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Karma Simulator Chapter 308

最新网址:    重!

    这是Lin Shuhang 刚开始学刀时便已在熟悉的一种势,自有深刻的理解和掌控,而此时当这个‘重’字与‘慢’字凝聚在一起时,the entire world 仿佛在一瞬间就静止了下来。

    慢与重是绝配,乃至是一种Heavenly Dao 自然的法则,就像大象的动作永远都很慢,而你却绝impossible 看到慢的蜂鸟一样。

    而在大自然中,极致的速度固然是一种食物链顶端的存在,而缓慢的厚重,如大象这类,照样也可以成就无敌!

    但见Lin Shuhang 这一震之间,不再是此前的气墙,可周围空间却顿生一种凝脂感。

    童贯的针击刚到,接触的瞬间,与此前刺破气墙时的阻挡感不同,all around 只是稍有凝滞,但却轻易透入,可这种轻易却只是一个开始。

    此时Lin Shuhang 的身周就像是布满了大片泥潭一样,越往他靠近,那种被泥潭阻挡的迟滞感也就越重,让速度快如童贯,此时竟也有种深陷泥潭、难以施展的感觉。

    这一瞬间,Lin Shuhang 也感受了……那种以武破道的快感。

    这是一个semifinished product 的‘域’。

    到了Heavenly Immortal 层次,自身的威压便能转化为‘域’,而所谓的‘域’便是领域,古人描述Great Expert 时常说的‘言出法随’,便是域的一个特征,在你的领域内,你就是omnipotent 的神!

    而此时此刻的太极气场,便有了几分域的感觉。

    当然,域也是有等级的,只拥有one Law 的域,可称之为灵域。

    Lin Shuhang 的这个域便是灵域,拥有的法则为‘凝’,通过重与慢的势而结合,以太极的阴阳之道为核心……

    在‘凝域’成型,并与童贯接触的瞬间,Lin Shuhang 分明能感觉到童贯身上也存在着同样的域,而他的域,其法则应该便是‘速’了。

    对方正是凭借这手‘速域’以武破道,才得以smashing void ,成就真Immortal God 位。

    以武破道是为True Immortal ,realm 堪比Heavenly Immortal ,实力往往要过之,潜力更甚,再有breakthrough 那便必为Human Race 又添一位Saint ,如远古的Hou Yi ,因此True Immortal 在Immortal World 的地位是相当高的,能equivalent to 一位Great Firmament Golden Immortal 。

    坦白说,

倘若童贯不是生在这个时代,而是在零维还未封闭之前,以他的才华与innate talent ,以武破道,必可位列仙班,只可惜他生错了时代。

    零维与Immortal World 如今已经彻底封闭,便是真正的大能,想要来现实一趟也很难很难,等闲更不会有这样的念头,至于大能Saint 以下,什么Golden Immortal True Immortal Heavenly Immortal ,simply 没有打破空间的能力。

    如今不过才1114年,童贯最多life essence 500载,即便活到最大年龄,距离Spiritual Qi 复苏的现代也还差着四百多年呢,因此休说他如今恶贯满盈,便是真个慈眉善目,这辈子也没成仙的可能了……

    杂乱的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逝,两个领域的触碰,带来的是彼此的抗拒与消耗。

    两人的spirit essence 都在飞速的削减,对抗的程度evenly matched ,可Lin Shuhang 则明显要更占便宜,只因彼此领域在抗拒的过程中,只会让双方的速度、spirit essence 运转等等都受到影响、变得迟缓。

    可Lin Shuhang 追求的就是慢,些许的迟缓带来的仅仅只是稍有不适而已,但对童贯来说,这份儿迟缓可就真的是有点要命了。

    这领域交锋的细微处,旁人simply 难以察觉其真正的精妙所在,只是看到两人再次触碰时,身周竟多出了一些宛若闪电般的电流,打得噼啪作响、龙游电舞。

    而童贯的速度则是明显下降,接连几针都刺了个空,被Lin Shuhang 用那看起来慢条斯理的动作轻易就躲了过去。

    可Lin Shuhang 也同样无法抓住他,所谓的以慢制快、以不变应万变在这里显然并不通用,只能说是防守有余而进攻不足。

    只几个来回,两人都已发现了这一点,但随之而来的却还有第二个问题。

    童贯的cultivation base 虽是Unparalleled Beneath The Heavens ,可毕竟此前‘养生’,缺乏实战经验,更别说和expert 对决的经验了,与Lin Shuhang 这种experienced ,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expert 完全就是两个概念。

    两人对这种彼此领域的较量,显然都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而Lin Shuhang 显然比童贯适应得更好、更快。

    Lin Shuhang 能清晰的感觉到两个领域在相互触碰过程中所产生的一些细微变化,有给自己领域带来的变化、也有对方领域因此而产生的变化,这些变化或许是稍纵即逝的a trace of Law ,它们的存在会干扰你的领域,一个控制不好,你的领域或许就会直接崩溃,可若是控制好了,甚至还可以将这些多出来的东西加以利用,让自己的领域变得更加完美。

    可当Lin Shuhang 都可以将这些细微变化加以引导、利用时,童贯则还处于拼命感知领域变化的过程中。

    论innate talent ,Lin Shuhang 不如童贯,但若是论对法则的理解、对道的理解、对仙对领域的理解,童贯则着实是没法和Lin Shuhang 比,后者毕竟有着来自后世更宽阔的视野,也曾历经过古老的岁月、乃至拜见过菩提Ancestor Master 这样的Saint ,得到过其指点……这些差距,岂是童贯凭借strength of oneself 的智慧就可以跨越的?

