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Attribute Cultivation Life Chapter 167

  第167章 167探寻 上

  半月后.

  商事府。

  书房。

  Zhang Rongfang 和姐夫Suda 相对而坐。

  两人之间摆放着一张棋桌。

  桌面上黑白子厮杀得难解难分。

  Zhang Rongfang 执白,姐夫Suda 执黑。

  此时黑子已然将白子吞噬大半。胜负分明了。

  思索片刻,Zhang Rongfang 不得不投子认输。

  “姐夫棋力精湛,我认输了。”

  他露出一丝气恼之色。

  “你还年轻,有些思路没见过,想不到,也是正常。”Suda said with a smile ,神色温和。

  他已经一年没有发病了,如今状况越发稳定,家中也诸事和睦。

  这让他心情越发变好。

  “棋盘中,其实未尝不是凝聚了大半人生。”

  他叹道。

  “很多时候,你不争,便会逐渐失去争夺之力。最终不论多大的地盘,都将化为死地。”

  “姐夫说的太宽泛了,荣方不是很明白。”Zhang Rongfang 低头道。

  “没什么,只是有感而发。”

  Suda 如今没了Pond Mountain Tiger 的阻碍,事务越发顺畅。

  也正是因此,在干出几件功劳后,他也有了向上一步的资格。

  此时有感而发,却忽地发现,自己和一个十八岁的小child 说这些作甚?

  Zhang Rongfang 终究年轻,又花了不少时间在练武上,很多东西不懂,也很正常。

  自己像他这么大时,还在为一个美貌少女和族弟rival for love 呢。

  一晃都这么多年过去了。

  看着对面一脸青涩的little brother-in-law ,他又联想到自己贤内助的妻子Zhang Rongyu 。

  “其实我也时常和你姐说,你性格是好的,虽然有些冲动,但少年意气,只要是为了对的事,便不会错。

  youngster 要有锐气,才能勇往直前。

  可你姐总是担心,觉得你总容易闯祸。”

  “她就这样,老是担心这个担心那个。”Zhang Rongfang 不在意道,“其实我都十八了,当初一个人走了老远路程,不也没出什么事?”

  “话是这么说,你姐也是关心你。

  若是换个人,时常和你说这些不中听的话作甚?

  好了,不说这个,normally 里你多对她好便是。”Suda persuaded 。

  “知道知道了。”

  “知道就好,我们说说正事,我这边有一个推荐名额,可以让你补Witch Mountain Prefecture 水运商理的缺,如果你愿意,后天就可以去上任。

  水运商理虽然只是吏,但也是其中的最上Level 1 。只要你稍微干出点事,我就能提你做正水运理长。那也算是Grade 9 了。”Suda seriously said 。

  不管如何,从吏到官,这是多少人一辈子都yearn for something even in dreams 的机会。

  一旦成官,在Great Ling 几乎便能一代代传下去。

  只要不出大纰漏,便一切没事,永享富贵。

  若再人丁兴旺,更是能以此开枝散叶,成就一地豪强家族。

  “Aiya 姐夫,你知道我这点ability 的,那个什么水运商理天天去管做生意的,都是些磨嘴皮子的活,我哪干得来这个?您还是另找他人吧。”

  Zhang Rongfang 立马拒绝。

  他若是走商业这条路,就完全打乱了自己之前的规划。

  而且他没打算一直留在Witch Mountain 。

  Zhang Ying 的身份如今已经干到了equivalent to 六Grade 7 的级别。在Tanyang 城Palace of Mirrors ,也算是道籍中高层。

  已经有了这个基础,他何必舍近求远,还要从小吏开始干起?

  至于道籍路线的官职是否有影响?

