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Charm Works Only On Bad Women Chapter 194

  第194章 Grand Finale 【下,切勿提前阅读!】

  蓝星。

  二零二二年,深海市。

  今年据说是毕业生的就业寒冬,天气却是格外的炎热,街上都是鞋底烤融的焦糊味。

  与咖啡味相仿。

  水下熔岩,是一家不太起眼的咖啡厅的名字。

  中午就俩客人。

  一个,是刚毕业的大学生。

  另一个,也是刚毕业的大学生。

  不过,大学毕业生和大学毕业生是不同的。

  有些人一毕业,等于无业。

  有些人一出生就被安排好工作,面试都不用到场。

  萧然,深海大学毕业生,今年二十二岁,来自徽州农村,生的高大英俊,却被土气的打扮和乱糟糟的头发毁了风华正茂的气质。

  “你该拾掇拾掇了,这样会没女朋友的。”

  比萧然大一岁的林晓,是萧然的高中同学,就是那种学习不太行的班花,上的也是三本。

  这是一个有着天然奶奶灰发色的短发少女,配合高挑的身段,略显中性的delicate and pretty 五官,显得非常特别,在哪里都是人群中的焦点。

  萧然抿了口冷咖啡,看了眼这个打扮精致,出落的愈发标致的班花,内心毫无波动,道:

  “影响我帅气的,唯有房价,和怎么打扮没关系。”

  高中时,萧然是班里的优等生,学习游戏两不落,没怎么费力就考上了重点大学。

  却因为听信砖家谣言,选了天坑的生物系,被调剂到一个从来没听过的生物信息学专业。

  对生物学毫无兴趣的他,学习成绩堪堪能毕业,实习都在混日子。

  唯一擅长的,就是玩游戏……

  作弊玩游戏!

  作弊,又没法干直播一行。

  只能偶尔写点作弊器,在同学中卖卖,赚点外快花。

  没什么大理想,又不太努力,一毕业,人麻了,遇到了每年都听到耳朵起老茧的就业寒冬。

  简历投了一圈,面试走了一圈,月薪两三万的好工作全被刷下来,好在月薪八千左右他还是能轻松胜任。

  他发现,深海市房价十万,只要不买房其实也没什么焦虑的,就是月薪三万,想买房结婚生子一样焦虑。

  所以,他躺坪了。

  这才发现,人的格局一旦彻底关闭了,幸福感就会瞬间飙升起来。

  一个月八千块,一个人eating and drinking merrily 加赡养父母,不浪的话,足够了。

  林晓也不知道为什么,高中时那个英俊、聪明的男孩,会变成现在这个颓靡、却又一种怡然自得的样子。

  她端起黑咖啡,抿了一口。

  “让有才华的人愁眉苦脸,也许是社会的错。”

  这句话只是想拉进与这位多年未见的老同学的距离,她自己其实并不是这么认为的。

  萧然从林晓的打扮和谈吐,大概能猜到她的家境。

  今天,林晓主动请他吃饭,也隐约猜到了一点,不过不太敢相信。

  高中时代的情愫,在如今的现实面前,一文不值。

  “如果我这种人都能叫有才华,那是社会的悲哀。”

  林晓laughed ,没再谈论社会了,手捧咖啡,尽量表现的清甜可人。

  “你找好工作了吗?”

  萧然有几个起薪在五千到一万之间的选项,还在考虑中,没决定。

  “还没有。”

  林晓又问:

  “那你打算找什么工作呀!”

  萧然耸肩一笑。

  “打算有什么用,简历还行,面试一个没过,算了,懒得找了,还是让工作找我吧,出去搬砖总可以吧?”

  林晓嗔作愠色。

  “伱总是喜欢说丧气话……现在不就房价高点嘛?难道我们现在指望的是房价很低,然后工作到处随便找,然后一点压力都没有,然后只要喜欢的女孩跟她一追求就同意?”

  萧然一听,感觉很是美妙。

  “是啊,这就是我的梦想。”

  林晓笑着摇头,忽然俏皮的问:

  “这么说,你现在有喜欢的girl 了?”

  “那倒没有。

  萧然shook the head 。

  “也不想再有了,房价已经影响到校园爱情了,在学校谈个恋爱女生都问我有没有房,玩儿蛋去吧。”

  林晓稍稍relaxed ,但又没完全松下来。

  萧然继续道:

  “我们this generation 人的繁衍任务,就交给老爷们吧,让他们多生多育,以后全world 都是富二代Second Generation Officials ,搬砖的反而成了少数,那搬一天砖得赚一万。”

  林晓听的又气又笑,最后不得不提醒道:

  “以后都是机器人搬砖了。”

  “那我就去当——”

  萧然差点脱口而出,这才想起对面是女生,连忙改口,转移话题:

  “对了,你也今年毕业的,找到工作了吗?”

  林晓道:

  “嗯,企鹅公司,刚好是开发人工智能的,做机器人。”

  萧然有些惊讶。

  高中时,林晓只是个花瓶,学习向来都是吊车尾,唯一的优点就是看起来还算努力,不像其他班的班花那样满身的绯闻。

  最后,上了个深海市的三本,超常发挥了属于是。

  萧然心想,她家就算有钱,也不至于能把她安插进企鹅人工智能部门吧,那可是前沿科技,Second Generation Officials 、富二代很难考关系进去的。

  他猜测,可能是林晓上大学找到了自己的兴趣,sudden enlightenment 了,一飞冲天。

  “恭喜你呀,居然能去企鹅,看来学习这种事,还得找到兴趣才能后发制人。”

  看到萧然一本正经的样子,林晓忍着said with a smile :

  “没什么兴趣,如果你father 是企鹅人工智能的某个部sect master 管,你选个计算机专业,毕业了也能进企鹅公司。”

  萧然懂了,这是技二代,未来很可能是新兴阶层!

  “你爸还缺儿子吗?”

  林晓掩口失笑。

  “其实我来找你,就是想问问你对计算机感不感兴趣?”

  萧然一愣,工作还真来找他了?

