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Attribute Cultivation Life Chapter 328

  第328章 328关键 下

  “走吧,先上船。”Zhang Rongfang said solemnly 。

  三人心中震撼,如梦初醒,赶紧转身,moved towards 附近的小船游去。

  Zhang Rongfang 纵身踩水,跳出海面,稳稳落在一艘靠近来的小船上。

  他抬头looked towards 左韩。

  老左一脸茫然,显然也看到了漂浮着的空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两人明明都还活着,但空无motionless ,毫无反应,似乎出了问题。

  而Zhang Rongfang 一切正常,似乎完全不打算理会空无。

  他也搞不清发生了什么。

  两艘小船迅速靠近。

  “左叔,去解决那边。”Zhang Rongfang 指了指二号海船。

  “世子.您身体可还好?”左韩看到了Zhang Rongfang 身上衣服的血迹,皱眉担心道。

  “无碍,那空无想要do it quickly ,一来就爆发了终式,结果被我拖着到处躲闪,硬是耗光了体力,最后关头被我想办法sneak attack ,将其重创。

  现在他已经昏迷过去,不足为惧。我们可以腾出手来对付第二艘海船上的两人。”

  Zhang Rongfang 轻松介绍了下。

  但他说得轻松,左韩却impossible 当真就这么相信。

  别的不说,Sea Dragon 王水性极佳这是必然的。

  然后这种情况下,还被逼出了终式,最后终式都没能获胜。

  左韩曾经以为自己已经很高看世子了。

  可现在.

  居然连Sea Dragon 王空无这样的拜神Grandmaster ,动用了终式,还被世子击败

  而且世子还没拜神

  这简直.!!??

  左韩心中掀起stormy sea 。

  他很清楚,世子一番看似casually 的话语里,藏着的内容远超常人想象。

  到了此时此刻,他已经完全看不懂,世子隐藏的true strength 了。

  他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之前世子和他对练时,展现的实力底牌,绝对隐藏了太多太多。

  此时他也想清楚,为何这一趟,Zhang Rongfang 明知是陷阱,还要出手截杀。

  “祝贺世子旗开得胜,这second battle ,就交给老夫来吧”他压下心头的震动,选择了相信世子的调派。

  “上一次让空定只是断了一条手臂,this time ,我要断了他的脖子!”

  Zhang Rongfang 摇摇头。

  没有再提空定背后的Great Grandmaster 之类说法。

  打到眼下这个程度,两边都杀红了眼。至于Great Grandmaster 之后秋后算账,还是等能拖到那时候再说吧

  杀了Western Sect 这么多expert ,他就算再没有嫌疑,也impossible 继续在刺桐待下了。

  暴怒的Western Sect ,绝对会横扫整个刺桐所有有嫌疑之人。

  那时候就不是他们这点实力能扛得住的了。

  “能看到船上来支援的都是谁么?”他出声问。

  “望海寺空定,以及Western Sect 金源。两人都是Grandmaster ,不好应付。不过金源似乎受了伤还没好。”左韩沉声回答。

  就在这时,远处的海船二号,居然船身一转,绕出一个弧度,转头朝来时方向游去。

  他们居然跑了!??

  Zhang Rongfang 和左韩都是一愣。

  都didn’t expect 会出现这等情况。

  these two people 就这么跑了?那他们这么远跑过来是为了什么?

  看戏?还是开两炮助助兴??

  *

  *

  *

  二号海船甲板上。

  空定怒视金源,手指着他浑身发抖。

  “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不想打了。就这么简单。”金源loudly said 。“我想回家!”

  “来之前不是说好的么?一起支援空无?现在你中途变卦是什么意思!?”

  “别给我说什么卦不卦,那是道门的说法。佛爷我心血来潮,觉得今天不是什么出手的好日子!”金源义正言辞道。

  “怎么?我出不出手is it possible that 还要你允许批准?”他mystifying 道。

  “伱这是故意置空无Junior Brother 于不顾!!”空定Great Dao of Fire 。

  “空无都被人打飘上了。我们再上去能干啥??你不怕死,你有Great Grandmaster 护着,我怕死!”金源声音比他还大。

  他指了指周围一圈船上所有人。

  “看看这里,这里在场的所有人,我们只要冲上去,你believing or not ,在场人至少死一半?!”

  他said with a sneer :“空定,你master 护持着别人不一定敢动你,但我们呢?你有为我们考虑过么!?我们可没那么厉害的Master 护持!!我们是人,都怕死!”

  空定被他指着,气得一时间speechless 。

  他很清楚对方说的是对的。

  他很想说自己不怕死,自己就是要过去杀了那两人。

  可这话没人会信!

  “舵手转向,调头我们回去!”

  此时金源冲着操纵船只的水手loudly said 。

  甲板上的舵手默不作声,迅速转向,配合调头,moved towards 来时方向驶去。

  很显然,金源说对了。

  此时空无那边已经战况已定。

  他们再上去,就是添油战术,那就是自己courting death 。

  先不说会不会输,就是赢了,也绝对是惨胜。

  没有人想死,他们也一样。

  “看到了没!?这就是民意!!我金源才是代表所有人的本意!”金源冷笑起来。

  “今日此事,我们不是逃跑,而是暂时性撤退!我们不是逃兵,而是为了避免过大损失,暂时收缩拳头,为下一次挥拳做更好准备!”

