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Attribute Cultivation Life Chapter 252

  第252章 252蛰伏 下

  bang!

  木门被一下撞开,两名black clothed 黑面具迅速冲入,一阵rustling sound 的东西滚动摔落声传出。

  “大人。”很快两人走出,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行礼道,“里面没人,值钱之物都被收拾干净了,应该才走不久。”

  “马上联系附近城镇衙门,给我搜!”金线面具icily said 。

  “是!”

  周围黑面具纷纷大声应道。

  程辉缓缓走出胡同。

  这些时日,他一个个的按照名单排除。

  如今,终于排除了部分人手,有了细微发现。

  ‘尤世飞,三十年前全家因勾结密教,被判extinguish sect 。

  仅存他一人因外逃隐藏,幸免于难。

  后查清,尤家勾结之案,纯属栽赃陷害。但案情已定,Ling Court 威严不可逆,只能将实情压下。’

  ‘此人天生仇视Imperial Court ,曾多次做下惊天血案,如今名列Black List 第二十七名,人称飞天蝙蝠,实力未知。’

  程辉in the heart 将这次目标的资料全部过一遍。

  心中越发肯定,这个尤世飞,很可能就是Heavenly Maiden 当初选择的其中一位人种。

  特别是,最近时日,这位飞天蝙蝠实力越发强劲。

  连续将追踪他的Golden Wings Building expert ,纷纷斩落。

  Golden Wings Building 自从投入Western Sect 门下后,实力虽然比之前弱了不少,但在程辉努力下。

  Spirit Envoy 再度恢复到五人之数,虽然数量不如以前,但这五位Spirit Envoy 都是拜神Spiritual Network ,实力单对单,远比以前那些Spirit Envoy 棘手。

  而就这样,其中一位Spirit Envoy ,在上月中旬,依旧在追击飞天蝙蝠时,忽然失踪,不知去向。

  “如此看来,这尤世飞,必定是得了密藏了.果真是人种,好手段.”

  Spirit Envoy 被杀,程辉不光没有遗憾,反而只有高兴。

  这意味着,他这么久的排查,终于要有结果了。

  自从上次他被金环耍了一遍后,密藏便成了他心中去不掉的一个心结。

  而现在,终于看到解开心结的曙光。

  “大人,我们还继续追捕么?”一旁的一位鹰级expert 低声问道。

  “不用,既然证实了此人有问题,便将情况上报给Western Sect ,由上面的诸位大人决断。我们继续排查其余人选。”

  一百二十四个名字,其中过半,都已经清查完毕,如今出了一个尤世飞。

  剩下的,应该也快了.

  *

  *

  *

  1187年,4月。

  白十教自Great Ling 全面败退。

  西意教皇再度派遣传priest 队伍,前往capital 觐见Ling Emperor 。

  希望被允许在Great Ling 境内合法传教,并建established Sect 堂。

  因Great Ling 宗教自由,信仰自由。

  传priest 还试图当面劝说Ling Emperor 及Imperial Family 信教,并与西意建立长期合作关系。

  以消除之前刺桐发生的小规模摩擦误会。

  Ling Emperor 因此回应:“你等如若希望与我们讲和,为缔结和平事,你教皇及诸王公显贵,应毫不迟疑地前来朝见我。”

  教皇使者愤而返回。

  5月,西意宣布与Great Ling 断交。

  5月下旬,Great Ling 征讨fleet 自麟州港出征,前往西意。

  内陆同步军队集结,第四次入侵安南。

  5月27日。

  刺桐港。

  天色阴云密布,仿佛近在咫尺,触手可及。

  海湾中,诸多大小船只不断随海波荡漾摇晃。

  风帆早已降下,水手们急忙的在货物表面铺上油布皮毛,以阻挡雨水。

  港口处,卸了一半货物的苦力们,有的加快速度干活。

  有的故意放慢动作,等着逼迫商户加钱。

  刺桐靠近港口处的城区,属于内环部分。

  内环中也不全是价格昂贵的高价新房。不少老破小依旧矗立其中。

  这些老破小大多由服务人员居住,因靠近内环很多繁华地段,所以距离近,方便迅速往返。

  其中一片名为青枣的老破小城区内。

  此时一间两个店面合并而成的茶馆内,正不断传出阵阵清脆悦耳的竖琴声。

  一只毛色漆黑的老猫,lazily 的趴在茶馆门前,听着乐声,打着呵欠。

  茶香,人声,黑猫,竖琴,还有远处随风摇晃的港口海船。

  一切勾连起来,形成一副奇妙和谐的油画般场景。

  茶馆牌匾是圆形,上书:棉云居。

  里面六行六排,桌椅整齐有序。零零星星的坐着前来喝茶之人。

  竖琴温柔清脆,连带着里面喝茶的人,心情也安静下来。

  茶馆靠近街边的座位中,其中正有一桌人,正压低声音仔细讨论着如今时事政见。

  Great Ling 言论自由,只要不过激极端,其余根本没人管你说什么。

  所以这般情景在刺桐港也属常见。

  “.我看不妥,我Great Ling 如此对待西意国教,如今还要主动出军征讨其国土,是否太过傲慢自大了?难道就不怕其余国家同仇敌忾么?”

