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Attribute Cultivation Life Chapter 336

  第336章 336觐见 下

  叮。

  手持玉磬轻轻敲击的宫女在great hall 外,发出声响。

  “进!”

  “宣,刺桐港守教,大道教Dao Child Zhang Ying 觐见。”

  one after another 传唱声接力到远处。

  宽大冗长的觐见主道上。

  Zhang Rongfang 换了一身white daoist robe ,头戴银心晴花冠,在宫女内侍的引领下,快步穿过长达五百米的觐见主道,moved towards 缓缓敞开的尚德殿大门赶去。

  他目视前方,神色平静自然,looked towards 那尚德殿。

  整个尚德殿高至少上百米,宛如一本翻开的书册,放置在群宫之间。

  宫殿通体纯白,墙体洁白无瑕,没有任何花纹。

  整个宫殿只有正中最上方,最高处,有着一只巨大黄金竖瞳,俯瞰一切。

  那是代表灵教中Supreme 的Spiritual God 象征——苍天之眼。

  也即是灵飞天之眼。

  穿过高墙包围的主道,入了大门。便是长三十多米,宽二十多米的宽大尚德殿。

  整个great hall 两侧,分别有着两个身高五米的white 铠甲人形雕塑。

  these two people ,一人手持长锏,一人手持巨盾,面戴狰狞面具,宛如门神,左右拱卫。

  头顶由水晶打造的天窗,投射下one after another 淡彩色光柱。

  这些光柱,刚好在地面构造成一副精美的True Dragon 腾云花纹。

  great hall 尽头,有繁复花纹的台阶往上延伸,连接着一黄金white jade 宝座。

  宝座宽大高耸,上面坐着一个身材寻常,不胖不瘦的白发老人。

  Zhang Rongfang 抬头望去,只见那老人身着帝袍,头戴暗金冕旒冠,面部还有细密的琥珀色珠帘垂下,遮挡面容神色,让人无法通过察言观色,明了其心绪心思。

  Zhang Rongfang 刚才进大门,便瞬间感觉全身一冷。

  一种刺骨的寒意,此时已经弥漫全身。

  不只是心理意义的寒意,还有气温也是真的冷。

  整个great hall 的温度估计只有个位数。

  他低下头,快步往前,走到纯白毛毯铺着的觐见区站定,然后恭敬跪下,用才学的拜礼叩首。

  “臣,刺桐守教Zhang Ying ,叩见Your Majesty 。”

  great hall 似乎有着某种扩音的结构设计,他声音只是寻常音量,但说出口后,清晰异常,传遍all around ,甚至还有丝丝回音激荡。

  “平身。”

  一个沉稳,但却中气不足的男声缓缓传来。

  “是。”

  Zhang Rongfang 起身,低头站定。

  然后便没了动静。

  上面的Ling Emperor 没有说话,似乎是在打量观察他。

  按照规矩,Your Majesty 不开口,他便也不能说话,只能候着。

  甚至除开刚进来时,其余时候,没有Your Majesty 允许,他是不能随便抬头打量all around 的。

  时间一点点过去。

  足足数分钟后。

  Ling Emperor 才缓缓再度出声。

  “张卿在任期间,刺桐税收上缴增多之量,是往年的三成。刺桐港内混乱风气一扫而空,大型fleet 数量增多三支。

  这些朕都看了。很好。”他叹息一声。

  “如今我Great Ling 威压四方,无敌能抗,但治理天下,除开martial arts 之外,还需文治。文治martial arts 缺一不可。”

  “所以,张卿,不管你和Western Sect 那边,不管有什么纠葛,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做出了成绩!”

  Ling Emperor 语气郑重。

  “有成绩,就得赏赐!在你来之前.朕便想好了,派伱前往泽省,担任烛明港府尹一职,如何?”

  泽省??

  Zhang Rongfang 心头一动,之前他从程辉那里得到的消息里,泽省如今可不安定。True One Sect 和Western Sect 在那边打得不可开交。

  Heavenly Maiden 也在那里,才被打伤隐蔽,不知所踪。

  一时间他也拿不准Ling Emperor 是什么想法。

  但这是任命,而非真的询问他是否愿意去。

  “臣thank you lord for your grand grace 。”

  他当即拜谢。

  “不错。年纪轻轻便做出这番成就,敢于担当,不愧是我Great Ling 的栋梁之材。”Ling Emperor 满意nodded 。

  他轻轻咳嗽两声。

  “另外,听说你在刺桐因为Cultivation Literary Art ,身体时有不适,朕再赐你一道飞灵羽符,时常佩戴在身,可保你身心无恙,任何外邪不可侵犯。”

