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Karma Simulator Chapter 301

,最快更新我的karma 模拟器最新章节!

    听宋江说完郓城之事,除了Lin Shuhang 外,这满屋子的人,表情几乎全都变得凝重了起来。

    武松却是皱frowned :“我等武林聚会又不犯哪条法规,他凭什么来清剿?”

    这是不知众人计划的。

    周侗则是fiercely 一拳砸在桌子上:“Brother Gongsun 竟被他们抓了……可恶!”

    柴进said solemnly :“既说是关押在大名府,眼下至少是还有条命在,只要人还在就好,等我等杀了童贯,只需太保一纸调令,自可将公孙胜救出来。”

    “那童贯既已识破我等底细,与其等他们来这里动手,不如我们先发制人!”周侗厉声说道:“他在郓城虽有数百人,但我等聚集在此的好汉也not to be trifled with 的,我这几日已在大会里物色了十余位好汉,非但个个实力不俗,且皆是正直之士,要说杀童贯,必不推辞!”

    武松听得暗暗心惊,这才明白这帮人举办这武林大会的真正目的,难怪周侗and the others 的核心圈子始终将他隐隐排斥在外,只因这事确实太大了,他对周侗and the others 而言,只是个刚认识不久的陌生人,自然impossible 随意告之,都是情理之中。

    但如此,也就愈发的显得刚见面的Lin Shuhang 将他邀请上楼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想那童贯,鱼肉天下已久,纵容手下兵匪劫掠,更甚之于敌人,百姓皆恨不得生啖其肉,而今密谋诛杀,此等豪杰之事,武松怎肯落于人后,此时应声道:“此等义举,算我武松一份儿!”

    周侗大喜,武松算是这次武林大会里他最好的好手了,果然是同道中人:“好!得武二郎相助,此事便又多了一分把握!我这便去召集大伙儿,明天便可直入郓城,待明晚给他来个……”

    “不。”

    还不等周侗说完,Lin Shuhang 已澹澹的开口说道:“还是散了吧。”

    众人都是startled 。

    Lin Shuhang said with a smile :“此事既已被童贯识破,以他的谨慎,怎会刚来第一天,就被人将信息透风到我等之处?”

    其他人尚未反应过来,那边宋江已脸色微微一变,跪拜道:“太保难道是在怀疑宋江?天日可鉴……”

    “宋押司勿疑。”

    Lin Shuhang 虽不喜宋江,

但是非曲直还是能分清的,要说宋江被童贯派来故意传报假消息,坑害江湖中人,他单出于爱护羽毛的角度,也是absolutely impossible 做的。

    Lin Shuhang said with a smile :“宋押司固然不会说谎,但只恐因你这及时雨的江湖名声,反被人利用了。”

    “那些士卒在押司看来既是凶悍十足、killing people like scything flax ,且在restaurant 中时尚且能守口如瓶,怎的到了县衙便突然口没遮拦了?只怕是故意说给押司听的。”

    宋江一愣,周围其他人则是looked thoughtful 之状,只听Lin Shuhang 继续说道:“其二,童贯若真想隐蔽行踪,他大可让那数百人分散,乔装成百姓入城,却故意扮作不伦不类的商队,乃至还驱赶restaurant 原客包下整座restaurant ,看似一路都在潜藏行踪,实则却是高调至极,如此处心积虑故意暴露自身行踪,只是为了你们县衙那几套衣服?”

    Lin Shuhang 笑了起来:“其三,你们或许还并不够了解公孙胜,会被童贯识破被擒,对方身边必有道家expert ,此时只怕已在郓城布置起下inescapable net ,便在等着我等asking monarch to enter the urn 呢。”

    众人hearing this ,尽皆感觉有些丧气,周侗fiercely 捏拳道:“可若就此散了,错过了杀童贯的机会,实是心有不甘……”

    “只是让这英雄大会散了。”Lin Shuhang said with a smile :“诛杀童贯,且童贯又并非大军随行,虽有数百亲卫,但要灭之却并不难,武林大会上那些shrimp soldiers and crab generals 于此并无多大用处,反而容易走漏消息、暴露行踪,且让他们各自散了,便说英雄大会已结束,让这些四散而去的人们迷惑童贯的注意,或会认为我们已经放弃了暗杀。”

    “他的陷阱布置都在郓城中,可他这次回来的目的地却是去汴京兵谏,休说童贯不一定识破我等,便是识破了,他3月21以前也必须要赶回汴京去,因此不管他如何反应,我等只需聚集真正精锐,守在郓城前往汴京的必经之路上,自可反客为主,至少也抢占一个地利之便。”

