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Body Is Too Competitive, I Will Cultivate By Myself Chapter 16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虽说他是Great Xia 的Prince ,识相如他此时也不会自报家门。    “咦,我怎么见你有点讨厌的感觉??”    可惜夏极识相,可不代表着这邋遢老丐郑其锋眼瞎。    “额!!!”    夏极面露尴尬,可下一秒便内心大骇了起来。    难道这郑其锋认出了自己来,可是不应该的啊,自己可没有出现在过他的面前。    而自己之所以认识他,还是因为他的画像在Imperial Palace 大院之中。    “原来是Xia Family 小子。”    邋遢老丐面露凶光的看着夏极的道:“要不是这种源自于厌恶的感觉,我还特么的被你蒙混过关了。”    “senior 的话是什么意思???”    此人可是老一代的Spiritual Qi Master ,甚至与自己的Old Ancestor 交过手的存在。    虽说最终不敌,可也不是自己一个True Qi Realm 界的Master 可以抵挡的住的。    “hehe ,不管是什么意思,反正让我感觉到厌恶,我就必杀之。”    邋遢老丐手掌之上,却是显现green glow 的道:“而且我杀的人,还从来没有杀错。”    “前朝余孽,不敢出现在我祖父面前,反而在我的面前show off one’s military strength ,这算个什么ability 。”    眼见对方must 至自己于死地的郑其锋,夏极也不再隐藏。    身为Great Xia Prince ,刚刚的认怂已经让他丢尽了颜面,若是连死在面前都还不敢承认自己身份的话,那确实太没有骨气了。    不要说此事让Great Xia 君王知道,就算夏极自己死后也不会原谅自己的。    “jié jié ,这算是承认自己是Great Xia 的种了。”    邋遢老丐laughed heartily ,笑声之中尽是得意。    “要杀就杀,记住了我可不死在你的实力之下,而是死在你的年龄之上。”    夏极双眼微凝,却是满脸不屑的看着这邋遢老丐。    毕竟曾经自己的祖父singlehanded ,完全是靠一已之力挫败了整个大郑。    更是在他的励精图治之下,建造了如此的泱泱Great Xia 。    作为他的子孙,底气还是非常足的。    “你这不是废话吗?”    “实力就是实力,年龄就年龄。”    “当年你祖父若不是仗着自己的年龄和实力,今朝就不会有你们Great Xia 的存在。”    邋遢老丐似乎回忆起往事,双眼之中尽是不甘。    “敕令符!!”    就在这时那夏极暗中掐了一张yellow talisman ,迎风一扬,却是化作一把阵大风吹向了邋遢老丐。    “竟然是风Blade God 符,还真拿我大郑的家业不当家业啊。”    看着从天而降的风刀,邋遢老丐不但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是满眼的肉痛。    他知道夏极每使用的一丝资源,都是他们大郑头上取来的。    “这可不是风Blade God 符,而是风divine talisman 召!!”    夏极神色露出得意的神色,与这邋遢老丐不同的是,他们Xia Family 可是有inheritance 的。    特别是他的祖父,可是来自于Profound Heaven Continent Ten Great Sects 之一的乾坤至Saint Sect 。    “我管你是什么符召,在我的面前就是一个N!!”    Sloppy Old Man 手中的green glow 早已经准备就绪,面对这风刀却是化作一条giant dragon 。    “这是….World Tree Divine Tree !!!”    看着Sloppy Daoist 的手段,夏极满眼震惊。    只因传说之中这大郑余孽获得fortuitous encounter ,获得了World Tree Divine Tree 的inheritance ,cultivation World Tree divine ability 。    更是有传说,自家Old Ancestor 本来可以杀死他的,可似乎是看在World Tree inheritance 的面子上,在关键时刻却是放了他一条性命。    甚至有传说,在整个Great Xia ,只要这郑其锋不作乱,Great Xia 是不会对他动手。    甚至有传言说,只要这郑其锋想要夺回这君王之位,随时可以上门来挑战Great Xia Old Ancestor 。    也是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这郑其锋在这Great Xia 可以不用跟过街老鼠一样。    甚至时常just and honorable 的行走在江湖之中,而Great Xia Dynasty 廷却是视而不见。    原来这传说是真的,只因这World Tree inheritance 竟然是恩泽万物之divine ability 。    