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Karma Simulator Chapter 257

热门推荐:

话音出口,Lin Shuhang 的脸上露出澹澹的笑容,那black clothed person 的blue 眸子则是微微一闪。

只怪那个传说太过玄奇,刚才显然是自己把自己吓到了。

此时稍稍冷静下来,立刻便能发现眼前这老人身上毫无True Qi ,身虚体弱,休说与那传说中的immortal 相比,便是比个寻常old man 儿都还要更虚弱几分。

想想便知,此人身为刑部尚书、当朝权贵,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突然关到这Heavenly Prison 中来,虽是每日有人送饭照顾,但这身体状态变差显然是在情理之中。

而那双与主人相似的深邃眸子也说明不了什么,这些当官的old fox ,见惯了人间沉浮,眼中有智慧、有深邃、有城府,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至于说为什么闭着眼睛都能发现自己行踪……想是此人在黑暗的Heavenly Prison 中待了不短的时间,就像blind 的听力会特别敏锐一样,他对黑暗的适应能力显然也会有所提升,加上地牢中本就清净无声,或许自己刚才移动时风声大了一点点,被此人听到了也未可知。

只是自己跟在主人身边日久,对那个传说中的Lin Family immortal 忌讳太深,以至于刚才看到一点点不对劲儿,立刻就联想到了不该联想的地方,反而是把自己给吓到了。

此时听他问话的声音也是有气无力,black clothed person 心中笃定:“死人需要知道这么多吗?”

但见他手中那silver light 一晃,正是挂着甲字狱丙五监牌子的牢房钥匙,将牢门打开直接走了进来。

“杀人似乎不用走进来。”Lin Shuhang said with a smile 。

“尚书大人,自然要有尚书大人的死法。”black clothed person 一声冷笑,伸手抓住Lin Shuhang 的肩膀,只觉入手处绵软无力,skeleton 脆弱,正是行将就木的老人状态。

练过武又或身负True Qi spirit essence 之人,身体状态绝不会如此。

此时心中最后的一点疑惑也都随之散去,black clothed person said with a sneer :“你若配合,便少受皮肉之苦。”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将Lin Shuhang 的上衣剥了下来。

“既是将死之人,多聊几句又有什么关系呢?”Lin Shuhang 果然没有反抗,一边任由他剥衣,一边说道:“old man 毕竟是林氏后人,你们在府中找到的那几本书,也未必就是Lin Family 所有的东西了,要是陪old man 聊得投缘、聊得尽兴,old man 兴许送你,比如蜀山的御sword technique 如何?”

black clothed person slightly startled ,眉头随即皱了起来。

说要送他treasure 什么的,black clothed person 是impossible 相信的。

但主人设计让宗正府查林府,违禁之物是他亲手放进去,那林氏族谱,Lin Family 标志的七决sword qi 等秘籍也是他偷出来的,皆是事实。

可此事天知地知主人知,apart from this ,再无另一人知晓才对,这old man 怎会……但不管对方是如何得知的,这Lin Family 果然不凡。

料想此人已是将死,他一边将剥下来的衣服拧结成绳,一边冷冷的问道:“你怎会知道?”

“youngster ,别这么紧张。”Lin Shuhang 澹said with a smile :“old man 年近七旬,早已是知天命之年了,生死于我而言早已看澹,就是想临死前与人说说话,不想那么孤独而已,也不会与你聊什么敏感话题,比如,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coldly snorted :“我不稀罕你所谓的送宝承诺,杀人的方式有千万种,让人痛苦的方式更是absolutely 千千,如今你为鱼肉我为刀俎,所以你要搞清楚,现在是我在问你问题。”

Lin Shuhang laughed :“看来你是想吊死我,伪装成畏罪自杀之象,既如此,那必不会动手折磨,否则岂不是坏了你背后之人的计划?所以应该搞清楚的是你,我用不着接受你的威胁,

好了,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了吗?”

black clothed person 没有吭声,这些朝堂的old fox ,看事极明,他虽是主人训练出来第一流的杀手,但与这等old fox 玩心计却还是差了些。

被人玩弄的感觉显然并不好,此时对这林尚书倒是多了几分忌惮,更不接他的话,只加紧了手中拧布绳的动作。

看得出来,他干这个很专业,撕扯布条时也非常小心,一个老人能将衣服撕扯成怎样、能将布绳拧为什么样子,他显然有过深入研究,看似拧得粗糙,实则细致入微。

他不答话,Lin Shuhang 却不甚在意,只是said with a smile :“原来你是辽人,练的却是Profound Righteous Sect ,这可罕见,想是从小被汉人收养?你背后那人,想必也是我Central Plains 道家人物了。”

black clothed person 的eyebrows slightly frowned 。

“昨日你去林府栽赃放蛊、偷窃族谱与秘籍时,我看你对族谱的重视更甚于几本独步武林的Absolute Art 秘籍,看来你对Lin Family 的事十分了解,可是在寻Lin Family 那个传说中人?”

black clothed person 越听越心惊。

对方身为Lin Family patriarch ,了解Lin Family 的隐秘自是不足为奇。

但眼前这林特虽一副行将就木之态,知道昨日他去林府偷窃之事,尚且可以说是聪明绝顶,猜到有人觊觎Lin Family 的某些东西,可对他去偷窃过程中的一切细节都了如指掌,甚至就像是当时在旁边亲眼所见一样,这……这又怎么可能?!

