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Attribute Cultivation Life Chapter 339

  第339章 339coming one after another 上

  “唉多事之秋啊,嗯,现在还真是秋天了。掌教和泽省两边都事多,但相比起来,还是capital 这边更危险。特别是Dao Child 你回来后,更危险。”

  丁重意有所指。

  “什么意思?我怎么了?我只是个普通在刺桐当任职的道人,还能有什么危险之事?”Zhang Rongfang surprisedly said 。

  “Junior Brother 你在那边借力搞事的事,其实capital 这边,明眼人都能看出。毕竟好几年时间,你都能在那边屹立不倒,这份temperament 能力,也是掌教极其看重的。”丁重解释。

  “能够以trifling 外药的实力,在刺桐那般复杂局面下,在千教盟,本地势力,海盗势力,Western Sect ,Detection Gate ,等等势力之间周旋来往,最后发展到如此规模。不得不说,这是一个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的成绩。所以.”

  “所以什么?”Zhang Rongfang 被说得好像自己都觉得自己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但他心里其实很清楚。

  这里面到底有多少水分,只有他自己知道。

  “所以,掌教以前,还会偶尔hate iron for not becoming steel 的折腾一下伱那位Senior Brother Zhang 。但现在在外面,逢人便说我老岳就只有这么一个Disciple .”丁重一语道出关键。

  “.master overpraised 了.”Zhang Rongfang 叹息一声,“Disciple 只是做了一点本职应该做的事。”

  “没有overpraised ,实际上,你就是我Heavenly Treasure Palace 的未来希望。”丁重拍拍Zhang Rongfang 肩膀,“看你这个头,发育得不错,看来在刺桐那边过得很是滋润,Literary Art 看样子也没落下,不错,不错。”

  他仔细打量打量Zhang Rongfang 的身材。

  “这样去泽省,好好发挥一下,说不定真能得到那边的好处。”

  “.”Zhang Rongfang 被他看得有点发毛。发挥是什么意思??

  当即他便询问Void Jade Palace 那边是什么情况。

  但丁重迅速转移话题,尽管一副老好人的样子,但却口风很紧,一点也不漏半点。

  只说Void Jade Palace 是大道教的隐秘,这里在外面不好提及,亲自过去了就知道了。

  两人便也继续吃饭。

  Zhang Rongfang 见问不出什么,心中越发好奇。

  当年他在Golden Wings Building 担任Spirit Envoy 时,也没有大道教隐秘的任何发现。

  除开发现大道教全名乃是True Dao Sect 外,另外还有一个可能顶着假大道教名头的势力存在。

  其余什么都不知道。

  如今,那个泽省那边,is it possible that 是和这个有关?

  一边吃着饭菜,他一边也开始思索。

  如今才回capital ,便被老岳急匆匆送出来。

  显然capital 那边他打算干什么major event ,而他这个珍贵的‘唯一’Disciple ,算是其看重之人,所以为免遇到风险,便immediately 将其送走。

  这个可以理解。

  大道教如果丁重这边,所说的一切属实的话,可能如今正处于一个变革时期。

  之前的蛰伏隐蔽,如今要全面爆发,正面和真一Western Sect 对杠了。

  成则第一国教,第二个Eastern Sect ,败则strength great injury ,退隐再度蛰伏。

  再想恢复,就不知道要等多少年了。

  所以这些都是大道教大势。

  而自己.自己呢?

  Zhang Rongfang 目光无意识的looked towards Inn 门外,外面阳光如血,红艳又似火。

  ‘这次回来,觐见Ling Emperor 时,感受到的那些威胁危险极多。光是尚德殿内,就能感觉到有七八十line of sight 具备威胁自己的实力。

  而且,那些目光,似乎simply 没有人的情绪感情。’

  那时候,他的感觉非常奇异。

  那些隐藏在暗处的目光视线,似乎并没有什么情绪反应,反而更像是一种被动反馈。

  ‘能让我产生威胁预警,并不就是说,对方一定具备Grandmaster 以上实力。也有可能是他们手里掌握着formidable power 强大,能对我产生致命威胁的武器。’

  Zhang Rongfang 心中分析。

  ‘还有周琰周烈将,身为Snow Rainbow Pavilion 高层,实力deep and unmeasurable ,到底属于什么层次,现在也不清楚。但大概率比我强。’

  周琰此人,在他面前时,无论气息,heartbeat ,血液流动,都感应不明。

  他就像一块岩石,什么都没有。

  要知道,就连拜神Martial Artist ,Zhang Rongfang 都能感觉到对方气血和皮下银线。

  可面对周琰,他什么也感应不到。

  ‘算了,这次到了泽省,就好好蛰伏,再等一段时间,等几年,反正只要时间往前,我就一定会越来越强,直到无人能敌。

  所以一切以保全自己人身安全为首。’

  Zhang Rongfang 最后定下基调。

  不管外界如何波动,大势如何变化,只要他自己不断往前,早晚眼前所有的都不算事。

  正好他也需要时间研究研究血Divine Idol ,还有弄清Grandmaster 和Great Grandmaster 的差距,还有Spirit General ,神佛,等等的隐秘。

  他可没有忘记,大道教Heavenly Treasure Palace 的岳德文,收他为徒的真正最终目的——是要他拜神成就Spirit General 。

  而这,是他绝对无法接受的。

  尽管眼下距离这个事情还有很久很久,但在此之前,成长到master 岳德文无法强迫自己的地步,便是Zhang Rongfang 的目标之一。

  想到这里,Zhang Rongfang 心中思绪畅通,前后联系了下,决定自己先去泽省那边探路。

  然后和刺桐不同,this time ,他打算真正的打造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绝对安全总部。

