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Charm Works Only On Bad Women Chapter 170

  第170章 Immortal God 之上的伟力【二合一求月票!】

  连关押辰龙的李玄清都没在乎辰龙被劫之事,罗天大主裁更是到现在都没回来,其余人谁还会在乎辰龙?

  道盟的面子确实是拉胯了,所以道首出手制止了蝼李二人的战斗。

  尤其罗天的缺席,幻貘凌空长达one hour ,让这件事情透着一股诡异。

  但现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Xiao Bai 的身上。

  Xiao Bai 刚登场没多久,华绪和岚狮就两手空空的赶回来了。

  深渊太大了,其内空间也不是平展的,一旦离开Heavenly Origin 大阵,二人根本impossible 抓到无极魔君、狂猎,或是卷走辰龙冰棺的白蛇,只能空手而回。

  坏就坏在有幻貘的辅助,让这些人轻松逃离了Heavenly Origin 大阵。

  见罗天大主裁久久没回来,女偃偶大手一挥,便驱除了空中的幻貘projection 。

  Heavenly Origin 大阵呼啸的警报声这才停歇。

  Xiao Bai 一看,原来你可以消除的啊?

  不得不说,道首的逼格真高,宁愿辰龙被劫,也不轻易动手。

  即便现在,也是靠女偃偶代为出手的。

  华绪和岚狮相视一眼。

  二人自知驻守不利,一个敌人也没抓到,回来时看到蝼夜还在,幻貘projection 也消失了,终于relaxed 。

  都抢着攻向Demon Venerable 蝼夜!

  “Heavenly Dao 不可辱!”

  “蝼夜pay with your life !”

  被道首和Xiao Bai 一搅和,蝼夜再无fighting intent ,也没再盯着old rival 李玄清,而是looked towards 了Xiao Bai 。

  “至人无剑,你的cultivation base 和剑术在我之下,sword dao realm 却在我之上,不枉今日特地过来。”

  说着,人形魔身徐徐风化。

  Xiao Bai 忙道:

  “你不是来救兰Dao Child 的吗?”

  已无人形的飘渺demonic energy 随风散去,只留下盘旋魔音。

  “我听说了,伱是他的Martial Uncle ,这件事便交给你了。”

  靠,原来你认识我啊!

  Xiao Bai 总算明白了,蝼夜和李玄清刚认识的,是身为sword dao 至人的他。

  如果只是普通的天命之子,根本入不了二人法眼。

  至于救兰Dao Child ,Xiao Bai 也很为难,只能抽个时间,去Saintess 宫求个情。

  华绪和岚狮双双扑了个空,扭头看着女偃偶。

  “道首大人,您怎么光看着呢!”

  女偃偶盯着华绪,slightly frowned ,表情略显异样。

  “你也是大主裁吗?”

  岚狮大主裁小声道:

  “道首大人,您以前不是见过华绪主裁的吗?”

  “哦,是吗?那是我老糊涂了。”

  女偃偶收起微凝的眸光,这才尴尬的挠挠头。

  “我本尊没来,加上Heavenly Origin 大阵成了这幅模样,我可以一剑杀蝼夜,却没办法活捉他。”

  Xiao Bai 心想,你这old man ,装逼倒是有两把刷子。

  蝼夜和李玄清都是Great Ascension 后期。

  道首则是Heavenly Origin continent 唯一Great Ascension Peak cultivation base ,堪称半步immortal 。

  一小阶之差,实力差这么多?

  华绪不解的问:

  “那您为什么不杀他呢!”

  “他也没杀谁吧?”

  道首小声嘀咕了一句,很快自知语失,马上又解释道:

  “cough cough ,这不是给你们youngster 一点努力奋斗的目标么?”

  “我已经帮你们把Heavenly Origin 城给守护好了,没被毁掉,要是什么都让我动手,天裁院解散了算了。”

  “你们不应该质疑一把年纪还在努力工作的我,而是应该问问,罗天那混蛋到底去哪了?为什么还不回来!”

  女偃偶振声道。

  说的众人哑口无言,不禁深思,罗天大主裁到底去哪了?