    此时久战不下,反倒是周侗那边接连开花。

    童贯麾下十大武将都是Martial Saint Martial King ,此前几个回合仗着马速来回冲杀,给周侗and the others 造成了不小麻烦,但毕竟都是expert ,只周侗一个眼神,尽皆示敌以弱、先避其锋芒。

    那骏马一冲起来就有头没尾,待要勒住缰绳反身再攻总是耽误时间,十大武将来回冲了几趟,只觉周侗and the others 的实力也merely this ,为求do it quickly ,也是跳下马来厮杀。

    此时a pin against an awl ,众expert 不再留手,远处还有晁盖and the others 射上几支冷箭,如此缠斗间,被周侗a spear thrust 死了嵩州兵马都监周信,其他人信心受挫,结阵围守,这时就已经没有大话了,只盼童贯do it quickly ,然后好来帮他们。

    却不知童贯这边也已经是无心再战。

    能以武破道之人,纵然对this world 、对immortal dao 的认知远不如Lin Shuhang ,但至少他是看得懂形势的。

    眼下虽处于一种谁都奈何不了谁的境地,可彼此对领域的适应力相差甚远,倘若继续缠斗下去,一旦那林冲对领域的理解在战斗中得到彻底进化,那自己或许就真危险了。

    此时陡然做出声东击西之态,moved towards 远处看戏的岳飞抖出三根飞针。

    Lin Shuhang 一看他动作便知其打算,这几根飞针的轨迹明显是擦着他Lin Shuhang 而过,就是试图让他出手拦截,而童贯则可趁机跳出战圈,脱离彼此领域的缠绕、抽身而去。

    是救岳飞?还是不让童贯得逞?

    这问题在Lin Shuhang 的脑子里只停留了不到一微秒,不等做出决定,双手已subconsciously 的做出了拦截飞针的动作。

    而与此同时,那种彼此纠缠的领域抽离感也清晰传来。

    下一瞬,但见Lin Shuhang right hand 抄过三枚银针,而童贯则已是在这瞬间飞退出十七八米。

    与此同时,四silver needle 已moved towards 周侗and the others 飞射。

    “小心!”Lin Shuhang 追之不及,口中大喊提醒。

    但以童贯的攻击速度,要等周侗and the others 听到提醒声时,怕是银针都已经插到他们身上了。

    所幸还有一手。

    但见Lin Shuhang 双掌间也是两道white light 射出。

    那是两口小Flying Sword ,且此时在不考虑回收的情况下,倾尽全力出手,其飞射速度竟是不比那银针慢上多少。

    感受到来自身后的威胁,童贯终究是分了心,侧身躲避的同时,射向周侗、武松、鲁智深和王进的四silver needle 都是微偏了些许,虽是插中,却未中要害。

    只听四声闷哼同时响起,周侗等四人都是瞬间色变,只觉中招处瞬间陷入麻木僵直状态,随即便有一股强横无比的阴寒之力钻入骨髓。

    紧跟着,那ghost-like 的silhouette 已冲至他们身前。

    周侗的童孔勐然一缩,他的武艺虽然超绝,但毕竟年纪已经大了,internal strength cultivation base 虽然精进,但毕竟fleshy body 的强横已不如当年,这一针,险些直接就要了他半条命,哪还有余力抵挡?

    不止是他,鲁智深、王进也是一样,brow beaded with sweat 、几乎无法言语。

    却听身旁shout out loudly ,但见武松怒目圆睁,毕竟是天生武勇、one in ten-thousand does not have 的body refinement 天才,同样的Peak 搬Blood Realm ,他的承受力与恢复力就是比别人要强横一截。

    此时受了童贯一针,凭借true essence 和fleshy body ,竟勉强将那针中附带的阴寒之气和麻痹感强压下来,此时dash on bravely with no thought of personal safety 的扯住周侗和鲁智深往身后一拽,同时宛若宣泄爆发一般,fierce appearance 、狮子爆吼:“roar! ”

    这一吼,内蕴武松的所有true essence ,乃至其本身勇武与意志都灌注其中,那fierce appearance 之状更是直若Heavenly God 下凡,divine might 凛凛,非但声势惊人,且汇聚为一股强力的实质音波朝前冲去。