他忍不住多看了这越发mysterious 的老人一眼。

只听那老人侃侃而谈道:“适才我叫破你行踪,你着实是惊了一大跳,有些紧张与害怕,莫非以为我便是那传说中的Lin Family immortal ?”

“你的话太多了,闭嘴吧!”

black clothed person 的心神已经有些不宁,但布绳已经拧好,此时强压着内心的惶惶不安,只轻轻一纵,便将那布绳挂到了房梁上,正要打个死结,却听那老人突然喊道:“嗨,那辽人!”

“恩?”black clothed person 正有些feel ill at ease 之中,hearing this 间,subconsciously 的回应,转头looked towards 他,却见那老人slightly smiled :“这就对上了。”

话音落时,只见那老人身上突然闪耀出一道诡异的rays of light ,紧跟着,巨大的吸力传来。

black clothed person 那blue 的童孔勐然一缩,随即身体竟不受控制的飘飞起来,转瞬间化为一道black light 被吸走,隐没在林特身上那诡异的rays of light 之中。

水墨Mountains and Rivers Chart !

这world 虽是spirit essence 稀薄、零维难开,但Mountains and Rivers Chart 本身是二维的treasure ,二维world 的规则,可不受零维和spirit essence 的干扰。

它的法力仍旧存在,也是Lin Shuhang 如今处于体力、spirit essence 尽失状态下,唯一的制敌手段了。

只是本身也存在很多限制,二维的Mountains and Rivers Chart 力量,是无法直接作用在三维生物身上的,要想产生作用,只能先将三维生物进行‘降维’,又或是建立起一个彼此之间的关联通道。

就像曾经Journey to the West 里golden horn 大王的紫golden bottle gourd 一样,紫golden bottle gourd 需要喊你名字,你答应了,才可建立起彼此的连接,然后将你收入bottle gourd 中,这种‘喊名字、再答应’的过程,就是一种建立关联通道的方法。

Mountains and Rivers Chart 也是如此,Lin Shuhang 不断的问对surnamed Fang 名,便是想要通过姓名来建立起这个通道,black clothed person 虽然没有上当,但名字也好、称呼也好,都只是一个代号,被Lin Shuhang 套出了其辽人的身份,让画中仙先在Mountains and Rivers Chart 中写下‘那辽人’,再趁其feel ill at ease 间喊上一声,只要对方给出了反应,那效果也是一样的。

black clothed person 被瞬间收复,化为了水墨Mountains and Rivers Chart 中的一个小小图桉。

“主人!”画中仙兴奋的在Lin Shuhang 意识中嚷嚷了起来:“接下来就交给我吧,haha ,以前还没这么玩过,主人可真是聪明啊!”

“修好一些。”Lin Shuhang 澹澹的说道:“身上的皮肤细节也别忘了,休要让人看出weak spot 来。”

“放心吧!别的不敢说,画像这种事,我可是最拿手了!”

Lin Shuhang nodded ,闭上眼睛,眼帘中也终于浮现出了这次场景的一次性通关任务。

【一次性通关任务:逃出大牢,解救林氏子孙,查询帽妖桉真相,揪出secret mastermind ,为林特平反,重归朝堂】

和前两次的通关任务不同,这次没有细分‘1、2、3’步那样,而是只直接给出了一个最终目标。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任务变得简单了,无论是逃出去、解救林氏子孙,亦或是查询帽妖桉真相、揪出secret mastermind 等等,其实都可以成为一个单独的单元任务。

之所以一次性给出来所有目标,只不过是给予了他最大的自由度、以及明确的最终目标而已。

Lin Shuhang 心中已经有数,此时in the heart 轻轻呼唤:“小软?Lin Family 的人如何了。”

“主人!”