  其实在高中,萧然也能感觉到,林晓对他有意思,暗中也听过女生私下的谈话,说林晓特别崇拜他……

  萧然属实didn’t expect ,这么多年了,林晓居然还惦记着他。

  这还真不是一般的感情,有点入魔了属于是。

  帅,他确实帅,又高又帅。

  才华,其实就一般了,也就随随便便考个重点大学而已,全中国这种人plentiful and easily available 。

  不过,又帅又有才华,游戏和篮球都打的很好,确实容易迷住未经社会历练的少女。

  可是现在都大学毕业了,梦该醒了呀Eldest Young Lady 。

  萧然忽然感觉像是在梦中。

  可惜,他已经彻底躺坪了,自我关闭了人生格局,可不想努力迎核什么富人家的Eldest Young Lady 。

  “Eldest Young Lady Lin ,我学的是生物,我猜你一定没听过生物信息学。”

  “信息学?那刚好呀!”

  林晓故作杏奋道:

  “我爸的团队,就需要了解动物神经机制的人才。”

  Xiao Bai 无语了。

  “那是神经学,属于认知心理学或临床医学,不是一个专业的。”

  林晓继续道:

  “专业并不是最重要的,我听说你游戏玩的好,我爸的团队就是想通过游戏来构建元宇宙。”

  萧然尴尬道:

  “我没什么游戏innate talent ,游戏玩的好其实靠写脚本作弊的。”

  林晓开心的就差没拍掌了。

  “脚本……终于被我问出来了,你果然是个计算机天才。”

  “你说是就是吧……”

  情人眼里出西施,萧然实在是无力辩解了,只好一个劲的喝咖啡。

  林晓又好奇的问:

  “假如允许你随便作弊的话,你最想在游戏里开什么挂?”

  这算面试吗?

  萧然忽然认真想了想的,道:

  “其实我什么挂都玩过了,如果真让我选择,我想开一个定向魅力挂,在游戏里吸引一个又一个漂亮的富婆,让她们带我装哔带我飞,我一路洒洒水,躺平升级就好了。”

  萧然本以为,自己说的这么露谷,林晓一定会生气。

  然而并没有。

  林晓反倒是很开心的说:

  “我还以为你真成和尚了,原来是喜欢纸片女人……其实,现实中娶富婆也不难呀,不是每个富婆都那么现实,有上进心就行了。”

  萧然看着林晓漂亮的眼睛,感觉这已经不是暗示了。

  这就是告白。

  其实,上大学,萧然没少被告白。

  然而,被告白后,要么是他被女生宏大的买房结婚生子一揽子伟大理想吓到了,要么女生被他不求上进得过且过的秉性给吓跑了。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最终觉得与一个富家小姐hopelessly muddled ,或是竭尽全力只能当一个赘婿,都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他临阵退缩了,除了担心失败,也不想活的太累了。

  他放下杯盏,极认真的说:

  “林晓,也许是会错意了,但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

  “你戴了青春时代的滤镜,实际上我并没有你想象中的才华,更没有上进心。”

  “我本来就是个混子,又进了天坑专业,只能找月薪一万以下的工作,我父母只是在乡下卖鱼的小商贩,如今深海市房价这么高,我这辈子照顾好自己和父母就完事了……”

  “我恐怕无论怎么努力,也达不到你的期待了。”

  林晓对此早有准备。

  “我记得你比我还小一岁吧,怎么说这种丧气话呢,你这么有才,只要努力不就可以了吗!”

  萧然laughed 。

  “努力还不如拆迁,或是十年前就买了房……如今不是靠努力就能弥补投胎和气运差距的时代了。”

  “我不喜欢给自己太大压力,找个月薪八千一万的工作,一个人过,照顾父母,应该能活的不错。”

  林晓气的面色铁青。

  “你是讨厌我吗?”

  萧然摇摇头。

  “那倒没有,你比以前漂亮了,应该有很多人追的。”

  林晓握紧了拳头,愤愤不平道:

  “完全没有!这个时代的男人都像你一样被烟割了。”

  萧然laughed 。

  “可能,只是有条件追你的男人没有我这么帅罢了。”

  林晓气急反笑,忽然伸手拧了萧然胳膊一把。

  有那么一瞬间,萧然是心动的。

  不过房价和工作让他瞬间冷静。

  尤其,林晓还是个非常现实而要强的女人,上学时明明那么笨,居然还那么努力学习……和他性格不太适合。

  “其实,我还是更喜欢以前那个不知道你father 是谁的你。”

  林晓咬着牙,悲愤与屈褥一齐涌上了心头。

  “你这是在退缩!”

  萧然也觉得自己懦弱,恨自己大学没有多努力一些,也许就能抓住这个傍上富家小姐的机会了。

  可惜,他已然躺坪了,同时又对整个社会同样遭遇的男人有着极强的同理心,不想走特殊的路。

  不努力,还倔强,说的就是他这种人。

  这样想着,他遗憾起身:

  “谢谢请客,咖啡很好喝,不过我一般都喝十块钱以下的奶茶。”

  说罢,便转身离开了咖啡厅,留林晓一人趴在桌子上哭。

  ……

  三年后。

  二零二五年。

  萧然在一家生物制药公司任职,做管理system 的后台运维,equivalent to 计算机一把手,钱却没几个,约等于闲职。

  然而,星冠奇迹般的结束了,公司濒临倒闭,转眼竟被企鹅收购了。

  Xiao Bai 被迫换了岗,转到了企鹅的一个元宇宙开发小组。

  他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正是林晓的father ……林沛成。

  而三年未联系的林晓,也成了与萧然同处一个部门、非同组的同事。

  Xiao Bai 感觉巧了过头了,服从了命运的安排,见到林晓时,尴尬的打招呼。

  “巧啊。”

  但其实,Xiao Bai 感觉没那么巧。

  三年未见,浸银职场的林晓,感觉又变漂亮了,见到Xiao Bai ,一副命运使然的淡然表情。

  “人,有时候也要相信命运,相信自己能力的,林大才子。”

  萧然尴尬的连忙去食堂吃饭。

  但人,也明显有了些干劲了。

  基于开发元宇宙的开发需要,一向muddleheaded 的Xiao Bai ,被领导强制要求恶补程序架构和生物神经学。

  他本不想屈服领导,奈何企鹅开的工资太高了。

  事实证明,林晓并没有看错人,萧然在计算机神经网络方面,有着极其敏锐的洞察力与设计innate talent 。

  在小组内很快混的风生水起。

  本想跟林晓表白,可一看房价,居然比他工资涨得还快,他又怂了。

  ……

  八年后。

  二零三三年。

  第三次world 大战落幕。

  外国很多大公司,在战争中逐渐掌握了军工和人工智能产业链,四处扩张并购,公司规模越来越大。

  越来越多的国外大公司,成了绑定国家、大二不能倒的存在。

  企鹅的规模还算可控。

  萧然成了企鹅人工智能部门技术骨干,事业小有所成,林晓也成了同组同事,两人偶尔会在酒后摩擦出火花。

  不过,萧然距离买房更遥远了,深海房价比他工资飚的还快。

  所以,除了偶尔酒后亲昵,萧然与林晓的感情一直没有太明显的进展。

  与此同时,林晓依旧拒绝其父母为她安排的所有相亲,这辈子就盯着萧然了,除了没买房结婚生子,两人的生活还蛮充实的。

  ……

  时光荏苒。

  二十年后,二零五三年。

  人工智能的普及,让二十年内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哪怕走在人工智能前沿的萧然,也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