  如今Great Ling 讲求庙学合一,道佛一样能走上高位。

  另外,比起Zhang Ying ,Zhang Rongfang 这个身份还多了一层桎梏。

  那便是他是蛮儒。

  Zhang Ying 那可是正儿八经的Northerner 身份,上升起来远比这边快很多。

  “那好吧,既然你心中不愿,我也不强求,不过你要明白,错过这个机会,日后要再想拿到肥缺,就不会这么容易了。

  this time 也是因为Pond Mountain Tiger 之事,之前的官吏被下掉了才有。”Suda 提醒。

  “没事没事。”Zhang Rongfang 满不在乎,“姐夫你是不知道我,我Zhang Rongfang 就喜欢每天想干什么干什么,道籍也是去了Dao Palace 里挂个名。反正有你和elder sister 在前面,怕什么。

  倒是你们,赶紧生几个大胖小子,不是更好?省得成天老盯着我。”

  Suda 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

  以前他也是听妻子说过,这个little brother-in-law 脾气不好,犟。之前一直不觉得。

  但现在,倒是第一次体验到。

  其他人千求万求都得不到的官身之路,他居然毫不在意,弃如敝履。

  不过Zhang Rongfang 越是这样,他便越是感觉对方豪爽,真诚,不在意权势富贵。

  对方越如此,便越是感觉其品性率真。

  冲动点其实没什么不好,起码不会像有的亲族那般,表面笑颜如花,暗地里谋算害人

  回想起在capital 时的种种遭遇,Suda 眼中也闪过一丝黯然。

  “好了,你回去多想想,还有一周时间,如果回心转意,便来和我说,若不愿,那就不用提了。”

  “知道了姐夫。”Zhang Rongfang replied 。

  他看出了Suda 眼中的真诚。

  诚如elder sister 所说,这人确实是一个很真诚的人。

  他对家好,性情温柔,品格正直,虽然不是很聪明,长相也很丑。

  但这个世道,外貌好看,心如蛇蝎之人难道还少?

  除开偶尔会发一次病外,Suda 当真是elder sister 良配。

  “另外,听说你在和Jin Family 的Jin Xiu 儿来往?”Suda suddenly asked 。

  “是啊。”Zhang Rongfang 就是拿Jin Xiu 儿当挡箭牌,自然nodded 应是。

  没有Jin Xiu 挡着,恐怕他现在又是三天一次相亲,烦不胜烦了。

  “Jin Family 也就是小商家族,Jin Xiu 和你,其实也算是高攀。”Suda 面色平静。

  “你若是喜欢,玩玩就是,这等功利之人,多数不得真心,不要当真。”

  “额”Zhang Rongfang 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

  “要记住,不要被外人蛊惑,若你真喜欢Jin Xiu ,可以带她离开Jin Family ,养在外面。腻了再卖去乐馆就行。

  这样得一笔嫁妆后,卖人还能再赚一笔回本。”Suda 面色如常道。

  “.”

  Zhang Rongfang 无言以对。

  好吧,他收回刚才的话,这姐夫其实一点也不正直.

  果然是在商言商.

  看little brother-in-law 脸色发怔,Suda 以为他是担心Jin Family 。

  “没事,我名下产业不少,Jin Family 大半生意都得仰仗我们。别说玩他们一个人,就是打死他们大房亲血,他们也只得忍着。”

  他笑着道。

  “你若是还担心,要不我现在便派人过去,废掉他们一半产业也不过一个招呼的事.”

  “不不用了姐夫。”Zhang Rongfang 连忙道。“不至于。Jin Xiu 其实也挺好的。”

  “你啊。就是太善良。”Suda 指了指他。“你要记住,这世上只有我们四个是一家人。其他的hehe ,一点也别信!”

  他说的四个,Zhang Rongfang 也明白是哪四个。

  除开their three people 外,还有一个应该就是Lu Meisha 。

  听着姐夫的一顿说教。Zhang Rongfang involuntarily 的心中叹息。

  这世道,如自己这般善良之人,真的太少了.