  说话之人,是一穿蓝黑长衫的middle-aged man ,男子戴着玳瑁色眼镜,气质斯文,浓眉大眼,说话时情绪颇为愤慨。

  “研至兄久在书院,或许不清楚其中关键。这其实是牵扯到我Great Ling 国教之本。”

  另一人眉清目秀,年纪不过二十几岁样子,但手持白扇,长发飘逸以玉环为束,端的是良家女子最为欣赏的俊秀Young Master 风范。

  “我Great Ling 国教,不是Buddhism 么?Buddhism 教义is it possible that 都是如此霸道?”那眼镜男子皱眉不爽道。

  “非也。Buddhism 其实真正算起来,乃是第二国教。”一旁一魁梧高大男子,放下手中茶杯,插话回答。

  “景荣兄任职守教衙门,应该比我等都清楚。”桌边一女子赞同道。

  那名为景荣的男子,面容方正,棱角分明,双目狭长,身上肌肉虬结,只是坐在条凳上,也能给人Motionless As Mountains 的魁梧感。

  此人正是每天闲得没事,Cultivation 累了下山喝茶的Zhang Ying Zhang Rongfang 。

  大半年时间,他时常前来喝茶,也渐渐因为吹牛,找到了几个和他一样志同道合的家伙。

  大家在一起什么都敢吹,四人也大多见识广博,相处起来就更加融洽。

  除开Zhang Rongfang 外,其余三人分别是赵研至,欧阳淑仪,方武雪。

  四人结交数月,at first 是赵研至和欧阳淑仪在棉云居内大吹特吹,然后话题引得周围人忍不住加入。

  之后Zhang Rongfang 和方武雪也跟着加入其中,并在众人中脱颖而出,成为少许能和两人辩论得不落下风的expert 。

  于是四人就此结缘。

  “说起这国教。”Zhang Rongfang 也就是化名张景荣的brawny man ,回忆了下曾经阅读的典籍资料。

  “Great Ling 立国之前,其实Ling people 大多信奉的,是灵飞教。”

  “灵飞教?这个我也曾在典籍看到过。原来竟然是曾经的国教么?”欧阳淑仪恍然。

  “不错。”Zhang Rongfang nodded ,“灵飞教虽然因其大部branch of sect 义,不再符合Great Ling 统治,但其核心教义,依旧对整个Ling people 有极大影响。”

  “我记得,灵飞教,似乎是信奉一位名为灵飞天的神祇?”赵研至出声道。

  “正是。”Zhang Rongfang nodded 。“灵飞教的核心教义是,天下万物之中,唯有Ling people 乃神授spirituality ,是受其唯一指定,管理天下之人。

  这天下,world ,万物,本就生于灵飞天。

  既然Ling people 是灵飞天亲授的唯一spirituality 之人,那么and so on 。

  天下万物,the entire world ,都原本应该属于灵飞天,属于Ling people 管辖。”

  “嘶这个教义我想起来了。”欧阳淑仪一拍桌面。

  “灵飞教,灵飞教,还有个别名是叫飞天教对吧?”

  “不错。”Zhang Rongfang nodded 。“所以,在正统的灵飞教Ling people 看来,这天下全都天生属于Ling people 。

  Great Ling 之内,属于他们,Great Ling 之外,一切正在变化的土地万物,也属于他们。

  所以他们对外开战,不叫战争,而是取回本就属于自己的领土。这在他们看来,本就是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之举。”

  “tsk tsk ,Great Ling 之外,皆是本就属于自己,只是等待自己收回的领土么?这等教义,当真霸道”方武雪叹道。

  “所以Ling people 贵族自认高于其余一切民clansman 种,因为他们本就认为自己是一切万物的主人?”欧阳淑仪叹道。

  “两位慎言。”Zhang Rongfang 正色提醒。

  他当初翻到这等教义时,也是感觉无言以对。

  还好如今灵飞教早已没落,Great Ling Imperial Family 也主要以Buddhism 道门为国教。

  只是从这不断征战获取领土的举动来看,这Great Ling Imperial Family ,似乎依旧还深受当年灵飞教教义的影响。

  “好了好了,几位,这等话题越说越麻烦了,还是换个话题。三位对如今刺桐内声名鹊起的玉海帮,如何看待?”欧阳淑仪拍手道。

  “有什么好说的?无非是欺男霸女,横行集市之辈。”赵研至不屑一顾。

  “如果仅仅只是欺男霸女,横行集市的寻常帮派,也不至于发展到如今地步,连官府衙门,也隐隐拿他们没辙了。”方武雪摇头道。

  他们四人,各自不提身份,相互也从不询问过多私人信息。

  但多多少少,大家都能从对方言谈中,分辨出其日常所处的范围。

  “玉海帮,背后不只是普通帮派,几位最好不要与其有所冲突。”

  方武雪虽为女子,且姿容英丽,但性格从来都是斩钉截铁,行事果敢,从其身材线条上来看,也必定是martial power 不弱之辈。

  “武雪兄所言不错。”Zhang Rongfang 也赞同nodded 。

  他很清楚刺桐府尹and the others 背后的势力实力,如今这玉海帮连他们都能有所顾忌,必定代表着,其背后涉及更深势力。

  他只想安安稳稳的蛰伏此地,积攒属性,Cultivation 提升。不想平白惹事。

  如今大半年过去,他早已摸索出了生命值和品级破限之间的关系。

  每十点生命,便能多破限Grade 1 。

  而现在,他的生命早已达到了78点之多。

  是当初刚来刺桐时的近两倍。

  此时的他,无论耐力,恢复,精神,都源源不绝,甚至连续数日熬夜不睡,都毫无影响。

  而当初Cultivation 的Iron Cloth ,如今也早已练到Sixth Layer 破限。达到了让Grade 6 expert 全力徒手击打,也能不伤的地步。

  寻常武器,只要不是Divine Weapon ,huge might 火器弩箭,低于Grade 6 手持,都能无视。

  另外,Zhang Rongfang 如今不想多管闲事的关键,还有一点。

  那便是,生命达到78点后,他隐隐产生了一种预感。

  似乎只要生命破百,就能有某种阶梯式的跨越。

  这种预感相当强烈,以至于他有些想将留存的十五点属性,全部一股脑加到生命上去。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