若是cultivation success ,可以控制草木之精,执万木之春,可使一国不再为粮食而发愁。    毕竟就算是Spiritual Qi Master ,也是无法控制四季轮回。    可若是有了这World Tree divine ability ,便可以保四季粮食无忧。    难怪Great Xia until now 从未听说过有粮食的忧虑,可这却是无从考证。    只要是有脑袋的人都能想的明白,郑其锋怎么可能会为Great Xia 的百姓造福。    可偏偏郑其锋做到了,虽然他不是Great Xia 的君王,可是这么多年来行走在江湖之中,却是为百姓解决了许多因生蝗虫或者瘟疫而没有粮食的问题。    可偏偏他一直隐居姓名,simply 没有人知道有这一回事。    若不是夏极是Great Xia 的Ninth Prince ,甚至可以查阅Great Xia 秘录可能也根本不知道这回事。    “小子,算你有点眼见力。”    邋遢老丐sneered ,一个trifling 符,也想与自己的木龙之术抗衡,简直就是ignorant 。    只见在他的控制之下,木龙迎风见涨,一只巨大的虬龙拔地而起。    那巨大的风刀在龙头之下,却是直接撞成了粉碎。    风刃消散,整个北阳山头却是突然间刮起大风。    “我命休矣!!”    看着木龙撞碎了自己的风刃,夏极知道自己已经exhausted one’s limited abilities 了。    不是自己的手段不够多,而是自己此行出来所能使用出来的最强手段都无奈他何。    True Qi Realm 界与Spiritual Qi realm 相差太大,就算有treasure 给夏极他也根本无法使用。    而这风divine talisman 召可以号令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风,可是在木龙之术之下,simply 无济于事。    “去死吧!!!”    木龙冲向夏极,郑其锋已经能想象的到夏极惨死的模样了。    可他的内心没有多少的兴奋,只因他杀死Great Xia 的Prince 明里和暗里的都太多了。    除了这个大郑的百姓之外,surnamed Xia 之人在他的眼中都该死。    虽然他一直履行着播种大郑的诺言,可他同样实行着见夏即杀的誓言。    如一座小山的木龙宛如洪流一样,直接砸向了夏极。    轰隆!!!    一声巨响,山石滚落,冒出无数的烟尘。    “我的木龙没了!!!”    邋遢老丐古怪的看着那灰尘,只因这一击正常情况下夏极会死,可是自己的木龙invulnerable, indestructible and impregnable ,按道理来说是不会有事的。    甚至在自己Peak 时期,用这木龙不知道撞毁过多少座的大山。    “我说夏极,你怎么如此的狼狈。”    “你以为我想啊,还不是因为找你的。”    “哦,我又怎么着你了。”    “你现在可是被整个武林追杀啊,我是来告诉你消息的。”    “窝草,我成了头号通缉犯了。”    “你不怕??”    “我怕什么?”    随着两的声音,自烟雾之中夏极一脸疑惑的看着Jiang Chen 走了出来。    在Jiang Chen 身边,还跟着河璃。    不过此时的河璃只是沉默的跟在Jiang Chen 身边,并未与夏极说话。    “莫非命运之刃就在你的手中??”    邋遢老丐听着两人的谈话,似乎明白了什么一样。    “夏极,这个old man 就是来杀你的。”    Jiang Chen 没有理会邋遢老丐,反而一脸有趣的看着夏极的道:“你这个Xia Country 的Prince 当的不怎么样,怎么整天都被人追杀。”    “额,我什么时候被人追杀过?”    夏极一脸郁闷的看着Jiang Chen 。    “呵,还不肯承认了。”    Jiang Chen 如数家珍的道:“Secret Realm 一次,临城县一次,如今又一次,咱们才见多少面,这就三次了。”    “窝吊,还不是因为你。”    夏极当场就不开心的道:“在Secret Realm 是你在追杀我好嘛?”    “在临城县还不是因为我帮你拦下Seven Evils Gang 的金自横,你这个人太没有良心了。”    “若不是我来报信,会遇上这个怪物。”    看着大口吐槽起来的夏极,Jiang Chen 顿时间感觉sorry 了。    好像还真是自己的原因,就当Jiang Chen 于心不忍想要安慰一下夏极的时候,那邋遢老丐却是动手了。    “特么的当老子是空气啊!!!”    邋遢老丐谩骂了一声,随即手掌一拍地面,整个地面却是生长出了无数的树林。    “这种攻击,怎么如此的熟悉。”    看着这种招式,Jiang Chen 都以为此人是七夜Great Demon 怪了。    “Jiang Chen 快走,此人可是一个老牌的Spiritual Qi Master 。”    看着这种攻击,夏极却是连忙想要拉着Jiang Chen 离开。    “就这手段,还老牌?”    Jiang Chen 嗤笑,不由脚上一踩。    无数的熔岩自地下喷涌而出,甚至火焰汹涌如潮,直接将一地的树林给覆盖了。    “这是北阳山Formation !!”    看着这种现象的郑其锋,却是面露疑惑之色。    在他的认知当中,只有清阳宗的Old Ancestor 才有这手段,何时还有其他人能用这北阳山的Formation 了。    “算你还有点见识。”    Jiang Chen laughed heartily 。    此番在地下熔岩之中,虽然用时多日,可是收获也是不小。    特别是当他吞噬了地心烈焰的时候,竟然与这北阳山的stone tablet 产生了联系。    不说完全能控制住这里的Formation ,但是小范围的使用还是没有问题的。    “你若是清阳宗的Old Ancestor ,我二话不说直接转头就走。”    邋遢老丐郑其锋sneered ,同样双脚猛然一跺地面的道:“可就凭你,还是太稚嫩了一点。”    随着他的声音,刚刚消息的树林又重新出现。    “长在火焰之上的树林,牛逼啊!!!”    看着火焰之中长出的火红树林,就连Jiang Chen 也是感觉万分的神奇,不由直接喊起六六六的口号。    “小子,我的牛逼,又可是你能领略到的。”    听到别人喊牛逼,就算是邋遢老丐也不由的得意了起来。    这便是他的World Tree divine ability ,不是完全的Wood Attribute ,可却是真正的Wood Attribute 。    能生长万物,又能在万物之中生长。    甚至传说之中若达到了highest realm ,还能树蔓渗透Myriad Realms ,从其他的世within the realm 获得能量滋养自身。    当然以目前邋遢老丐郑其锋的实力来说,simply 做不到。    不要说Myriad Realms ,能在within Five Elements 生出树林已经算是他最大的ability 了。    毕竟Five Elements 相生相克,可凭借着World Tree 的特性,他现在却是可以无视地形。    “唉呀,给点颜色你你就上染坊了。”    Jiang Chen 神色一冷,却是不由再次跺脚。    地面裂开,无数熔岩再次的涌了出来,。    this time 的熔岩,温度更加的高,就算是生长在熔岩之中的树林在这熔岩之中也渐渐的枯萎了起来。    “小鬼,有两把唰子。”    见到这种情况的邋遢老丐不由第一次的正视起Jiang Chen 来。    在他的感应之中,以Jiang Chen 目前使用的实力来看,顶多就是一个True Qi Master 。    若不是利用此处的Formation 的话,他捏死他就跟捏死夏极一样简单。    “这还用你说。”    正所谓if people respect me one time ,我敬他一丈。    可现在对方都要来杀自己了,甚至还扬言要抢自己的妖刀,这Jiang Chen 可不同意。    再加上此处可是北阳山,不借白不借的力量,Jiang Chen 可不会浪费。    pa! !    不等邋遢老丐的其他动作,Jiang Chen 双手合十,那熔岩轰隆一声,却是拍着巨流撞向邋遢老丐。    “窝草,Jiang Chen 牛逼啊,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牛逼了。”    看着Jiang Chen 现在的手段,这可比刚从Secret Realm 出来厉害了不知道多少倍。    “这算个N,这是不想动自身的力量,不然一拳就打死这个old man 。”    Jiang Chen 看了一眼满天熔岩,在自己的操控之下,这熔岩连山腰都下不去,就直接被北阳山的Formation 又重新的吸收了回去。    要知道Jiang Chen 在北阳山内就是怕连累到山脚下的生灵,所以一直没有用强的。    若是此时因为灭杀一Spiritual Qi Master ,而害了山脚下的生灵,那才是得不偿失。    “我丢,我之前可不知道你那么能吹牛逼的。”    夏极一脸懵逼的看着Jiang Chen 。    “那是因为你还不了解我。”    Jiang Chen 一句话,却是一语双关。    毕竟自己在临城县,可是杀了不知道多少的Spiritual Qi Master Level 的妖怪。    更是在清阳城杀了三名Spiritual Qi Master , 如今这些rateless 的Spiritual Qi Master 在自己面前,还真的不够看。    “吹牛逼这一块,我愿称你为最强。”    看着熔岩之中disappeared without a trace 的邋遢老丐,夏极话糙却是理不糙的道。    “我可不是吹牛逼。”    Jiang Chen 白了夏极一眼,自己这是低调。    若是展现body refinement 的实力,那他还不是跪下来顶礼膜拜。    oh! 自己本来想以普通实力的身份与他交朋友,可他却似乎不怎么相信。    “World Tree divine ability ・木龙之术。”    就在这时,那熔岩之下却是响起了邋遢老丐的声音。    随即一条如山般巨大的木龙,自熔岩之中缓缓伸起。    “窝草窝草,又又又更大了这木龙。”    深受残害的夏极,这神色却是变得极度的惨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