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推门而入的宁天和刚跳下来的Cai Wenjie 都愣在了原地,没办法事情诞生的太突然了,一瞬间两人都没能反应过来。

就这样两人奇妙的对视了几秒钟,最终还是Cai Wenjie 清醒了过来然后先动手控制住了宁天医生。

“不许动!你现在老实回答我的问题,不然……”

虽然后面的几个字没说,但是很明显这是一个威胁的话语。

被Cai Wenjie 控制住的宁天医生根本没有丝毫要妥协的意思,她靠着自己对人体的熟悉,直接forcibly 的掰断了自己的胳膊逃离了Cai Wenjie 的控制范围,随后直接一个回旋踢想要逼退Cai Wenjie 。

可惜experienced 的Cai Wenjie 根本不吃她这一套,虽然震惊于她敢忍着剧痛掰断自己的胳膊也要脱离自己的控制,但也仅此而已。

看着对着自己踢过来的宁天,Cai Wenjie 躲都没有躲一下,直接跨了两步来到了宁天的身边,随后直接用身体优势把宁天医生按倒在地,让她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

为了让她明白自己不是什么坏人,Cai Wenjie 在控制住她的行动之后,顺手把她掰断的胳膊安了回去。

准确的来说应该是把她的脱臼的胳膊给安了回去。

“听着,我不是什么坏人,但是现在有一个罪大恶极的女人,通过上面的通风口进到了你这个房间之中,你现在最重要的是看看自己有没有少了什么东西,比如说衣服或者武器之类的,因为那个女人的伪装以及化妆能力非常强,我有充足的理由怀疑她会借用你的身份”

宁天现在的脸因为胳膊的原因痛的煞白,但还是对Cai Wenjie 的话做出了反应。

“你是说有人现在用我的身份在外面招摇撞骗?”

“或许比招摇撞骗更严重,我怕她会刺杀岩松上将等一众high level 将领”

Cai Wenjie 说这话的时候表情非常严肃,所以宁天也差不多信了大半。

“我知道了,我会配合你,不过在那之前先把我放开,你刚才骨头接反了,很痛啊知不知道!”

听到宁天有些委屈的声音,Cai Wenjie 这才反应过来,连忙looked towards 了自己接的胳膊。

然后他就发现,好像真的把她的胳膊接反了。

“啊,抱歉抱歉,我现在就给你接回来”

说完,Cai Wenjie 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把接反的胳膊用巧力重新卸了下去,之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把胳膊重新接了上去,这次Cai Wenjie 终于没有接错,可是宁天却快要疼死了。

虽然很想惨叫,但是她还是subconsciously 的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任何一点声音,默默的承受痛苦。

“我觉得应该没事了,你动动看”

“不用了,你确实是正确的接回去了,谢谢!”

虽然宁天在道谢,但是Cai Wenjie 很明显感觉的到,她在说谢谢的时候有些gnashing teeth ,好像恨不得给他来一拳。

对此Cai Wenjie 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有人突然闯进自己的房间,然后用military force 控制住自己然后害得自己胳膊被卸了的时候,恐怕以自己的脾气,肯定会把闯入者打个半死,等问清理由之后,再决定要不要把剩下的半死一起交给他。

不过很快Cai Wenjie 就回过了神,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没工夫在这里嘘寒问暖。

“这件事我以后再给你郑重的道歉,现在最重要的是,你必须要跟我去找到那个女人,避免事情变大之前控制住她”

宁天揉了揉自己的胳膊,look pale 的向Cai Wenjie nodded 。

随后宁天在自己的房间之内捣鼓了一下,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个医疗箱,在医疗箱之中宁天拿出了一个固定夹和绷带,迅速地给自己套了上去。

并且还特意的在衣柜里面拿出了属于自己的一套便装并且还带上了可以遮住半边脸的口罩。

“既然你说的那个危险的女人是借用了我的身份,我也可以理解为她把我的脸都拿去了对嘛?”

“所以你才想要遮住脸,以方便寻找她?”

“没错!既然她用的是我的样子,那么想要找她就很容易了,毕竟她现在可是宁天医生”

或许是因为遭到了无妄之灾,现在的宁天非常的生气,眼前的这个男人她打不过,但是那个冒充她的那个女人可不会就这么简单的过去。

宁天做完伪装之后,就跟随着Cai Wenjie 一起走向了餐厅那边,他们打算在人最多的地方先寻找一下看看。

毕竟那个女人扮演的可是一名医生,既然是医生,那么肯定会待在伤员所在的地方。

顺着这个思路,Cai Wenjie 和宁天两人来到了餐厅搭建的临时医护所,这里是所有伤员临时滞留地,伤情不是很严重的话,就在这里治疗,如果伤情很严重的话则是要移送到专门的病房去进一步治疗。

两人一进到临时的医护所就闻到了浓烈的消毒水味道,可是再怎么浓烈的消毒水也掩盖不了这里的血腥味,甚至有的地方血腥味直接压住了消毒水。

大量的伤员因为没有可以躺的地方,只能靠在墙边努力的不让自己倒下去,甚至有的伤员哪怕是双腿都做了截肢手术都没有可以躺着的地方只能依靠在墙壁上面忍着剧痛坚持着。

这里的很多人都因为没有足够的麻药,所以在没有注射麻药的情况下,直接进行了手术,手术之中产生的剧痛必须要靠自己的意志撑下去。

很多人撑了过来,也有很多人没有撑住,而这些没有撑住的人,都已经永远的闭上了双眼。

“那边那两人!你们做什么的!没事做的话赶紧过来帮忙!”

一个穿着护士服的女护士,突然叫住了Cai Wenjie 和宁天两人,然后面带不满的说了一句。

可是这个小护士刚说完就后悔了,因为她知道那个长得帅气的男人是Cai Wenjie 中校,是今天要表彰的主要人物。

“对不起>人<,Cai Wenjie 中校我没能第一是时间认出您,您现在肯定是在追这次爆炸的犯人吧,对不起打扰到您了!”

Cai Wenjie 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小护士的一大串的连击弄得哑口无言了起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