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Body Is Too Competitive, I Will Cultivate By Myself Chapter 15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河璃,你怎么也进来了。”    一手接住了河璃Formation 的Jiang Chen ,却是curiously asked 。    “你个呆子,还问我是怎么进来的。”    河璃嗔怒,这嘴撅的老高了。    可惜如今在妖怪的体内,不然Jiang Chen 还想试试这樱桃的味道。    “我们先出去。”    看着all around 肉壁,Jiang Chen 却是猛的一拳轰了出去。    轰隆!!    一声闷响,肉墙竟然没有丝毫的事情。    “这是什么墙,竟然接住我的空气炮了。”    Jiang Chen 不解的看着这肉墙。    “你打一墙这脚下的stone wall 试一下。”    河璃双眼闪烁,却是looked towards 了脚下fiery-red 的墙壁。    “好!”    听到河璃的话,Jiang Chen 便知道这妖怪可能还真的有点东西。    拳头之上显现red 的气血,随即一道skeleton 包裹住Jiang Chen 的拳头。    这就算了,在河璃的眼神之中,Jiang Chen 的拳头之上还附着了龙息的火焰。    哈!!!    一拳砸下,脚下的墙壁迅速的裂了开来,就在河璃以为this fist 有效果的时候,Jiang Chen 却是shook the head 的将拳头收了回来。    “怎么了?”    看着这个赤身的男子,河璃内心小鹿在乱撞。    “我这拳的力量还没有完全渗入进去,他的内部就已经开始修补了起来。”    Jiang Chen 也是不解,这只到底是什么妖怪,就连体内的防御都如此恐怖。    岂不是说他的实力,非常的强?    “你再来一拳,我看看。”    说话的时候,河璃却是一手搭在了Jiang Chen 的肩膀上。    感受着河璃手指上的柔软,Jiang Chen 内心一荡,这Little Brother 也有了反应。    “认真一点!!”    两人如此的亲密无间,那河璃immediately 发现Jiang Chen 的异常,不由嗔骂的道。    “哦!!”    Jiang Chen 擦了一下鼻子,拳头之上的力量瞬间凝聚。    甚至比刚刚的力量还要强,不过此时Jiang Chen 的注意力并没有在自己的拳头上。    轰隆!!    一拳下去,Jiang Chen 发现自己的意识竟然随着拳头的力量在四处游走。    “自己的力量,竟然可以给自己视野??”    Jiang Chen stared wide-eyed ,不由越发的好奇河璃这是什么spell ,竟然如此的神奇。    “果然如此!!”    河璃收回了搭在Jiang Chen 肩膀上的手,满脸的凝重了起来。    “怎么回事?”    看到河璃的表情,Jiang Chen 眉毛挑了挑,毕竟他可是很少看到河璃会有如此模样的。    “a glimmer of survival ,现在没了。”    河璃嘴角苦色,早知道就不打Jiang Chen 那一掌的。    “怎么说?”    Jiang Chen 不解,不就是一头能自愈的妖怪吗?    一拳不行,那就两拳,Jiang Chen 就不相信自己全力暴发起来,他还能接的住自己的拳头。    “北阳山的stone tablet 若说是外面的formation eye 的话,那这熔岩giant beast 便是内在的formation eye 。”    白了Jiang Chen 一眼,河璃怎么会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说好的a glimmer of survival 呢?”    Jiang Chen 双眼瞪的老大,现在总算知道这妖怪为什么会愈合的那么快。    “现在已经没有了。”    河璃也是无奈,谁会知道运气就这么的背,好巧不巧的就撞进了这熔岩giant beast 的体内。    现在想要出去,那就extremely difficult 了。    “没有,那就打出一条来。”    Jiang Chen 体内的力量开始不断的沸腾。    “等等,你怕是忘记了你拔北阳山stone tablet 的后果了吗?”    河璃连忙出手阻止Jiang Chen 。    “我现在可不是拔北阳山,而是想要打出一条生路来。”    渐渐的Jiang Chen 的身体被龙骨完全包裹,回头对着河璃微微一笑的道:“你可要跟紧我了,千万别在生路愈合之前跟丢了。”    听到Jiang Chen 话的河璃,却是瞬间明白了过来。    “出发!”    随着Jiang Chen 的话,他整个人好似Pangolin 一样,直接就钻进了石墙之中。    河璃follow closely from behind 紧紧的跟着,只因被Jiang Chen 破开的裂缝没有几息的时间人更愈合了。    Jiang Chen 也不管这墙壁到那里,认准一个目标却是疯狂的前进。    转眼之间,便过了one hour 。    