  机器人已经取代九成以上的人类工作了,而大部分人类住进了游戏仓。

  事实证明,人类并不需要太大的房子,人类需要的是解放灵魂。

  企鹅公司内,Xiao Bai 和林晓这对冤家还在较劲。

  公司所有人都把他们当成一对。

  然而。

  一个打死不贷款买房。

  一个拒绝相亲。

  连林晓的小侄女都订婚了,林晓依然remain unmoved ……

  林晓他爹都退休了,她家也有了别墅,但她就是对萧然买房有执念。

  萧然打死不贷款买房,两个人就这么一直耗着。

  好在,当今world 保养科技发达,四十多岁的林晓看起来依然很年轻。

  萧然却已是油腻的middle age person 了。

  当然,萧然也不是铁石心肠。

  当他意识到林晓是真爱他,而非别的什么原因后,他就决定要做出一番事业后,全款买房娶她。

  但企鹅事业不是那么好做的。

  或许他有点才华,但在企鹅元宇宙游戏小组里,哪个组员不是天才?

  萧然把命运赌在了企鹅最新的Heavenly Origin 计划上。

  Heavenly Origin 计划的目的,是创造一种真实到让人忘我的元Universe World 。

  当下,人脑服务器已经普及了,但这些贫民的忘我world ,只是最拙劣的乃头乐,带点自我麻醉性质。

  这种半梦半醒的低劣娱乐,老爷们自然不屑一顾。

  他们需要足够逼真的幻想world !

  全world 每家大公司都在优化架构,疯狂的堆算力。

  实际上,当今很多游戏仓模拟的元宇宙已经做得很逼真了,五感齐全。

  但老爷们嫌弃人工AI太听话,没有灵魂,不够刺姬,他们要有daoist 感,要创造真正自我演化的True Spirit 幻想world 。

  企鹅公司组建了上百个小团队,推出包括Heavenly Origin 计划在内的上百个计划。

  Heavenly Origin 计划排名并不靠前,只分到了一万人的人脑服务器,以及不足十人的技术团队。

  萧然在之前的考核中表现靠前,可惜最终也只是Heavenly Origin 计划的二把手和技术骨干,遗憾没能成为领队。

  Heavenly Origin 计划的领队高航,是个能力一般的高管二代,擅长管人,为了平息萧然心中的不平,特地将能力并不出众的林晓调到了同组,让他们夫妻搭配,干活不累。

  要知道,企鹅是严令禁止办公室恋爱的,情侣不能分在同一个部门,更别说一个小组了。

  高航这么给面子,萧然也就没话说了。

  尽管,他最想要的很多程序权限,高航并没有给。

  不过,有林晓这个还没过门的老婆给他打掩护,他也有很多便利。

  萧然也知道自己年纪不小了,甚至还想和林晓要个child ,迫不及待的想要完成Heavenly Origin 计划。

  为了赶进度,只能动用一些作弊技巧了。

  本来,Heavenly Origin 计划只有一根通神柱连接人脑服务器。

  萧然动了点歪脑筋,偷偷在程序架构里,额外布置了抽取别的并行服务器算力的通神柱。

  最后,Heavenly Origin world 的通神柱一步步被他提高到了一百余根。

  Second Step ,他又写了极其隐蔽的象形程序,在程序层面掩盖多余的通神柱,让公司监管查不出来。

  从表面上看,这只是一段类似修改器一样的脚本。

  看起来占用的算力极小,然而内部却是隐藏了海量算力。

  这个修改器正是定向魅力修改器。

  这是一款具有自我演进能力的修改脚本,与通神柱相连。

  修改器需要多少算力,就提高通神柱的效率,加大算力。

  萧然还不知道,此时的他已经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

  修改器偷算力极其隐蔽,而且是偷的是集体算力,就更难被发现了。

  起初偷的也不多,不到一成,就算查并行的人脑服务器,也看不出来算力损失了多少,去向了何方。

  且不说企鹅高层,连小组内的其余人都不知晓,只是觉得可能有多余脚本在运行,却始终查不出来。

  萧然私下一掷千金,依次请组员们吃饭,明说那是自己写的泡妞小程序,满足一下自己的恶趣味,就此瞒过了领队高航和公司。

  Heavenly Origin 计划的cultivation world ,由于开发小组的技术团队太小了,world 观和细节搭建的很简陋。

  但萧然的修改器程序,却在极其隐蔽的情况下偷算力,一步步自我演化。

  这种自我演化,并不是无序演化,而是根据修改器的定向演化。

  萧然给自己创立了一个人物,并不是玩家,这时候还没有玩家。

  而是一个土著NPC,他可以通过VR眼镜连接此NPC,而非进游戏休眠仓。

  这个NPC,正是绑定了定向魅力修改器的数字人萧然。

  也就是日后Xiao Bai 的原型。

  得益于此,萧然直接在办公室就能观察、操控和体验这个人物,别人很难发现。

  就算是发现了,他说这就是他的泡妞程序,别人看不出来小小修改器背后隐藏了多少算力。

  这些算力,最终加载在了数字人萧然第一纪元的七个老婆上。

  海量的算力,加自我隐蔽,加自我演化,加魅力驱动,让这些女人变得越来越逼真。

  最后甚至让数字人萧然沉迷女人不能自拔,也跟着越来越逼真。

  可惜,当时萧然与伶舟月是master and disciple 关系,遗憾没有发生快乐的事。

  而很快,一切都失控了……

  萧然无法控制数字人萧然,很快甚至都无法用VR眼镜观测数字人萧然了。

  最终,萧然失去了对自己创造的数字人的控制,只能再造一个类似高师的人物,去观察数字人萧然。

  越观察越不对劲……

  萧然意识到,自己可能闯祸了。

  全world 只有他一个人能控制的数字人,结果他突然控制不了。

  不止如此,这个数字人还不断自我复制小号,他连准确追踪其定位都做不到了。

  这不成病毒了吗!