  这时,发现Xiao Bai 越狱后的晷古大主裁,也跑来了。

  见到道首大人在埋怨罗天大人,吓得连忙解释道:

  “收到罗天大人的消息了,他要到明天才能回来。”

  女偃偶机械的shrugged 。

  “他倒是比old man 还悠闲。”

  晷古大主裁这才问Xiao Bai :

  “萧Heaven’s Chosen ,你不是被关在了Heavenly Dao Palace 地下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Xiao Bai 负手悬空,浑然Heaven and Earth ,一副了悟大道的表情。

  “无罪者,无人可束之,无愧Heaven and Earth 者,来去自如。”

  道首一听,蓦的扭头looked towards Xiao Bai ,恍惚间也被Xiao Bai 的气场和台词镇住了。

  “好一个无愧Heaven and Earth ,来去自如。”

  旋即又道:

  “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你确实是人间第一个习得immortal art 的人。”

  晷古大主裁frowned ,Xiao Bai 居然习得immortal art ?这倒与之前的调查结果有些不谋而合了。

  Xiao Bai slightly startled 。

  “您是说血月之门?第一个习得immortal art 的不是她吗?”

  他subconsciously 指向了伶舟月。

  一剑狐刚来到Li Family 时,Xiao Bai 就打开血月之门来了,给他装了逼,自己想立功也迟了,一直在喝酒看戏。

  眼下,被Xiao Bai 指作她,剑眉倒竖,气的不行。

  “她你个头,叫老婆!”

  Xiao Bai 忙过去给他糅糅腰,露出了谄媚的笑容。

  “hehehe 。”

  没有解释什么,一切尽在不言中。

  如果刚才的血月之门是immortal art ,而Xiao Bai 是人间第一个修得immortal art 的人,那说明伶舟月一定不是来自人间。

  这也是众人第一次在道首口中,听见她默认伶舟月并非人类。

  如此一来,关于伶舟月的身份,各种流言蜚语就不攻自破了。

  只留下一个immortal 之说。

  可什么样的完美男人才能搞上仙女呢?

  尤其是这个仙女之前还四处泡妞,并不喜欢男人。

  于是,所有人目光都聚焦在Xiao Bai 身上。

  事已至此,道首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自从被Immortal World 监控以后,人间的事他已经懒得再管。

  “都散了吧,罗天回来之前,谁也不要离开Heavenly Origin 城,是非功过,一切让他自己回来处理。”

  说罢,便丢掉桃木枝,大摇大摆的回到了Heavenly Dao Palace 。

  晷古大主裁看了眼Xiao Bai ,既然道首没再命令要拘禁Xiao Bai ,他也不好再带Xiao Bai 去地下监牢。

  但是,他的研究结果预示着Xiao Bai 绝非凡人,甚至并非来自人间……

  罗天回来之前,他犹豫这件事要不要和道首商量,以免出变故。

  见晷古大主裁面露难色,Xiao Bai 一步走过去,said with a smile :

  “晷Senior Gu 若是为难的话,我可以跟你一起回地下监牢……我还蛮喜欢那里的。”

  一剑狐一步也跟了过来。

  “你是傻子吗?”

  Xiao Bai 便与她小声耳语了几句。

  一剑狐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忙道:

  “我觉得我对辰龙被劫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请务必也把我关起来。”

  晷古大主裁无语摇头,coldly said :

  “不必了,没有Heavenly Dao Palace 的允许,二位不要离开Heavenly Origin 城就可以了。”

  Xiao Bai 和一剑狐双双失落的摇头。

  “唉。”

  三位大主裁随即离开了Li Family ,回到了天裁院。

  李玄清盯着Xiao Bai ,想说什么,终究没有开口,抱着long sword 消失在废墟上。

  Heavenly Origin 大阵很快修缮好了。

  辰龙也确确实实的丢了。

  Li Family 、Zhu Family 和澹台家的地上宫殿也全都毁了。

  地城区天水湖一片紊乱……

  饶是如此,关于这次劫龙事件,天裁院没有发布任何公告。

  一切等着罗天回来。

  这让Xiao Bai 感觉十分奇怪。

  不管罗天在哪,天裁院都有办法联系上他,以他的cultivation base 和遍布全Heavenly Origin continent 的Transmission Formation ,one hour 也能回来吧?

  为什么要等明天呢?

  这是个问题。

  ……

  Xiao Bai 和一剑狐转头回到店铺。

  公孙蜃也在店铺里。

  Xiao Bai 被抓后,俩个小姨子immediately 跑回去告诉patriarch 。

  公孙蜃一听立即去Zhu Family 要人。

  结果到了Zhu Family ,幻貘升空,Zhu Family 已经出事了。

  知道Xiao Bai 在Heavenly Dao Palace 后,公孙蜃才放下心来,回到店铺里等Xiao Bai 回来。

  见到Xiao Bai ,公孙蜃终于relaxed 。

  “didn’t expect ,Monster League 竟联合Demon Venerable ,在Heavenly Origin 城劫走了辰龙……道盟的脸都被丢尽了。”

  Xiao Bai 宽慰道:

  “没办法,罗天大人不回来,让那幻貘call the wind and summon the rain 了。”

  公孙蜃仔细打量Xiao Bai ,一块肉也没少。

  “贤胥人没事就好!”

