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Attribute Cultivation Life Chapter 424

  蓝蝎子说得确实不错,你是很好的材料。有助于我更进一步完善我的三神气!女子slightly nodded ,手在他胸膛上不断捏来捏去。

  像是检查刚洗过的猪肉。手指挑剔而冰凉。咚咚。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敲门声。派主,派主不好了!

  什么事!我说过别来打扰我!银面女子火大的扭头shouted 。蟾堂…是蟾堂!全灭了!外面的Disciple 带着哭腔大叫。全灭!徐梦嫣神色一愣。

  蟾堂虽然是最弱的一支,蟾婆只有内法cultivation base ,但其一身毒体,在五支支脉中,second only to 蜈公。

  废物!徐梦嫣心中怒火升腾,养了这么久的人,连一点小事也处理不了!要她何用!

  来人是谁!她将手从Ding Yu 身上抬起,走到墙边,取下挂着的purple 金边长袍,披在身上。

  那人自称Zhang Rongfang ,是来找他一个失踪的下属,名叫Ding Yu 的人!嗯?徐梦嫣眼神一下便落在了石床上的Ding Yu 身上。他是谁?她冷声问。

  Zhang Rongfang …是Dao Child 啊!一定是Dao Child !你们死定了!hahahaha !Ding Yu 听到名字的一瞬间,浑身一震,两眼虎目落泪,打湿了脸颊。

  他声音发颤,带着incomparable 的喜悦。

  Dao Child 来救我了!你们根本不知道他的力量。死定了!你们全部都死定了!”。

  现在唯一能活命的办法,就是放我下来,全部出去跪下来求饶!这样或许还能有a glimmer of survival !否则…

  Ding Yu 一边落泪,一边喜极得语无伦次起来。

  你们这群贱女人!马上!马上Dao Child 就来了!我就知道他一定回来!你们死定了!死定了啊!hahahaha !Ding Yu 一边哭一边笑。

  for a long time 被奴役的自尊,in this brief moment 彻底反弹爆发。让他几乎情绪失控。

  ka-cha 一下,stone gate 打开,蓝思怡,蛇老,蜈公,蛛老,全部纷纷鱼贯而进。看到几乎陷入癫狂的Ding Yu ,几人都眉头紧蹙起来。

  派主,不如拿这人去威胁那强敌如何?既然对方愿意为这Ding Yu 进来,应该是对其有分量之人。蛇老也就是蛇女,此时面色不虞地看着Ding Yu coldly said 。

  威胁!徐梦嫣猛地转目,盯住蛇女。怎么?你是觉得我不如那人!属下不敢!蛇女身体一颤,赶紧低头。

  我徐梦嫣天生毒皇之体,无人能及!早晚踏足Great Ling 制强之巅!你让我用人质威胁一个我一巴掌就能捏死的small insect !徐梦嫣声音狂傲道。

  属下…属下知错!蛇女面色渐渐有些发白起来。感觉不妙。去杀了外面那人。徐梦嫣said solemnly 。你们,全部一起!是!

  蓝思怡and the others 一齐应声。没有人害怕,没有人退缩。比起死,她们更害怕天河水的backlash 。

  要么他死,要么你们死!我五鼎派不需要废物!徐梦嫣挥手厉声道。是!

  四人当即低头躬身,转身迅速离开stone chamber 。徐梦嫣扭头looked towards 目瞪口呆的Ding Yu 。

  看来你神还不错。接下来,如果那个什么Dao Child 能活着走到这里。便有资格成为我重建五鼎派的第一个干将。

  …你简直…疯了!Ding Yu 从未见过狂妄到这等地步的人。疯?徐梦嫣眯起双眼,不,我只是太强了而已。2她五岁炼毒,十岁入品,十五岁踏入Grade 9 。

  二十岁Ultra Grade 三空,二十六岁踏入Grandmaster ,innate talent a record that has never been approached and will never be approached again !7乃典籍中记录的厥阴毒皇之体,是天下毒功最yearn for something even in dreams 的顶级innate talent !如今更是将厥阴毒皇之体,cultivation 进化成更强的太阴炽体!还炼制出了拜神Spirit General 也无法抵御的恐怖剧毒一神气。制此,天下之大,已无人能敌。

  来吧,继续我们的测试。徐梦嫣再度走向Ding Yu 。我讨厌停滞,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往前,才是我徐梦嫣应有的常态!.

  Ding Yu 瞠目结舌。轰隆!

  就在这时,一阵震耳欲聋的剧烈爆炸声,从外面stone hall 传来。stone gate 震颤,上方shua shua 掉落石粉灰尘。大片惨叫声,哭喊声,隐隐约约从远处透壁而入。

  徐梦嫣手没有丝毫抖动,拿起一管装着细小black insect egg 的blue 液体,屈指轻轻弹了弹,走向Ding Yu 。

  噗。噗。

  忽地外面stone hall 中,一阵细微的脚步声由远到近,越发清晰。

  喂,价听没听到,外面有声音!Ding Yu 看着逐渐接近的insect egg 液体,swallowed saliva and said ,头皮发麻。

  徐梦嫣眼神不变,伸手开始在他小臂上摸脉。仿佛外面的声音不存在。有了之前的世阳液,加上这一管七星叶insect egg ,应该能完成first step 的physique 调整。她嘴里低声念叨着,仿佛在考虑计算着什么。拿起药管,注入粗大针管,然后挤压掉气体。徐梦嫣轻轻瞄准Ding Yu blood vessels 清晰处,针尖刺入。嘶。