  *

  *

  *

  Jin Xiu 下了carriage ,抬头看看天色。

  那天阴沉如铅,似散非散。

  她伸手敲了敲Zhang Rongfang 宅院的大门。

  咚咚。

  “请进。”

  里面传来声音。

  Jin Xiu 稍稍用力,推开院门。

  院子里,Zhang Rongfang 正一身淡蓝道衣,外披white 镂空挂衣。

  挂衣是一种类似女子披肩的服饰,一般用来装饰或者点缀过于单调的单色衣袍。

  从这个角度看去,Jin Xiu 感觉此人身材当真魁梧高大。

  回想起Lu Meisha 一脸不快的神色,还有那些frigid irony and scorching satire 的话。

  她心中定了定,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她的选择都没错。

  Lu Meisha 那般Eldest Young Lady 又懂个什么?

  后悔?

  她如今这般处境,再不决断些,没钱用了才更是会后悔。

  “今天我们去哪转转?”她approached ,手里拿着一根杨柳枝晃来晃去。

  一副天真可爱,没什么心机的模样。

  实际上,这些时日的相处,让她越发有些心急了。

  因为Zhang Rongfang 虽然愿意和她一起外出游玩,打发时间。

  但对她似乎没什么感觉。

  一个男人,如果对一个漂亮女子这么长时间,没有一点害羞,没有sorry ,更没有任何试图逾矩的举动和言语。

  如此君子过头了.

  那大概率是对她没兴趣

  所以Jin Xiu 今日特地打扮梳妆了一番功夫。

  black hair 到背心处,细小的两根发辫夹杂在长发间,配上两侧垂下的长鬓角,还有额头的齐刘海。

  再加上oval face 上樱粉色的小嘴,忽闪忽闪的大杏眼。

  给人一种清纯可爱中,夹杂一丝稚嫩的成熟。

  除开发型,她身上衣装也精心挑选过。

  鹅黄的无袖上衣,在胸前微微露出一丝雪白肌肤。下身的white 吊带短裙,用一条light blue 丝带系上,将腰肢束缚得盈盈一握。

  起身转动时,偶尔还能看见裙下双腿上,穿着的紧身猎装长裤。

  那长裤通体淡灰色,是用棉质制成,弹性极佳,紧紧包裹双腿,将从腿到腰的曲线完全凸显出来。

  若非裙摆遮掩,Jin Xiu 也不敢穿这种长裤外出。

  这种装束,实际上是曾经的jungle 民族流传下来。

  在jungle 中,为了避免被灌木荆棘挂住衣物,大部分都会选择紧身一些的装束。

  一般这样的打扮,会配备皮质长靴和皮裙。

  因为若不遮掩,穿了等于没穿.什么都能被看到。

  在发现Zhang Rongfang 对她似乎不怎么感兴趣后,Jin Xiu 便开始想办法。尽可能的凸显自己的优势。

  对此她很有自信。

  虽然她势利,爱钱,娇滴滴。家里mother 还需要大量花销治病。

  但她漂亮啊。

  “这些天周围都转遍了,今天就去远一点的地方吧。”Zhang Rongfang said with a smile ,“听说Yin Ghost Forest 那边有不少梨花开了,我们可以去逛逛赏花。”

  “好啊,梨花洁白,远看便能闻到香气,我们还能买些吃食,在树下野食。”Jin Xiu 也来了兴致。

  这年头,野外去游玩,对于一般人都是比较奢侈之事。

  因为林中危险极多,若是没有实力之人前往,很容易出事。

  也就是Zhang Rongfang 是入了品的武人,才敢放言去野外野食。

  “也好。”Zhang Rongfang nodded with a smile 。

  他自然不是心血来潮,随便挑的位置。

  Yin Ghost Forest .那里便是林中影案件,曾经发生的地方。

  如今虽然案子没有再发,可依旧没多少人前往。

  全因Yin Ghost Forest 中不光梨树多,槐树更多。成片树荫遮蔽,Yin Qi 森森。

  寻常人也不敢贸然接近。

  这段时间,他正好借着养伤,一直收集有关Yin Ghost Forest 的情报。

  如今伤势好了大半,当即,他便打算先去周围转转,看看实地。

  等到伤势彻底好了,再准备完全后,带人进入。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