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 Qiu’s Immortal Fate Chapter 74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4 作者: 蒙面怪客

  第747章 sneak attack   阎平回到府上,自有鬼仆上前为他卸下cloak ,娇艳鬼姬伺候左右,呈上spirit tea 、Spirit Fruit 。

  “下去吧!”

  揉了rubbed the temple ,他略显不耐的挥了挥手:

  “我想静静。”

  “是。”

  鬼仆、鬼姬躬身应是,依序退下。

  一时间,偌大房间内,除他之外,只有两头一直虚立、默不作声的ghost shadow ,再无旁物。

  端起spirit tea 微品,阎平慢声开口:   “Palace Lord 最近在忙什么?”

  “秦Vice Palace Lord 与昭王的谈判很不顺利,Palace Lord 前日已经赶了过去,当是亲自与昭王会面。”一鬼应道:   “此外,Saintess cultivation technique 似有进展。”

  “是吗?”阎平双眼一亮:   “Saintess 可让拜访?”

  “送了帖子,没有回信。”ghost shadow 摇头:   “怕是不成。”

  “可惜!”阎平轻叹。

  Saintess 现今还没有太大名声,但以后却是祖庙半个主人,又恰逢身边无人,正是攀附的大好时机。

  雏龙未起之时,混个脸熟,对未来好处多多。

  不过Saintess 所在得Palace Lord 亲自关照,又值cultivation 的关键时候,就算是他,也不dare to rush into 打扰。

  “主上。”

  这时,屋外传来鬼仆的声音:

  “马面Ghost King 求见。”

  “哦!”阎平双眼一挑,nodded and said :   “让他进来。”

  音落indifferently smiled :   “来到正是时候。”

  不多时,一位面成马相、身材高瘦的鬼物行入屋内,带有拘谨moved towards 上首的阎平拱手:   “马成卫,见过阎将军。”

  阎平伸手示意:“Brother Ma 客气了,请坐。”

  “将军。”马成卫没有坐,慢慢抬头,低声道:

  “this Ma 那些clansman ……”

  ”en. ”

  hearing this ,阎平面色一沉,lightly coughed 道:

  “Brother Ma ,经过监牢狱鬼拷问,你下面那些clansman 可并不老实啊,背地里做了不少错事。”

  ”Ah!”

  马成卫face changed ,急急道:

  “将军,这其中怕是有所误会,this Ma 御下甚严,就算有几个不成器的,也祸不及其他。”

  “那可未必。”阎平摇头:   “据我所知,你那几个儿孙,可是私下勾结叛逆,乃至与昭王那边的鬼物有着联系。”

  “将军明察!”马成卫猛的单膝跪地,面泛surprised and angry :   “this Ma 家中,从未与叛逆有过联系,至于昭王那边……,不过是我那几个后辈认识的闲散鬼物而已。”

  “谈不上交情,更无私下往来!”

  “怎么?”阎平声音一沉:   “Brother Ma 是觉得,阎某冤枉了他们?”

  “这……”马成卫complexion stiffened :   “在下不敢。”

  “不敢?”阎平coldly snorted :   “那就是真的如此想了?看来是阎某对下边鬼物疏于管教,等下应该让他们严查才是。”

  “不,不。”马成卫急急摆手,面色惨白:

  “this Ma 绝没有如此想,阎将军行事公允,as everyone knows ,兴许……是this Ma 对子孙了解不多。”

  ”en. ”阎平这才把面色放缓,nodded :   “如此,才像样子。”

  “其实也不是什么major event 。”

  他手托下巴,慢条斯理道:   “都是些可有可无的事,不过细细追究起来,Palace Lord 那边未必会放手,这让阎某也很难办。”

  “……”马成卫眼神闪烁:

  “将军有何吩咐,但请直言,this Ma 这些年也积攒了不少东西,愿尽数取出以资助Palace Lord 大业。”

  “说的什么话?”阎平rolled the eyes :

  “Palace Lord 岂是那种鬼物?”

  “不过……”

  他垂下头,声音一沉:   “倒是恰有一事,需Brother Ma 相助,事成之后,马氏子孙定然放归,这点阎某决不食言!”

  hearing this ,马成卫心头狂跳,inwardly shouted 不妙。

  奈何自家bloodline 都在对方掌控之中,无力抵抗,唯有咬牙问道:   “将军请说。”

  心中,已然有了大出血的准备。

  实际上。

  最近这几年,鲁王府形势大变,王黄入主鲁king realm ,可谓大刀阔斧整治king realm 内各Great Influence 。

  这其中,确实收缴了诸多不服,但更多的是无辜受到牵连。

  但凡能逃过一劫的,哪家没有付出代价?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阎平闷声开口:   “全真道Mo Qiu 对王爷虽有相助,却也曾无辜滥杀太妃,简直regardless of the law and of natural morality ,可惜他碍于颜面不好多说什么。”

  “Palace Lord 知道王爷的心思,更impossible 放过上清玄幽Celestial Grotto 内多达千万的活人、阳世,所以……”

  “姓莫的,必须拿下!”

  “什么?”马成卫面色狂变:

  “对付莫道主?”

  “怎么?”阎平眼眉微挑:   “Brother Ma 怕了?”

  “阎将军。”马成卫苦笑:

  “那Mo Qiu 曾斩杀Ghost King 中阶的昭王之子楚雄、逻君黑叶,更在他人协助下灭杀百余高阶Dragon Clan 。”

  “前几年,单人独刀强闯王府,在众鬼面前杀死芸太妃,乃至逼得所有鬼物不敢动手。”

  “this Ma ……”

  “实在无能为力!”

