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Attribute Cultivation Life Chapter 438

  Zhang Rongfang 缓缓走到帝江对面。

  took a deep breath

  刚刚的一瞬间交手,他处于完全下风,这让他明白,眼前的这位,和他以前交手的所有对手,都不相同。

  所以

  不能留手了。

  “前辈,得罪了!”他也想试试,自己真正全力动手后,能不能

  去败此人-重重极限态,开始缓缓开启,叠加。

  神意合一Yin-Yang Mutual Generation 。

  以及

  临臾

  Zhang Rongfang shouted in a low voice ,人已经骤然膨胀变大,达到三米多。

  他全身气血高速流转,肤色暗红,无数blood vessels 从皮肤凸起,宛如片片树杈文身。

  膝盖弯曲,弓身,蓄力。

  bang!

  刹那间一片砂石飞起,地面裂开坑洞。

  Zhang Rongfang 人已经炮弹般冲出,右掌呈鹰爪,从上往下斜斜抓向对方胸膛。

  唧!!

  尖锐的鹰爪在空气中拉出鹰啸声响。

  this move ,Zhang Rongfang 几乎动用了Blood Lotus 之外的全部力量。

  就算当初的Three Great Grandmasters ……也……

  Zhang Rongfang 瞳孔紧缩。

  空了?

  落空了!

  他this move 居然笔直从帝江身前一厘米的空中擦身而过。

  除了带起一片劲风外,其余别无他用。

  帝江似乎根本没有察觉有人攻击他,

  只是依旧低着头不断嘟

  囔着,不时抽泣两声,神色悲哀。

  “我就不信!”Zhang Rongfang 双臂连环抓出one after another 鹰啸。

  许久未用的Eagle Claw Art ,被他此时全力施展,出手速度已经达到了

  这个状态下的极限。一秒之内,Zhang Rongfang 身前仿佛浮现出一道由鹰爪汇聚而成的虚

  影墙体

  鹰爪墙朝帝江急速压去。

  却再度落空。

  帝江只是简单的身形一转,人便如ghost-like 从一侧绕过,来到张

  荣方身后侧面。

  “怎么可能!”Zhang Rongfang 神色紧绷。

  如果之前可能是巧合,那么现在……接连这么多次,就绝对不可

  能是巧合了

  这家伙

  他迅速收手,退后数步死死地盯着此人。

  怎么回事??

  他明明速度没有刚才那么快!为何还是这么简单就避开了我

  的进攻?

  为什么!

  Zhang Rongfang 心中无数思绪急速涌动流转

  再来!”

  他不信邪,继续前冲,

  this time 不再用Eagle Claw Art ,而是大道教传统

  martial arts ,Rejuvenation Clean Talisman Scripture !

  l

  其中的Flame Emperor Talisman ,以快攻,爆裂如火着称。

  这一轮抢攻下,Zhang Rongfang 双臂双脚膝盖,宛如连绵不绝的火焰,

  moved towards 对方倾斜燃烧爆裂。

  山顶之上,一时间只能听到他拳脚打空带出的阵阵空气爆破声。

  但依旧没用……

  帝江看也不看他,依旧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地呢喃着什么,身体却自然的闪

  避,腾挪,每一次都能极其精准地从Zhang Rongfang 的招数空隙中穿过

  无伤!

  无伤无伤无伤!!还是无伤!

  嘭

  Zhang Rongfang 一脚踩踏落空,将地面踩出一个一米宽的圆形凹陷。

  大片土石飞溅炸开,居然连士石也被帝江轻易绕开,利用张荣

  方自己的体型作为盾牌,轻松挡住。

  “你”Zhang Rongfang 再度looked towards 帝江,this time ,他的眼神已经彻底变

  “你……比我以前遇到的所有对手,都要强…但我就不信逼不出你出手

  从开始到现在,帝江只出手了一次,那一次,Zhang Rongfang 若是physique

  稍弱,当场就会被秒杀。

  而现在,帝江一直都是在闪避,仿佛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

  “得罪了!”Zhang Rongfang took a deep breath ,当即不再犹豫。

  全身肌肉开始绷紧,收缩。

  属于破限技Heavy Mountain 的力量,开始同时作用于双腿。

  这是他想出来的增加速度的办法。

  大道教当代Dao Child ,天诚宫Zhang Ying ,请前辈赐教!

  Zhang Rongfang 双臂抬起,微微虚握。神色前所未有的肃然。

  似乎是察觉到了某种和之前气氛的不同……

  帝江神色慢慢稳定下来,重新回到温柔妩媚状态。

  大道教

  Heavenly Treasure Palace 吗?看上去imposing manner 不错。

  “但这不是你打扰君儿休息的理由。”他神色瞬间转变,气质凛冽起来。

  “看在他的情分上,今日留你一命。”

  他抬起右臂,手掌刹那间仿佛孔雀开屏,一下分化出十多道illusory shadow 。

  palm shadow 层层叠叠,不断生灭,陡然往Zhang Rongfang 方向压去。

  如影神幻掌!”苒欣悦在一旁神色微变。露出担心之色。

  这是帝江当年江边屠杀事件中展露出的Absolute Art martial arts 。

  当年力压诸多sect Absolute Art ,几乎无人能接其一掌。

  若是今日Dao Child 出事…

  她忽然有些后悔带Zhang Rongfang 来找帝江了……会里好几位Peak Extreme Realm ,或许…应该换一个

  但此时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不远处,Zhang Rongfang 也已经蓄力结束

  他高大身躯宛如钢铁般凝实,双臂大张宛如羽翼。

  脚下在地面轰然爆炸,踩踏出大量砂石泥石。宛如平地惊雷。

  Zhang Rongfang 暴喝一声。十倍Heavy Mountain 带来恶巨大推动力,让他双臂速度暴增数成。

  双掌从上往下,宛如两条血色龙影,

  直刺帝江双肩。

  此乃Flame Emperor Talisman 中的绝杀……

  啄血龙!

