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Attribute Cultivation Life Chapter 437

  Zhang Rongfang 的问话没有回答

  男子依旧盯着stone house ,motionless 。

  前辈?Zhang Rongfang 再度出声。依旧没反应。

  他回头looked towards 苒欣悦。后者对他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Zhang Rongfang 回转头,沉静了下,

  干脆就在一旁静静等待起来。

  既然有求于人,那么姿态便要主动摆足。

  两人都不再有动作,只是安静等待。

  时间流动,风声依旧呼啸。

  山顶的云雾慢慢消退阳光几乎将整个山顶镀成一片golden 。

  “前辈……”Zhang Rongfang 终于再度开口。

  “你在叫谁?”男子this time 居然立马开口了。

  “你在和我说话吗?”他微微转头,looked towards 这边。眼里和刚才相比,似乎多出了一丝奇怪的东西。

  那种气质“正是。Junior ,想请教一下,关于如何应对疑云诡雾。”Zhang Rongfang nodded ,心里却有些捉摸不定对方那种突然转变的气质。

  “你为何要了解这些?你不是道门子弟吗?”男子问。

  为了赢。为了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事物!”Zhang Rongfang 回答。

  这是你的决心?〞“是。

  “可为何我感觉不到?”男子视线转向,再度looked towards stone house 。

  “那如何才能让您感觉到?”Zhang Rongfang 眯眼。“想要做一件事。如果你只有十分之一的可能会成功。你会stake all on one throw 吗?你不会。

  男子put down wine jar ,站起身转向“我确实不会。”Zhang Rongfang slightly nodded

  “就像现在,有人和我说起过你。

  男子轻轻道他说,你很强……很有innate talent

  他忽然笑了起来,笑容略微有些莫名。

  “但我看到的你,很弱……

  “看来前辈对自己很有自信。”Zhang Rongfang face doesn’t change ,calmly said 。“弱与不弱,试过才知道。当今天下,Junior 自认为确实很

  但……这话还轮不到随便一个人都能说。

  他上前一步。

  “轮不到我说?”男子hearing this slightly startled 。“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如此和我说话了

  他眼神恍惚

  仿佛回忆起很多年以前的事。

  前辈若是想要验证一番,也可亲自交手试试。”Zhang Rongfang said solemnly 。

  “也好。”男子微笑起来。他往前踏步,就要走向张菜方,忽然

  却一下停住。

  “不对,现在Husband 应该已经给我准备好了很多干花才是……

  我不能辜负他的一片好意。只是为何他每次都不上到山顶来,每次都是

  我离开后才来

  他眼中再度流露出刚刚那种奇异的气质。

  那种气质……

  Zhang Rongfang 猛然一下想起,那simply 好似爱一个人到极深处时的样子!

  而且

  而且还是属于女子一方的神态!

  他心头一毛,再度仔细打量对方。

  果然,this time 看去,顿时发现男子此时的言行举止,细微的小

  动作,神态,都俨然一副温柔女子模样。不等Zhang Rongfang 回话。

  男子开始从衣服里掏来掏去,很快便掏出一大堆干花,然后仔

  细地抱起,脚尖一点,轻飘飘得如飞一般,落到stone house 门前。

  只见他手指轻轻一点,stone gate 无声往左划开。

  人眨眼间便进去了。脚下竟然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男子将干花铺到木床上,就这么毫不嫌弃脏乱,躺了上去。

  “Husband

  …我就在这里等你

  …你为什么…

  为什么总是不肯来见我…!”他神色渐渐低沉,眼圈竟然也开始发红起来。

  Zhang Rongfang 和苒欣悦在一旁看得心头难受。

  一个大男人,还留着一大把胡子,居然在那装出一副温柔女子的妩媚模样。

  前辈?”Zhang Rongfang 忍着恶心,大声再度叫道。

  “您有什么条件,只要我能办到,尽管提

  Shua!

  刹那间,男子双眼猛然睁大,刚刚的妩媚瞬间荡然无存

  “我叫你小声点!!”他一下从床上坐起身,silhouette 一闪,竟然骤然

  冲出stone house

  那速度之快,

  无论是苒欣悦还是Zhang Rongfang ,都completely unprepared 。

  几乎是一瞬间,男子已然到了Zhang Rongfang 身前。

  抬手五指呈爪状,朝他胸腹之间抓去。

  this move 速度之快,远超Zhang Rongfang 之前遇到的所有对手。

  他心头骇然,在发现对方不见,便immediately 抬手,格挡在身前。

  看不清!

  根本看不清!

  Zhang Rongfang 眼前只有一片模糊illusory shadow

  根本看不清对方出招在哪。

  他干脆全力往前出手乱打。试图将人逼退。

  毕竟他能看清对方就在他身前。但可惜,他所有拳脚全部落空。

  在拳脚之间的缝隙,

  男子手臂宛如早已计算过般,精准从一道

  道间隙越过,稳稳落在Zhang Rongfang 胸腹之间。

  bang!

  气爆炸开。

  Zhang Rongfang 连退七步,当场一口血涌到喉咙,又被其强行压了回去。

  只是一招…

  他居然受伤了

  对方的攻击不应该!不应该快到自己看不清才是!

