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Eyes Are Mutated Chapter 75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狱是Ye Huan ?

狱不是Ye Huan ?

蓝婉儿此时的心绪很复杂,她一时之间都无法辨别自己此时的想法。

到底希望狱是不是Ye Huan 了。

……

那些搜寻的队伍可没有蓝婉儿那么多的想法。

他们就只有一个想法,彻查他们分到的区域。

无主的房屋就直接进去搜查,有主的房屋就用奖励诱惑。

一颗middle grade 祛渊丹。

只要开门接受检查,不是狱或者窝藏狱的,直接奖励一颗middle grade 祛渊丹。

在Immortal Clan 这种不计成本的投入下,搜查进行的还是挺顺利的。

毕竟对舌渊城里大部分的居民来说,一颗middle grade 祛渊丹的诱惑还是挺大的。

偶尔有一些不太在乎那颗middle grade 祛渊丹奖励的居民,也不得不考虑一件事情,那就是得罪Immortal Clan 值不值得,只是让搜查一下而已,也不是不能接受。

Immortal Clan 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价,显然是动了真格的了。

这个时候和Immortal Clan 对着干,谁知道Immortal Clan 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舌渊城里的居民可都不傻的。

就在这种默契的配合下,Immortal Clan 的搜查进行的格外顺利。

……

玄极火树也在亲自带队搜查,一边搜查一边也在留意着信息平台。

各个队伍的搜查进度最终都会汇聚到他持有的这个信息平台上。

看着信息平台上汇报的搜查进度,玄极火树脸上也不由露出了笑容来。

按照现在这个搜查进度来看,只要两天左右就能排查一遍。

when the time comes 那个狱就再无藏身之地了。

他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了。

……

搜查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很快一天的搜查就过去了。

这一天的搜查没有任何的收获。

可玄极火树却没有任何的沮丧,一天时间搜查了一半多的区域,这个搜查的进度绝对不慢了。

即使没有收获,那也只是暂时的。

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守护好现有的成果,等明天把剩下的区域给搜索完毕后,那狱必将会再无藏身之地。

……

Bronze Cauldron 空间里。

Ye Huan 周身被one after another 颜色各异的星尘覆盖,如同一黑洞般吞噬着那些星尘里的能量。

化身站立在Bronze Cauldron 一处,留意着这处屋子里的动静。

Ye Huan 进入这间屋子时,这间屋子里并没有Martial Artist 。

此时此刻,屋子里却是多了三位Martial Artist 。

三位Martial Artist 皮肤都呈现一种dark green ,显然是来自于同一种族。

“Immortal Clan this time 是咋了,花费如此代价也要拿下那位狱?”

“也不知道那位狱到底是做了什么天怒仙怨的事儿。”

“就狱身上那些essence crystal ,恐怕都不够Immortal Clan 如今付出的代价。”

“那狱this time 怕是要插翅难逃了。”

……

通过那三位Martial Artist 的相互交谈,Ye Huan 对此时舌渊城里的情形也算稍微有了一些了解。

Ye Huan 大概的知道Immortal Clan 为何会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也要找到他了,应该是察觉到那焚渊丹的Pill Recipe 有问题了。

但是察觉到了又如何,Ye Huan 不相信在这种状态下,Immortal Clan 和那些种族的联合势力能够找到他。

他要让玄极火树那些家伙趁兴而来,败兴而回。

……

second day ,天刚蒙蒙亮,玄极火树等就再次启程了。

胜利在望。

玄极火树等还是稍稍有一些兴奋的。

步步为营,稳扎稳打

玄极火树等势力一点都不冒进。

后方,竹叶和白沙看着这一幕,眉头都皱成了一个川子了。

无从下手啊。

即使想要捣乱,都没有办法。

竹叶爪里的竹笋都没有吃了,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去解救自己那位同族了。

时间就在这种情况下一点点的流逝。

舌渊城里,剩下的没有被排查的房屋也越来越少。

四百八十五间。

四百间。

……

三百八十九间。

……

剩下的房屋越来越少,玄极火树等的包围圈也越来越密实,此时就算是一只苍蝇都甭想从包围圈里飞出来了。

二百间。

一百八十五间。

……

一百间。

八十间。

……

没有发现。

没有发现。

……

随着没有搜查的房间的减少,依然是没有发现狱的踪影。

可玄极火树和纹星等却没有任何急躁。

狱跑不了。

……

一间。

到了黄昏的时候,整个舌渊城里就剩下最后一间房屋没有搜查了。

唰。

唰。

唰。

……

one after another 目光就如同激光雷达般扫射了过去。

玄极火树、纹星、星天杰等站在最前面,把那最后一间房子给围了起来。

……

City Lord’s Mansion ,Vice-City Lord 办公室。

杨须透过那面镜子看着这一幕,不禁shook the head 。

事情要结束了,只是可惜了那位狱了。

他对那位狱还是挺欣赏的。

……

包围圈外某处。

蓝婉儿just and honorable 的看着这一幕。

她只要不参与,纵然是Immortal Clan 都不敢在on the surface 对她如何的。

要结束了吗?

看来那位狱应该不是Ye Huan ,要是Ye Huan ,It shouldn’t be 如此落幕的,重要折腾出来点动静才是。

……

另外一处隐蔽的角落里,竹叶、白沙以及熊白白都在。

竹叶和白沙不由moved towards 熊白白看了眼。

熊白白顿时就警惕起来。

“你们想要干嘛?告诉你们我impossible 干的。”

熊白白说着还往后退了退。

虽然他只是一熊,可也能看清楚此时的形势。

没机会了。

那个狱再也没有翻盘的机会了。

他可不想因为那个狱而搭上一条熊命。

……

“狱,出来吧,你走投无路了。”

最后一间屋子前,玄极火树往前走了两步,冲着那间屋子喊道,脸上带着胜利的笑容。

无声。

寂静无声。

屋子里simply 没有任何的回应。

“hmph ,unable to tell good from bad 。”

等了一会,看着那屋子依然没有任何回应,玄极火树脸上的笑容消失。

哒,哒,哒……

玄极火树一步步走向那间屋子。

反正是一间无主的屋子,既然躲在里面的狱不主动出来,他就帮助那狱出来。

玄极火树在小屋门前站定,而后伸手推向房门。

吱呀。

那扇门发出a light sound ,而后应声而开。

这让玄极火树以及周围的那些Martial Artist 都有些意外。

太容易了。

这门开的也未免太容易了吧。

玄极火树加大了一些力,彻底推开了那扇门。

“狱,obediently surrender 吧,你……”

推开门的同时,玄极火树就在大声宣布道,他笃定狱就在这间屋子里。

毕竟整个舌渊城他们都查了一个遍了,就剩这最后一间屋子了。

狱不在这间屋子里,还能在哪里。

is it possible that 还能飞了不成?

可玄极火树的话却在喊了一半的时候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