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ter Paradise Chapter 177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2 作者: 冬日野火

  第1767章 dark abyss 是什么?   “那道诡异的black 能量到底是什么东西?”

  Lin Huang 冲着Fire of Eternal 问道。

  Fire of Eternal 很快传来一道念头,“是powerhouse 残留的深渊能量……”

  “活性和污染性这么强的深渊能量,还能悄无声息地藏匿在Great Dao Realm powerhouse 体内。恐怕也只有超越Dao Realm 的存在能做到这一点吧。”Lin Huang 低声自言自语地whispered 。

  如果不是自己本身的道印强横,还有Fire of Eternal 克制。

  自己恐怕撑不过两三天就会被彻底污染成深渊生物。

  想到这一点,Lin Huang 脑子里突然闪过夏冰的模样。

  如果that girl 也斩杀了其他的Great Dao Realm robber ,也和自己一样读取记忆的话,恐怕也会中招。

  Lin Huang 犹豫了片刻,还是取出了夏冰留给自己的那道sound transmission talisman ,将Divine Intent 探入其中留下了一道sound transmission 。

  “如果你发现了Great Dao Realm 的robber ,斩杀之后不要贸然读取记忆,会触发极具污染性的诡异能量,能将Great Dao Realm 转化成深渊生物。”

  “收到。暂时没有任何发现,你发现谁了?”

  夏冰那边几乎秒回。

  “Imperial Family 的炎钧。”Lin Huang 迟疑了片刻,还是给出了答案。

  夏冰的这个问题也是他有所犹豫的原因。因为炎钧掌握的道印数量超过了300,000 枚。以自己之前在夏冰面前表现出来的实力,simply 不是炎钧的对手。

  夏冰那边沉默了片刻,但也只过了一会,她就再度发过来一条消息。

  “你触发了你刚才说的诡异能量?”

  看到这句回复,Lin Huang 也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他看出来了,夏冰这句话其实有三层意思。

  一个是,你是不是杀了炎钧?   第二个是,你是不是读取了炎钧的记忆?   第三个是,你是不是被触发的诡异能量的污染?

  “触发了,但我没有被污染。”

  Lin Huang 给出的回答也很机智,同样蕴藏着多层深意。

  一个是,我杀了炎钧。

  第二个是,我读取了炎钧的记忆。

  第三个是,我触发了诡异能量,但我没有被污染。

  夏冰那边再次沉默片刻。

  “那就好,你读取到了什么?”

  对于Lin Huang 是怎么杀掉炎钧,又怎么处理掉那股污染能量的,她也没有深究。

  Lin Huang 想了想,还是决定告知夏冰。

  “我从他的记忆里确认了他robber 的身份,看到他猎杀了一名Great Dao Realm 和一名小Dao Realm 的开荒者。但对于这次任务,获得的信息并不多。”

  “我只读取到了他的权限要比敖宇他们高,也确实知道这次诡域之行的真实目的。”

  “就在我准备进One Step 探寻他们这次诡域之行真实目的的时候,一股诡异能量被触发了。那股诡异能量几乎是瞬间就毁掉了炎钧脑子里所有的记忆画面,并且顺着我的Divine Soul 能量侵染过来。”

  “我最后只读取到两个关键词——‘dark abyss ’和‘祭祀’。对这两个词,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仔细看完Lin Huang’s 几段留言,夏冰过了良久才给出回答。

  “祭祀说的是什么我not quite clear 。至于dark abyss ……我们对深渊的最深处是这种叫法。因为深渊的最深处是一片漆黑,那是一种剥夺所有感知的黑。Divine Intent 和所有探查手段,在那里都无效。但你说的dark abyss 是不是这个意思我就不知道了,也有可能另有所指。”

  看完夏冰的回应,Lin Huang 思忖了片刻,突然有了一个脑洞大开的想法。

  “结合关键词和你说的内容。有没有可能,他们是想祭祀dark abyss 里的monster ?”

  “Legendary 中,dark abyss 里住着Abyss Lord ,这个说法在Star Sea 也确实流传很广。但实际上,根本没有人知道dark abyss 里藏着什么。因为过去所有试图探索dark abyss 的人,最终都留在了那里,没有一个人活着出来过。”

  夏冰虽然没有直接否定Lin Huang’s 脑洞,但this remark 其实已经表明了态度,她是不怎么相信Abyss Lord 这种说法的。

  “对了。你能仔细描述一下,炎钧体内那股诡异能量吗?”也不知道是为了转移话题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夏冰突然问道。

  Lin Huang 也直接给出了回应,“black 液态,极具污染性和活性。能侵蚀包括Dao Rhyme ,魂能,Intent Energy 在内的所有类型的能量,并且对其进行同化,强大自身。而且具备一定程度的自我意识,极难清除……我怀疑是深渊能量,但比深渊能量污染性更强。”

  “看你的描述,似乎是更高层级的能量。”夏冰很快回了消息。

  “所以我怀疑,炎钧体内这个陷阱,是超越了Dao Realm 的powerhouse 留下的,而且这名powerhouse 有很大概率来自于深渊。”Lin Huang 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你的推测,有一定的合理性。”夏冰这次终于肯定了Lin Huang’s 猜测,但她也很快问出了一个Lin Huang 不太想回答的问题,“你是不是有什么手段能规避这种能量污染?”

  见Lin Huang 陷入了沉默,夏冰也立马意识到了对方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我没有探寻你隐私的意思。我只是想知道,如果后面几天,我encounter 了Great Dao Realm 的robber ,when the time comes 你能不能帮忙读取记忆?”

  Lin Huang 这次没有再沉默,而是很快给出了回答,“可以。但我无法保证我能读取到多少信息,我只能尽力而为。”

  “你也别勉强,能读取多少就读取多少,哪怕多一个关键词都是好的。”夏冰又接着道,“关于robber 卧底的事情,想要通过这one time 诡域执行就彻底调查明White’s probability 不大。你尽你所能就行了。”

  两人又聊了几句,Lin Huang 才收回了sound transmission talisman 。

  他比较庆幸的是,在整个聊天过程中,夏冰对于很多事情都没有深究。

  比如,自己是怎么击败炎钧的,又是怎么规避诡异能量侵袭的……

  对于一些实在有疑问的地方,她也都是点到为止,没有继续深入挖掘。

  但对方依旧选择了信任自己,愿意相信自己读取的记忆内容。

  他本来只是想提醒对方一句,让她不要贸然去读取Great Dao Realm robber 的记忆。

  didn’t expect ,相互交流的过程中,得到了不少有用的信息回馈,甚至还达成了合作意向。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