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Karma Simulator Chapter 309

最新网址:    眼看童贯已经去远,众人都是一阵心季,想起刚才距离死亡之近,方知自以为已经invincible in the whole world 的身手,在这等真正的peerless expert 面前究竟是多么的可笑。

    周侗等四人sit cross-legged 在地上,童贯的一针,Lin Shuhang 可以凭借fleshy body 轻易扛下来,可对他们而言,却是抵挡得十分辛苦,足足耗费了两炷香时间,才勉强将童贯针上附带的九阴True Qi 驱除。

    睁开眼时,却不见林冲的silhouette ,只有晁盖and the others 汇聚在一旁,将童贯麾下那十将捆缚得结结实实。

    《剑来》

    林冲呢?

    周侗知道Lin Shuhang 要杀童贯的真正目的,不仅是要减除蔡京一党的羽翼,更重要的是要收回对边军的控制权,可若是被童贯走掉,那便无异于let the tiger returns to the mountains 。

    林冲这是去追童贯了?

    还不等他这念头转完,却见前方黄河中one silhouette 冲天跃起,手中握着一柄golden 的长刀,正是林冲。

    鸣鸿刀可得找回来……虽然被冲进了黄河急流中,可毕竟是鸣鸿刀,在几次吸收金属精华进化之后,其本身的真实重量已重逾万斤,只是平时与Lin Shuhang Life Source 相通,因此在他手中时显得轻若无物而已。

    如此万斤重物,自然不会被黄河水流轻易冲走,Lin Shuhang 估摸着先前坠水时的位置,加上靠近到百米范围内时的相互感应,没花费太长时间就将其从河底找了上来。

    看到林冲留在此间,再想想刚才的情况,周侗等四人顿时心生愧疚之情。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四个受伤,林冲怕他们不是这十将的对手,岂会放弃已经到手的胜利,任由那童贯逃去?

    本以为自己是主力,结果却拖了后腿。

    武松重重的sighed ,几人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却听林冲said with a smile :“都垂头丧气的做什么?此役大获全胜,我等的目的全都已达到,正是该庆贺恭祝之时。”

    周侗startled ,subconsciously 的说道:“本是来杀童贯,可却因我等之故,让童贯给……”

    不等Lin Shuhang 说话,旁边晁盖已大笑着亮了亮手中一物,却见是一枚虎符:“Brother Zhou 有所不知,适才林太保已从这wyvern 身上搜出了边军虎符,

他本是童贯的掌印将军,正带在身上呢。”

    while speaking ,那边被捆缚的wyvern 将军said with a sneer :“你纵是有虎符又怎样?童太傅掌兵多年,边军将领中有何人不识?只需太傅回到北军,必提起大军杀回来,取尔等贼寇狗命!”

    pa!

    晁盖可不惯着他,fiercely 一大嘴巴抽过去,直接给那wyvern 将军打了个头晕脑胀。

    Lin Shuhang 却是slightly smiled ,looked towards 有些不解的周侗and the others ,同时将虎符交给周侗说道:“童贯此去,必是先去汴京,边军那边,一时半会他是不会回去的,我适才已命人踏神行符,返回汴京找定王求取一道圣旨,封如今御前侍卫统领韩世忠为河北兵马元帅,封登州通判宗泽为副元帅,Master 、Instructor Wang ,你二人本是军伍出身,我已请定王封你二人为通侍大夫,鲁达、武松,我也请定王封你二人为翊位大夫,同为横班正史!待圣旨到时,你四人便随韩世忠火速前往北军,而晁兄and the others ,暂且难以封官,但若有心亦可作为亲卫前往,必少不了建功立业、加官进爵的机会,愿你等全力协助韩、宗二人接掌北部兵权,稳住北军阵脚,一切听从韩将军调遣,退离边军,以真定、太原为界固守,为我大宋北边屏障,以拒辽金!”

    信息量太大,几人都是一呆,显然还未从这复杂信息的消息中came back to his senses 。

    童贯不先回边军,这边却是加急讨要圣旨,然后火速前往边军接收,那等童贯在汴京作完他想做的事之后,这北部边军显然早都已经易主了,纵是他童贯再杀回去,也休想再掌控边军。

    如此虽是没杀掉童贯,却夺了他的兵权,可算是此行Perfection 。

    而更要命的是后面的封赏和安排。

    横班正使已是正Grade 5 ,虽说官衔不算高,但不管翊位大夫还是通侍大夫都是手握军中实权的肥缺,似周侗这些一无军功二无背景的,凭借自身,这辈子都别想坐上这位置,鲁达此前更只是trifling 提辖,武松甚至还是白身,可现在却是突然间官从天降,且还是随同前往前线北军作战灭辽。

    大好男儿,学得一身本领,谁都不愿意放在家中坐烂,谁不渴望卖于Emperor Family ,求取富贵再博个千古传名?