  他不想再这么随波逐流了。

  毕竟从始到终,虽然Heavenly Treasure Palace 也安全,但那终究还是拜神势力。

  只要是拜神势力,will not 接受Eastern Sect 密藏隐藏的秘密,

  这是个极大的隐患。

  哐嘡一声,忽然Inn’s lobby 门边的水盆被踢翻,半掩的大门被一脚fiercely 踹开。

  一队身强体壮,满脸横肉的black clothed 和尚,快步走进来。

  当头的一人身高和Zhang Rongfang 差不多,一口大龅牙露在外面,眼珠浑浊,面相凶恶。

  此人扫视全场,目光迅速锁定在在场的几个武人身上,其中就有Zhang Rongfang 两人。

  武人在Great Ling 不算多,也不算少。其中大多习武有成之人,身材都能达到两米以上。

  所以Zhang Rongfang 两人在其中只能算是寻常。

  那凶恶和尚率先走到就近的一桌武人桌边。

  dong dong dong 。

  他敲了敲桌面。

  “你们,换一桌吃,这地方本佛爷要了!”

  这一桌的武人,正好是一个Sect 的人手。

  全是穿着azure 劲装,black 腰带,长发用桃木发簪卷起高束,腰上也都佩戴有金属短棍。

  带头的一人留着three chi long 须,身材魁梧,正要眯眼发作,却看到那和尚僧袍上绣着的标记,心头一凛。

  当即起身拦住身边就要发飙的同行人。

  “既然这位佛爷要了,我们让!”他said solemnly 。

  “搞快点!”那凶恶和尚不耐烦道,目光在桌边扫了扫。

  忽然他眼前一亮。

  “哟,还有个不错的小妹子?”

  他目光一眼落在了这群人中的三名女子身上。

  这三人一样穿着azure 劲装,有两人相貌寻常普通,但还有一人皮肤白皙细腻,柳眉杏眼,高鼻樱唇,身段也是前凸后翘,长腿吸睛。

  尽管面上戴着一层薄薄的细纱,遮掩了部分面容。

  但那东西只能挡住ordinary person ,对五感敏锐的武道expert ,作用不大。

  “你,出来陪佛爷喝酒,放心,只是喝一杯,给个脸面。”凶恶和尚笑了起来,指着那名最漂亮的女子。

  “你!!?”女子酥胸起伏,面色发白起来。

  周围同Sect 的几人终于站不住了,迅速挡在女子身前。

  “这位Western Sect 的佛爷,有话好好说,我等是清峪路昆宁派之人,派主绝影棍叟肖鼎臣,乃是泽省名宿,还请给个面子!”带头人迅速出声道。

  “绝影棍叟?没听说过。this poor monk 空冥,从capital 真佛寺前来,追踪逃犯叛逆!现在我怀疑你们这群人里私藏逃犯!”

  他chuckled 了两声,目光不断在那女子身上打转。

  能入Western Sect 的,哪个不是在色字方面do as one pleases 之人。

  别的不说,单单Sea Dragon ,每年明抢暗夺,弄了多少美貌女子送往三个都城,这些不都是Western Sect 的手笔。

  更不用说Western Sect 的一整套martial arts ,也多和色欲方面有结合。光是每年Concubine Ming 的消耗,便是一个极大的数字。

  也就是Great Ling vast territory and abundant resources ,人口众多。还不断对外征战,掠夺女人child 。否则哪里能支撑得起Western Sect 这样的色欲势力存在。

  “好了,nonsense ,过来。不然你们这个什么昆宁派就等着extinguish sect 好了!”

  空冥懒得废话,直接威胁。

  他身后的几个僧人迅速上前,当场便和昆宁派的几人动起手来。

  “你们bully intolerably !!”

  两个年轻气盛的昆宁派汉子想要反抗,但马上便被几招打倒在地。

  昆宁派带头那人陪着笑,脸上冒着汗不断说着好话,可惜空冥压根懒得理他,一把上前拉住那女子,就往自己身上靠。

  “先陪佛爷玩几天!”他伸手便朝女子胸前抓去。

  忽地一道illusory shadow 破空打在他手上,将其撞偏到一边。

  “Western Sect 的空字辈expert ,就是这幅德行?”一个声音在一旁不悦响起。

  是Zhang Rongfang 对面坐着的丁重。

  这个老好人,此时面色不悦,从座位上站起身,丝毫不顾及对面人多势众,径自走了出去。

  空冥甩了甩手,闻声一愣,拿眼冲他看去。

  “你是.?”他有些拿不准对方的路数。

  明知道他是Western Sect expert ,还敢起身,刚刚的那一下力度也不小,显然是极有底气。

  “怎么?你别管我是who ,路见不平,行侠仗义,但凡是个心怀正气之人都会做!”丁重认真道。

  “.”空冥眨了眨眼睛,愣了下,随即和身后的几个恶僧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还心怀正气!?你这是要笑死老子么?这年头还有这么傻的行侠仗义?”

  “这人是不是话本杂剧看多了?真以为自己古代大侠了?”

  “看他一把年纪了,说不定也是看这妹子漂亮,也想一起来分一杯羹!”

  “要不要大家一起来算了,看他身手不错,让他个好。”

  几个恶僧你一言我一语,说得丁重面色越发涨红,眼里涌现怒火。

  当即,他一把从腰间露出一块waist token 。

  “Poor Daoist 乃True One Sect 真虚!你们这群这群”他气得发抖,却又不知道如何还嘴。

  True One Sect 的身份是他们提前便做好的伪装,此时露出来也算是方便行事。

  “True One Sect 的?”几人面色一愣。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