  回到店铺的Lady Boss 一剑狐,忽然惊讶的发现,店里生意变好了。

  与此同时,Xiao Bai 也多了两个无比崇拜姐夫的小姨子。

  可惜,两个漂亮的小姨子对她警惕性很高,生怕姐夫被狐狸精抢去了。

  为此,一剑狐不得不认真解释:

  “不是,也得有个先来后到吧,你们elder sister 可是抢了我的男人,我不但毫不介意,甚至帮忙给child 找龙骨汤喝。”

  俩小姨子吓得脸都白了。

  “嘘……”

  “这可不能随便说呀!”

  “Heavenly Origin 城谁不知道你喜欢女人,嫁给姐夫肯定是有所图谋……我得让elder sister 提防着你!”

  一剑狐一愣,原来是这种提防?

  Xiao Bai shook the head ,提醒一剑狐道:

  “the past few days 你可别乱跑了,留在店里当Lady Boss 。”

  “既然我们立了功,我便遵守诺言还钱,现在店里每天的利润都是你的,直到满一百万Spirit Stone ,你就可以玩了。”

  一剑狐一听,决定从今晚开始就睡在账房了。

  ……

  夜里。

  Xiao Bai 趁一剑狐和俩小姨子全都睡着之后,进入隐身模式,悄悄溜出店铺,直奔Gong Family 。

  按照约定,事成之后,今晚他要超市宫吟秋外冷内骚的婆娘!

  尤其这次他立了头功,得要一遍又一遍才行!

  刚踏入天城区,不知为何竟来到了Zhu Family 大门。

  unconsciously 就走进去了。

  Xiao Bai 自知被人跟踪,中了Illusion Technique 。

  院子里一片茫茫白雾,让人不辨方向,也隔绝了所有的Divine Consciousness 。

  Xiao Bai 强行脚底踏出机械共鸣,散开共鸣sword qi 。

  Zhu Family great hall 已经在废墟上重建了。

  cultivation world ,建筑业就跟全自动搭积木一样简单。

  护殿大阵还需要一点时间重构。

  这时,华绪的silhouette 在Xiao Bai 面前凝结成形,身段嫚妙如蛇,骄嫩如少女。

  显然,终于符合了Xiao Bai 的口味。

  “萧大Heaven’s Chosen 这次怎么窥不破我的Illusion Technique 了?”

  Xiao Bai 看了眼,叹道:

  “你真的不逃走吗?”

  华绪startled 。

  “我?”

  Xiao Bai 只冷眼看着她。

  “可别告诉我那幻貘projection 不是你的杰作,你已经是别人了。”

  华绪身形顿时溃散。

  一道女声从Xiao Bai 身后幽幽传来。

  “不愧是萧Heaven’s Chosen ,又一次被你看出来了,many thanks 你立了头功。”

  Xiao Bai 转过身来。

  华绪的本尊出现了。

  身体是本尊,灵魂却是别人了。

  显然,就算是天命之力,分神境cultivation base 也unable to support 笼罩Heavenly Origin 大阵的Illusion Technique 。

  可见,道可道在此之前就已经抛弃了禸身,possessed 华绪……或者说,与华绪共生一体了。

  仔细看眼前的华绪本尊:道可道的demonic energy 和Monster Qi ,都跟着转移到她的体内。

  body possession Great Ascension Realm cultivator ,绝非一日之功!

  想必,道可道驱使陆有为与华绪双休,也是为了body possession 做准备。

  要知道,华绪之前可是个女海王,若非中了Illusion Technique ,又怎会专心于一人呢?