    非但将正准备hit a person when he’s down 的wyvern 、飞虎二将给镇住,乃至连本可轻松得手的童贯,也被他这声怒吼给生生吓了一跳,subconsciously 的缓了一缓。

    而也正是这一缓,给了Lin Shuhang 追上来的机会。

    童贯正惊讶于武松的爆发,却突觉身后那要命的领域又纠缠而来,Lin Shuhang 的速度虽比他慢,但毕竟这也就只是百来米距离而已,此时彼此已相距很近,倘若是他再次被林冲缠上,这领域之间有着的‘量子纠葛’,加上林冲有了防备,可就没那么容易再让他脱身了。

    届时便是无休止的缠斗,直到对方比他先一步领悟更精妙的领域掌控为止……

    坦白说,选择攻击周侗and the others ,童贯的想法其实很简单,虽是拿不下那林冲,但好歹顺手把这帮喽帐傲耍绞焙蛄殖蹇隙ㄊ亲匪岫ィ杂行判呐艿簦灰饩隽宋椎闹芏钡热耍笪浣砸部梢越饩鍪O碌钠渌耍缓笤僬业胤接胨匦禄愫稀

    如此不但算是小小扳回一城,且也是救了麾下众将,这些可都是他统帅边军的得力助手,绝不能折在这里。

    至于那林冲,能堵自己一次,还能堵第二次?

    他童贯终是要回汴京了,可不是因为蔡京那封狗屁信……蔡京此人,居然敢怂恿自己兵谏,他简直就是老湖涂了!

    自己这辈子,不忠于大宋也不忠于法则,他只是忠于赵佶一人而已……所以他轻装简行而回,这并不是专门为了给林冲下套,而是他压根儿就没想过兵谏逼宫这样的事。

    这次回汴京,他非但不是来逼宫的,反而是来收拾蔡京的,收拾那个胆敢背叛赵佶、乃至怂恿自己也背叛赵佶的人。

    而现在,他却又多了一件事要做……

    眼下周侗等几个强一些的Martial Saint 已然受伤,剩下几人绝非十武将的对手,用不着他亲自动手了。

    此时更不迟疑,勐然一个加速望北而去,同时暴shouted :“surnamed Lin 的,有种就跟上来!”

    他速度奇快,话音方落,人已在一里之外。

    他麾下众将都是一呆,显然完全没跟上童贯的节奏,可下一秒,要命的拳头已在他们眼前放大……

    这人呐,为什么一定觉得自己会去追他呢?反正自己也追不上……虽说自己背负有杀童贯的任务,可对于明显没有结果的事,Lin Shuhang 绝不强求,反正这场景一时半会还结束不了,以后再找机会便是。

    Lin Shuhang 压根儿就没有去追击的想法,更不会理会童贯的挑逗,能在刚才那at the crucial moment 间逼退对方,救下周侗and the others ,同时也保存下大部分战果,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童贯显然是对领域的概念并不了解,他没有接触过其他真正的immortal dao 中人,更没有人指点,因此不知Lin Shuhang 对领域的适应力,完全是因为眼界的关系,还以为Lin Shuhang 的innate talent 在他之上、理解能力也全都在他之上呢。

    说白了,童贯就是怂了而已,一个没有实战经验、且无比惜命的超级战斗天才,会在仓促间做出这样愚蠢的选择,只能说是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

    peng~ peng~ peng~ peng~ !

    Lin Shuhang 的拳头,对付童贯虽是somewhat not up to par ,但若只是对付这些Martial Saint Martial King ,且还是刚才经历了一番大战后gasping for breath 的Martial Saint Martial King ,那就真是一拳一个小朋友了。

    最强的四个Martial Saint 本就已经累得不行了,此时被瞬间放倒,其他几人还在飞奔逃跑去骑马的同时,要么被Lin Shuhang 追上、要么被自己先前的对手缠死,要么就是被躲在暗处的晁盖冷箭狙击,只顷刻间,十大武将竟是一个都没能跑脱,全被留了下来。

    此时的童贯已在2-3 li 外,眼见这一幕,心实不甘。

    也是醒悟过来,这十大武将在平时固然堪用,但若是面对连自己都搞不定的敌人时,让他们自己逃跑,这不等于是让他们去送吗?

    可此时才醒悟显然已经有点晚了,要让童贯现在再冒着危险回去救人,那显然更impossible 。

    他恨得牙直痒痒,回头三望。

    罢了罢了……

    就让他林冲赢了这一仗又如何?就算这十大武将全死光了又怎样?

    只要让他回到赵佶身边……

    他就不信了,以他与赵佶这数十年的感情,曾经那么多的恩爱与信任,竟还抵不过一个刚在京城才冒了几天头的林冲?

    只要赵佶站在自己身后,借这天下之势,他就不信还收拾不了一个林冲,就不信还找不到十个新的得力助手来!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