  他冠冕堂皇的大声在甲板上呼喊。

  空定气得浑身发抖。

  但他常年专注于one’s own cultivation ,在调动其他人方面,远远不如金源。

  而没了金源,他一个人冲上去也只会是送死。

  ‘空无Junior Brother .是我对不起你’他咬牙闭上眼,心中怒火和无奈交织在一起,不断涌动。

  “这地方太危险了。这趟回去,佛爷我马上带着大家离开刺桐。”一旁的金源还在给所有人宣传洗脑。

  “Great Ling 又不是只有刺桐一个海港,我们这些有ability 的人,去其他地方照样能混得风生水起!你们放心,跟着佛爷我走,我们换个地方重建佛寺,绝对能过得比这地方舒坦很多!!”

  金源此时已经不想完成who 种任务了。

  这一连串的打击,让他此时已经明白。

  所谓的人种密藏,就是个坑,天坑!

  这里面涉及了Detection Gate ,大道教,还有其他未知势力。

  换成空定这样的有背景的Grandmaster 或许不怕,但他这种自己艰苦奋斗,成长起来的Grandmaster ,那就得冒巨大风险。

  所以他怂了。

  *

  *

  *

  刺桐港·沉香山。

  山脚下,香客来往不断,不时有衣着富贵,乘坐轿子的上层家眷,前来游玩踏青。

  如今的沉香山,也从原本unremarkable 的小山包,慢慢转变成了刺桐相当著名的游玩景点。

  山上的沉香宫虽然不允许常人随便进出,但外围的景色,一样让人流连忘返。

  特别是Zhang Rongfang 效仿Heavenly Treasure Palace ,从各地移植了不少各色花树过来。

  如今这个月份,沉香山上covering the mountains and plains 都盛开花海。

  很是吸引了一对对大Ling people 情侣,和西洋人情侣,前来观赏。

  山脚下也因此derived out 不少相关生意。

  “这一等香多少钱一束?”一个卖香的小摊前。

  一名身材高great cultivator 长的男子,身着black 银边斗篷,带着兜帽,面容僵硬。

  他拿起一束沉香宫专用的线香,低声问起价钱。

  “二十文一束,您要什么样的自己挑。”小摊指了指一束束做好的香。

  那香上每一束都刻了细小的字样。

  有的是关于健康,有的是关于婚姻,还有长寿,平安,学业,美丽,等等等等。

  男子挑选了健康的线香三束,付了钱,和其余香客一般,顺着上山的台阶,快步朝上爬去。

  他看似就是个普通前来上香的香客。似乎是个新人。

  但实际上,此人正是才从海上返回来的Golden Wings Building 主程辉。

  程辉抵达港口后,immediately 便尾随抓了一个沉香宫的道士,询问出Dao Child 如今居然不在沉香宫内。

  也因此,他悄然in the vicinity 转悠了一大圈。

  避开所有人的视线,在山Lin Li ,寻找可以进入沉香宫的漏洞入口。

  既然Dao Child Zhang Ying 不在,他便猜测。

  如果Zhang Ying 当真是人种,那么这趟绝对是去截击空无了。他此时趁机潜入沉香宫,面对的expert 会少很多很多。

  而如果Zhang Ying 不是人种,那沉香宫的实力势力就不会太强。

  按照之前的调查结果推算,之前刺桐接连发生的命案,都和密藏人种有关。

  那么沉香宫不是正主,所以他潜入沉香宫,同样不会有多少威胁。

  既然不管如何,都危险不大。

  那.

  程辉抬头,一路攀登台阶,望着越来越近的Dao Palace 。

  他捏起线香,脸上挤出尽可能自然的笑容,混着香客人流,走进Dao Palace 正门。

  ‘this time ,就让他来好好查一查,这沉香宫Dao Child ,到底是不是有问题。只要找到证据,那么他关于人种密藏的任务,就将彻底完成。when the time comes 绝对能获得极大的奖赏。’

  程辉进入Dao Palace 神殿。

  前方gold and jade in glorious splendor ,端坐着一座御景寒石Heavenly Venerable 的巨大雕像。

  雕像高八米多,身披霞光,道衣繁复华贵,雕刻细腻精美,宛如真的披着彩光daoist robe 。

  神殿内香气弥漫,除开蒲团上叩拜上香的香客外,就是两侧守备的一个个强壮道人。

  程辉眼神隐晦的扫过周围。

  和其他人一样,他上前小心的将线香点燃,然后插入incense burner ,跪下,虔诚叩首似乎在许愿。

  但实际上确实在判断周围需要应对的守卫有哪些。

  上完香。

  他退出神殿。

  “请问这位道长,这里茅房在哪?能否借用一二?”

  他随便找了个道人低声问道。

  “居士从右边走廊一直走,到第二个拐角右拐,直走便能看到。”道人好心指路。

  “many thanks 道长。”程辉nodded ,迅速moved towards 走廊过去。

  很快在穿过走廊的半路上,他左右看了看周围,趁人不注意,身形一翻,出来走廊,从园林中一掠而过,轻盈如飞鸟,moved towards Dao Palace 深处靠近。

  作为Cultivation Golden Peng 密录到Perfection Peak 的movement method Peak expert 。

  程辉很早以前,便不在外人面前展露cultivation base 。

  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有多强。

  内法,亦或是三空,甚至Grandmaster ?

  没人知道他此时到了什么地步。

  此时全速施展开来,程辉身形宛如illusory shadow ,在巡逻道人视线转移的一瞬间,便能跨越过一长段距离。

  而他的目的,赫然便是Zhang Rongfang normally 休息Cultivation 的Palace Lord 居住区。

  而那里,不光存放着Palace Lord 的私人item 、身份文牒之类,还有着所有的炼制出的medicine pill 成品。

  就连Zhang Rongfang 才炼制的金蟾功逐日第second layer 的medicine pill ,也保存在那。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