  华绪,或者说道可道,解释道:

  “我不逃走,是因为以宫吟秋为首的很多人,都是借助我的Illusion Technique 才能潜伏在Heavenly Origin 城。”

  Xiao Bai slightly nodded ,这才解开了之前的疑惑。

  随即,华绪伸臂搭在他的肩上,散发着极迷人的梯香。

  不过,与Yu Hu 调制的各种诡异的药香相比,一般货色。

  女海王并不是靠媚术找男人的,而是依靠强大的力量。

  她自信到,之前甚至一直是徐娘半老的状态。

  “如果萧Heaven’s Chosen 想早日合体,我可以让华绪的身体帮你。”

  “也许她不再年轻了,也经历过无数男人,但Great Ascension Realm 的spiritual power 不会说谎。”

  Xiao Bai 身形溃散成sword qi ,本尊隔着足有一丈远,coldly said :

  “不用了,华绪没被你附身我都不想碰,更别提被你一个男人附体了。”

  “男人……我被Zhu Family 囚禁百年,为了让我安心Cultivation ,连男人的物事都被永久的切了,哪还有一丝男人的样子?”

  “所以,我干脆抛弃那样的身体,做一个女人多好?”

  “你的实力配不上你的名气,应该早点晋级合体,甚至是Great Ascension 。”

  “太洁癖可不是好事情哦……除非你能与瑶光双休。”

  确实,整个Heavenly Origin continent ,只有两个Great Ascension Realm 的女人。

  但Xiao Bai 宁愿去碰捞不到任何好处的瑶光Saintess ,也impossible 碰华绪。

  “瑶光Saintess 至少还是处,换个少女造型不难吧?”

  华绪道:

  “可惜,瑶光是个道盟忠臣,你的后宫里可全都对道盟不忠的女人,我怀疑只有反派女子才能满足你……”

  Xiao Bai 心里一咯噔,didn’t expect 竟连修改器的功能都被道可道猜到了。

  这不男不女绝对不能碰!

  “别说了,我打死不要破鞋,更不要男人!”

  华绪叹息一声,摇首道:

  “洁癖会害死你的。”

  “被害死也不碰你!”

  Xiao Bai 斩钉截铁,马上转移话题,明知故问道:

  “我只是didn’t expect ,你竟扮演幻貘上瘾了,真和Monster League 一伙了。”

  华绪shook the head :

  “你误会了,我之所以感谢你,并非是你成功劫走辰龙,而是你让千晓大人Qi Refinement 了……”

  Xiao Bai 一愣。

  “en? ”

  华绪激动的说:

  “想想看,这是何等的伟力?这已经不是人类、甚至连Immortal God 都做不到的事情,你却effortless 的做到了。”

  Xiao Bai 板着脸道:

  “我不过是让她Qi Refinement 了而已,有这么大的功劳吗?”

  华绪道:

  “Qi Refinement 之后,她将是最完美的天命之躯。”

  Xiao Bai 一愣,道可道难道是和罗天大主裁一伙的?

  还是说,Yu Hu 和曾经沧海难为水在宫千晓体内留了后手?

  Qi Refinement 就能灭世么?

  “最完美的难道不是我吗?”

  Xiao Bai 试探着问她。

  岂料,华绪再次说出暴论。

  “你的记忆被封印的太深了,即便是我也看不到Sea of Consciousness 深处,你确定……自己真的是第七天命么?”

  Xiao Bai 一惊。

  修改器奖励他的Heavenly Dao 大转盘难道有假么?他亲手抽的yellow 轮盘,开盖即得myriad forms 共鸣之力!

  “你何出此言?”

  华绪said with a smile :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你都是不合格的天命之躯。”

  “你的共鸣之力,也明显与别的共鸣之力不一样……”

  Xiao Bai 好奇的问:

  “有何不一样?”

  华绪道:

  “你的共鸣之力过于宽泛了,近乎全能,simply 不是同一种力量……只不过有一个共性罢了。”

  Xiao Bai 陷入沉思。

  他忽然意识到,修改器可从来没有说过他抽的是Heavenly Dao 大礼包是天命之力。

  是一剑狐这个天命之子以为他也是天命之子,他才有此猜测的。

  speaking of which ,他抽的是yellow 轮盘,如果抽的是别的颜色呢?

  难道仍然是共鸣之力吗?

  第七天命难道是随机的?

  probability 不大。

  天命之父,之前他是开玩笑,现在一看,搞不好真会成为现实。

  “你什么意思?”

  Xiao Bai 冷冷的问。

  华绪said with a smile :

  “也许你真的是因为好色才自我封印的peerless powerhouse 。”

  “也许你的力量远超共鸣之力,打包成共鸣之力,看起来才有可信度,让自己的泡妞游戏更有沉浸感。”

  “也许你强大到了从凡人开始一步步重修也不担心被杀的realm 。”

  “如果不是这样……你没有任何理由拒绝华绪的。”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