    而如今建功立业只在今朝,可当真是做梦都不敢想的好事。

    至于说圣旨眼下还未到之类,众人倒是并不担心,都是自汴京附近出来的,Lin Shuhang 当初扳倒高求,其在徽宗面前的受信任程度早已是天下皆知,trifling 几个横班正使,正副元帅还是用的皇帝身边人与Imperial court 名臣重臣,上面岂有不许之理?

    唯一搞不懂的,便是为何让大军暂退,放弃进攻燕京,转而拒守太原和真定?

    要知道,如今辽国大部分领地都已被金人攻克,眼看已是things have reached a dead end ,正是痛打落水狗、收复燕云十六州的最好时机……

    可显然现在并不是问问题的时候,想到自己突然从一介白身进阶军中高位,乃至手握实权,这份儿欣喜可着实不是可以轻易消化的。

    众人此时都是又惊又喜,subconsciously 的忽略了那个搞不懂的问题,连周侗都忍不住起身参拜道:“谢太保大恩!此去定协助韩、宗两位两军,拿下燕京,必不辱命!”

    Lin Shuhang 赶紧伸手将他扶起,正想要说道‘Master 不必如此’,却见周侗slightly smiled ,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我知Lin Family 事……此前只是不敢确认,如今方知尊下并非我徒,岂敢再以Master 僭居?”

    Lin Shuhang slightly startled ,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只听周侗这才大笑着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关起门来你我二人是master and disciple ,可在外面,你我却是上下属级,岂能乱了章法?旁人怕还说是我周侗靠着disciple 关系才上位,又或是因你之故,对我另眼相待,总都是不好,因此以后你我master and disciple 若是在外人前,还是以官级相称吧!”

    周围其他人听得都是肃然起敬,冲周侗拱手道:“Brother Zhou 大义正直,我等不及也。”

    既然他都这样说了,Lin Shuhang 自也不再推辞,只nodded ,然后招呼来身后的岳飞。

    坦白说,正常人若是十二三岁的年纪,就让其跟着周侗去北军历练显然是有点太早了,但岳飞毕竟非常人,让他早一日踏足边军去历练,大宋也好早一日多出一位Invincible Wargod 来。

    此时嘱咐道:“Junior Brother Yue ,此番随Master 前往北军,需多看多学,少说多做,武道、做人学Master ,Formation 便操练我此前传给你的六十四卦,而兵法、军事,则多向韩世忠亦或宗泽请教,此二人皆是我大宋兵法名家,我会修书一封请二人多多照顾你,多听二人言论,必可令你大开眼界。”

    与Lin Shuhang 相处这几日,岳飞是真心能感受到这Senior Brother 对他的喜爱与关心,那种毫无保留的倾囊相授,乃至刚才两次相救、以至错过了杀敌良机,现在又专门修书,请人教他兵法军事,所有这些都足可见得这位Senior Brother 对他的用心良苦,便是比起如再生父母的Master 也不遑多让。

    这让岳飞也喜欢上了这位Senior Brother ,若说Master 如父,那Senior Brother 在他心里便已如亲big brother 一般了,此时想到分别在即,鼻头微微一酸,总是忍住,跪到地上冲Lin Shuhang 认认真真的磕了几个头:“Senior Brother 放心,飞必不敢忘!”

    说完,Lin Shuhang 又从怀里摸出了几大沓神行符,教会了众人用法,这里人多,但还好Lin Shuhang 此前准备的备用也多,上百套神行符,已够这里所有人用上两三轮了。

    有无神行符,关系到大家前往边军时的速度快满,毕竟还要和童贯抢一下时间,若是去得迟了,以童贯那ghost-like 的速度,万一在汴京徽宗那里受挫,一怒之下若杀了徽宗倒是小事,可若是让他提前赶回边军,掌控那二三十万边军南下侵宋,那才真是大麻烦了。

    先趁这extremely rare 之机抓住军权,这才是最重要的。

    交代完诸事,Lin Shuhang 不再停留,童贯麾下那十将,自有人会将之押送上京交由宗人府审判,他则是要赶紧回去。

    童贯此去汴京,天知道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倘若一怒之下将与自己有关系来往的定王赵恒给宰了,那自己得上哪去找一个又听话又有前途的新皇帝去?