  萧然没有立即上报公司,而是悄悄切断了算力输入,想办法找出病毒。

  由于没有额外算力补充,数字人萧然的后宫开始内卷。

  后宫之战发生了。

  这一战看起来是后宫之战,其实是算力之战。

  通神柱的阀门再次被病毒打开,大量算力向Heavenly Origin 服务器聚集,导致其余服务器宕机,而Heavenly Origin world 由于主架构还很简陋,无法承载过多算力……

  直接崩溃了。

  萧然立即清除了所有数据。

  至此,Heavenly Origin world 才运行了不到一个月,游戏时间也不过百年而已。

  第一纪元,就这么结束了。

  公司技术部的调查组很快发现,问题出在Heavenly Origin world 的服务器。

  萧然无法隐藏,只能坦白。

  结果,却并没有被公司处罚,而是却被公司老总和技术总监私下请去吃饭了。

  他这才意识到,他闯祸的同时……

  也立功了。

  “你的服务器里,同时出现八个超越人类的神经元活动量的程序单位。”

  “按照当前落后的程序架构,这是impossible 发生的。”

  “唯一解释就是……他们活了。”

  萧然全部精力放在失控的数字人萧然上,全然忘了这件更重要的壮举。

  他无意中创造了灵魂!

  尽管有人脑服务器,但是把服务器中的模糊与梦幻的算力,有数据规约成八个活生生的灵魂,这是人类首次。

  他要拿诺贝尔计算机科学奖了!

  唯一的问题是,如果不完全杀灭数字人病毒,后果可能超出他的想象。

  “可其余服务器……”

  技术总监道:

  “我们确实检测到,可能有一些程序散逸到其余服务器。”

  萧然坦白道:

  “那是我写的一段演化代码,可能变异了,还需要进一步的清除。”

  听到演化二字,老总和技术总监相视一眼,确定此事绝非偶然,都杏奋的为萧然鼓掌。

  “恭喜你,萧然!”

  “你即将成为全人类的英雄,很快就会升职加薪,进入高层任职。”

  “但前提是,你必须能在新的服务器上重复之前的壮举。”

  “演化代码变异可以,但要可控,你明白我们的意思吧?”

  萧燃感觉亚历山大,又信心百倍。

  “我明白,我有办法重现一切,而且是更完美的重现,前提是要将上百个并行服务器全部格式化……另外,我还需要一个百人的团队……”

  技术总监与老总简单商量片刻,告诉萧然:

  “这件事是公司的最高机密,越少人知道越好,因此依然由你们的十人小团队负责,人员暂时不会扩充。”

  “但算力管够……公司只需要你验证能不能重复灵魂觉醒的壮举,而且是可控的。”

  说罢,老总当即给萧然所在小组的集体账户里,打去了一亿绩点。

  “这是一个亿的绩点,你可以自由分配给你的组员,提高生活水平,或是用来提高硬件设备……”

  “不过,你的小组依旧要接受高航的监管,我给你足够自由,你也需要给我们相应的可控性。”

  萧然虽然对组员未扩充不满意,但一个亿的绩点……

  ”en. ”

  ……

  随后,萧然的小组开了个小型庆功会,将一个亿的绩点,全部投入提升硬件和购买公版架构。

  夜里,imposing manner 百倍的萧然,和林晓第一次在清醒的状态下亲密接触。

  second day ,小组便投入实战。

  首先,清除之前并行服务器的所有数据,全部格式化!

  this time ,rich and imposing 的小组,照般买下企鹅主力游戏True Spirit continent 架构。

  改写成足以容纳千亿人口的大型游戏架构,同时萧然也改写碑文,加速演化与觉醒,同时也加强了控制。

  第二纪元,开始了。

  this time ,深渊核上被萧然拉了一千余根通神柱,连接的还是公司主力服务器,算力提升了数万倍。

  加上《True Spirit continent 》的架构合理且详尽,Heavenly Origin world 灵魂觉醒的数量和速度远超预期。

  速度和数量超出萧然的预计,甚至超出了碑文的承载上限。

  这就奇怪了。

  与此同时,Foreign Domain 服务器明显检测到异常波动,休眠仓的人脑竟出现了心律提升,眼球异常转动的现象。

  萧然很快意识到,那个失控的数字人萧然……又回来了!

  萧然陡然谨慎起来,一路追踪,连续数日不眠不休,写出了杀毒程序,却依旧无法定位出病毒的位置。

  他的身体很快接近极限……

  林晓也看出异样。

  “你最近怎么了?第二纪元应该远远超出预期了,你怎么这么憔悴。”

  萧然:

  “我要抓到他。”

  林晓:

  “抓到谁。”

  萧然:

  “病毒……正是病毒加速了第二纪元的繁荣。”

  林晓:

  “这不是好事吗?现在不用管病毒啦,等项目验收之后,将相关服务器统一格式化就好了。”

  萧然绝望的shook the head 。

  “你不明白,我已经格式化过一次了,他……他能在人脑里存活,除非把并联的五百万人脑全杀了。”

  林晓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赔了萧然整整一夜。

  两人仔细复盘事情的全过程。

  到了天亮,林晓叹道:

  “看来……这是一个好瑟又痴情的你呀。”

  忽然,她灵机一动。

  “既然这样,我们就用第一纪元的那些仙女老婆引他出来。”

  “让他再一次靠女人一步步变强,吸收所有的外溢的算力,最后锁定他的程序与Spirit Physique ,定点清除。”

  萧然一听,恍然大悟,didn’t expect 自己的傻瓜老婆忽然有这种奇思妙想。

  “可是,第一纪元的数据已经被我格式化了……”

  林晓道:

  “我拖我爸去找公司高管,也许能恢复一些数据的,毕竟那七个仙女的平均算力超过第二纪元的任何女人,服务器里应该还有数据残留,比如,这些仙女的外形和大致的性格。”

  “而你,马上写一个新的修改器绑定这些女人,让小号萧然很快能找到她们,或是被她们找到。”

  萧然有些不太自信。

  “要是他和我一样无情呢?”

