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Attribute Cultivation Life Chapter 337

  第337章 337前往 上

  “你Martial Ancestor 啊,当初和你Ancestor Master 闹脾气,然后外出组建了另一个分支,如今嘛,单独住在泽省,不怎么愿意回来。”

  老岳said with a smile ,“你若是有ability ,就去把老人家哄开心点,说不定accidentally ,还能得到点那边的好处。”

  “master .”Zhang Rongfang 眯起眼,想了想,还是问出一句话。“Disciple 能问个问题么?”

  “什么?伱问吧。”岳德文拿出毛巾开始擦拭额头汗水。

  “您刚才不是说,那个飞灵羽符很邪门么?那您.怎么还放在身上?”

  “.”岳德文的手一下僵住。他看了看Zhang Rongfang ,又眨了眨眼。

  “其实,你master 我until now 都有个梦想,那就是嗯,你明白的。”他脸上露出你懂的笑容。

  Zhang Rongfang 心中略微有些失望,虽然看似回答了。但这番回话,master 其实是在故意插科打诨,完全没有正面回应。

  “对了,还有个问题。”他想了想,转移话题。

  “Disciple 这次在刺桐任职,遇到了很多事,其中甚至还涉及到了martial arts 一道的Grandmaster expert 。Western Sect 因为莫名原因,接连有expert 死在刺桐.”

  “放心,只要不是你亲手杀的,一切都好办。”岳德文满不在乎的拍拍他肩膀。

  “.那Disciple 就放心了.”Zhang Rongfang 赶紧做出relaxed 的姿态。

  其实有句话他没敢问出口.

  ‘万一真是他亲手杀的.咋办?’

  当即,两master and disciple 不再说话,老岳从抽屉里拿出一大包各类卤肉,开始就在轿子里下酒,分食。

  等到Heavenly Treasure Palace 时,十斤卤肉尽数下了两人肚子。

  下了轿子,岳德文打着饱嗝,拖着Zhang Rongfang 去了之前住的小楼。

  小楼里还是老样子,黑白画,彩色画,像是一幅幅遗像,挂在墙面上。

  “你既然回来了,就赶紧帮我做事情。你在刺桐干得不错,收拢了不少人才不少好手。

  既然如此,你也试试,帮master 我劝一劝你那Senior Brother 。”岳德文进楼前,压低声音道。

  “Senior Brother 怎么了?”Zhang Rongfang 一愣。

  “老毛病。拉也拉不回来!而且”岳德文叹息,欲言又止。

  “现在为师也很忙,有很多事要盯着。你也有新任职,马上又要去泽省那边,待不了多久,所以赶紧的!”

  他一把拉开门,把Zhang Rongfang 往里面一推,然后关门,自己转身就走。

  “you two long time no see ,好好聊聊啊。为师还有事,先去处理一下。”

  他声音飘来时,人已经在了远处。

  不知道是去处理那根飞灵羽符,还是故意找个借口跑路。

  一进门。

  Zhang Rongfang 便眉头一蹙。

  小楼一楼里,空气到处弥漫着浓浓的酒味。

  角落的一处地面上,躺着一具尸体一样的人形。

  仔细一看,赫然是张清志!

  这家伙也不知道多久没洗过澡了,老远隔了十多米,也能闻到身上的汗臭味。

  张清志侧躺在地,打着呼噜,头发凌乱,daoist robe 脏乱,一副落魄江湖道人的外表。

  这才没几年不见,这家伙怎么就变成这副德行了?

  Zhang Rongfang 走上前去,蹲下身,轻轻推了推张清志。

  “Senior Brother ?”

  “别管我!我还要喝.!”张清志醉眼朦胧,打开Zhang Rongfang 的手。

  啪。

  他手掌打在Zhang Rongfang 小臂,completely motionless ,发出如打铜柱的闷响。

  两人体格力量martial arts 差距太大,张清志小手迅速红了起来。

  清晰的痛楚,让他慢慢清醒过来。

  睁开眼,张清志看了看蹲在一旁的Zhang Rongfang 。

  “Junior Brother ?你怎么回来了?”

  “Senior Brother 你这是?”Zhang Rongfang 一把把他扶起来,靠墙坐好。“没事吧?怎么喝成这样?”

  “hehe .”张清志苦闷一笑,“让你看笑话了.”

