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Karma Simulator Chapter 304

    伏羲六十四卦Innate 大阵,牵一发而动全身。

    对此Formation 的掌控就像下棋一样,动了ABCD,那EFGH就一定会随之改变,若是同时动两门偶数时拨正必反乱,但当同时动三门这类奇数变化时,则会正反杂合,由此Myriad Transformations ,而Two gave birth to Three 四、四生七八,其门数变化是逐层递增的,可以降,但却无法直接跳级。

    因此controller 对Formation 的每一次调配变化,其实都是可以计算出来其最优值的,对方显然很了解六十四卦,懂得每一个卦象的变化,其计算能力也显然在岳飞之上,每每料其先机、抢先一步,breakthrough Formation 的速度竟是极快,只这眨眼间已过了三十四门。

    岳飞的额头上不禁出现斗大的汗珠,却听Lin Shuhang said with a faint smile :“妙手不一定就是妙手,当你已被人算死时,不妨出些混招,纵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但只要打乱了敌人的部署和思路,那便也都是值得的。”

    岳飞聪慧,一听便知,恍然大悟,此时逆门变顺门,原本可同时围杀五支squad 的变化,被他生生放过,改成了最次围杀一队的昏招。

    可这昏招显然是出乎陆仙芝的预料之外,已接收到他命令的五队人马原地停留,已经在躲避即将到来的Formation 伤害,可位置所在处却什么都未发生,反而是一片bright sun and a gentle breeze ,偏偏另一支急速前进的队伍空间中,霎时间violent wind erupted ,Southern Bright Trigram Fire 在瞬间绽放。

    只听array 中猛然传来一阵惨叫声,八个铁甲死士瞬间原地起火,在短暂的惨叫声还未彻底荡漾开时已然没了声息,顷刻间便已被烧成了灰。

    站在阵外,能清楚的看到他们的惨状,躲藏在房屋中的周侗、武松and the others 都是忍不住猛然一捏拳头,暗道一声好字。

    而身处于Innate 大阵中的人虽无法看到其惨状,但临死前那声戛然而止的惨叫则还是让不少人都感觉心底slightly trembled 。

    对面的童贯皱frowned ,陆仙芝却是神色如常,手中的铃铛摇得更急。

    但见阵中剩下的七支squad 加速朝Formation 中央位置冲刺,岳飞则是掌控到了对付懂行者的诀窍,开始优劣掺杂的一通指挥。

    离火、震雷、巽风不过只是大阵中最基础的杀伤,而如火天大有、earth fire 明夷、山天大畜等组合array 才是直接团灭的大招,但这等大招需要精密的计算步骤才能组合出来,岳飞现在乱来一气,反而是一次都不出。

    可偏偏就是这样放弃最优势的变阵方法,

但却也变得让陆仙芝无法预测,杀敌速度反而提升了起来。

    岳飞愈发有了自信,对Formation 的掌控也愈发娴熟,已经不需要Lin Shuhang 再指点。

    而阵中,breakthrough 三十Seven Sects 时还剩六队,而等breakthrough 五十门时,则就只剩下一队了。

    以Innate 大阵六十四卦来围杀一队就变得简单了许多,在放弃了十二门的拦截之后,直接组成了一道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Death Gate ,将最后一队死士灭杀在了六十三卦上。

    Innate 大阵中那flying sand running stone 之象消散,一切都复归calm and tranquil ,当Formation 的幻象重新归到回位时,除了场中一些或是烧焦、或是熏干、或是已经泡得肿胀的零散尸体残块外,于Formation 并无丝毫的损坏。

    岳飞的脸上露出些微欣喜之色,但很快便已将这种兴奋得意给抛之脑后,转而走神深思,似是在想着如何将这六十四卦演变为可上战场冲杀的军阵。

    Lin Shuhang 则是微笑着looked towards 对面的陆仙芝:“连我Junior Brother 这关都过不了,谈何与我交手?”

