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差点忘了,宁天医生要我去拿镇定剂,我就不多打扰您了,再见!”

小护士说完就要脚底抹油遛的时候,真正的宁天快步走上前按住了想要逃跑的小护士。

“等一下,你刚才是说宁天医生?”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被拦下来,但是小护士还是强装镇定的replied 。

“是啊,宁天医生正在那边的手术台进行手术,因为怕病人挣扎所以让我去拿镇定剂预备一下,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可以走了吗?”

“不行!”

这次是Cai Wenjie 叫停了这个小护士。

“你不能走,先带我去你说的宁天医生所在的手术台,我有事情要当面问清楚!”

Cai Wenjie 说到最后,忍不住漏出了murderous aura ,直接把这个小护士吓得一哆嗦,不光是这个小护士,身边的伤员们也被这个突如其来的murderous aura 给影响到了。

不过跟这个吓得直哆嗦的小护士不同,身边受伤的士兵们的第一反应是拔出随身携带的匕首或者其他武器immediately 开始警戒了起来。

就连双目失明的士兵,也拿起手边的拐杖对着Cai Wenjie 进行警戒。

看到这个情况的Cai Wenjie 知道是自己没控制好imposing manner ,所以慢慢的平复一下心情,把不该有的murderous aura 收了回去。

这下原本那些被突如其来的murderous aura 惊的警戒起来的伤员们也慢慢的躺回了自己的位子上面,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活动,暗地里士兵们悄悄握住匕首的手还没有放松掉,只要有人敢跳出来乱来那么迎接他的或许就是一大片的匕首雨了。

这个小护士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这位会对宁天医生这么恨,但是作为一名合格的护士,他的要求还是要尽可能的满足Cai Wenjie 的要求。

“请跟我来,宁天医生就在前面的手术室里面”

小护士领着两人开始往手术室走去,期间Cai Wenjie 已经拿出了手枪,做好了战斗准备。

当两人在这个小护士的带领之下来到手术室门外之后,不等小护士开口,Cai Wenjie 一马当先的先推开了手术室的木门。

里面的医生和那个假冒宁天的女人,正在手术台上对着病床上躺着的士兵进行着手术,这个士兵的腹部被四块锋利的石块打中了腹部,导致这个士兵的腹部出现了四个血洞,而且那些石块还在腹部之中没有取出来,这次的手术的目的就是为了取出腹部里面的石块。

Cai Wenjie 的到来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因为他们的注意力已经全部集中在了手术台上面,就连那个女人也一样。

本来应该成为这次手术的主刀的宁天,因为是楚人美假扮的,所以主刀的位置只能由其他人代替,而她则是做其他医生的副手,专门递工具或者给主刀擦汗。

所以她也现在忙来忙去的根本没有注意到已经推门而入的Cai Wenjie 和宁天本尊。

本来想直接动手的Cai Wenjie ,看着手术现场的情况,还是决定等一下再出手,至少要等到这场手术结束才能毫无顾忌的动手。

正巧宁天这时候也小声的跟Cai Wenjie 说到。

“我看这手术马上就要结束了,要不我们等一等,等他们把手术做完你再出手?”

“可以”

“那我们就先出去吧,我们呆在这里只会影响手术,毕竟我们没有穿防尘服,很容易让那个伤员感染细菌的”

听着宁天的话,Cai Wenjie 默默地nodded ,最后一次看了手术台上的那个女人最后一眼,随后就离开了手术室。

但是离开手术室并不意味着Cai Wenjie 要离得太远,Cai Wenjie 斜靠在手术室周边的墙壁之上双眼紧紧盯着手术室的大门,生怕一不注意就让她跑了。

为了保险起见,Cai Wenjie 直接用communicator 把周边的士兵调了过来,在帮忙搬运伤员或者医疗物资的同时,紧盯着这个手术室不要让任何一个人从里面逃出去。

半个小时之后,手术室的登暗淡了下来,这就意味着里面的手术已经结束了,等的已经不耐烦的Cai Wenjie ,第一个站起来跑到了手术室的大门,随后一脚就把大门给踢成了粉碎。

“pèng! ”

“抓住她!不要让她跑了!”

“是!”

周围的士兵们看着Cai Wenjie 指着一个女医生之后,立刻拿着武器围了上去,with no difficulty 的把楚人美控制在了地上。

“等一下!你们在干什么!赶紧放了宁医生!”

一个同样在手术室里面的助理医师,赶紧向士兵们喊到,而且就要上来抢人,身边的医生们也用警惕的眼神看着Cai Wenjie and the others 。

虽然没有说话但是那紧握着的双手,肯定不打算善罢甘休。

“干什么?你好好看看这是不是你们的宁医生!”

说完Cai Wenjie 直接上前几步抓住了“宁天”的头发,然后用力扯了下来。

同时Cai Wenjie 身边真正的宁天也摘下了自己的口罩。

“我才是真正的宁天,而她则是假冒我我的冒牌货!”

“同时她也是这次爆炸事件的犯人!”

此话一出,原本还有些对Cai Wenjie 有不满的医生们瞬间就被震惊所取代,然后是才缓缓出现了一种仇恨的情绪。

因为这次爆炸而死伤的士兵们实在是太多了,他们作为医生更是作为军人,战友们的生命就这么没了,他们的心里更难受,因为他们是军医,就是为了保证部队士兵们的生命而存在的。

现在外面战友们的尸体已经堆积成山,每次看见那个场景他们恨不得立刻拿起武器,去把这次爆炸事件的犯人fiercely 地打成马蜂窝解气泄愤。

现在Cai Wenjie 突然跟他们说,一直跟他们一起救人的人居然是犯人的时候,他们怎么可能不震惊不惊讶。

“Cai Wenjie 中校,您确定她就是犯人吗?或许是不是搞错了?她虽然假扮了宁天医生,但她到刚才为止,一直和我们一起救人one minute 都没有休息过……”

“够了!”

Cai Wenjie 看着还想为这个女人试图辩解的助理医师立即loudly shouted ,让她闭嘴。

“难道就因为她跟你一起救过人,我就要原谅她吗?那之前死在她手里的士兵们怎么办?我的部下怎么办?今天谁都别想救她,她死定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