    在场众人一听,均觉有理,纷纷大赞,却听一个略显些稚嫩的声音在旁边补充道:“Senior Brother Lin 此计大妙,只是尚需一些补充。”

    众人闻声,转头看去,却见是周侗身边的一个少年。

    那少年看起来只有十四五岁,满脸的稚嫩,身架却已颇为魁梧,显是body refinement 有成,单看其body refinement 实力,竟是不在寻常Martial King 之下。

    既是称呼林冲Senior Brother ,那自是周侗的Disciple 了,只是周侗自十几年前收了林冲之后,虽也在开馆教拳脚功夫,但却已不再收honorary disciple ,也不知这Disciple 是突然从哪里冒出来的。

    见众人转头looked towards 他,那少年倒是毫不怯场,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说道:“小子不才,对地理倒是十分熟悉,此前来时曾看过舆图,从郓城前往汴京,可走河泽、PY两条陆路,亦可绕Dao Altar 前县,走黄河水域,如此三条路径可选。童贯若果真识破我等假散场真蹲守之意,那这路线怕就不好猜测了,我等若只守在最近的河泽这条陆路上,多半是要被错过。因此要想杀童贯,除了Senior Brother Lin 之定计外,尚需事先探明童贯所选之路。”

    旁边周侗看着他这年轻Disciple 侃侃而谈,抚须微笑,显是十分得意,其他人也是有些震惊于他如此小小年纪,居然对山川地理如此熟悉不说,且能在顷刻间便想到林冲蹲守计谋的漏洞,如此人才,当真是难能可贵。

    Lin Shuhang 心中大喜,已然猜出了几分this child 身份,他自己要设伏,怎会不知事先探知童贯动向?自是早已想好了对策,只是适才还没来得及明言,此时却先卖了个关子,故意询问道:“不错,可童贯若是要起行去汴京,必是临时决定,休说安插一个人在他身边去打探消息有何等困难,便是真有人做成此事,怕是也根本来不及通知我们设伏,不知Junior Brother 可有办法解决此事?”

    那少年一听,便知林冲早已看到了这一点,laughed and said with a smile :“Senior Brother Lin 显然已有了主意……”

    “愿听Junior Brother 之言。”

    少年说道:“这却也容易,三条路而已,只需堵其一便可。”

    他和Lin Shuhang 打哑谜,其他人却是完全听不懂,三条路,堵一条不是还有两条吗?这就叫行了?何况堵路什么的,哪有说得这般容易。

    “何解?”

    “从郓城到汴京,走PY路最绕,是最不常走之路,且山多路窄,亦常有山体滑坡,只需稍作劳作,便可将之彻底堵上,至少半月内无法开通,咱们便堵这一条。”少年said with a smile :“则童贯必取Dao Altar 前县走水路,江河之上难以拦截,但我等可轻装简行,前往台前县码头设伏,必有所获。”

    柴进听得一愣一愣的:“PY虽堵,可走河泽不是更近吗?何不干脆将河泽路也给堵了?”

    “武林大会已解散,童贯必知我等已识破了他,又不去郓城,则猜我们或许会选择守株待兔。而PY路被山石流堵住,以童贯的谨慎,必不会认为那是巧合,而是认为有人设伏,故意将两条陆路堵了一条,自是想让他取道河泽,因此纵然河泽畅通无阻,他也必不会走这边来。”少年说道:“何况,河泽路道路宽敞,想要堵住难度极大,且若两条路都被堵上,那咱们的意图也实在是太过明显了些,童贯岂有不识破之理?届时更添变数,反而不美。”

    在场的耿直人居多,便是周侗,此时也还在少年的“反间”与“反反间”思维中没有绕出来,却听人群后一个响亮的巴掌声已经响起,有一男子叹曰:“常闻周大侠擅长教徒,麾下disciple 个个俱是天下人杰,既有林太保此等大英雄,亦有那名满天下的玉Qilin 卢俊义,却不想如今连一少年,竟都有如此见识、智谋,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同为教书育人,吴用真是远远不如,佩服得prostrate oneself in admiration 也。”

    那人留着一把山羊长须,身材消瘦,一看便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却双眸闪耀,显然颇有智谋,正是与晁盖一起过来的智多星吴用。

    周侗则是大笑起来,冲Lin Shuhang 说道:“冲儿,还未和你介绍,这位是你Little Junior Brother ,亦是为师今年方才刚收的final disciple ,姓岳名飞,字鹏举!this child 天资聪慧、志向远大,实为old man 所喜爱,你既在Imperial court 为官,日后可得多帮衬着些。”

