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Attribute Cultivation Life Chapter 329

  第329章 329潜入 上

  沉香宫内。

  灰褐色的建筑一栋接一栋。

  can be seen everywhere 敞开的神殿中people coming, people going ,有香客和道人进出。

  程辉顺着走廊外的园林,潜伏身形,快速飞掠,很快便越过巡逻道人的路线,进到最里面Palace Lord 的生活区。

  整个Dao Palace 中,Zhang Rongfang 日常居住生活的区域,只是很小的一块圆形,前前后后分为五个小建筑。

  这些小建筑合并在一起,用围墙圈了起来,并在入口处,挂了一个Immortal Crane 居的牌子。

  程辉先靠墙小心听了下,然后确定没人,便一个翻身,从Immortal Crane 居左面围墙翻进去。

  院子里的各个房间都挂了铭牌。

  书房是学文间。

  大堂餐厅是五味楼。

  练功Cultivation 之处,是无尽院。

  还有pill concocting ,炼药,存放medicine 的地方,叫岐黄阁。

  最后是休息睡觉之地——心诚居。

  程辉缓缓靠墙站稳,扫了眼心诚居外打着瞌睡的两个强壮道人。

  左右看了看,没人注意这边。

  他脚下一点,身体无声无息,宛如鬼魅,一下跨越二十多米,双手精准点在两个道人后脑处。

  两声light sound ,两道人头一歪,昏迷过去。

  他没有杀人。

  有时候死人产生的细微blood energy ,很可能会引发更多weak spot 。

  但如果是昏迷,就很像打盹睡眠,起码heartbeat 呼吸还在。

  不易被发觉。

  轻轻扶住两人,让他们靠在屋子墙边。

  程辉轻轻推了推门,里面上了锁。

  他低头看了看锁眼,从腰间取下一根金属棍一样的东西,刺入锁眼,东拐西拐,居然ka-cha 一声,将铜锁一下打开。

  门缓缓往里开启。

  程辉took a deep breath ,轻轻放慢脚步,进到其中。

  他面色不动,检查了下机关陷阱什么的,确定没问题后,才movement method 急速展开。

  immediately ,便朝床下,衣柜扑去。

  双手霹雳打出,连环将床头柜,衣柜,小桌,全部无声打烂。

  这种安静的隐蔽palm force ,也是他除开Golden Peng 密录外,另外Cultivation 的一门Absolute Art ——大绝音掌。

  这门martial arts 曾经是Eastern Sect 珍藏,能scholar 极少,后来被他发现,认真钻研,如今终于Great Accomplishment 。

  床头柜碎裂开后,里面存放的不少包裹东西,也全被展露出来。

  程辉extend the hand ,用戴手套的左手,将这些包裹提出来,one after another 展开。

  里面赫然是一份份秘籍,身份文牒,甚至还有一本金蟾功的手抄本,一堆装medicine pill 的black 小瓷瓶。

  “就是这个。”将这些东西全部重新包好,提起东西,他快步走出房间。

  “谁!!?”忽地院子外有人loudly shouted ,“有贼人进了心诚居!!”

  程辉面色不变,加快速度,纵身一跃,扑出房门。

  bang! !

  刹那间外面院子里,一道魁梧silhouette ,当头一掌朝他打来。

  来人一身daoist robe ,头戴白Jade Ruyi 冠,palm force 下落时,imposing manner 雄浑惊人。

  才靠近,便带出一股劲风,吹得程辉面部生疼。

  程辉抬手一掌,运足大绝音palm force ,正面迎向对方手掌。

  bang! !

  两人对击一招。

  那道人blood spout from mouth ,倒飞出去。眨眼便被击败,失去战力。

  只是普通外药。

  程辉心中估算,他没有全力爆发,只是将对方打伤,以此留有足够的力气,方便逃离沉香宫。

  击退道人后,他脚尖在身后木柱上一点,人如利箭,往院子围墙扑去。

  刚到墙边,忽地他右侧皮肤寒毛直竖,当即一个翻身。

  bang!