  只有

  速度超越动态视力极多,才会出现看不清的情况。

  可为何。自己如今的目力,再怎么样,也不制于完全看不清。

  Zhang Rongfang 心中无数疑虑不断闪过。

  对方的速度确实很快,但不制于快到最差的高度!

  这是Zhang Rongfang 本能感觉到的,有某种其他的东西,其他的因素,

  影响了他的感知。

  “君儿

  你在寻找什么。

  你在哪!?”此时那男子却没有追击,而是四处张望,似

  他神经质地到处转悠,在山顶上到处奔跑,从他的喊声判断,

  他应该是在寻找自己的妻子。

  “前?

  您刚才……”Zhang Rongfang took a deep breath ,等着内伤慢慢recover completely

  开口再度说话。

  我刚才,好像听到Husband 在叫我………”忽地那男子又神色一变,

  眼角妩媚温柔起来。

  他左右疑惑地看着周用

  “是了

  他总是这样……

  ……总是这样……

  对了,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男子再度looked towards Zhang Rongfang ,似乎刚刚动手的根本不是他一样

  “Junior ,是想向前辈询问疑云诡雾之事…………

  Zhang Rongfang took a deep breath 回答“疑云诡云

  这个我知道…”男子nodded ,正要开口。

  忽地他眼神转变

  “你刚才吵到我妻子了…都是你!是你把她吵到了!所以她才

  不等我,又提前离开了!!是你!!”

  前辈

  我…”张菜方想开口解释。

  闭嘴!我要杀了你!!”男子-

  angry roar ,往前踏步

  Zhang Rongfang 急忙退后,

  concentrated attention completely 提高警愓。

  但就这一下

  便看到对方动作一停,

  神色再度转变为温柔妩媚。

  刚刚我们说到哪?我记性越来越不好了…抱歉。”

  疑云诡雾!”Zhang Rongfang relaxed ,提醒道。

  我知道这个

  speaking of which ,上一次我们一起…

  猛然间男子神色再变。

  “君儿!!你害我看不见君儿了,我要杀了你!”他猛地前冲,

  掌就要抬起动手。

  动作戛然而止,男子神色又变回温柔妩媚

  “我们刚刚说到哪?

  “Zhang Rongfang 无言以对,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对精神病

  敬而远之了

  特别是一个随时可能情绪极端波动的强悍武人精神病

  刚刚那一下,要不是他来,恐怕换成个拜神Grandmaster 都得当场死一次。

  那种unfathomable mystery 的感觉,看不清的茫然感,根本不像是真的看不清。

  而更像是视觉受到了干扰。

  心好累

  看着对面不断转换,神色变化越来越快,越来越急的男子

  Zhang Rongfang 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几步。回到苒欣悦身边低声问。

  “对他有什么办法应付吗?

  “没有,这位前辈每天的稳定时间就是早上,其余时间…据说都这样。”苒欣悦无奈摇头。

  “他叫什么名字?有什么名号吗?以前为何从未听说过?”张荣

  方觉得以对方的实力身手,绝对不是无名之辈。

  名号是有,不过不怎么好。”苒欣悦摇头。

  “你说便是。

  Red List 第三,帝江。”苒欣悦再度压低声音。

  真敢取啊…”Zhang Rongfang 眯起双眼,帝江是什么身份来历,他自

  狱清楚。

  此乃神话中的Divine Bird ,六足四翼,无口无眼无鼻,能歌善舞。

  但实际上,在神话中,帝江代表上承Heaven Realm ,下接人间

  它自己看不见听不见尝不到,只顾发出自己的歌舞声。

  形容其永远活在属于自己的world 。但本身的存在,却又举足轻

  重,承接Heaven and Earth

  〞确实形象。”Zhang Rongfang nodded ,“但现在这个样子,该如何和其交流?

  不知道

  或许只能再等到明天早上?”苒欣悦hesitantly said 。

  他每天早上能清醒多久?”Zhang Rongfang 问。

  他看到帝江此时已经在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地说着话,眼泪不断往下掉,不

  知道又出了什么毛病。

  “早上是他进食之时,没人算过时间。

  实际上

  帝Senior Jiang 清醒时,才是最危险的。”苒欣悦有些hesitantly said

  “还有什么办法,能让他清醒吗?”Zhang Rongfang 皱眉。

  “或许……上去打一次?”苒欣悦也拿不准,“我记得Extreme Realm 中人,但进入战斗,消耗都极大,如果能将他危险的状态消耗多点,或许

  就能安静下来交流了?”

  〞Zhang Rongfang 回忆起之前遇到的Extreme Realm Grandmaster ,

  Extreme Realm 一旦启动了,

  属实消耗极大。

  “试试看吧。”他打算实际操作下,反正他皮厚恢复快。

  受了伤很快就能恢复。

  “大人,记得护着nodded 。”苒欣悦赶紧提醒。

  她知道Zhang Rongfang 远比她强悍,但具体强多少就不知道了

  而帝江也是声名远播的Great Ling 绝顶powerhouse ,这样两位,一旦动手真

  正交战,绝对是常人rarely seen 的盛景!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