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Karma Simulator Chapter 306

    “……”

    饶是Lin Shuhang 反应神速,这次也是足足回味了数秒。

    葵花宝典、Nine Yin Daoist Scripture ……里的东西再一次的出现了。

    上次唐末仙剑剧情后,Lin Shuhang 曾在网上去看过一些有关仙剑之父姚壮宪的采访和传记,虽然他自己不知,但从其回忆过往时的一些蛛丝马迹间,Lin Shuhang 能看得出来那并不仅仅只是一个懵懂少年在童年时对仙侠的幻想,而是明显有着诸多记忆碎片残存的痕迹……说到这个,Lin Shuhang 倒还真想在现实中去会一会姚壮宪了,说不定是自己当初在Great Tang 的熟人转世呢?

    且除了姚壮宪外,Lin Shuhang 在网上查询到现实中类似的前世记忆残留记录还有很多,乃至于其衍生的一些错乱,都被冠之以了所谓曼德拉效应之称,而现在看来,金庸Old Master 只怕便也是这类记忆残留之人的其中之一,

    而若是按中的线索来看,Lin Shuhang 倒是能反推出童贯的真实历史了。

    葵花宝典出现在The Smiling, Proud Wanderer ,背景是明朝,而书中提到过一次葵花宝典的来历,乃是前朝一位Court Eunuch 所着,其核心是一门Unparalleled Beneath The Heavens 的movement method ;而Nine Yin Daoist Scripture 最初则是出自射凋英雄传,书中所称其作者为黄裳,且黄裳距离射凋的年代已有百余年,射凋则是发生在南宋末年,因此纠其Nine Yin Daoist Scripture 的作者年代,正该是北宋无疑,其饱览大内所搜藏的天下群书,因此自误Heavenly Dao ,创出了Absolute Art ,其Court Eunuch 身份应该是不会假了。

    可不管是任何朝代,哪有真正的Court Eunuch 敢叫‘黄裳’的?显然他的真名并非是黄裳,而是在出宫闯荡江湖之后,才以此为名。

    而不管他取这名字是为了怀念曾经的‘皇上’,还是自己内心野望想当皇上,能有这样的想法,此人在Imperial Palace 中时都必然曾身居高位,是皇帝身边亲近之人,也必曾犯过重罪,才会舍弃了Imperial Palace 的富贵,转而流落江湖……

    金庸虽然没有在中提及过黄裳的真正身份,但当此时稍稍梳理清楚这一切,答桉顿时就已经呼之欲出了。

    北宋末年间,在Imperial Palace 内曾身居高位、且又犯下重罪,被Imperial Family 追杀以至流浪江湖,且本身天资又聪慧无比的大Court Eunuch ,不管在正史还是野史中,这世上都有且只有一个,那便是此时正在眼前的童贯了!

    而无论是Nine Yin Daoist Scripture 还是葵花宝典,在金庸笔下对True Qi spirit essence 、以及速度的描述,显然都已经超越了凡人Qi Refinement 和body refinement 的极限范畴,且还游刃有余、未达其上限,因此童贯这开创者能凭借此二术,forcefully shatter the void 、以武破道,

也就还算是在情理之中了,而以武破道,也是在这Spiritual Qi 稀薄的Dharma End Era 唯一成仙的method 。

    “难怪你六十几的人了,皮肤看起来却还宛若婴儿般稚嫩。”Lin Shuhang 不禁赞道:“以武破道,这份儿实力已可达Heavenly Immortal ,虽是同样会受到Dharma End Era 的一些限制,但寿五百载亦是nothing difficult 。只是,需减少自身能量的消耗,‘保养’得越好,延寿的life essence 也就越长……难怪你deeply hidden ,虽是无人指点,但想来你早已clear comprehension 了这一点,平时里将Spiritual Qi true essence 完全收束、既可减少fleshy body 承载能量的负担,也可隐藏实力,减少与人之间的争端。”

    听他说起有关life essence 的事,童贯竟是来了兴致,said with a smile :“看来你对immortal 确是知之甚多,我倒是有一问想要请教,这world 到底有没有仙?”

    Lin Shuhang slightly smiled :“告诉你答桉很简单,可你有什么能用来交还的?”

