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Cultivation Has Deteriorated Chapter 29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Meng Xia 一直知道Eldest Uncle-Master 筹谋了很多,但具体筹谋了多少,却始终不曾知晓。

但就是他也不曾知晓,Eldest Uncle-Master 竟然在不声不响之间,竟然布下了这样一个惊世大阵。

当然,这其实也反映了,Eldest Uncle-Master 对他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信任。

石面色骤变道,”Not good ,World’s Essence Qi 的浓度在持续下降,再下降下去,道兵可能都要再次沉寂下去了!”

手持弑divine spear 的灵patriarch 老,面色极其难看。

若是this world 的essence qi 浓度下降到了大退潮时代,就算他们成为first under the heavens 霸族,也可能会成为那个最糟糕的霸族。

在道兵沉眠,在天人不出的年代,他们就算是成为了first under the heavens 的霸族,那又哪儿还有什么优势?

“杨子居你真疯了不成?”

杨衍said with a smile ,“我死后哪儿管他洪水滔天,若Human Race 都没有了,那this world 就算是毁灭了那有如何?”

手持万道炉的War Clan Old Prince 面色阴沉,“卑鄙、shameless !”

杨衍:“Battle Venerable ,这等话就不必再说了,只会显露出你的软弱。Human Race 不是每个毛孔里都流淌着罪恶吗?这是你们的讨Human Race 檄中写的!”

Battle Venerable ,也就是手持万道炉的Old Prince 。

此时本来还有一肚子话,但却直接被杨衍一句话给堵了回来。

杨衍杨子居,这是一个敢于牺牲一切,不在乎一切的ruthless 。

更重要的是,这还是一个满腹经纶的ruthless 。

他什么都懂,更什么都能放弃。

也正是这样的ruthless ,才最是难缠!

Battle Venerable 面色阴沉,道,“杨子居,你真的以为你这个大阵,就能将World’s Essence Qi 打回essence qi 大退潮时代?”

杨衍said with a smile ,“也许不可以,那不如就先从War Clan 周边尝试好了!”

杨衍thoughts move 。

War Clan 族地的那一道光柱,却是瞬间冲霄而起。

一个有着War Clan 身躯的男子,却是出现在了光柱之中。

而他赫然正是杨衍杨子居的War Clan Avatar !

随后,通过神镜Battle Venerable 就看到了War Clan 之地大量的clansman 直接被吸干,然后化为一具具干尸。

靠近光柱的一个city ,更是直接变成废墟。

Battle Venerable 的eyes immediately 通红,手持万道炉就和杨衍拼命。

可惜,他的一切攻伐,直接就被Sovereign Dao 剑拦下。

随即,Battle Venerable 就看到War Clan 的族地,又接连升起数道光柱。

Battle Venerable 直接就疯了!

“疯子,你难道真要和我War Clan irreconcilable ?”

杨衍大笑。

“现在难道就不是?”

手持弑divine spear 的灵patriarch 老双手颤抖,因为就在刚刚Spirit Race 的族地,又同时升起了十几道光柱。

“疯子,你就不怕我们同等报复?”

若是他们真不顾一切报复,Human Race 的百姓恐怕要被屠戮的blood flowing into a river 。

杨衍摇头,“看来,你们还没做好思想觉悟啊,霸族革鼎不就是要杀到另外一方灭绝吗?”

“Dragon Phoenix 、神魔、上古器族现今又在哪里?”

“我这个大阵乃是以气血、true essence 、divine sense 、诅咒、地脉核心为力量之源,若Human Race 注定要毁灭,不若成为我的养料,拉着天下万族一切下地狱。”

“杀戮吧,尽情的杀戮吧,杀戮的越多,祭品也就越多……”

“所有的天人就一起杀戮吧,来吧,让我们一起葬送这个纪元,彻底如了this world 的意,祂不是想要覆灭Human Race 纪元吗?”

“那就让一切都覆灭吧!”

伴随着Eldest Uncle-Master 癫狂的话语,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所有的生灵齐齐色变。

莫说是众生,就连this world 也直接被激怒了。

天穹rising winds, scudding clouds ,无尽thunder 衍生。

in this brief moment ,莫说是天人,就是ordinary person 也感知到了天怒。

苍天一怒,corpses everywhere across the field 。

众多的天人,更是immediately 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忍不住跪伏了下去。

至于Meng Xia ,若非脚下有着白骨祭坛,估计也忍不住低头跪拜。

饶是如此,Meng Xia 依旧感觉到了自己的微渺。

在这等浩浩Heavenly Might 之下,他脆弱的如同一个婴儿!