  “到底怎么回事??你说说看,若是我能帮,也就顺道帮你办了。”Zhang Rongfang said resolutely 。

  实话说,张清志这人对他胃口,以前也帮了他一些忙。

  所以能出手就出手,也算是same sect 相互帮衬。

  “我”张清志叹息一声,面色微微羞红。

  一想起那事,他便浑身不得劲,浑身无力,痛苦,绝望,难过,丢脸。

  那样的事简直是对一个男人最大的刑罚!

  Zhang Rongfang 也不急,慢慢陪着他小声闲聊起来,先稳定一下情绪,聊聊其他不相干的小事。

  他很清楚,张清志出现这样子,很有可能是和那个林浅鹤有关。

  林浅鹤是Heavenly Treasure Palace 一位高层的直系后人,此女水性杨花,和很多人都有过关系。

  看张清志这样,怕不是发现了此事背后真相

  这种极其敏感的伤疤,Zhang Rongfang 自然不会哪壶不开提哪壶。

  他故意转移话题,拉着张清志去桌边坐好,一起喝了点醒酒茶。

  当然,张清志自己是不愿意喝的,说什么想要沉浸在微醺的醉意里,不想出来。

  中途他还想挣扎,但无力抗争,只能认命。

  看其状态稍微好了点后,Zhang Rongfang 依旧不提林浅鹤的事。反而是向张清志打听起泽省的消息。

  “speaking of which ,Senior Brother 有所不知。我虽才回来,但马上又要去泽省任职,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是去担任那边Prefecture City 府尹一职。

  听说Senior Brother 和master 之前曾经在泽省那边待过一些年生,不知道能否给Junior Brother 介绍介绍那边情况。

  我听master 提到,泽省那边还有一位我大道教的Martial Ancestor ?这,以前怎么没听说过?”

  不提林浅鹤,张清志还是心智很正的。此时被Zhang Rongfang 强制擦了把脸,理了理头发后,他吐了口气。

  “Martial Ancestor ?”

  刚刚听到这个称呼,他还愣了下。

  紧接着,他似乎回忆起了什么,马上face changed 。

  不是一般的转变。

  一般人的面色,往往不会变化太快太急,但此时张清志的面容,是真正的,呈现出一种夸张,不堪回首的扭曲表情。

  “你居然要去泽省!?见Martial Ancestor !?!”他一下从座位上站起身,额头居然隐隐见汗,面色涨红,刚刚的酒意像是一下被这句话给全吓醒了。

  “额”Zhang Rongfang 不明所以,被对方巨大的反应给惊到了。

  他不知张清志到底是在泽省遇到过什么,如今时隔多年,一听到泽省和Martial Ancestor 的组合,立马反应如此强烈。

  但从其表情的扭曲程度来看,张清志恐怕是在那边,经历过一些极其恐怖的事.

  “Junior Brother .”张清志离开位置,来回走动,步伐急促。

  他低着头,一趟接着一趟的走,步履急迫,似乎在考虑怎么才能劝说Zhang Rongfang 打消这个念头。

  “Junior Brother 你可知,我Heavenly Treasure Palace ,虽然是大道教祖庭,但曾经真正的源头,并非此地。我大道教真正的根基,也并不在capital 。”

  脚步停下后,张清志正色looked towards Zhang Rongfang ,said solemnly 。

  “还有这等说法?”Zhang Rongfang slightly frowned 。

  “有些事,明着不能说,但实际上,就那么回事。”张清志认真道,“这泽省,其实就是我大道教真正的起源地,根基之地,可以说,那边,才是我们sect 真正的大本营。”

  “怎么说?还请Senior Brother 解惑?”Zhang Rongfang 肃然起来,微微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

  “我也知道不多,但泽省那边,聚集了我大道教绝大部分的底蕴和力量。”张清志想了想,回忆道,“我捡一些在这里能说的给你说吧。”

  “我大道教乃是道门第二Great Sect ,但到处分部Dao Palace ,都从未见过多少expert 出没。

  Junior Brother 是否会奇怪,明明expert 这么少,为何我大道教还能坐稳道门第二Great Sect 的位置?”