  很快,一旁的侧门走出一个端着银盘的宫女。

  宫女快步走向Zhang Rongfang ,手中托盘上,放置着一根纯white 羽毛。

  表面上,这似乎真的只是一根普通羽毛。

  但若有人仔细观察,便能发现,那羽毛的羽轴上,在极其纤细的表面,雕刻有无数densely packed 的silver 符号文字。

  而羽毛的羽丝,在路过明亮的光柱时,隐隐有silver 光泽一闪即过。

  “many thanks Your Majesty 赏赐!”Zhang Rongfang 恭敬回应。

  就在宫女不断走近时。

  忽地,他莫名的感觉一阵惊悚感rise in the mind 。

  心脏收紧,heartbeat 加速,仿佛附近有什么极其危险的东西在逐渐靠近。

  这种感觉非常奇妙。

  若是寻常人,或许不会察觉。

  但Zhang Rongfang 如今身躯早已超越常人,达到了能和拜神Grandmaster 正面抗衡的程度。

  如此强度,就算是血肉之躯,也对周围环境的变化,有了精细的感知和预警。

  气血强大的Martial Artist ,常常都有这样的感觉。

  而此时,看着逐渐走近的宫女,Zhang Rongfang 心中迅速升起不妙之意。

  他浑身肌肉不自觉的收紧。

  但只是才肌肉收紧。

  刹那间,周围尚德殿内暗处角落,便有densely packed 数十道刺骨目光,尽数笼罩在他身上。

  那one after another 目光宛如一把把尖刀,仅仅只是注视,也让Zhang Rongfang 头皮发麻。

  就算是正面面对Sea Dragon 王空无的终式时,他也没这么夸张的身体应激反应。

  ‘这赏赐的飞灵羽符绝对有问题!!’

  此时Zhang Rongfang 心中已经清楚。

  若非如此,他身体不会有这么强的预警。

  但到底有什么危险,他不清楚。

  但Ling Emperor 统领天下,权势滔天,真要对他做什么,他也反抗不了。

  真要杀他,不会大老远的折腾这么多事。

  更不至于先给他升官,再让他送命。

  所以由此推断。

  这飞灵羽符,极有可能是为了控制他,威胁他,而赏赐的隐蔽item 。

  宫女此时已经走到了Zhang Rongfang 身前,躬身将托盘放置到他身前。

  Zhang Rongfang took a deep breath ,感觉周围注视他的目光,越来越冰cold and severe 然。

  他知道,自己一旦有所迟疑犹豫,可能就要出事。

  不管怎么样,他有着attribute 栏在身,就算是什么控制威胁手段,等熬过这一关,总能想办法解决。

  所以,先把眼前度过了再说!

  当即,他extend the hand 抓向飞灵羽符。

  “慢着!!!”

  Shua!

  骤然间one silhouette 骤然出现在Zhang Rongfang 身侧,胖乎乎的大屁股一顶,一下把Zhang Rongfang 挤了个踉跄。

  “Your Majesty ,这大老远的把老道的final disciple 唤来,还不通知一下我,不合情理吧?”

  来人赫然是身材又圆了一圈的岳德文!

  他身穿purple daoist robe ,头戴莲花Purple Gold 冠,嘴角边还有没擦干净的油渍。

  靠近了还能闻到一股子烤鸭香.

  不等Ling Emperor 回话,岳德文一眼看到有些not knowing what to do 的宫女,也看到了她手里端着的托盘。

  还看到了里面的飞灵羽符。

  啪。他胖手一抓,捏起飞灵羽符。

  “这是赏赐给我disciple 的么?many thanks Your Majesty ,老道我就不客气收下了啊~~~”他笑眯眯的一把将飞灵羽符塞进胸膛内袋里。

  great hall 内一片安静。

  周围暗处的视线,纷纷不动神色的移开。似乎在主动避开和岳德文的接触。

  Ling Emperor 端坐帝座上,看着下面装疯卖傻的岳德文,面色隐藏在珠帘下,看不清神色。

  “看来,岳卿是真的很着紧Zhang Ying 张卿啊”他声音平缓,意味深长道。

  “没办法啊.”岳德文两只小眼微微眯起。“老道就只剩这么一个希望了。不保护好点,以后说不定就没了。Your Majesty 见谅,见谅啊~~”

  他moved towards Ling Emperor cupped the hands ,依旧一脸笑容。

  咳嗽两声,Ling Emperor 摇摇头,似乎是拿他没办法般,摆摆手。

  “算了,去吧,凡事沾上你岳德文,最后都没个正形。”

  “谢Your Majesty 。”岳德文一巴掌拍在Zhang Rongfang 屁股上。

  “还不thank you lord for your grand grace ?”

