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Attribute Cultivation Life Chapter 340

  第340章 340coming one after another 下

  空冥笑声停下,回想起最近局势变化,眼神转动。

  “也罢,既然是True One Sect 的真虚道兄,今日就给你一个面子。”

  真虚他听说过,在True One Sect 是明山五子之下的绝对高层。

  眼前这人道味很浓,绝对是道人,加上其身上实力能够感知不浅,应该是拜神Spiritual Network 。

  单独为了个furnace cauldron Concubine Ming ,就得罪这样的expert ,不值当。

  尤其还是如今他还在追踪大道教Dao Child Zhang Ying 的时候,更不能节外生枝。

  当下,空冥and the others 坐下吃饭。

  两边事了,也就各自就座下来。

  不多时,Zhang Rongfang 和丁重起身结账离开。

  至于那群昆宁派的人,则是护着那名女子迅速离开,头也不回。

  完全没有什么hero saving the beauty 之后的感激涕零,反而低下头一言不发,赶紧跑。

  显然Western Sect 真佛寺的名头,对于他们来说,太过凶悍。

  Zhang Rongfang 也是didn’t expect 丁重会这么冲动。那空冥可是真佛寺空字辈expert 。

  他之前遇到的空字辈expert ,最弱的一个也是拜神三空顶点Perfection 。

  这般expert ,丁重居然说也不说,自己就charge ahead 了。

  虽然他用的是True One Sect 的伪装身份,但尽量少惹事才是硬道理。

  这家伙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行事somewhat 怪怪的。

  吃过饭。

  两边人河水不犯井水,各自回房。

  Zhang Rongfang 和丁重分开睡,两人是紧挨着的两个房间。

  晚上夜半时分。

  Zhang Rongfang 正盘膝入定,cultivation Literary Art 。

  忽地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隔壁传来。

  黑暗中,他蓦然睁眼,听出了动静是丁重Senior Brother 那边传来。

  很快,一阵细微的开门关门声后,便再没声响。

  显然丁重是趁夜出去办事了。

  ‘这么晚了.难道是为了白天那女子?’Zhang Rongfang sit cross-legged 定,微微摇头。

  很明显,丁重在他回房后,又打听到了什么事,其中不外乎就是为了白天那事善后。

  那女子别看现在跑得快,也别看空冥那伙人给了面子放人。

  但当时给面子,不代表其余时间也给。

  Western Sect 恶僧若真那么好打发,也不会人人唯恐避之不及了。

  “不是说好,一路上不要惹是生非,招惹麻烦么?”Zhang Rongfang 轻叹一声。

  好在没过多久,隔壁便又传来一阵开关门声。

  显然丁重回来了。

  放心之后,Zhang Rongfang 继续闭目,入定下去。

  第二日一早。

  天刚蒙蒙亮。

  两人早早起来,到了码头处。

  “情况有些不对。”丁重挨着Zhang Rongfang 低声道。

  “昨晚我去周围查探了下,我们可能被盯上了!”他面色微微有些凝重。

  “被盯上了?”Zhang Rongfang 无语,不用想也是因为昨天发生的那事。这还不都是你惹出来的?

  “没事,接下来你听我的,我们尽量低调行事,忍耐为主。不要意气用事,尽快抵达泽省地界。”丁重低声道。

  到底是谁意气用事??不过Zhang Rongfang 终究是良善之人,虽然惹了麻烦,但还是没认为昨天出手是错。

  此时他虽然无言以对。但表面还是nodded 。

  “好!”

  其实从昨天Inn 里那一处开始,他就感觉有点不对。

  那空冥终究也是空字辈,会这么容易就随便给一个不知真假的True One Sect 道人面子?

  而且,这也太过巧合了,在这种边缘小镇,就休息一天,就正巧碰上真佛寺的这等expert 。

  他联想了下master 崇玄急急忙忙送他离开的举动。

  很显然,另外还有力量不希望他们这么平平安安离开。

  所以,就算他们隐藏身份,分成明暗两队走,现在也还是来事了。

  两人在码头边迅速选定船只,找了一艘neither too big nor too small 刚好中等的单层楼船。

  和船主商量好价钱,两人打算包船顺流而下。

  “伱放心,就之前那群人,再来十个,我也能护持你安全离开。主要是怕其他变数。”

  上船后,等船准备物资的时间里。

  丁重自信满满的对Zhang Rongfang 承诺。

  “只要不是真佛寺空字辈最强的那几人,其余人,不足为虑!”

  这句话让Zhang Rongfang 对其刮目相看了。

  显然,master 给他安排的这位向导兼任保镖,其实力非常给力。

  “many thanks Senior Brother ,如此,我便放心了。”他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道。

  当下,两人也在船上闲聊等待,等着开船时间到来。

  船主定的时间是one hour 后。

  时间一点点过去。

  眼看着快要when the time comes ,水手开始收起捆绑在码头上的粗绳,提起船锚,就要收起上船的木板。

  忽地one silhouette 从远处快速接近,在码头边一脚踏地,腾空而起。

  in midair 此人翻身数次,在一片周围人的惊呼声中,轻盈落在Zhang Rongfang 和丁重船舷上。

  “丁兄,多年不见,你还是老样子,总喜欢多管闲事。”

  来人须发皆白,身穿black 蟒袍,站在船舷上,身姿挺拔强健,负手而立,一派expert 风范。

  “燕王燕曦??!”丁重刚刚还自信满满的表情,此时瞬间一变,迅速起身。

  Detection Gate 的Grandmaster 怎么会突然跑到这里来!?