Eldest Uncle-Master 手持Sovereign Dao 剑,遥pointed finger towards 着刚刚浮现而出的天意面孔,怒骂道,“既然苍天锁道,天弃Human Race ,那我也尝试一下,看看能否直接斩灭了你这个昏聩的天意!”

Eldest Uncle-Master 一语落,Heaven and Earth 直接浮现出无穷无尽的Chaos Divine Thunder ,齐刷刷向Eldest Uncle-Master 劈下。

但这些Chaos Divine Thunder 刚刚落下,就齐齐被这些大阵光柱接下,然后直接转移到了各大族的族地。

霎时。

无穷的生灵直接被Chaos Divine Thunder 湮灭,而这其中还包括难以计量的Human Race 。

不仅如此,这些被转移的Chaos Divine Thunder ,更是开始大规模破坏world 的构造。

大地破灭、山川崩毁、海洋干枯、河流干涸、植被消失……

所有感知到这一切的天人,面色齐齐惨白,Dao Heart 都差点因此崩毁。

杨子居……他怎么敢?!

不仅如此,Meng Xia 还发现这些组成大阵的光柱,还吸收了刚刚被毁灭的world 万物的essence qi ,让大阵再次变得宏大起来。

天穹。

无尽的黑云不断翻涌,数之不尽的thunder 更是轰轰鸣响,似天穹都要直接坍塌而下。

但是。

这prestige of destroying the Heavens and exterminating the Earth ,却是没有再降下。

随后,稳居world 大阵中央的杨衍,就开始遍数天下万族自导自演欺天骗天的各种丑恶行径。

他们分裂族群,他们导演新的理念,他们毁灭新的道途,他们祭天指证Human Race 的罪孽……

一桩桩、一件件,天意就像是个傻子一般被愚弄。

Meng Xia 直接就感受到了更为剧烈的天怒!

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的愚蠢,尤其是还被人如此愚弄。

就算天意还很稚嫩,只是一道稚嫩的程序,祂也不愿被人如此愚弄。

毗吟~~~

伴随着一声剑吟,Meng Xia 却是忽然看到Eldest Uncle-Master 手持Sovereign Dao 剑,一剑就向天穹的大道之锁斩去。

in this brief moment ,Meng Xia 却是看到Eldest Uncle-Master ,好似和整个大地融为了一体。

以地道战天意!

真的很难想象,此时的Eldest Uncle-Master 究竟到了什么realm 。

天穹之中,那封锁Human Race 大道的大道锁链之上,却是出现densely packed 的裂痕。

天穹之上,更是直接出现了一道暗golden 的伤痕。

无穷无尽的Chaos Divine Thunder 衍生,the entire world 都被照耀成了白昼。

所有的众生,都齐齐被Heavenly Might 震慑的昏迷过去。

唯有少数手持道兵的生灵,还能勉强保持清醒。

饶是如此,Meng Xia 依旧感觉要body dies and Dao disappears 。

Heavenly Might 实在是过于terrifying ,完全就不是地上的生灵可以面对的!

但这股力量,哪怕经过了大阵分担,上万个Avatar 均摊,Eldest Uncle-Master 的主身,依旧有些承受不住。

ka-cha !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鸣响,Eldest Uncle-Master 的身躯之上,就开始出现densely packed 的碎片,就像是一件脆弱的瓷器。

但是。

这件破碎的瓷器,还是被Eldest Uncle-Master 以春秋铁强行粘合在了一起。

Eldest Uncle-Master 手持Sovereign Dao 剑,遥pointed finger towards 着天意,道,“天意,现在你要么解除大道之锁,要么我就以大阵彻底毁灭大地之上所有的生灵……你需要吾等众生帮你完善道则吧?”

“你或许可以再次孕育生命,但代价也不小吧?”

“是灭世,还是再给Human Race 一个机会?你选择吧?”

看着举剑威胁上天的Eldest Uncle-Master ,Meng Xia 都有些傻眼了。

这真的是渺小的生灵可以做到的事吗?

此时此刻,Meng Xia 忽然感觉心中有什么东西破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