  连续三声枪响,提前打在他刚刚所站位置。

  不仅如此,不等程辉缓气,又是接连不断的枪响,一次又一次传开。

  程辉往左连闪五次,险险避开五次火枪狙杀。

  第六次,他脚步一点,在墙面上借力,腾空而起,划出一道斜线,翻过围墙,朝外落去。

  砰peng~ peng~!!

  就在这时,外面densely packed 的枪声同时炸开。

  大片子弹形成风暴,雨点般覆盖住程辉半空的身躯。

  他in a flash 间,right hand 一甩,小臂下方展开一面厚实black 皮质布匹。

  那皮质布匹带着巨大旋转力,一下拉出一片,将他大半个身子挡住。

  puff puff puff 。

  密集的射击声中,程辉重重落地。

  chi! !

  就在他落地的一瞬间。

  忽地一种极其尖锐危险的感触,在他心口炸开。

  来不及多想,程辉就地往右一个打滚。

  chi chi chi! !!

  连续三根特制弩箭,精准的射中他落地的位置。

  其中一根弩箭避无可避,从程辉腰侧擦过,带出一溜血花。

  他groaned ,继续朝远处狂奔掠去。

  Golden Peng 密录的movement method 展开,以他如今的速度movement method ,配合Dao Palace 中的复杂环境,居然一路上压根没人能挡住他。

  几个跳跃,程辉便在one after another 宫墙中disappeared 。

  Immortal Crane 居内。

  张真海手持劲弩,带着一队人马,迅速进入查看。

  “东西都少了什么!?”她厉声问。

  “Palace Lord 存放的文书,和日常服用的medicine pill 没了!”几个负责检查的侍女,小脸煞白的躬身回答。

  她们在程辉离开后,immediately ,便跑来检查情况,查看丢失item 。

  可惜

  “好贼子!”张真海扯了下面罩边缘,回想起刚刚程辉的movement speed 。

  她配合十多个sharpshooter ,一起狙杀,居然都被对方逃过。

  最后她射击的一箭,是她们苦心设计研究,布局出的必杀一招。

  却didn’t expect 一样被对方躲开,只是轻伤。

  “陈先生呢!?”张真海沉声问。

  “我在这里。”陈瀚手扶刀柄,快步赶到。

  他刚刚在其余地方巡视,听到这边动静,便迅速赶过来了。

  didn’t expect 还是迟了一步。

  陈瀚迅速了解了下现在情况,当即心头一惊。

  “Dao Child 的身份文牒和服用medicine pill 被盗了!?”他跟了Zhang Rongfang 这么久,其实也察觉到了Zhang Rongfang 有着不少自己的秘密。

  很多时候,他也只是睁只眼闭只眼,日常生活,也不时的故意放水,避开忌讳。

  可哪想到这次的避嫌,居然出了事。

  “Dao Child 好不容易外出寻找主药,如今费尽这么大力气,才炼制出一炉medicine pill ,现在失窃!?”陈瀚facial expression grave 。

  “无事!”张真海said solemnly 。“Palace Lord 失窃的只是假冒文书,真的身份文牒,都是由我亲手藏匿,除开我之外,没人知道在哪。”

  “另外新炼制的那份medicine pill ,我那里也有备份一份。”她简洁道。

  陈瀚顿时侧目。

  他这些时日,也看到了张真海和Dao Child 越走越近,didn’t expect 现在居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但也因此,他稍微relaxed 。

  “如此最好,否则等Dao Child 回来,我等不知该如何向其交代。”

  “Palace Lord 早有预料,预先在自己房间内放置了造假文书等物事,就是防备的有人进入偷盗搜寻。”张真海认真道。

  她看了眼陈瀚。

  “但就算无事,我们也不能松懈。这次只是对方运气不好,没发觉东西有问题。

  可是下次呢?我们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粗心大意上。”

  “真海小姐说得有理!”陈瀚nodded 。“二队三队的人,跟我去周边搜索窃贼!”

  他immediately 带人前往周围搜寻。

  张真海留在原地,回想起刚刚那人的movement method ,她越想越是感觉熟悉。

  忽地一道灵光在她脑海骤然闪过。

  “Golden Wings Building !?”