    童贯眼前勐然一亮。

    自以武破道,窥探到immortal 之力后,他就已经明白那些所谓的神话故事和传说并非虚妄之言了。

    可是,即便他借着西征北伐,走遍了中原大地的大江南北,却是怎么都看不到一个仙的存在。

    在凡俗世间他见过的所有expert 中,陆仙芝除了Divination Technique 冠绝天下外,其他的都还差得很远,也就只有所谓的南罗北张两位道家expert 勉强窥探到了一丝仙的门槛,但也都还没有达到他所在的realm ,且感觉几乎是终身都impossible breakthrough 那看似薄薄一层的。

    这让童贯感觉到无比的寂寞,同时也感觉到畏惧和不甘。

    毕竟在他所看到的神话故事中,真正的immortal 是可以永生的,甚至他明明已经感觉自己也踏足了this realm ,可看到的却是世间无仙,感受到的却是life essence 有尽……

    明明能感受到真正的长生之境,却居然只有trifling 数百载life essence ,且这还是要建立在他足够隐忍、将自己‘保养’得足够好的情况下。

    若只是个凡人倒也罢了,可明明已经到了那长生的门槛边,却被拒之门外,那种不甘实非常人所能想象,于是他开始到处寻找,不管是本土的还是外域的,他想找到一个真正的immortal ,至少也要找到一个真正知道immortal 之事、知道这世间为何无仙的人,告诉他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可匆匆数十载,走遍天南地北,甚至动用了无数的人力物力,却终究也没找到半点线索,这让童贯都已经渐渐死心,认为或许真相就是如此,哪怕immortal 也最多只有五百年lifespan ,而在自己之前的五百年间,simply 无人成仙而已。

    所以他哪怕西征北讨,哪怕自身实力通天,可却也更多的是在借用陆仙芝的力量,哪怕为了大业,由他自己亲自动手的次数都是can be counted on one’s fingers ,为的就是多看那几百载繁华。

    可此时此刻,当Lin Shuhang 随口就道破他‘以武破道’的秘密,当Lin Shuhang 能轻而易举便接下他弹射的飞针,展现出不输给他的实力时,童贯却是突然看到了希望。

    “若是用躲在草丛里那十几位的性命,够与你交换吗?”while speaking ,童贯的手中不知何时已多上了十几silver needle :“如此射程,我若要取他们性命,真是易如反掌!而以你的速度,你simply 无法阻止。”

    话音方落,埋伏在道路两侧的周侗and the others 都是startled ,原本是潜伏过来要对方命的,可didn’t expect 早就已经被人看穿。

    此前童贯与Lin Shuhang first round 交手时,众人就已经看到了对方的厉害,此时均是全神戒备,却听Lin Shuhang said with a smile :“周侗and the others 虽非你对手,但你若要想随手一击便将之全部毙命,也未免太异想天开了,且别忘了,你的对手是我,与我交手时,你认为自己真有分心的余地吗?”

    童贯没有立刻回应,但显然也知Lin Shuhang 说的是实话,他那手银针,扎扎Martial King 的要害固然是一下一个小朋友,可若是周侗这等Martial Saint 层次,抵挡他七八针也不是impossible ,而在这其间,林冲有足够的机会对他下杀手,此人cultivation base 高绝,感觉不在他之下,实是不敢大意。

    “权力、财富、地位。”童贯转而slowly said :“任何你想要的一切,只要你说得出来,都可以……你不是已经扳倒了高求吗?待我回汴京后在皇上面前美言两句,这太尉之职便非你莫属!你不是与蔡京已经交恶了吗?若是你我联手,便连蔡京,我亦可弃之如敝履!整个北宋,你想得到的,我都能给你,便是你想不到的,我也能给!”

    “诚意十足。”Lin Shuhang 笑了起来,他感受得到童贯的诚意,但却impossible 接受,且不说模拟器早已安排好的一次性通关任务就要求他杀童贯,单说童贯此人秉性,贪恋权柄、认知不足,是impossible 彻底支持他抗金的,相比起身边多一个expert ,且还是绑着定时炸弹、可能伤人伤己的expert ,Lin Shuhang 还是更愿意让北宋高度统一,借助大宋的力量去对抗金人。

    他看着童贯认真的说道:“那我想要阁下的项上人头,可以吗?”

    “我本将心向明月,哎……”童贯slightly startled 之后,长长的sighed ,随即,只觉有一层阴冷的Spiritual Qi 自他身上缓缓生起,引动得周围乌云惨惨、阴风阵阵,童贯的声音也变得阴冷了起来:“我童贯想要的东西,还从没有弄不到手的,你既不愿说,那便打到你说!”

    话音落时,但见童贯身周突有一阵微风轻轻一荡,只见他原本站立的位置处已只剩下一个澹澹的残影,而下一秒,那兰花指拈着的绣花针,已然戳到了Lin Shuhang 的眼前!

    这是超越声音的移动速度,对凡人来说完全不可思议的事,可在童贯身上却显得是如此顺理成章。

    Lin Shuhang 脚下一划,身体半圆翻转。

    可童贯则是顺势转臂,就像算准了Lin Shuhang 会右侧闪避一样,双针仍旧是如跗骨之蛆般直追他眼睛而来。

    来的好快!