    “hehe 。”陆仙芝只是轻轻一笑,手中铃铛一摆。

    但见他身后立刻又走出了六十四名铁甲死士。

    不少人的腿肚子都在微微打颤,显然是害怕之极,可当命令到时却是义无反顾,倒是让人有些肃然起敬。

    Lin Shuhang 叹道:“如此精锐,本应为大宋效力,却因你一己之私被充作了炮灰,实在可惜。”

    “谁是炮灰,还不一定呢。”陆仙芝冷笑,铃铛响起,六十四人立刻moved towards Formation 中蜂拥而入。

    岳飞此时已然有了操控Formation 的经验与信心,不等Lin Shuhang 开口早已开始变阵,可Formation 才刚动,只见陆仙芝身后又有六十四个死士越队而出、冲进阵中,紧跟着便是third group 六十四人、fourth group 六十四人,乃至fifth group 、第六组、第七组、第八组……

    直到那五百多铁甲全都冲进了阵中。

    原本运转顺畅的岳飞顿时感觉Formation 变得迟滞了下来,变阵的命令不再似此前那般圆润丝滑的传达到Formation 中,而是仿佛拖着一大块累赘般迟钝缓慢、笨拙无比。

    汹涌的Formation 能量在肆虐着,以远超此前的速度飞快的收割着闯入者的生命,可同样的,六十四卦的卦门也正在被one after another 的飞速breakthrough 着。

    只顷刻间,五百多铁甲已之剩下一半不到,可也终于有一铁甲冲到了Innate 大阵中心的Yin-Yang Eye 处,也即是先前Lin Shuhang 埋下通灵豆、以激活array 的地方。

    阴阳spring 乃是整个array 的中枢所在,被人抢占,岳飞立刻便感觉Formation 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掌控,此时无论他再如何去调动阵盘,array 中都不再有任何一丝变化,而是维持着calm and tranquil 的状态。

    但见在陆仙芝的铃声下,那占据了formation eye 的死士也没停着,飞快扬起手中朴刀,一刀朝地下戳去,显是想要将Lin Shuhang 刚才埋入的通灵豆给挖出来。

    “Senior Brother !”岳飞急忙大喊。

    Lin Shuhang 微微眯起了眼睛。

    对方的破局思路很简单,那便是‘撑死’你,让你杀都杀不过来,然后趁着你杀戮时的unable to attend to other things ,让更多的人去抢占中庭。

    人海战术,这无论放在任何时代任何地方,不管是在战场还是在Formation 中显然都是通吃的。

    对方死的人虽多且快,但确是凭此蛮不讲理的冲入了阴阳中枢,可是……以为这就breaking the formation 了吗?

    Lin Shuhang right hand 微微一晃,一颗豆子夹在了他指间。

    ‘蓬’!

    他中指弹射,小小的绿豆就像是子弹般moved towards 那举起朴刀挖地的死士额头射去,瞬间穿头而过,带起一蓬血雨,那人应声便倒。

    岳飞都看得惊呆了,Senior Brother 坐在此间,手不抬、足不动,只是那么双指一弹,隔着百步距离,竟能直接毙敌?这是何等样的武艺?!

    “变阵。”Lin Shuhang 略微提醒了一声。

    岳飞醒悟,随着那人死去,感觉此时阵盘的凝滞感果然是松动了许多,他急急挪动阵盘,一处离火、一处震雷涌动,瞬间再死十几人,可紧跟着,便是第二人冲入阴阳中枢的位置中。

    不等Formation 进入迟滞状态,Lin Shuhang 的手指弯曲,已然又是一颗豆子飞射出去。

    饱含spirit essence 的豆子,飞射时完全不亚于步枪子弹的速度,打得又准,那铁甲在陆仙芝的操控下显然已经做出了闪避的动作,可其身体速度怎能快的过Lin Shuhang 这一手?

    顷刻间便又是额头洞穿,仰后飞跌出圈。

    速度之快,让岳飞几乎都没感觉到Formation 的停滞,Southern Bright Trigram Fire 再亮,阵中一片惨叫之声。

    可紧跟着就是第三个、第四个、乃至成队成队的涌入!