随着Jiang Chen 的不断的深入,这身后墙壁的愈合速度越来越快。    那河璃双眼也是越发的凝重,若是还在刚刚的通道的话,或许出不去,可好歹没有生命危险。    可在这裂缝之中,可能随时会被挤压成一团的危险。    “河璃,抱着我!!”    就在这时,Jiang Chen 的声音响起。    随着Jiang Chen 的话,他背后的skeleton 消失,显露出光滑的后背。    “好!!”    看到Jiang Chen 的动作,河璃怎么会不知道Jiang Chen 这是怕他的skeleton 刺到自己,所以才将身后的skeleton 收了回去。    两具身体贴身靠在一起,顿时间两个人的身子如遭雷殛。    不过身在此地,Jiang Chen 却是没有来的及有其他的想法,便又一头向前扎了进去。    伏在Jiang Chen 背上的河璃,不由的静静的看着向下的男人。    一时之间,她却是忘记了其他,就这样静静的看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连Jiang Chen 也感觉到了有些疲惫。    这种疲惫不是力竭,而是那种面对一种东西太久产生一种单一的感觉。    就好像没有见过大海的人,第一眼看到会感觉非常的漂亮。    可若是让他漂流在海上,可能不用三天,他就要疯了。    “已经过了多久了?”    Jiang Chen 已经忘记问河璃这句话多少次了。    “三天了!!”    河璃趴在Jiang Chen 的身上,反倒是没有什么,似乎渐渐的习惯了。    “已经三天了吗?”    Jiang Chen 神色越发的凝重,若不是冥冥之中他有感应,他还真的想直接掀开这只熔岩giant beast 。    “是啊,已经三天了。”    河璃无聊的趴在Jiang Chen 的背上,甚至小手指又在无聊的画着小圈圈。    “你说,我们真的不能离开这里了吗?”    当然河璃这话只是随便问的,毕竟凭借他们两个的能力,只是担心太猛会破坏北阳山的Formation ,导致熔岩倒灌,这北阳山下的生灵就遭殃了。    “感觉越来越明显了。”    就在这时,Jiang Chen 的声音极其的兴奋。    “什么???”    河璃疑惑,可偏偏此时Jiang Chen 的速度猛然拔高。    这些墙壁在Jiang Chen 的面前宛如白纸,所过之处什么都分裂了开来。    “地心烈焰原来在这里!!”    Jiang Chen 开启全力,速度宛如光速一般,直接就穿裂了熔岩墙壁。    “这就是整座北阳山孵化出来的地心烈焰。”    从高速之中spirit slowly recovers 的河璃,也是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朵小小的火焰。    “不愧是清阳宗的expert ,这手段简直就是一套紧接着一套。”    Jiang Chen 也是不由的摇头。    若不是误打误撞的被这熔岩giant beast 吞进体内,他们还真的未必能找到这里。    也难怪那徐万青要拍卖这把天源宝镜,想必他也是大概知道这里的情况。    甚至有可能,他要天源宝镜不是寻找地心烈焰,而是想要找出这熔岩giant beast 。    “现在怎么办??”    看着这小小的一朵火焰,河璃却是警惕了起来。    只因这all around 布满了Formation ,虽说地心烈焰就在眼前,可河璃知道这朵地心烈焰与整个北阳山相镶在一起。    若是动了这一朵火焰,势必会引来整个北阳山的熔岩反扑。    “怎么办?”    Jiang Chen 狞笑一声,却是拔出了自己的妖Blade Dao :“当然是直接劈开它。”    “so that’s how it is 。”    河璃刚想说北阳山下的生灵,可是一想到命运之刃的破界刀,便立马释然了起来。    或许其他的刀攻击这些Formation ,会引来北阳山的反朴。    可是这破界刀不同,一刀下去,任何Formation 都能破的干干净净。    当然,这前提是Jiang Chen 得拥有相等的力量才行。    “北阳山我都能拔的起来,破这个Formation ,还不是with no difficulty 的事情。”    信心满满的Jiang Chen ,举起手中的刀便劈了下去。    “好快的刀速。”    看着Jiang Chen 出刀河璃eyes slightly narrowed ,这种刀速简直就跟光一样。    不过令河璃古怪的是,当这刀触碰到Formation 的时候,就好像有无数的蛛丝将刀缠纠了起来。    那光速的一刀,速度却是越来越慢。    不过随着Jiang Chen 的coldly snorted ,this blade 转眼便横扫了所有的Formation 。    “就这样破了!!”    河璃瞪大了双眼,一脸震惊的看着Jiang Chen 。    虽然早知道破界刀的威名,可是如今亲眼所见的impact ,可比族中记载的还要来的恐怖。    “不这样,要怎么样??”    拿起这一朵火焰,Jiang Chen 直接的道:“此处就是最好的闭关场所,我现在要refining 手中的戊土、雷源、风灵、地心烈焰的本源,你帮我护法。”    话落,Jiang Chen 周身猛然显现四种Source Power 。    “如此多的本源,这到底是什么样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    看着Jiang Chen 周身围绕的四种Source Power ,河璃brows tightly knit 了起来。    在她族中记载,这龙Divine Art 已经是一等一的Supreme cultivation technique ,可如今Jiang Chen 竟然还cultivated 其他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难道他就不怕unable to attend to other things 吗?    “全部吞了!!”    就在下一秒,Jiang Chen 张开嘴巴,四种本source power 量,直接就被他吸进了嘴巴之中。    “如此野蛮的cultivation ,他就不怕体内引起爆炸。”    就在河璃担心的时候,Jiang Chen 已经安稳的盘腿坐在地上。    见Jiang Chen calm and composed 的模样,河璃收起了自己的担心,却是专心的在一旁护起了法来。    虽然Jiang Chen cultivation 的非常顺利,可是鬼知道这地方会出现什么意外。    一但内外相冲,那这破功事小,若是伤及了性命,那才是大。    ……..    “这北阳山是怎么回事?”    夏极站在北阳山的stone tablet 面前,与Jiang Chen 和河璃一样,也是进进出出了数回。    “汪洋熔岩,他们不会进去了吧!!”    touched the chin 思考的夏极,内心却是十分的焦虑。    他的Imperial Father 下令让他协助Jiang Chen 修补Dragon Vein ,如今天下武林却是发起了Kill Order 。    当然目标正是Jiang Chen ,只因不知道那里传出Jiang Chen 手中有一把命运之刃。    不管是谁,只要能拥有这把刀,便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所以整个江湖,却是彻底的沸腾了。    而夏极之所以如此的焦虑,便是担心Jiang Chen 与这些武林中人起了冲突。    Profound Heaven Continent 不知道有多大,可是天下十Great Sect ,却是个个雄居一方。    他们的实力,不要说Great Xia Dynasty ,就算是一百个Great Xia Dynasty 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所以现在夏极非常的担心这些人也会跑出来兴风作浪,毕竟这可是命运之刃。    不要说他们了,就算是当听到这消息的夏极,内心也是异常的躁动。    可是与Jiang Chen 相处了一段时间,知道Jiang Chen 的恐怖。    再加上自己的Great Xia ,还需要他来修补Dragon Vein ,所以现在的夏极最希望的就是找到Jiang Chen 。    要不让他交出命运之刃,要不让他隐藏起来。    可是江湖手段有无数,就算隐藏起来也是无济于事。    所以夏极现在最想的就是找到Jiang Chen ,与他说明利害关系,避免发生不应该发生的事情。    “咦,你个小鬼是谁,竟然比我还早的来到这北阳山!!”    就在此时,一个蓬头垢面的old man ,却是自北阳山下走来。    虽然初始之时很远,就跟个小黑点一样,可是声音却是清晰的传到了夏极的耳朵之中。    听到声音的Jiang Chen ,连忙转头,那黑点转眼之间便无限放大。    “邋遢老丐郑其锋。”    看到此人,夏极瞳孔猛然收缩,只因此人不是他人,正是Great Xia Dynasty 的死敌。    传闻在Great Xia 还没有建立的时候,这块王朝就是郑氏的天下。    而此人便是郑氏王国的最后一任君王,当时他还年幼,Great Xia 君王与郑氏赌约,让这年幼的郑其锋活了正业。    不过终其一生,这郑其锋只能是一个beggar 。    只是让Great Xia 开国君王不敢相信的是,这么一个beggar 却是不知道遇到了什么fortuitous encounter ,竟然修spirit refinement 速。    甚至在a certain 夜晚,竟然闯入王宫想要行那刺杀之事。     当然这结果是没有刺杀成功,可却也让他顺利的脱身。    至此这个没落的君王,却是将名声彻底的打响。    不过Great Xia 君王心生厌恶,再加上如此的郑其锋打扮邋遢,就叫了他一个邋遢老丐的名号。    可谁知道这个郑其锋没有丝毫的反感,反而以此为荣,在邋遢老丐的威名上越走越远。    “小鬼,你认得我??”    邋遢老丐打量着眼前的youngster ,小小年纪,竟然有着True Qi Master 的cultivation base ,这在整个大郑王国可是非常了不得的事情。    “你的威名,谁敢不知。”    夏极sneered 。    “确实,整个大郑谁敢不认识我。”    邋遢老丐自得一笑。    听到这话的夏极也不反驳,在邋遢老丐的眼中,这确实是他的大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