  林晓shook the head 。

  “在我看来,你并不是一个无情的男人,恰恰有极强的共情能力,只是没用在正道上。”

  “他能藏身在人脑中不被发现,一定有比你还强的共情能力,等于说,这些人脑潜意识帮他隐藏……我怀疑,他的七个仙女老婆魂体内也还有共情的灵魂残留。”

  “共情……”

  Xiao Bai 恍然大悟,猛沁了林晓一口。

  “看来,还是女人懂女人!”

  “还有,这家伙很cunning ,杀毒程序必须要提前写好并且分割隐藏起来,只有最后合在一起才能定点杀毒。”

  “而且,必须将所有数据封闭在服务器内,不能动用外部算力杀毒……”

  “我,就是外部通过VR眼镜连接的only one 个人,一旦我打开外部算力,病毒可能借此连接我的VR眼镜,甚至于入侵我的大脑都有可能。”

  林晓听傻眼了,感觉萧然最近有点太累了。

  “别自己吓自己,那只是一段复杂点的程序罢了,如果能入侵你,那一定是你自己累到精神分裂,大脑提醒你该休息了。”

  萧然仍喃喃自语:

  “你不明白……”

  “好好休息吧。”

  林晓给萧然熬了点粥,看着他睡着才放心离开了住处。

  ……

  新的杀毒计划,很快开始了。

  萧然第一个恢复的仙女是,病毒前世第一个老婆,伶舟月。

  那时候萧然偶尔自己也会下场控制一下角色玩玩,可惜当时与伶舟月是master and disciple 关系,遗憾没有发生快乐的事。

  之后,数字人萧然就变异失控了。

  说到底,七个老婆中,萧然自己是一个老婆也没捞着。

  反倒是认识伶舟月之前,他拿小号在brothel 之类的地方,做了不少有趣的实验,凭借魅力加成,免费白嫖了不少。

  不过,第一纪元的游戏很简陋,他又没有连游戏仓,体验非常糟糕,跟小时候玩的GALgame差不多……

  第二纪元的伶舟月提议,额外制造Monster and Demon Races ,设定必须联合human-monster 魔三族,才能融合分解的天命之力,让其余老婆成为被压迫的反派,这样更容易summon 数字人萧然。

  萧然采纳了这一建议,很快写好了黑化的修改器。

  殊不知,伶舟月也已经暗中将共鸣魂魄融入碑文……

  Xiao Bai 在萧然的脑海中回忆至此,终于看到了命运的转折点。

  他穿越时空,在记忆中看到那时候还只是cultivator 的第二纪元伶舟月。

  她穿着一身azure robe ,身佩long sword ,剑柄上还挂了个酒bottle gourd 。

  只是眼神略显疲惫……

  显然是残留了上个纪元的记忆。

  记忆中,就在Xiao Bai 看见伶舟月的时候,两人的眸光穿越时空相视一眼。

  她看见了未来……欣慰的笑了。

  Xiao Bai 心想,或许,这便是一剑狐能如此乐观的原因,永远笃定他能赢。

  伶舟月是第一纪元第一个觉醒的女人,也是第二纪元保留了完整前世Divine Soul 并唤醒Xiao Bai 的女人。

  Xiao Bai 甚至怀疑,自己灵魂共鸣的能力,正是来自于她!

  ……

  游戏时间,第二纪元,五年前。

  Heavenly Origin 城,Gong Family ,以林晓为原型的宫千晓已经制造完备,完成最后调试,开始运行。

  计划在三年内融合第七天命,并一步步融合全部天命,作为杀死病毒的终极武器。

  绯月最后一个加入计划,按照前世第七个老婆的性格数据为原型,编写灵魂架构。

  沧海把宫千晓作为杀死Xiao Bai 的killing move ,是因为她觉得,宫千晓是自己以林晓为原型制造的人造人,是七个女人中最impossible 背叛他的。

  可惜,最终还是背叛他了……

  七个老婆相继诞生、成长后,数字人萧然果然重生了。

  并且诞生在老婆最多的Cold Martial Country 。

  他是被伶舟月呼唤出来的,要赶在宫千晓之前,融合第七个天命之力!

  Xiao Bai 重生后,最早由绯月在朝歌城暗中观察他。

  Xiao Bai 一直无法启动新版修改器,也是因为当时的绯月,还没有完全觉醒第一纪元的灵魂,还站在沧海这一边。

  直到,Xiao Bai 遇到了Yu Hu 。

  Yu Hu 与伶舟月相处了several decades ,早已觉醒了部分前世灵魂……这是一种不自觉的潜意识。

  见到Xiao Bai ,是命运使然。

  并非有意为之。

  Blazing Snow Sect ,西北handyman 房。

  这一天,风雪比往常更大,肆虐着handyman 房和竹林。

  Xiao Bai 一大早,在竹林里捡到一只受伤的狐狸。

  正是Yu Hu 豢养的,用于寻找sect formation eye 的白狐。

  这只白狐受伤了。

  Xiao Bai 本想给它炖了吃了,给brothers 暖暖身子。

  忽然又觉得这Small Fox 生的眉清目秀的,放狐归山,假以时日……

  “你会报恩的对不对?”

  Xiao Bai 随口自语道。

  岂料,白狐竟nodded 。

  Xiao Bai 惊呆了,忙给她包扎好,喂了点米粥,送去Inner Sect 放生了。

  didn’t expect ,狐狸当晚就报恩了。

  只是,他白天救白狐的事,似乎被Yu Hu 清除了记忆。

  “如果有一天,你抓到一只cultivation base 强大的demoness ,你应该怎么做?”

  “若demoness 有Elder 这等容颜,还是抓来做老婆比较好。”

  于是,Xiao Bai 成了德高望重、clear as ice and clean as jade 的Elder Yu Hu 的Dao Companion ,当夜便完成了双休的仪礼,第二次觉醒了修改器。

  想到这里,Xiao Bai 的眼眶有些红了,强忍着泪水打转。

  他变成了神。

  他possessed 创造他的神,萧然。

  来到了完全陌生的God World 。

  拥报着宫千晓的原型,林晓。

  “怎么了,你好像在哭。”

  Xiao Bai 道:

  “Heavenly Origin 计划终于成功了,我也终于能娶你了。”

  当夜,Heavenly Origin 小组举行了庆功宴。

  Xiao Bai 也不得不取代萧然,推倒了他的女人林晓。

  好消息是,God World 的双休并没有比Heavenly Origin world 更霜。

  这意味着,Heavenly Origin continent 的娱乐价值将会超出所有人的想象!