  那是Golden Peng 密录!

  Golden Peng 密录的movement method 极具特征,行动时宛如大鸟,扑击而至,腾空而起。

  直线速度极快,且施展时需要双臂配合展开。

  她沉吟了下,同样带了一队好手,开始周围巡视起来。

  Adoptive Father 和千stone gate 的expert 都去了海上行动,如今这里就只有他们少数几个expert 维护。

  Dao Palace 内一片空虚,所以,她现在必须担起责任,为公子守好腹地!

  *

  *

  *

  “沉香宫遇袭?!”海船上,Zhang Rongfang 皱眉看着刚刚以飞鸟传书,得到情报的Dao Palace 下属。

  “到底怎么回事?”他said solemnly 。

  Dao Palace 内,存放有他好不容易炼制出来的金蟾功medicine pill 。

  就等着attribute 点积累多一些,再行服用,以免生命值被减退太多,不足两百。

  didn’t expect ,海上这边Western Sect 聚集这么多战力,居然还有力量sneak attack 沉香宫。

  “应该是Western Sect 那边的后手,lured the tiger away from the mountain 之计,可能是早就设计好的。”左韩在一旁said solemnly 。

  他才吸食了Sea Dragon 王空无的全身灵线,如今皮肤似乎都泛起了年轻的光泽。

  显然大量补充的灵线,对他也有一定的助益。

  “Sea Dragon 王空无孤身被放弃,Western Sect 后续的力量哪来的胆子,还敢lured the tiger away from the mountain ,分兵出击?”Zhang Rongfang 微微摇头。

  “那世子的意思是?”左韩looked towards 他。

  “要么,是其他势力趁虚而入。要么.就是有些人的私人行为。”Zhang Rongfang replied 。

  他抬头眺望远处海面。

  海水不断被船头划开,带出细碎白花。

  “不过,不管是什么来头,等我们回去,一并清算。”

  “如今Western Sect 已定,整个刺桐依旧还是我们的天下。”

  一旁的左韩默然nodded 。

  不错,连Western Sect Grandmaster 都杀了一个,整个刺桐如今还有谁能抵挡世子之威!?

  一切诡谲风波,demons and monsters ,只要他们返回,便能统统镇压!

  海船一路不停,在所有人全速划桨,加速的情况下。

  硬是将原本的两天海程,缩短成了一天。

  快要到傍晚时分。终于抵达刺桐港。

  从最大的东部码头下船。

  沉香宫的人已经提前在路边等候迎接了。

  Zhang Rongfang 下船,迅速上了迎接的carriage 。

  千stone gate and the others 则另外从船只的第二个梯子下去,两边人装作普通的乘客,互不相识。

  “到底情况如何?”Zhang Rongfang looked towards carriage 内的张真海,肃然问道。

  “是Golden Wings Building 的人!而且movement method 是造诣极高的Golden Peng 密录。在Spirit Envoy 之上!”张真海跪坐在他身前,低头回答。

  “是真海失职,没能提前发觉对方行踪!请公子责罚!”她神色郑重,等着接下来的惩罚。

  让贼人潜入进到了Immortal Crane 居,那么私密的地方,这毫无疑问是他们巡查队的失职。

  “没关系。”Zhang Rongfang 面色不变,轻轻揉了揉她头顶。“Ultra Grade 层次的Golden Peng 密录expert ,其movement method 不是你能拦得住的。

  而之后的巡查,以那人的movement method 造诣,恐怕现在都已经在several dozen li 外了。你之后找不到更是正常。”

  “公子.”张真海重声道,“此事是真海失职,无论如何,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请您务必降下责罚!否则日后对外,若再有类似事件,将不能服众!”

  Zhang Rongfang 还想说什么,但见张真海pretty face 依旧肃然,也明白她的意思。

  “也罢。你说我该如何罚伱?”

  chi!

  张真海猛地拔出一把匕首,对着自己腹部就是一刀。

  刀刃切开血肉,刺入腹腔,流出鲜血。

  噗。她拔出匕首,面色不变。一手捂住伤口,一手将匕首以刀柄献给Zhang Rongfang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