。

  blood glow 当空旋转,内藏Six Paths of Reincarnation ,所过之处,如虚似幻。

  十方杀界受激而缩,Mo Qiu 也为之面色一凝,blade light 收敛,如一抹漆black blade 影与之撞了上去。

  “彭!”

  碰撞无声。

  唯有naked eye 可见的虚空塌陷,无数道如水波纹荡漾开来,身侧的大山与之一触,瞬间支离破碎。

  Mo Qiu 单手虚伸,劲力微吐。

  十方杀界压制住血刀,稳占上风,以naked eye 可见的速度,消磨着血刀blood light 和楚雄精元。

  只待片刻,就能灭杀对手。

  他不急。

  接连击杀三位Ghost King ,且都非泛泛之辈,百辟刀、明王甲乃至Sea of Consciousness 星辰,都有一种吃撑的感觉。

  尤其是Sea of Consciousness 星辰。

  从未有过如此短时间内大幅增加星辰的经历,短短片刻,就好似一方银河被尽数点亮。

  念头一动,诸多method 好似通透一般。

  就在这时。

  眉心Great Firmament 法眼突然一跳。

  嗯?
  Mo Qiu 挑眉,subconsciously 察觉不妙。

  抬头。

  一片诡异的black 叶子不知何时悬于高空,黑叶迎风飘荡,左右上下起伏,缓缓落下。

  黑叶不大,却如一方天幕坍塌,给人一种躲无可躲、避无可避的感觉。

  更有一片无尽阴影,笼罩心头,让Mo Qiu 了然,自己休想逃出这片叶子笼罩的范围内。

  虚空,

  似乎也被冻结。

  “逻君!”

  楚雄大喜。

  他本以为自己胆大包天,无惧fearless ,谁曾想真正面临魂体消散之际,依旧是心生惶恐。

  眼见难逃一劫,突有援兵出手。

  他如何不喜?
  精神也不由一震。

  “hmph! ”

  Mo Qiu 见状轻哼,面色一沉,身上Profound Light 起伏,朝上方顶去,同时百辟刀blade glow 陡然大盛。

  ”pu! ”

  十方杀界凝于一线,悄然绕过楚雄头颅。

  然后裹挟浓郁murderous intention ,朝上方斩去。

  “垂死挣扎!”

  对于Mo Qiu 的选择,不知何时立于虚空的逻君黑叶只是轻轻摇头,单手虚按,操控秘宝下压。

  Mo Qiu 很强,他也承认。

  尤其是十方杀界took out 后,逻君黑叶更是面色绷紧,心中再无丝毫轻视。

  这位初入Nascent Soul 没有多少年的全真道道主,可做他生平少有的大敌。

  若是双方正面厮杀,彼此实力完好,面对能瞬杀Ghost King 的十方杀界,他也没有多大把握。

  但……

  现在不同!

  他能看得出,施展十方杀界后的Mo Qiu ,气息陡降,而且还要压制楚雄,刀法威能锐减。

  就连逃,怕是都不能逃!
  这种情况,Mo Qiu 没有选择全力抵抗,反而继续斩杀楚雄,在黑叶看来,简直就是愚蠢。

  “彭!”

  轻飘飘的黑叶与百辟刀撞在一起,黑叶表面浮现涟漪,百辟刀则无力掉头朝下方跌落。

  其上Blade Intent 荡漾,隐现不稳。

  “hmph! ”

  逻君黑叶嘴角微翘,面泛冰冷:
  “Mo Qiu ,受死吧!”

  这等潜力unimaginable 的对手,一旦决定为敌,定要斩杀当场,若不然的话后果麻烦无穷。

  单手虚按,黑叶下落的速度陡增,就如一方天幕落下,虚空naked eye 可见朝内塌陷坍缩。

  “呼……”

  Mo Qiu 轻吐浊气,双眼凝然。

  Sea of Consciousness 内,因为杀死楚雄,又有大片starlight 点亮。

  诸多星辰如同Star River 盘旋与脑海,magnificent ,跟带有一股mysterious 之力,意识沉于其中格外活跃。

  往昔不通的method ,似乎转瞬就已有了答案。

  若是给他足够的时间,定能让毕生所学在上一个台阶,诸多method ,也能one after another 有所进步。

  可惜。

  时间不and the others 。

  双眼一缩,十方杀界出现在Sea of Consciousness 光幕之上。

  “嗡……”

  Star River 轻颤,无尽星辰齐齐寂灭,与此同时,一种mysterious 的感悟浮上心头,让他精神一震。

  十方杀界!
  fifth test !
  “zheng! ”

  百辟刀当空轻颤。

  原本跌落云霄的气息,竟开始逆势上扬,一抹肃杀之意,自百辟刀刀身之上再次涌现。

  “en? ”

  逻君黑叶面色一沉,双眼收缩:

  “垂死挣扎!”

  “break for me !”

  中阶Ghost King 之力,席卷而出,方圆several hundred li 的虚空陡起呼啸,无数道接天连地的风柱凭空浮现。

  原本就已崩裂的大山,再遭催伐,山峦震颤,碎石飞溅。

  大地,轰隆隆巨响。

  无数道裂痕出现在地面之上。

  Ghost King 之力尽显,那黑叶也化作里许之大,其上纹理突显,就如一根根粗壮的巨树根茎。

  如山峦,朝下压来。

  ”Li! ”

  陡然,

  百辟刀的铮鸣猛的上扬。

  一股凄厉、决绝、肃杀之意自刀身涌现,好似一头以杀为生的terrifying existence ,在破壳而出。

  “bang! ”

  浓郁的murderous intention ,化作实质,一道漆黑blade light 咆哮上冲,baring fangs and brandishing claws ,与刹那间暴涨千万倍。

  “杀!”

  “Heaven and Earth 不仁,杀!”

  “万物不肖,杀!”

  “Spiritual God 不慈,杀!”

  “地狱不宁,杀!”

  “天生万物而不养,杀!”

  “人物一物可报天……”

  “杀!杀!杀!杀!杀!杀!杀!”

  murderous intention 冲霄,killing intent 凝然,那以是杀伐之意汇聚而成的意志,让千里之地的鬼物,keep quiet out of fear 。

  ”pu! ”

  那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的黑叶,无声无息出现一道裂口。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