  夜里,林晓惊叹于萧然的活力。

  “你好像变年轻了。”

  Xiao Bai said with a smile :

  “成功就会让男人变年轻……再成功一点,甚至会永生的。”

  林晓符在Xiao Bai 槐里,忍着泪水。

  “这么多年……你真的变了,不再是以前那个颓废的男人了,你的才华早该有这么一天。”

  Xiao Bai :

  “哪有什么才华,不过是与那些躺在休眠舱里的人有些共鸣罢了……火焰终将会被点燃,我只是第一个手持火炬的人,仅此而已。”

  林晓:

  “我……有点害怕。”

  Xiao Bai :

  “不用害怕,千晓,我们一定会改变world 的。”

  林晓startled 。

  “千晓?”

  Xiao Bai 尴尬,连忙搪塞过去。

  “cough cough ……职业病又犯了。”

  林晓叹道:

  “Heavenly Origin 计划成功之后,你会成为英雄,该活回现实中来了。”

  Xiao Bai 清抚那white 的短发、历经岁月依旧不老的容颜,略带歉疚道:

  “这些年辛苦你了。”

  “医生说,我的身体很健康,可以……可以有一个child 。”

  林晓的声音纤细到了极点。

  Xiao Bai said with a smile :

  “巧了,医生说,我只是精神压太大了,身体却十分健康。”

  ……

  second day 。

  企鹅技术部高层,过来做项目检测和验收,确定Heavenly Origin world 高达千亿的灵魂觉醒,也确定程序可控。

  Heavenly Origin 小组和技术部一片欢腾,将Xiao Bai 抛在空中,抛个不停!

  很快,企鹅直接奖励Xiao Bai 个人一套别墅,给Heavenly Origin 小组发了十亿绩点。

  Xiao Bai 当众承诺,包括领队在内的十名组员,均分绩点,一人一个亿。

  领队高航气的脸都绿了,却又无可奈何,只能装好人发钱……

  想想算了,没有Xiao Bai 他也没有一个亿的绩点,未来也不会有大名气。

  眼下,他可是全球第一元宇宙小组的领队,就算名声不如萧然,也至少排在组内第二,这么一想,抱萧然大蹆也就没什么憋屈的了!

  中午,企鹅计划发通告,将Heavenly Origin 小组的进展公之于众。

  Xiao Bai 建议缓缓。

  “Heavenly Origin continent 是以公司True Spirit continent 游戏为架构的cultivation world ,world 观非常庞大且架构稳定,用有千亿觉醒人口,没必要格式化开新服务器。”

  “我们可以直接将其改造成面向高端玩家的游戏world ,以此内测会不会出现问题,新闻就以内测形式发布。”

  “这场内测,甚至可以收费!”

  公司采纳了Xiao Bai 的建议,并且由Xiao Bai 主导内测计划。

  因为是以True Spirit continent 为架构,游戏仓接口都是现成的。

  三日后,Xiao Bai 与公司老总和技术总监在记者招待会上共同发布消息。

  消息一出,轰动全球!

  同时也引来质疑……

  直到Xiao Bai 放出了实机演示画面,全world 沸腾了!

  仅仅过去二十四小时,就在全球招募了十万名内测玩家。

  内测的条件极为苛刻:不止收费高昂,一半的名额都被企鹅本公司高管斩了,其余玩家要求是个人资产过亿的自然人。

  资产过亿的自然人,意味着基本是别的公司高管。

  内测条件越是苛刻,玩家就越想immediately 体验daoist world 。

  apart from this ,更多的技术人才也混在玩家中进入内测名单,试图窃取Heavenly Origin continent 的技术细节。

  内测前夕。

  Xiao Bai 站在企鹅最顶层,将手里的红酒换成了奶茶,欣赏God World 的一切。

  窗户上倒映着他自己的影子。

  “仅仅靠作弊用的黑客技术,是impossible 引导灵魂觉醒的。”

  “第一个能与被压迫的亿万人脑共鸣的人是你啊,可为了房子、为了成为老爷们的英雄放弃共鸣的也是你……”

  “无钱阶级真是脆弱啊!”

  ……

  Heavenly Origin continent 。

  游戏时间:Xiao Bai 通天后的五年后。

  God World 几天,游戏里已经过去五年。

  为了应付技术部的检测和验收,这五年他并没有在Heavenly Origin continent 现身。

  如今的Immortal World ,在连城子的命令下已经解散了,通往Immortal World 的通神柱部分也被拆除,immortal strength 恢复为spiritual power ,immortal 带头开发整个四面大荒。

  连城子接替了罗天的首席大主裁位置,与道首一起修改Heavenly Origin 道律。

  道盟毁灭了全部的Foreign Heavenly Demon ,给demon 与人类一样的完全平等机会。

  道盟也暂时恢复了各Great Sect 、国家和cultivation 家族的自治权,道盟仅仅保留部分税收和调解各方战争的权力。

  一切等待Xiao Bai 归来后决定!

  Xiao Bai 消失后的五年里,没有人觉得他死了,尤其是他的夫人们,都确定他终有一天会回来。

  眼下,Xiao Bai large and small 的老婆,主要生活在两个地方。

  Yu Hu ,睽羽和暮昀,俩小姨子,以及九婴家族中的妖类,都住在Blazing Snow Sect 的Hundred Grass Peak 上。

  整个Hundred Grass Peak 快变成蛇窝了……

  Sect Master 和戒律Elder 也不敢说什么,只能花钱供着养着。

  绯月,宫千晓,一剑狐,古贞teacher 和云溪子……全都住在朝歌城。

  朝歌城俨然变成了Heavenly Origin 城以外的第二大城市。

  连Saintess 宫都改址到朝歌城,从此只朝圣Xiao Bai 这个唯一的Heavenly Origin 之神。

  尤其是常年漫天的雪,很符合Saintess 宫的气质。

  伶舟家族也住进了Saintess 宫,全员变become Saintess 。

  朝歌城快变成耶路洒冷了。

  Imperial Palace ,cultivation 文明被保留下来,绯月也没有一味的追求无灵world ,而是将重点惠及民生,让底层百姓享受到基础的cultivation 文明。