  “确实有过这个疑惑。”Zhang Rongfang nodded 。

  “这就是因为泽省了。”张清志认真道,“比起其他地方,泽省那边有着我们接近大半的力量。那里由master 的Martial Uncle ,也就是我们的Martial Ancestor ,在统率管辖。”

  “那位Martial Ancestor 是什么样的人?很危险么?”Zhang Rongfang 皱眉。

  看张清志的表情,似乎其中藏有很多隐情。

  “某种意义上,很危险。你去了泽省,最好不要过多和那边接触。实际上,master 当初统合两边力量,也不是靠martial power ,而是靠说服。”张清志郑重提醒。

  “能大概说一下,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么?”见Senior Brother 反应这么大,Zhang Rongfang 心中也升起好奇。

  “不能说其实很多细节,我那时候还小,也记得不多,现在那么多年过去了,变化肯定很大。我这里就不误导你了。但Junior Brother ,你must 记住,不要多接触!”张清志呼吸粗重,一把重重握住Zhang Rongfang 的手。

  “.明白了!”Zhang Rongfang 认真nodded 。

  当即,他也不再提此事,便和张清志只是随便聊聊Literary Art Cultivation ,medicine ingredient 辨识之类的杂项话题。

  “对了,前几年明山五子之一的惊鸿道人,前往泽省接手一切事务。

  Junior Brother 你去了那边,定要小心此人。”张清志提醒道。

  “这是为何?不是说,真一如今正在和Western Sect 相抗么?”Zhang Rongfang 反问。

  “Western Sect 已经被全面压制了。我听人说,现在那边情况很糟,真佛寺的Great Buddhist Monk 天天都在骂街,连heavenly demon 舞都没心情开。”张清志低声道。

  “many thanks Senior Brother 提醒。”Zhang Rongfang nodded 。

  “你心里有数就好。唉”张清志长叹一声。

  “Senior Brother ,现在好点了么?能说说,你刚才到底为何会喝得如此烂醉?”Zhang Rongfang 看其状态不错了些,终于将话题再度转到这上面。

  一提起这个,张清志浑身一颤,神色沮丧下来。

  他长吁短叹,萎靡不振坐下座位上,耷拉着脑袋。

  足足缓和了数分钟,才慢慢开口。

  “是我的小鹤”张清志摇头,“可笑,我以前那么傻,那么天真。会真的相信她是纯洁如晴花.可惜”

  他低下头,捂住脸。

  “.你知道吗?我是当面撞破!撞破她和别人和三个人”

  眼泪从他手指缝里缓缓流出,那是男人卑微的舔狗泪.

  Zhang Rongfang 不知为何很想笑,但看对方这么悲伤,他也知道这个时候要是笑出声,那就真的要割袍断义了。

  当即他想了想,又道。

  “没事的这个时候看清,总比成亲之后看清来得好.”

  抹了几把泪,张清志抬起头。

  “我以后或许一辈子也不会相信爱了.”

  “寄情于山水也是不错的选择。”Zhang Rongfang 安慰。

  “额不过,最后.小鹤说,她真正爱的还是我。我觉得她说的是真的。”张清志认真道。

  “这”Zhang Rongfang 嘴巴微张,一下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算了算了,不说这个。以后我和小鹤好好生活就是。人活这么久时间,总会犯几个错,小鹤如今既然愿意改过,我愿意给她这个机会。”张清志抹了把泪水继续道。

  “.”Zhang Rongfang 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转移话题,聊起其余杂事。

  当晚,两人秉烛夜谈,聊了个通宵。

  也算是senior and junior brothers 之间关系拉近了一大步。其间Zhang Rongfang 多次试图劝说Senior Brother ,可惜.

  second day 一早,Zhang Rongfang 便接到了宫里火者前来的宣旨。

  着他半月内,做好前往泽省上任的准备。

  Zhang Rongfang 没有迟疑,迅速收拾细软,给后面还在路上的张云启and the others 留下书信口信,然后immediately 在Heavenly Treasure Palace 安排的队伍下,前往泽省上任。

  他不愿在capital 久留,这里expert 太多,暗流涌动,他想要暗中做点什么,也极易被人发现。

  还是外地自由。想做什么也不用太担心。

  外面地广人稀,搜集血肉补全也要来得方便很多。

  在准备好各种物资后。

  这次Zhang Rongfang 打算车队上路,不光他需要前往泽省,随行的还有Heavenly Treasure Palace 安排的一票人手。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