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Cultivation Has Deteriorated Chapter 29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恒帝九十六年,二月二十日,杨子居凭大阵以地道战Heavenly Dao ,举剑伐天。]

Meng Xia 以最客观的笔触,记载下了这件震铄古今的major event 记。

老实说,Meng Xia 也不知道这个记载能否留存下来,哪怕现在他现在是在做梦!

对于天意,Meng Xia 从来都心存敬畏。

尽管他亲眼看到Eldest Uncle-Master 凭借大阵、道兵Sovereign Dao 剑战天意,但依旧没有任何小觑天意的意思。

饶是如此,就在Meng Xia 记载下这件事的刹那,Meng Xia 就感觉他被Heavenly Dao 关注到了。

霎时。

Meng Xia 就如遭雷亟,身躯震颤,大脑空白,险些直接瘫倒、跪伏。

但最终,Meng Xia 还是承受了下来。

当然,Meng Xia 也很清醒的认知到,能依然清醒,最大的功劳是白骨祭坛,是浩浩人道之力。

饶是如此,Meng Xia 依旧感觉心境有巨大的升华。

Eldest Uncle-Master 看了Meng Xia 一眼,目光愈发的和善。

随后,他手中的Sovereign Dao 剑,divine might 却是愈发的浩瀚,锋芒直欲斩灭苍穹。

“天意,告诉我你的选择!”

rising winds, scudding clouds ,thunder 轰鸣,world 都因此变得暗淡。

很显然,苍天没有任何妥协的意思。

毗吟~~~

伴随着一声剑吟,Eldest Uncle-Master 却是忽然将Sovereign Dao 剑的divine might 打向了天穹。

无尽的golden divine glow ,瞬间冲霄而起。

那被用来锁住Human Race 异魂路的天意之锁,却是忽然被sword light 崩断,数截破碎的链条从天穹坠落而下。

与此同时,大地之上那上万光柱,却是再次齐齐发光。

有如鲸吞海饮,大量的山川、河流、海洋直接因此干涸,化为最为精纯的World’s Essence Qi ,再次汇聚到了Eldest Uncle-Master 的身躯之上。

不仅如此,还有数十个小族直接scattered ashes and dispersed smoke 。

轰隆隆!

天穹,乌云翻滚,thunder 霹雳作响,the entire world 恍若都化为了thunder 的国度。

白骨祭坛发出道道仙光,牢牢将他护佑在里面,Meng Xia 这才没有因为天怒而直接陨灭。

Heavenly Might 浩浩,实在是过于恐怖,没有真正直面过Heaven and Earth 者,恐怕永远will not 明白什么叫做Heavenly Might 。

纵使如此,Eldest Uncle-Master 依旧refuse to yield an inch 。

不仅如此,Sovereign Dao 剑更是散发出无穷无尽的divine glow 和浩浩lightning 分庭抗礼。

Meng Xia 甚至感觉,整个Heaven and Earth 一切都已然消失,唯有金黄和纯白两种rays of light 。

就在此时,Meng Xia 却是忽然感觉脚下大地有些异样。

像是有什么东西,要强行叩开他Internal View Heaven and Earth 的大门。

不过,力量非常温和,他并没有感受到敌意。

Meng Xia 没有犹豫,悄无声息就将Internal View Heaven and Earth 的力量蔓延了过去。

随后,Meng Xia 就忽然感觉身躯一沉,Internal View Heaven and Earth 都跟着沉重了无数,似要被压的坍塌了。

稍微感知一番,Meng Xia 心头顿时掀起stormy sea 。

因为,被塞入他Internal View Heaven and Earth 之中的,赫然是一截断裂的Heavenly Dao 锁链。

Eldest Uncle-Master 的馈赠吗?

Meng Xia 心神激荡,甚至都不知该用什么言语来形容此刻的心情。

Eldest Uncle-Master 正在和天意对峙,任何一丝力量都至关重要。

而想要瞒过天意,更是extremely difficult 。

搞不好就会因此,彻底导致他计划的失败,但他还是瞒天过海将这截锁链塞入了他的Internal View Heaven and Earth 。

和感恩相比,Meng Xia 感受更多的却是沉甸甸的责任。

双方对峙还在继续。

天意Supreme ,不会为人间生灵而妥协,祂在赌杨衍不敢真正毁灭众生!

而随后,杨子居告诉天意……他敢!

上万根大道光柱齐齐发光,in an instant 整个Heaven and Earth 都在开始摇晃。

一根根光柱之间,开始彼此共振、串联。

前所未有的毁灭之意开始弥漫,霎时,Meng Xia 就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大破灭之意。

Meng Xia 的面色直接就白了!

而那个手持宙天镜的mysterious person ,更是直接跪伏了下来。

“完了,完了,杨子居你这个疯子!”

谁又能想到,杨衍竟然真的敢灭世?