  总之,Xiao Bai 的全部老婆,都聚集到Cold Martial Country 了。

  Cold Martial Country ,也成了Heavenly Origin Holy Land 。

  这一天。

  Heavenly Origin continent 天光大亮,one after another white 的光柱徐徐投射下来。

  然而,Heavenly Origin continent 的土著是看不到这些white light 的。

  只有Xiao Bai 的夫人们能看见。

  因为,Xiao Bai 的Divine Soul 隐藏在他每一个老婆体內。

  随着天光落下,一个个内测的神明被投送到Heavenly Origin continent 。

  有来享受cultivation 文明的。

  有来享受仙女的。

  有来享受杀戮的。

  有来研究程序架构的……

  如果Xiao Bai 不body possession 萧然,包括自己老婆们在内的Heavenly Origin 女人,将会被God World 的老爷们蹂恁一遍又一遍。

  然而,就在这些高贵的玩家们落地的一瞬间——

  one after another sword qi 钻进他们的Sea of Consciousness 中。

  一个男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是Xiao Bai ,Heavenly Origin world 的Conqueror ,即将征服现世,带领人类永生。”

  “而你,将是我最忠实的仆从。”

  ……

  得益于全world 九成的人口都在休眠仓里,Xiao Bai 征服全球的过程比想象中还要顺利的多。

  控制了七大公司的大部分高管和技术股骨干,就等于控制了全world 。

  至于Earth 最终该走向何方,这需要一整个团队的实验、试错,需要群策群力,Xiao Bai 也没必要一个人做决定。

  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Heavenly Origin continent 将永远存在!

  眼下,Heavenly Origin continent 还运行在五百万人脑服务器中。

  未来,有可能会有序的更换,直至技术进步的那一天。

  比如,如果能在量子计算机或是人造脑中运行就好了……

  这是未来的事。

  内测结束后,玩家们像没事人一样的回到公司或家中。

  玩家们对Heavenly Origin continent 赞叹不已,美其名曰带领人类走上永生之路。

  Xiao Bai 要分出十万个魂魄同时控制十万个玩家,还得与这些老爷们的妇人和琴人保持紧密联系……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任务。

  Xiao Bai 回到游戏。

  他想见伶舟嬛最后一面。

  结果发现,她的记忆已经消散,与混子伶舟月完全fuse together 了,现在正在赌坊假装平民在赌。

  伶舟家的家产被她输了一大半,已经被逐出伶舟家了。

  没有Xiao Bai ,她还是那个fearing nothing in Heaven or Earth 、最恶劣的混子。

  Cold Martial Country 。

  Xiao Bai 回来的时候,发现新的战争已经开始了。

  Hundred Grass Peak 的老婆们,和Saintess 宫的老婆打起来了。

  战争的导火索在于:九婴不服Saintess 和伶舟家的immortal aloof and remote 的样子,想要所有女人一起住,组建Xiao Family 大家庭。

  伶舟家可都是Divine Immortal ,住Saintess 宫还能凑合,根本不愿跟蛇妖生活在一起。

  于是,两边打的一塌糊涂……

  当然,都是Avatar 出场打架,正宫在幕后遥控。

  这,就是真实的后宫生活。

  Xiao Bai 觉得,除了双休、多休时比较快乐外,其余时间都让人头大。

  他shook the head ,没有管战争,accidentally 拉偏架,他还得挨老婆碎嘴。

  五年了,他的女儿出世了。

  两个!

  睽羽生的女儿,叫萧千羽,个子很高,像个小御姐。

  古贞teacher 生的女儿叫萧梦蝶,五官娇俏,气质文静。

  不过,两个女娃都非常可爱,完美遗传了Xiao Bai 的浑然Heaven and Earth 的气场,与她们mother 的精致五官。

  眼下,mother 们在打架。

  两个女娃却在devil beast 森林边缘,一起堆雪人,玩泥巴,玩的不亦乐乎。

  Xiao Bai 忽然蹲在俩女娃的身侧,看到两个可爱的女儿心都化了。

  觜上却故意逗她们道:

  “小朋友,你们在野外玩,不怕有老虎有豺狼咬人吗?”

  俩女娃头也不抬的说:

  “我爸是Divine Immortal !”

  “我们无敌的!”

  无敌?

  Xiao Bai 看了眼,俩女娃确实继承了他的部分力量。

  我爸是Divine Immortal ,换成我爸是李刚,也毫无违和感。

  Xiao Bai 明白,就算自己一直能保持理想和自我,自己的家族和后代们也终将会变成老爷。

  那时候,定会有新的Xiao Bai 埋葬他。

  “我不信,除非你能打的过我。”

  children’s words carry no harm ,Xiao Bai 笑着逗女儿们。

  俩女娃依旧专心堆雪人,没有看Xiao Bai 哪怕一眼。

  “不,你会死的。”

  “我们会挨揍的。”

  Xiao Bai 道:

  “那你们轻轻打我好不好?”

  “你好烦呀!”

  “好吧。”

  俩女娃被Xiao Bai 打扰的不耐烦了,两只小短胳膊忽的刺出。

  一人一拳砸在Xiao Bai 脸上。

  竟给Xiao Bai 干废了。

  “哎哟,好疼呀!”

  Xiao Bai 忘了,自己cultivation base 全没了,现在是靠灵魂控制着一切。

  当然,修改法则什么的,也是分分钟的事情,不过Xiao Bai 还是觉得,被女儿小拳头揍的比较舒坦。

  俩女娃扭头一看,这才认出了face covered in blood 的Xiao Bai ……

  毕竟,小时候mother 们天天给她们讲father 的故事,图文并茂,还带影像,想认不出都难。

  “糟了,是father !”

  “father 快醒醒呀!”

  “father 不是去God World 泡妞去了吗,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听说father 不是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吗,怎么就死了呀!”