    Lin Shuhang 大笑起来。

    先前一听这少年说话,自称是周侗disciple 时,他其实便已经猜出了对方身份了。

    自己这个恩师,这辈子自己没干出多大名堂,但收的disciple 却是一个比一个有名,他林冲和卢俊义等就不说了,不过只是些江湖草莽,真正牛逼的是这位Little Junior Brother ,正是日后成为华夏千古流传的民族英雄岳飞。

    这and the others 物,恐怕但凡华夏子孙,就没有一个不爱、没有一个不敬的,休说周侗让他关照,便是周侗不说,Lin Shuhang 也必待之比亲younger brother 还亲……

    想不到这趟诛杀童贯,major event 还未成,倒先收获了另一份儿极大的惊喜,若是让岳飞这War God 提前几年入伍,且给予足够的历练和权力,便是没有他Lin Shuhang ,也岂会有靖康之耻的发生?

    便看他此时,虽然不过才年近十一二岁,但看起来已然有十四五岁的身躯,智谋更是远胜普通成人,见事之明直透本质,this thing 当真是innate talent ,旁人真是学都学不来的。

    且不止如此,Lin Shuhang Yin-Yang Eye 稍开,立时便能发觉岳飞的灵魂纯净透彻,这灵魂innate talent ,便是比之当初自己在唐时所见的李逍遥也几乎不遑多让了,天生的仙韵Nascent Spirit 之境,难怪如此天资聪慧,这样的人cultivation 固然是极有innate talent ,但即便是不cultivation ,也足以在凡俗world 闯出一番名堂来。

    他此时大笑着patted 岳飞的肩膀:“Junior Brother 之聪慧,生平仅见,适才分析丝丝入扣,非但见事极明,且擅闯山川地理,实是General 之才!我见之实喜,恩师放心,不需吩咐,只要是对Junior Brother 有利之事,林冲敢不尽心!我大宋若真得Junior Brother 这等将才,必可驱逐鞑虏,尽收幽云十六州,重振我大宋威严!”

    这评价,竟是已将之视为大宋未来的希望,绝对是超乎众人想象之上的高了,岳飞毕竟也还只是个child ,感受到Lin Shuhang 那强烈的喜爱之意,自也是开心。

    只听Lin Shuhang 此时已然说道:“Junior Brother 所言just to my liking ,那咱们便先兵分两路,柴进柴大官人,吴用先生。”

    Lin Shuhang 毕竟是太保,身份地位在场最高,虽是周侗disciple ,但由他发号施令,却并无人觉得不妥。

    柴进和吴用站了出来,拱手道:“太保请吩咐。”

    “待一会儿宣布英雄大会解散之后,你二人便以同道回京的理由,带上愿一同去者,走PY山路,到路上再利用他们挖掘山体,堵住山路,至少设上三四处,给疏通多增加些难度,同时让定County Magistrate Tao 派人疏通……hehe ,自己人去疏通,这速度便可掌控由心了。”

    道路被堵,肯定会有人出来疏通,与其让别人来疏通,不如自己先让人去疏通,反正出工不出力,慢慢来就好,便是拖上他半月一月也非难事。

    “剩下这路,只需王进兄、Junior Brother Yue 、武松兄弟、鲁达兄弟与史进兄弟, 五人与我先去台前县作些布置。”Lin Shuhang said with a smile :“恩师和晁保正身为此次大会领袖,太多注目,却不可与我等同行,且从此前物色好的expert 中挑选说明,人不需多,但却要武艺精熟、心存英雄气的真正好汉,只需二三十人即可,可各自分散开,只需五日内赶到台前县码头汇合即可,至于宋押司……”

    Lin Shuhang 笑了起来:“你便与晁保正一起吧,那郓城,你是休要再回去了,并非不信任你,而是童贯既利用你传信,却见计谋被我等识破,那要么抓你询问、要么拿你出气,真若回去,横竖都是个死字,没的自取其祸。”

    宋江唱了个喏,nodded 称是,见了这等勾当,他本也没想着还能被放回去了。

    其他众人则是想到此番有策有谋,胜算定高,干的又是诛杀童贯的major event ,尽都是面色潮红,一个个兴奋不已。

    此时尽皆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领命道:“谨遵太保所嘱,太保放心,我等必不误事!”

为您提供大神君莫令的我的karma 模拟器最快更新,为了您下次还能查看到本书的最快更新,请务必保存好书签!

301 少年武穆免费阅读.https://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