    虽说知道对方cultivation 的是葵花宝典,Lin Shuhang 已然对童贯的速度有了一些警惕,可直到面对时,才发现对方的速度远在他想象之上。

    这攻击的转换和移动速度,来得竟不比此前两人弹射的那颗绿豆慢上分毫。

    当然impossible 是靠两条腿,也不是御风,那移动方式诡异之极,就仿佛像是缩土成寸的道术一般。

    连Lin Shuhang 这样拥有‘天生Martial God ’innate talent 的人都看不懂其运动原理,显然童贯对武道的理解已到了skill close to Dao 的程度,不亏是能以武破道的powerhouse ,这样的水准,since ancient times 恐怕都没有几人曾做到过,可称之为真正的Martial God !

    手中鸣鸿刀立刻提肩横档,但听一阵刺耳的摩擦声,三根绣花针在鸣鸿刀的刃面上fiercely 拉过,巨大的推力让Lin Shuhang 的身体顺势往后滑开,可下一秒,那缩土成寸的silhouette 竟是如影随形!

    与里东方不败的那种阴柔娇美不同,此刻的童贯,双眸斗射divine light ,手持的虽是几根绣花针,但招数却是大开大合,silhouette 犹如化蛇飞窜,Lin Shuhang 退得一步,他甚至便可以窜绕两米!

    攻击霎时间自all directions 而来,Lin Shuhang 的鸣鸿刀竟是有些跟不上对方的速度节奏,左肩、胸口、小腹、大腿接连数处被戳。

    休要小看这trifling 绣花针,其本身显然便非凡铁打造,而更像是玄铁落陨,非但锋利无匹、穿透力极强,且极具韧性,加上针类的攻击,其攻击力完全centralize in one point ,天下间没有比这更加具有穿透力的攻击了,以Lin Shuhang 的Indestructible Vajra Body ,足可硬抗Earth Immortal 攻击的fleshy body ,此时竟被直接破防。

    几处伤口都是瞬间就浸出鲜血来,而更狠的是童贯灌注其中九阴True Qi !

    被其戳穿之处,以Indestructible Vajra Body 的恢复力,那小小针孔般的伤口本该是瞬间愈合的,可此时却被针上附带的九阴True Qi ,将伤口处的细胞都几乎冻结起来,使得受伤处瞬间陷入反应迟钝、麻木、伤口难以愈合等。

    Lin Shuhang 此前Qi Refinement 便一直都走的是纯阳正道,89 Arcane Art 有取Samadhi True Fire tempering ,更是cultivation 出extremely firm and fierce 的True Qi 之一,可即便是这样强横的True Qi ,与那九阴True Qi 也仅仅只是相互抵消了个平衡,甚至还隐隐弱上半丝,simply 起不到恢复的作用。

    Lin Shuhang 暗自心惊。

    原以为凭借自身实力,在这Dharma End Era 早已可以无敌于天下,纵然是遇到magnificent army with thousands of men and horses 和众多expert 围攻,只要自己想走,那就没人拦得下来,单挑?天下间更是无人可堪一提,哪怕就是已经听起了耳茧的南罗北张,在Lin Shuhang 的感觉中也根本不足以给自己造成威胁,可眼前这童贯……

    此时的针伤虽是不多,但那种迟缓麻木的感觉却是大大不妙,这样的冰冻迟缓效果明显是会叠加的,倘若再与他多缠斗一阵、多中上几十针,只怕自己的速度和反应也会随之变缓,进而开始陷入恶性循环。

    想不到,这世间居然还有人能与自己一战,甚至battle strength 还隐隐在自己之上!

    Lin Shuhang 自是惊讶,可事实上,童贯也同样惊讶。

    对方的fleshy body 之强悍,简直是远远超乎他的想象,乃至到了让他都不禁有些怀疑自我的程度。

    他手中的绣花针名为‘惊鸿’,是他学自古书Artifact Refinement Technique ,耗费偌大精力炼制出来的三十六枚Life Source 飞针。

    别看只是小小一个针头,可其锋利tenacious 之处,绝不弱于天下任何一种Divine Weapon 。

    可就是以他如此强悍的Life Source 飞针, 以其穿透力,竟然要竭尽全力才能勉强刺破对方的皮肤?!

    这还是人?就算披的是一身犀牛皮,也远远达不到这样的程度吧。

    而且这还不是最不可思议的,童贯的Life Source 飞针暗合玄阴之道,内蕴True Spirit ,藏着一手5th layer 叠加的内伤伤害,以他灌注其中的力量而言,便是一头大象,这么一针之刺,也足以让对方迅速血压飙升、最后爆体而亡。

    可这林冲刚才已接连吃他四五针了,竟然还能行动如常?

    显然对方不但skin is rough, flesh is thick 不似人类,且其Qi Refinement 道并不在他之下,自己的针力在入体的瞬间就被对方强行用spirit essence 给化解了,只是留下一点superficial wound 而已。

    这……

    monster !

    两人的脑子里都同时闪过这个词。

    Lin Shuhang 的眸子中精芒一闪,不能由他这样攻下去!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