  恐怖的气流环绕两人,只是一刹那。

  四掌交错而过。

  Zhang Rongfang 微微弯腰躬身,僵立在地

  呼!

  圈气流宛如波纹海浪,以他为中心朝all around 扩散吹开。

  噗噗??pu pu!

  刹那间,Zhang Rongfang 全身规出鲜血,超过九十道狰狞血口,同一时间在他身上裂开。

  一道血口都深可见骨,精准地有有伤及skeleton ,只是切开了皮肉blood vessels

  “结束了。”帝江甩掉手上的血,回过头。“回去休养about a year ,你这点实力,别来烦我了。

  “大道教的martial arts ,我三十年前,就已经看破…

  他缓步moved towards stone house 方向走去。

  “!”忽地身后一道声音再度传来。

  是Zhang Rongfang !?〞帝江神色微怔,猛然转过头,looked towards 那人。

  而看到的一幕,却让他嘴唇微张,双目急速眯起。

  只见此时此刻的Zhang Rongfang ,全身所有的血口,居都经经消失不

  若非地上飞溅的鲜血,他仿佛感觉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

  “你

  …不是拜神,也非降神……你到底是什么?”

  “Junior 只是一个,想要靠着自己的力量,完成心愿,安心生活

  的ordinary person 。”

  Zhang Rongfang 身形急膨胀膨胩,在三米多的基础上,再度如吹气般长高。

  转眼经经达到了四米!

  他身躯表面一片暗红,体温飙升到四十几度。战鼓般的心脏跳

  动声,震得周围地面砂石微微发颤

  上衣早已被直接撑裂,露出强壮厚重的铠甲般肌肉。

  无数如绽放Blood Lotus 般的花纹,

  覆盖在其身上,缓缓活物般蠕动。

  血色长发散开随风飘浮浮,

  竟然也包上了一层血膜

  “终式?”帝江微微愕然,

  “不

  价的martial arts realm 太低,不是终式。

  他眼神重新恢复平静。

  “不过无所谓了,无论什么样奇怪的形态,都只是一招罢了。

  拜神Great Grandmaster 他也杀过,什么样的grotesquely shaped 终式他都见过。

  体型大也就是活靶子,毫无意义

  抬起手,帝江再度挥动手臂,分化出one after another illusory shadow 之手?如影神幻掌。”

  同一时间,Zhang Rongfang 深深吸气,右臂从上往下,人头大小的拳头

  轰然电射而出,重重砸向地面!

  是的,他打的不是帝江,而是两人之间的地面!!

  比起之前多出近倍的恐怖力量,推动出更快许多的出手速度。

  这一击,Zhang Rongfang 没有丝毫留手!

  这是他第一次,第一次和真正完全比他强大的对手出手。

  所以没有保留,用尽全力。

  他要看看,自己到底和对方有多大的差距!!

  拳头带起狂暴旋风,挤压空气往外扩散。

  周围一切时间仿佛in this brief moment 减缓下来超高速的大脑感官中,Zhang Rongfang 感觉着自己的右寸寸地往往下,

  moved towards 地面坠落而去。

  只要他全力落地,暴力带起的恐怖飞石,就能让身为Extreme Realm 的帝

  江a strategic withdrawal 。

  这就是他刚刚一瞬间想出的应对招数。

  是的,apart from this ,他别无他法。

  双方的速度差距Martial Arts Realm 差距,实在太大了。

  大到他连对方怎么避开他招数的都不知道。

  看不懂,看不清!

  无论力量再强,打不到人,一切都是白费。

  所以首先要做的,是保证能达到!

  而在暴力之下,砂石同样也是他力量的延伸!

  就在Zhang Rongfang 右臂即将接触地面的瞬间。

  他看到了一道光。

  道雪白明亮,宛如月色的光。

  chi!

  在这感官静态的缓慢world 里,

  道雪white light 痕电射而来。划过Zhang Rongfang 手臂,划过胸膛。

  在其身后急速凝聚,化为手持short blade 的帝江。

  他轻轻咳嗽一声,转身moved towards stone house 走去。

  骤然间

  一切加谏

  Zhang Rongfang 恍然间,感觉全身的力量仿佛消失了一般,如洪水决

  堤,根本没办法提起哪怕半点

  他僵直站在原地,

  motionless

  两秒。

  ka-cha !

  瞬间一大片skeleton 断裂的声响,从他体内一起炸开。

  bang!

  Zhang Rongfang 路倒在地,庞大的身躯飞速冒出大片滚烫热气,

  体型也飞快收缩回两米五的高度

  丝丝血水,从他身下慢慢渗出,染红地面。

  他手捂住胸膛,死死盯着帝江的背影。

  “many thanks ……前辈……

  领教了!”

  stone gate 缓缓关闭。帝江没有回话。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