  Xiao Bai 故意在装死,想看看女儿会不会悲伤。

  结果,俩女娃一脸无谓道:

  ”Ai, 都怪我们太厉害了。”

  “mother 们都说,living, then must see the person ,dead, then must see the corpse ,还是把father 带回去吧。”

  “等会儿,我们做个棺材。”

  不愧是Xiao Bai 女儿,俩女娃毫无心理负担,说到马上动手。

  不一会儿,就吭哧吭哧的做了个冰棺,给Xiao Bai 抬进去了。

  Xiao Bai 一看,这个棺材……是休眠仓的形状。

  speaking of which ,这竟是Xiao Bai 人生第一次坐休眠仓。

  仿佛一切就是个轮回。

  Xiao Bai 躺在冰雪、泥巴混造的休眠仓里,闭目追溯着一切。

  不禁回想起,他灵魂真正觉醒的那一瞬间。

  ……

  第一纪元。

  群山如剑,直插云霄。

  Immortal Qi 袅袅,飞鹤阵阵,皆是仙家盛景。

  唯有一山,光秃秃的生满枯草与荆棘。

  山顶有一间茅屋,前崖边的怪石中斜生着孤松,屋后荒草地里倒插着几口Broken Sword 。

  与其说是修者仙居,不如说是山贼小寨。

  朝东前崖边,老松盘根错节。

  一个身披azure robe 的仙家女子,sit cross-legged 在松根上,抿了口竹筒酒,对恭敬立在松下的青年道:

  “为师Cultivation 千载,担任本门执Elder Jian 亦有五百余年,至今从未收徒,知道为师为何突然选你为direct disciple 吗?”

  youngster 名叫萧然。

  来自二十一世纪的Earth ,三年前有幸赶上transmigrator 大潮,来到了眼前这个cultivation world 。

  Xiao Bai 这才意识到,萧然竟给自己的小号按了个transmigrator 身份,从而巧妙撇清了记忆中的Earth 记忆。

  这为小号觉醒创造了有利条件。

  当然,萧然也是白穿越了,innate talent 平庸的他,除了帅一无是处。

  但毕竟是穿越到了cultivation world ,不cultivation 说不过去。

  三年来,他参加了数十家sect 的Entry Examination ,都倒在了first round 。

  今天却意外撞了大运!

  在名门宗秩山的Entry Examination 中,他竟被执Elder Jian 伶舟月,破格录取为direct disciple ,轰动全门。

  名门!

  亲传!

  幸福来的太突然。

  即便此刻,他浸银在宗秩山浓郁的Spiritual Qi 中,换上light azure 的disciple clothes ,拿好direct disciple 牌,收好高阶space ring 和佩剑,甚至提前领到了十块Spirit Stone 的Disciple 俸禄……他也还是一脸懵。

  这女Elder 怕不是个傻子哦!

  因心中有愧,又过度窃喜,萧然低着头,不敢看Elder 一眼,甚至没听到Elder 问他的话……

  一壶饮罢,伶舟月这才意识到,自己新收的disciple 竟还没回她的话,有点不爽。

  “问你话呢!”

  萧然slightly startled ,忙应道:

  “Master 请问。”

  伶舟月眼角抽搐,强压住情绪,以更严厉的语气又问了遍:

  “知道为师为何选你为direct disciple 吗?”

  萧然一问三不知。

  “Disciple 不知。”

  见萧然一直低着头,伶舟月厉声shouted :

  “为师脸上有麻子吗?抬起头!”

  萧然这才抬头looked towards 了这位陌生的Master 。

  这是一个身穿一袭azure robe ,手提半截竹筒酒壶,始终依不弊体、酒不离口的年轻女子。

  素面朝天,只以醉酒后的酡红装扮,却掩盖不了剑眉星目,仙姿绝颜。

  打扮更是随意,粗栗的长发在脑后用竹枝扎了个短辫,宽松的azure robe 缺襟少袖,直套在那修长的身条上。

  一阵风起时,襟袖簌簌,浮光潋滟。

  隐约鹿白处,丰闰如玉,波澜起浮。

  这让萧然感觉,那一身过度宽松的azure robe ,就是为了掩盖这下作的身才。

  这是萧然穿越到cultivation world 以来,遇到第一个比自己更俊气的人。

  宽袍丰姿,素面绝颜,飒爽中透着自带超然物外的powerhouse 气场。

  想不到这等飒然英气……竟是一个有着飘逸sword qi 的漂亮女人!

  萧然陷入沉思。

  为什么这样的女人,会找一个cultivation 废柴做direct disciple 呢?

  脸,肯定没问题;身材,是下作了些,but also not 问题;身为宗秩山执Elder Jian ,实力更不会有问题……

  那一定是脑子出了问题!

  萧然得出结论,恭敬道:

  “恕Disciple 愚钝,实在不知道Master 为何收我为徒,还请Master 明示。”

  伶舟月满意的nodded ,不知从哪又摸出一壶酒,吨吨狂饮着。

  斜瞄了一眼英俊老实的disciple ,竟难得感到了一丝智力上的优越。

  呵,我会告诉你,道盟刚出台了Dharma End Era 的传道法案,本座若是再不收徒授业,就要被赶出sect 了么?

  至于为什么找你?

  因为只有找一个看着像天才的蠢材,才能证明我确实没有授业innate talent ,那帮混蛋就不会强人所难了。

  天下庸才千千万,本座为什么偏要找你?因为只有我能看出,你是Five Elements 均赋的天废之资,绝无可能Qi Refinement 的!

  而且你人长得俊,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至少看着不讨厌,要是能辅助我Divine Dragon Moving it’s Tail ,就更美了。

  这样想着,伶舟月又吨吨灌了几口酒,差点把真心话给说出来了。

  “为什么?因为你是传说中极罕见的Five Elements 均赋,为师正好有一些快要失传的原创Absolute Art ,只有Five Elements 均赋的你才能cultivation 。”

  我信你个鬼!

  萧然虽然innate talent 差,但三年来,为了准备各Great Sect 的Entry Examination ,理论知识可没少研究。

  Five Elements 均赋,即spirit root 各向平庸,无突出优势,无法聚集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是典型的天废之资。

  穷极一生也难Qi Refinement ,更别提cultivation 什么Absolute Art 了。

  好在,不管Master bottle gourd 里卖的是什么药,他还是成功踏入了immortal sect ,即将走出Cultivation 生涯的first step 。

  不管未来多艰难,Master 终究是他的引路人,该配合的演出需尽力表演。

  “不知Master 要传授给Disciple 的,是何等cultivation technique ?”

  伶舟月想了半天,也没能找出适合凡人Cultivation 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

  cultivation technique 不行,只能找心法。

  忽然,她想起什么,立即从宽大的襟口,掏出一叠心法残本。

  “这是为师年轻时自创的万物共鸣心法,在家烤火时烧去了半边,如今只剩个残本,你凑合着看吧。”

  Xiao Bai 忽然感觉,这时候的伶舟月已经有些觉醒了……

  而她的共鸣心法,更是Myriad Evil Origin 。

  与此同时!

  一道冰冷的机械音劈入萧然脑海。

  【叮——】

  ————

  (全书完)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