  他心中感觉不妙。

  昨天的事,他敏锐感觉不对,immediately 晚上悄悄外出查看了下。

  发现空冥那伙人少了一个,心中顿时警觉起来。

  second day 一早便提醒了Zhang Rongfang 。

  原本以为就凭那么点人,他怎么也有信心护持周全。

  但现在.居然来这么快!

  “丁Grandmaster 装True One Sect 的人还真别说,挺像的。”

  船下码头上。

  空冥一伙僧人笑着大声道,走近过来。

  “若非本佛子但凡见过一面的人都能过目不忘,恐怕现在还真会被丁Grandmaster 哄骗过去。”

  “燕Grandmaster ,这次麻烦您了。”空冥遥遥moved towards 燕王燕曦合十一礼。

  “为首座办事,理应如此。”燕曦面色平和,目光紧紧盯着丁重。

  “丁重,我们这些Old Guy 还是单独去一边聊聊,其余的,还是交给youngster 好了。”他声音柔和,但话语里的意思,却让丁重面色再变。

  他怎么也想不到,Western Sect 的动作这么快。最关键的是,他们居然还出动了这么多的力量.

  “这下麻烦了”丁重took a deep breath ,看了眼一旁的Zhang Rongfang 。“燕曦是老牌Grandmaster ,还是拜神。那空冥也至少是个三空,不可力敌。一会儿我先拖住他们,你找个方向先跑!我知你movement method 过人,现在正是使用之时!”

  Zhang Rongfang facial expression grave ,知道此时情况不妙。

  Western Sect 既然能这么快反应过来,还派人派Grandmaster 前来追踪,那就意味着,他们already not in 乎直接撕破脸了。

  恐怕capital 那边的情况也不妙。

  他原本还打算在路上积攒attribute 点,提升金蟾功层级,哪想到才上路就遇到这么多事。

  “不要抵抗!”

  不等他回神,忽地一只大手抓住他手臂。

  巨大力量席卷而来,带着Zhang Rongfang 旋转一圈,fiercely moved towards 远处抛飞而去!

  等Zhang Rongfang 反应过来,他已经被丁重一把threw away 了数十米之外。

  嘭的一下落地,Zhang Rongfang 往前冲了几步卸掉impact ,回头看去,丁重正和燕曦在船上交手起来。

  而空冥and the others 则转身moved towards 自己这边冲来。

  “走!”

  丁重的shouted 远远传来。

  Zhang Rongfang 当即狂奔而起,沿着河岸边缘迅速远离。

  正好。

  他早就想单独赶路了,丁重在一旁,他一身实力根本不敢有什么展露。

  束手束脚,连抓坏人补全血肉都不敢。

  如今Western Sect and the others 尾随而来,拖住丁重,不让他在身边碍手碍脚,这简直就是正合他意。

  之后,应该就能sky is high enough for a bird to fly through ,sea is broad enough for fish to leap about !

  Zhang Rongfang 本份的用外药的movement speed ,‘疯狂’往前赶路。

  穿过两片林地,在第三处丘陵斜坡时。

  他终于还是被空冥and the others 赶上。

  密集的林地中。

  只有Zhang Rongfang 和空冥,以及两个随行恶僧在。

  周围静寂无人,连野生动物也看不到一个。

  站在原地,Zhang Rongfang took a deep breath ,已经能闻到空冥三人身上飘出的一丝丝细微血肉香气。

  香气很小,但确实有.

  正好,这里没有丁重,也没有其余围观者。而且还是深山老林

  Zhang Rongfang 心中升起一丝begin to stir 。

  反正没人,不如.

  “跑啊?我看你还能往哪跑!”空冥chuckled 起来,一步步走向Zhang Rongfang 。

  “我看你今天还能往哪跑!”

  “拿下他!”空冥一声厉喝,猛然往前扑去。

  Zhang Rongfang 心中一喜,都不用动手,他这辈子就没见过自己会往嘴里钻的肉.

  chi! !

  忽然间,一道尖锐的破空声从不远处急速传来。

  一道圆形illusory shadow 高速转动着,moved towards 空冥fiercely 切去。

  噹!

  空冥抬手一掌,打开圆形illusory shadow 。但他自己也被巨大力量撞得往侧面歪斜数步。

  “是谁!?”他厉声looked towards 那illusory shadow 飞来方向。

  “愿轮!”忽地他认出了那被弹飞插在地上的圆形武器,赫然正是大道教另一支最标志性的武器——愿轮!

  远处,林中一道white shadow 迅速在树木间跳跃腾挪,moved towards 这里接近。

  不多时,white shadow 轻轻落地,挡在Zhang Rongfang 前面站定。

  那赫然是一个身穿white 道衣,双臂银白的高大男子。

  此人面容俊美,带着固定不变的温柔笑容,让人一眼望去便升不起任何恶感。

  “在下丁锐。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在下只是见不惯你们三个武道expert ,欺负一个柔弱Literary Cultivator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