    以Lin Shuhang 此时此刻的spirit essence 而言,便是连射五百发,将这五百死士全部洞穿脑袋,也不至于有什么太大的spirit essence 消耗,可formidable power 毕竟仍旧是有限的,能洞穿一颗脑袋,却impossible 洞穿两颗,Lin Shuhang 又没学过什么弹指Divine Ability ,不过只是凭借指力和spirit essence ,将豆子弹射出去而已……而当涌入阴阳中枢的人越来越多,层层叠叠的堆积起来,甚至拉着同伴的尸体当挡箭牌时,这般hidden weapon 就已经基本失去了意义。

    阴阳中枢处此时堆叠着二三十人,外围那一圈儿已经被Lin Shuhang 射死,却被里面的人挟着,里里外外好几层,将中央挖掘通灵豆的那死士护住。

    而这么多人占据中庭,岳飞的阵盘再也调转不动,而Lin Shuhang 也停下了手。

    此时只静静的看着,直到前方突然一声闷响,仿佛有什么鼓涨涨的东西被戳破。

    但见空中汇聚的乌云迅速散去,连同Lin Shuhang 与岳飞所在位置的八formation diagram 阵势,竟也随着前方消散的Formation 而一起瓦解了。

    整片天空复归明朗,空气显得格外清新,除了前方空地上那大片的死尸。

    五百多铁甲,此时少说死了three-four hundred 之多,仅只剩下零零散散的百余人,还大多带伤,gasping for breath 的矗立在原地。

    Lin Shuhang 能从他们的眼中看到惊恐与畏惧,但却全都一声不吭,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慌乱来。

    这些铁甲亲卫……不太正常。

    Lin Shuhang 能感觉到他们的诡异,明显受人操控,可无论是当初苗疆的‘巫蛊’之术,亦或是传自太平要术的尸魔之术,却又都与眼下操控活人的情况不太一样。

    Enchantment Technique ?可又有什么Enchantment Technique 是能同时操控数百人,且还能随时随地给这数百人分别下达指令的?那对脑力、spirit strength 、spirit essence 的消耗,恐怕将是一个连Lin Shuhang 都无法想象的天文数字。

    奇哉怪哉,难道是……

    Formation 已破,童贯的脸色显然并不太好看。

    这五百铁甲,都是他应陆仙芝要求,从军中selected very carefully 出来的勇猛之士,自训成那日起,跟随他西征北伐,为他立下过无数汗马功劳不说,更是他最看重的力量之一,可现在短短两炷香时间居然就被送死了大半,就为了破别人设在此处的Formation ?

    早知如此,童贯倒宁可选择绕路,可事已至此,也容不得他不接受了。

    倒是那林冲,适才见他只是手指微微一晃,百步外的士兵便头颅爆开,如此诡异厉害的手段,倒是让童贯颇为忌惮,生怕对方给他也这么来一下。

    此时隐隐躲在陆仙芝的身后,本以为Formation 已破,这陆仙芝该冲上前去与那林冲正面搏杀了,可didn’t expect 他手中铃铛再次一晃。

    crash-bang 啦间,那已经累得gasping for breath 的百余死士竟举起朴刀,喊杀声大起,fierce and unafraid of death 的moved towards Lin Shuhang 和岳飞所在之处冲了上来。

    埋伏在周围房舍中的周侗and the others 此时都是有点傻眼。

    按Lin Shuhang 此前给他们布置的任务,他们需要盯住的是童贯与其身边的ten great experts ,那十人未动、童贯未动,他们便不可自行暴露出位置来。

    凡俗对凡俗,immortal dao 对immortal dao ,Formation 对杂兵。

    这些杂兵本该是会死在Formation 中的,可现在Formation 已破,杂兵却没死光,弄得周侗and the others 一时间也不知该出来救急好、还是按照原计划埋伏童贯好,但想到适才Lin Shuhang 弹射绿豆便轻易射杀十几人的手段,众人又将稍稍躁动的情绪给强行压了回去。