  “thank you lord for your grand grace !”Zhang Rongfang ‘如梦初醒’,赶紧再度叩拜行礼。

  “先走了啊!”岳德文抓住Zhang Rongfang ,连拉带扯,迅速走出尚德殿。

  两人动作奇快,从great hall 阴影中,走入明亮阳光里,这才稍微驱散那股刺骨的寒意。

  Zhang Rongfang 回头朝great hall 里望了眼。

  Ling Emperor 依旧端坐在帝座上,aloof and remote ,身旁有七彩的光柱垂下,两座人形雕塑拱卫。

  但更外围,则笼罩着幽暗,冰冷。

  明明尚德殿不算太大,但那周围的幽暗,却如此浓烈,几乎看不到尽头。

  “别看了。”啪的一下。

  岳德文一巴掌把他头forcibly 扭了回来。

  “master ,您什么时候过来的?”Zhang Rongfang 赶紧陪said with a smile 。

  “来得及时么?”岳德文斜眼撇了下他。

  “及时!不能再及时!!”Zhang Rongfang 竖起大拇指。

  “那飞灵羽符也是你能碰的?!”岳德文hehe 两声笑,“那确实是灵飞教核心的好东西。能护持心神,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种种神效不要太多。但是.”

  他一边拉着Zhang Rongfang 靠边走,一边左右看了看。

  “但是,那东西一旦拿到手,以后,你就等着做灵飞教的Holy Spirit 吧。”

  “Holy Spirit ?”

  “哦,你还不知道,就是和Imperial Family 配种,上到九十岁老太,下到十三岁少女,都可以随时找你借种。”

  岳德文tsk tsk 道。

  “这深宫内苑里,按照规矩,Imperial Family 女子每个都必须要生育一人。所以你懂的,一旦接手,你确实会得到不少好处,但以后就别想过好日子了。一次被拉去就要活动好几天。

  几十上百人轮番上阵,借完拉回来休养,如此反复。when the time comes 你还修个屁的Literary Art !”

  岳德文明显有故意夸大的成分在。

  “而且,那东西还可能会让你逐渐遗忘。”

  “什么意思??”Zhang Rongfang 眉头一蹙。没听懂这句话。

  “就是,你一旦拿到手,就会忘掉自己拿过它。当你有一天彻底忘记它后,它便会突然mysterious 消失。

  到那时,它会影响你,让你逐渐越来越忠于Imperial Family 。还会放大你在那事上的快乐,据说会放大很多很多。”岳德文mysterious 道。

  “gu lu 。”Zhang Rongfang 眨了眨眼睛,swallowed saliva ,感觉hav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

  “怕了?这就是灵飞教的人种!”岳德文一把把他推进回Heavenly Treasure Palace 的轿子里。

  然后自己也跟着钻进去。

  两人在轿子里相对坐下。

  “赶紧走!”他loudly said 。

  “是。”

  四个轿夫闷声应道。迅速抬起轿子,moved towards 离开大内的方向快步移动。

  “实际上,灵飞教的教义,和Western Sect somewhat 类似。都是快乐升天嘛。就那回事,追求人释放的瞬间,产生的那点感觉。”

  岳德文一把抓起茶壶,仰头gu lu gu lu 喝了个干净。

  放下茶壶,他再度looked towards Zhang Rongfang 。

  “所以,你要是接了那飞灵羽符,就会被挖墙脚,变成灵飞教的人。我辛苦培养了你这么久,付出那么多本钱,要是被一下挖了,那还不回去哭死。”

  “.这么邪门么?!”Zhang Rongfang 有点不信。

  “以后你接触多了,就知道了。唉,看来你也到了该接触这些东西的时候。”岳德文摸了摸下巴,把三道缝挤成两道。

  “看在你出去一趟,Literary Art 好歹还是at the later stage 的份上,给你个奖励。”

  “凡是master 给的,一定是好东西!”Zhang Rongfang 赶紧奉承。

  “你不是要求去泽省么?”岳德文mysterious 一笑。“正好,你有个Martial Ancestor 想要见见你。把你丢过去长长见识也不错,免得你成天傻乎乎的,被人坑了也不知道。”

  “Martial Ancestor ??”Zhang Rongfang 一愣。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