他的心到底有多狠?!

就在此时,天穹却是响起无尽天音,Heavenly Dao Power 如飞瀑一般倾泻而下。

这些浩浩divine force ,开始和Power of Earth 相互湮灭、吸收。

整个Heaven and Earth 都在跟着摇晃,也不知是不是错觉,Meng Xia 甚至感觉this world 都变得虚弱了下来。

对峙、互耗也不知持续了多久,天穹却是出现了两个大字。

赫然正是……住手!

随后,Meng Xia 却是看到,捆缚在Human Race 异魂道之上的锁链,却是齐齐崩断、消失。

面对杨子居的威胁,天意妥协了!

而就在此时,Meng Xia 却是感到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传来阵阵Great Dao’s heavenly music 。

庆云层生,甘霖普降。

只是瞬间,Meng Xia 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夫子证道成功了!

随后,Meng Xia 就看到一条异常宽广的大道,开始在天穹蔓延。

而这蔓延的大道,更是快速填补了Heaven and Earth 的空缺。

刚刚因Power of Heaven and Earth 损耗而亏空的Heaven and Earth ,再次获得补充。

不仅如此,Meng Xia 还看到了天穹那所有的大道,齐齐开始有了继续延续的可能。

the entire world 都有了新的probability !

谁也不需要refining 谁,谁也不需要活成谁,谁都可以走出自己想要走出的道路。

霎时,Meng Xia 就明白了夫子此次证道的意义。

夫子几乎凭借strength of oneself ,改变了world 的底层逻辑,打破了这方world 的某种锁缚。

随后,一道身穿white clothed 的年轻男子出现。

他始一出现,顿时就成为了world 中心。

World’s All Living Things 在他面前,都彻底黯然失色。

他赫然正是天意!

天意少年看着杨衍,“刚刚你的Second Junior Brother 王舆证道,与Heaven and Earth 有功且愿意为你偿还罪责。但你以大阵屠戮众生,破坏Heaven and Earth ,书罪无穷,你可知罪?”

杨衍收起Sovereign Dao sword dao ,“某破坏Heaven and Earth ,罪孽深重,自愿以此身此魂永镇大地,以偿Heaven and Earth 之恩,以赎此身之罪。某还有一剑之力,天意昭昭,自有公断,希望某不要再有出世的机会!”

杨衍说完,玄黄Great World 之上,所有升起的光柱,开始齐齐向大地之中降下。

不仅如此,他的身躯之上,也同时出现层层叠叠的岩层。

至于脚下的这个擂台,上面所有的rune 齐齐发光,开始和杨衍的身躯勾连到一起。

杨衍的身躯,开始快速石化。

看到快要化为石像的Eldest Uncle-Master ,Meng Xia 心头不由难过无比。

Eldest Uncle-Master 无疑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大英雄,但是他……保住了Human Race 的道统!

是Human Race 史册之上,永远不该被忘记的名字。

天意少年看着手持Sovereign Dao 剑,即将彻底化为石像的杨衍,目光不由闪烁了一下。

在Sovereign Dao 剑之上,更是沉寂了数秒。

随后,Meng Xia 感觉到天意少年的目光,在他身躯之上一扫而过。

Meng Xia 顿时紧张起来,但就是短暂一瞬,随后天意少年的silhouette 就消失不见。

然后Meng Xia 就感觉到天意少年的面孔在他心头的印象开始变淡,怎么回想都想不起来了。

Meng Xia 凛然。

按照这个效果,估计很快天下,都会忘记天意的存在。

天意少年离去,Meng Xia 就直接来到Eldest Uncle-Master 的石像前。

但还没来得及交流一句,Eldest Uncle-Master 的石像连带着大擂台,开始向大地之中沉降。

Meng Xia 刚想做点什么,却被Eldest Uncle-Master 直接喝止了。

[仲明真的是收了一个好dísciple 啊……回去吧,最好能找到Third Junior Brother ,他的付出应该不比我少!]

Eldest Uncle-Master 说完,石像就彻底消失。

大地彻底恢复原样,似乎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ka-cha !

伴随着一声破碎的声音响起,Meng Xia 的面前却是出现了大量的碎片。

碎片之中,Meng Xia 依稀看到了无数画面。

大瀚在清瑶的指挥下,按照Eldest Uncle-Master 的意志,按部就班建立了起来。

证道归来的夫子,带着门下十哲,开始带领Human Race 重整旧山河。

虽然大家对于天意的记忆都自动消失,但是overwhelming majority 生灵还是记住了杨子居的铁血和恐怖。

有了Eldest Uncle-Master 杀出的威风,证道归来的夫子和一众dísciple ,教化以柔,刚柔共济之下,天下快速平定。

不仅如此,天下七分,共同抵御一方强敌的world 格局,也彻底在Human Race 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