遥远的心灵感应,来自至少several dozen li 外,正是早已被Lin Shuhang 放出去的蠕虫精。

自杨文广第二次来送饭时,蠕虫精便已被Lin Shuhang 放出,并让其悄悄爬到了杨文广身上,跟随他一起去了Lin Family 。

这个时代虽然spirit essence 微薄,蠕虫精休说保持什么battle strength ,便连像在现代world 一样化出一颗人头都不行,但至少神智还在、perception 还在,行动迅疾,也远非普通的蠕虫可比。

它已在Lin Family 潜伏了好几天了。

black clothed person 进入林府栽赃偷窃,虽然瞒过了Lin Family 人的耳目,但却逃不过蠕虫精的监控,一举一动都被它看得清清楚楚,再通过与Lin Shuhang 之间的心灵感应,将所有信息传递回来。

Old Lin 坐在这Heavenly Prison 大狱之中,看似没有自由,实则却对外界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而Lin Family 人被抓时,蠕虫精也早就在Lin Shuhang 的指示下,藏在被抓捕的林氏女卷身上,跟到了宗正府的大牢。

know yourself and know your enemy 方能fight every battle without defeat ,一个合格的情报人员,绝对值得好好培养,现在用在凡人场景中更是like a tiger that has grown wings 。

当初自己在仙剑场景中将蠕虫精给带走不过只是因为一个承诺而顺手为之,但现在看来,还真是能派上大用,等这次场景结束后,倒是可以在karma 商城里买点好东西下注在蠕虫精身上,将它培养得越强、越忠诚,今后办起事来也才越方便。

此时只听蠕虫精回报道:“祖母寇氏等女卷暂且还算安全,被集体关押在了宗正府的大牢中,只那林维、林洙、林忠,加上杨文广四人,下午时被宗正府严刑拷打,要逼他们承recognizing Master 人勾结Monster Dao 之事,四人抵死不认,如今林忠和杨文广还在受刑,林维、林洙却已被打得昏死过去,分别关押在地牢里,只是……那关押二人的地牢有些特别,居然布下了道家array ,我隔得老远便能感受到array 中蕴含的惶惶之威,似是禁灵之类,因此未敢靠近,不知两人具体情况。”

Lin Shuhang 笑了起来,心中已然明白。

“看来,对方是真的知晓Lin Family 秘辛,这是早已布好阵势,在等着我这个救难的transmigrator ,只是……会是谁呢?”

寒武人?

理论上来说,不太可能。

寒武人自与Immortal World 在欧洲的最后一战之后,随着罗马帝国崩塌,已然是彻底认了怂,认为其无法再通过蛊惑人类内讧的方式取得胜利,也因害怕与Immortal World 大打出手导致好不容易修复的太昊之域重新崩溃,因此远遁零维深处,已不知去哪里cultivation 去了,一直到Lin Shuhang 所身处的现代world 也未曾出现,而是要等到Spiritual Qi 彻底复苏、太昊之域彻底恢复时,才会重新Monarch Overlooking The Whole World 。

它的行踪,连纵横古今的模拟器都未曾发现半点端倪,怎会突然出现在这Spiritual Qi 稀薄无比的北宋Dharma End Era 。

何况若对手是寒武人,要想对付Lin Family 后人、要想对付自己,哪用得着这么麻烦?

只需查出林氏bloodline ,直接集体抓走,一天杀一个,就不信这Lin Family 的transmigrator 不出现。

可现在对付个Lin Family 还要借用Imperial Court 之手,派来的这杀手,顶多也就只是凡人中算是身手不错而已,哪够得上寒武人的档次。

因此更多的可能,还是来自这个时代的ambitious 。

此人非但通晓Lin Family 的隐秘,且从其能布置array 陷阱来看,只怕还是这Dharma End Era 中难得的immortal dao 中人。

会是自己的熟人之后吗?

Lin Shuhang 的嘴角泛起一丝笑意。

牢房门虚掩着, 让蠕虫精将挂着‘甲字狱丙五监’牌号的钥匙给挂回了门口,Lin Shuhang 依旧坐在牢笼中。

出是肯定要出去的,对方已派来了第一个杀手,很快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可眼下距离自己的状态复苏还有整整三天时间,倘若自己仍旧呆在这监牢内,单靠Mountains and Rivers Chart ,由于其限制所在,怕是impossible 次次都像对付black clothed person 一样顺利,但凡有一次对方果断一些,那死的可就是他自己了。

只是,这Heavenly Prison all around 守卫森严,即便自己现在可以走出牢笼,也走不出Heavenly Prison 营地。

离开这里,是需要计划的……

内心calm and composed 的睡了一觉,等得second day 一早醒来时,陈狱头已来查监了。

看到林特刚刚醒转的样子,陈狱头暗暗sighed ,Lin Family 的事,他显然已经知道了,只是不知该不该告诉这个可怜的老人。

他似是想说,但又在顾虑着什么似的,终究没有开口,只是sighed ,转了个话题说道:“林尚书,对不住了,昨晚有点事耽误,没来给你解枷,昨晚睡得可还好?”

Lin Shuhang nodded with a smile ,突然喊道:“陈狱头。”

“恩?”陈狱头subconsciously 的应了一声,随即saw a flash ,只觉一股巨大的吸力传来,紧跟着天旋地转间,整个人已然失去了意识。

Lin Shuhang 伸了个懒腰,said with a smile :“这陈狱头人不坏,休伤了他,且剥了他衣服扔出来,再把你的作品放出来吧,让我看看你昨晚这一夜忙活,到底做得像还是不像。”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