  身后stone gate 传出被打开的声音。没有

  手下通报,外面只有一片安静。徐梦嫣双目一眯,停下动作,转过身。

  stone gate 外,一道几乎将整个门框占满的魁梧silhouette ,正站在门前。silhouette 赤着上身,全身沾满了无数血肉碎渣,就连头发也被血染成暗红。看来,我来得正是时候。

  Zhang Rongfang 伸手将血色长发从额头往后抹开,咧嘴露出森白的笑容。Ding Yu 眼泪一下出来了。他张大嘴带着哭腔叫喊出声。大!bang!

  刹那间stone chamber 内一声巨响。

  Zhang Rongfang 和徐梦嫣同时消失在原地,对撞,出力。

  两人四拳相对,没有躲闪,没有卸力,仅仅只是最纯粹的暴力对撞。

  徐梦嫣全身血肉急速膨胀,扭曲,变大,皮肤泛起purple 纹路,双眼隐隐被拉长,宛如狐狸一般。

  顷刻间。她便从一米八几暴涨到两米五。浑身肤色在火光下泛着金属光泽。bang!

  数秒后一声巨响,徐梦嫣倒飞出去,很很砸在stone wall 上,砸出一個凹陷深坑。碎石炸裂滚了一地。

  她迅速站起身,重重吐出一口腥气。

  好大的力量…really strong 的体魄!这样的实验体…简直是我yearn for something even in dreams 的Shua!

  话音未完,她眼前再度瞬移般出现Zhang Rongfang 的silhouette 。下沉肘击。bang!

  徐梦嫣狂吼一声,双臂上架格挡。bang!

  她脚下骤然下沉,踩裂地面。双膝几乎发出细微咔咔声,就要跪下。

  想要我下跪!what thing are you !她面色充血,体表迅速浮现一个个大小不一的脓包。

  身体也一下仿佛大了一圈。极限态∶千觉,万幻!

  两种万噬心经中的强悍skill ,同时在她体内爆发。

  两种极限态叠加,爆发出的力量,竟然forcibly 将Zhang Rongfang 的手臂顶了起来。这一下,就连Zhang Rongfang 也微微露出诧异之色。你的力量,不差。

  当初的三大拜神Grandmaster 联手,也就是这个水准了。这对于a trifling Detection Gate 支脉来说,已经很强了。

  要知道千stone gate 也是支脉,但左韩自己顶多equivalent to 当初三个拜神Grandmaster 中的一个半。这么看来,这女人的fleshly body strength ,居然比老左还要强!

  你以为…能赢我!徐梦嫣支起身体。脸上的面具终于在剧烈厮杀中被砸碎,散落一地。

  面具下是一张冰冷锐利的beautiful and alluring 面孔。

  刚才不过是用我最弱的地方,尝试一下。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我万噬心经的真正强大之处!

  pu pu!

  刹那间她全身脓包齐齐爆射,飞溅出暗黄液体。Zhang Rongfang 猛然后退,silhouette 连闪,扯下一块stone gate 往前一扇。bang!

  徐梦嫣仰头正要狂笑,便被巨大石板重重扇中。

  巨响之下,她横飞出去,再度撞入左侧stone hall 墙壁。当即没了声响。

  Zhang Rongfang 也终究没能避开全部毒液。一部分毒液沾染到他右臂上,腐蚀掉皮肤,冒出刺鼻黑烟。

  眼看着毒液腐蚀的他red 血肉都要裸露出来,但很快,刚刚受伤的创口像是活物一般,自动从周围蠕动缝合起来。

  五秒后,Zhang Rongfang 放下手,一切恢复如初。

  不错的剧毒…….他面色肃穆。但要想击败我,远远不够。他一步步moved towards 对方的位置走去。你我的差距,就如皓月于之晨星。〈oh la la 一声,石头堆中,徐梦嫣破土而出。

  她全身再度膨胀变大,其面部肿胀,已经完全失去了之前的beautiful and alluring ,上身长满了类似鳄鱼一般的黑purple 硬壳。

  晨星?狂妄!她竟然连续倒下了三次!不可饶恕!!不可饶恕!!

  徐梦嫣心中的怒火宛如即将喷发的火山,疯狂积压。

  我是要横扫Great Ling ,登上制高之位的最powerhouse !没人能击败我!没有人!她猛地狂吼一声。终式!太阴炽体!

  一片血肉蠕动声中,徐梦嫣身旁纷纷释放出light purple poison mist 。她体型往上拔高,拉长。

  浑身的肿胀迅速消退,眨眼间便从球状的purple black fatty ,变成长发及腰,身材curvaceous ,布满伤口一样的purple black 裂纹的女性怪人。

  其口部两侧,额外长出了两排densely packed 的细小孔洞,仿佛无数小眼,还在随着呼吸不断开合蠕动。

  杀!

  再一次,徐梦嫣往前踏步。速度和之前一样,力量和之前一样。

  Zhang Rongfang 抬手一掌挡住其手掌,却赫然感觉掌心传来阵阵灼烧疼痛。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