  他虽然也是Ghost King 中阶,但顶天也就与逻君黑叶相差无几,实则他还不如逻君黑叶强。

  如何是Mo Qiu 的对手?

  “放心。”阎平表情淡漠:   “这些时日,我已见过姓莫的出手,他的实力是不错,但至多与你我相当,唯独秘宝了得。”

  “只要不让他有机会施展秘宝,禁锢起来,就可轻松拿下。”

  “这……”

  “恰是Fellow Daoist 的强项。”

  马成卫的鬼体极其特殊,据说inheritance 至上古某位神职,特定情况下,就连Ghost King 后期expert 都可禁锢片刻。

  以有心对无心,又是以少胜多,确实胜算不小。

  见马成卫面露沉吟,brows tightly knit ,阎平直接开口:   “过几日,我会安排姓莫的与你见上一面,when the time comes 看我眼色,一起动手把他给拿下。”

  “放心!”

  “除了你我,阎某还寻了其他几位Ghost King ,定让……”

  他志得意满,信心十足,话音未落,眼中却突有一抹疑惑闪过,感知中更似察觉到什么。

  不对!

  双眼一睁,阎平猛然怒喝:

  “小心!”

  吼声如雷,当空炸开。

  一层层naked eye 可见的冲击波,瞬间轰碎场中座椅,周遭墙壁也化为觅粉,却突兀止步。

  就如一层无形的屏障,不知何时笼罩此地,禁锢一方。

  “杀!”

  “杀!”

  “杀!”

  似有千万人在耳边怒吼、咆哮,恐怖的murderous intention 让虚空陡结寒霜,两位Ghost General 更是直接被killing intent 侵蚀,眼中的灵动之意以惊人的速度被消磨的thoroughly ,唯有一片死寂留了下来。

  “crash-bang ……”

  还未动手,只是killing intent 来袭,两位Ghost General 就已如朽木般坍塌。

  阎平眼眶跳动,心头发寒,身躯猛然一转,无数道细若游丝的流光moved towards 背后某处fiercely 刺去。

  “彭!”

  killing intent 、blade glow 、giant strength 涌来,阎平身躯一震,口中猛喷黑血。

  血液还在半空,就已被killing intent 侵蚀,化为冰晶冻结在半空。

  时间,似乎停滞当场。

  无数雪花状的冰晶在空中悄然浮现,一层寒霜出现在鬼体表面,无数灵光缤纷崩解。

  静滞的时空中,阎平鬼体狂颤,陡然破开这股笼罩四方、死意深邃的murderous intention ,猛扑outer sect 。

  口中更是大吼:

  “Mo Qiu ,你敢朝我动手,难道不怕Palace Lord 责罚?”

  一道dark shadow 出现在场中,正是双眼漆黑、面色冰冷,犹如Death God 般浑身上下尽是killing intent 的Mo Qiu 。

  他一声不吭,脚下轻轻一迈,出现在阎平身后。

  百辟刀轻颤,一抹黑暗笼罩四方。

  十方杀界!   死寂、冰冷、肃杀填充的world 内,万物几乎静滞。

  阎平眼眶跳动,体内Yin Qi 飞速运转,one after another Profound Light 在十方杀界的压制下,依旧能蓬勃上涌。

  论实力。

  这位来自祖庙的expert ,比之逻君黑叶,要强上一筹。

  至少。

  secret technique 方面,黑叶远不能与之相比。

  Mo Qiu 面色不变,左手轻抬。

  黑暗中,一抹golden light 悄然浮现。

  “Amitabha !”

  golden light 当空勾勒,转瞬汇成一尊慈悲佛像,佛像单手虚抬,掌心有一抹blade light 飞速流转。

  “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伴随着犹如铜钟大吕般的禅诵之音,那佛像单手轻挥,blade light flashed 而逝。

  地藏本愿刀!

  Mo Qiu 也适时挥手,百辟刀逆势斩出。

  第七关的地藏本愿刀,Blade Intent 慈悲、悠远,如在天边、又在眼前,色成金白交应光华。

  fifth test 的十方杀界,Blade Intent 肃杀、冰冷、死寂,色泽漆黑如墨,好似吞噬一切的黑洞。

  两blade dao light 当空交错,在阎平身前碰撞。

  “彭!”

  blade light 碎裂,一抹黑点凭空浮现。

  同一时间。

  Mo Qiu 、阎平、马成卫同时心生警兆,而阎平更是目露惊恐,乃至绝望。

  他张了张嘴。

  不……

  声音还未发出,那黑点就已把他所在尽数包裹,无声无息,一尊Ghost King 中阶expert 就此消失不见。

  “gu lu ……”

  马成卫咽喉滚动,单手虚捏secret art 的动作也僵在原地,眼见Mo Qiu 侧身看来,鬼体不由一颤。

  体内的Yin Qi ,似乎也失去控制。

  “莫……莫道主。”

  如果可以的话,他怕是已经满脸冷汗,此即强扯嘴角,面露尴尬,声音断断续续低声道:

  “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

  “Brother Ma 无需紧张。”Mo Qiu 眼神闪动,眸子中的murderous intention 缓缓散去,面上似乎也浮现一抹疲倦:   “不论如何,Brother Ma 都不能在此待了,接下来有何打算?”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