    周侗一个眼色,四大Martial Saint 与晁盖等几位Martial King 已借助着此时场上冲杀声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借助房舍的掩护,悄然朝童贯and the others 身后绕去。

    童贯的嘴唇忍不住微微蠕动,显是心疼这批亲卫,但终究是没有开口。

    岳飞握紧了手中竹筒,Lin Shuhang 则是slightly smiled ,他大概能猜到陆仙芝想做什么了。

    “原以为西域Evil God ,总是有两招散手,看来是我高看你了。”Lin Shuhang 缓缓站起身来,目光平视前方,看着陆仙芝lightly saying :“你还不配与我为敌,今日定教你die without a burial site 。”

    陆仙芝嘴上也是not to be outdone ,said with a big smile :“hahaha !大话休说在前面,有ability 手底下见真章!”

    “刀来!”

    此时死士已经冲近,但听Lin Shuhang 一声呼唤,众人只觉saw a flash ,猛然间竟有一道golden light 飞射而出,瞬间穿过一个铁甲死士的胸口。

    那死士stared wide-eyed ,the entire world 对他而言都仿佛慢了半拍,眼睁睁的看着那飞掠而过的sword shadow 、以及跟在那sword shadow 旁的一头black hair ,只瞬间便在他眼中一闪而过。

    紧跟着便是‘xiū xiū xiū 咻’的破风声响竟连成了一串。

    但见Lin Shuhang 手持一柄golden 长刀,行步间,速度竟是快到不可思议,就仿佛一支飞射的、会拐弯的利箭,顷刻间已将那百余个冲上来的死士扎了个对穿。

    神鬼Misty Step 加神行符,再加上鸣鸿刀御Blade Technique 的‘反向操控’,借助御刀飞射之力,反过来拉着自己的身体前行……

    极限之上的breakthrough ,虽然有点耗费体力,但爆发效果却是超一流。

    但见那golden light 转瞬而过,下一秒,Lin Shuhang 已出现在了百人身后、亦是此前六十四卦array 的阴阳中枢处。

    而在他身后,那百余个冲刺中的死士则是突然全都止住了脚步,有一条golden 的余光就像是线条一般,左弯右绕、将这百余人的头颅全都给连接了起来。

    这速度,早已远胜过凡人极限,便连Earth Immortal 恐怕都多有不如,直看得陆仙芝心中微震。

    可还没等他震撼完,已见Lin Shuhang 双手倒背,正目光平静的看着他。

    “as the saying goes 人死道消,天大的过错亦可一笔勾销,如此方是Heavenly Dao 自然……”他说着,微笑着looked towards 陆仙芝:“因此但凡收魂摄魄之术,最是有伤天和……”

    话音方落, 那边陆仙芝已从对刚才那一道快刀的刀痕震撼中came back to his senses 。

    一听Lin Shuhang 这话,他脸色便骤然一变,对方既是看穿了自己的打算,又怎会继续杀掉剩下的百余人?怕是已有了应对之术。

    陆仙芝很清楚,这种时候,但凡慢上半秒便是满盘皆输,此时手中一抖,一面white 的三角形旗帜被他抖落了出来,飞悬到in midair 。

    Nether Soul 幡!

    五百死士不过俱都是他养的鬼魂furnace cauldron 而已,留他们残魂在体,不过只是为了fleshy body 不腐、让其保持正常人的状态。

    而适才的身死,虽是浪费了这批furnace cauldron ,但也等若是将那封印了十几年的五百恶魂全都给放了出来!

    “十方恶鬼、Nine Heavens 魂幽,listen to my orders 、归旗聚怨……”

    他飞快的念动口诀,可口诀还未念完,却听Lin Shuhang 一阵大笑声传来:“trifling such insignificant ability ,也敢display one’s slight skill before an expert ?论玩儿鬼,道家玄法可是你祖宗!”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