    高宗赵构?就冲他杀了岳飞这点,Lin Shuhang 可就怎么都喜欢不起来……

    坦白说,似童贯这样的绝顶expert ,come and go without a shadow or trace ,又拦截不住、奈何不了,与这样的家伙成为敌人可绝不是件美妙的事,纵然Lin Shuhang 不拒他,可但凡身边人,童贯若要想杀掉谁的话,他Lin Shuhang 还真没什么好办法可以预防,似自家后院里的那种Formation ,在童贯这样能以武破道的powerhouse 面前是simply 不顶用的,直接就给你single force subduing 十会了……

    给骏马绑上神行符,Lin Shuhang 骑着飞速moved towards 汴京而去。

    马速并不比他长途奔袭的速度慢上太多,加上神行符,三四个时辰便已足够赶回汴京,自己则是可以趁这三四个小时的时间好好休息一下。

    一来是恢复一下此前大战的消耗,毕竟童贯若是在汴京闹事,他随时都得出手,多做些体力spirit essence 上的储备总是没错的。

    其次,也是趁这机会赶紧好好体会一下刚刚领悟的‘领域’。

    虽然是lowest 的‘灵域’,但毕竟是能smashing void 的东西,那种以武破道的快感,让Lin Shuhang 能很清晰的感觉到自身的上限,或者说类似限制器般的东西,被突然打开了……

    spirit essence 也好、physique 也好,原本封闭的上限此时全都已经消失了,仿佛只要自己稍稍Qi Refinement ,立刻就可以breakthrough 此前久久不能breakthrough 的99.99万大关。

    思维变得不再有边界,乃至五感也随之提升了许多,可却又处于一种‘不安’的状态。

    这种不安,就好像是自身总在忌惮着、害怕着什么东西一样,偏偏却又说不出那是什么东西来。

    就是心季、就是心慌,若被其他事分心时还好,可若一旦开始往这方面想,那心慌意乱的烦恼几乎停不下来。

    刚发觉这一点时,Lin Shuhang 是十分不适的,他不停的去感受、探究其原因,可却压根儿就感受不出任何东西,无论如何沉下心神,他也想不明白那种心慌不安感到底是从何而来。

    领域的副作用?

    这么想着时,远远已看得前方汴京城的city wall 。

    与台前县不同,此时的汴京上空正乌云密布,正是一副雷雨将至之兆……等等,雷?

    Lin Shuhang 突然间福灵心至,瞬间就明白了自己领悟领域后,那种心慌不安感从何而来了。

    那是对Heavenly Tribulation 的感知。

    他breakthrough 了,以武破道,成就True Immortal Realm ,他现在已然是位在Heavenly Immortal 之上的True Immortal ,跨越了那道门槛。

    可是,如此breakthrough ,Life Level 的跃迁,这是与大自然、与Universe Principle 相悖的,Heavenly Dao 为之愤怒,降下Heavenly Tribulation ,既是一种惩罚,也是一种考验,就像当初Lin Shuhang breakthrough Earth Immortal 时遭遇的Heavenly Tribulation 那样。

    realm breakthrough 、层次跃升,在breakthrough 之后,都不用等Heavenly Tribulation 落下,自身便会提前感觉到这种危险的临近,可在北宋这个Dharma End Era ,由于零维封闭,也即是as the saying goes 的‘不准成精’,因此Heavenly Tribulation 是并不存在的,所以只能感受到那种‘不安感’,却并不知道那就是cultivator 对Heavenly Tribulation 的本能感知。

    自己是这样,童贯想必也是如此了,终日被这种不安所折磨,又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时间长了,人不疯才怪……

    而自己……只怕也并不太妙。

    他现在‘躲在’北宋时代,无法降落Heavenly Tribulation ,可自身因breakthrough 而触发的‘Heavenly Tribulation 机制’却并不会消失,且会因为现在的‘拖延’而变得越来越强。

    当场景结束、回到现代时,那酝酿已久的Heavenly Tribulation 恐怕立刻便要落到他头上去,且其强度将无可预测。

    看来这次的场景任务得更多一些了,得在场景里时就为自己的Heavenly Tribulation 多做些准备,至少多炼几颗帮自己抗劫的medicine pill ……

    此时已临近city gate ,Lin Shuhang 稍稍放慢马速,眼帘前却突然跳出来了一行提示。

    【一次性通关任务(Difficult Level )1:在三个月内诛杀高求与北宋六贼,执掌枢密院,掐灭梁山与方腊之乱的源头,稳定北宋后方(完成度10%)】

    完成度突然多跳了百分之五,这意味着北宋六贼中应该是又有一人死掉了。

    Lin Shuhang 抬头looked towards 远处的city wall ,会是谁呢?

    此时正是傍晚,天色微微昏暗,这么想着时,突见前方城头上一阵喧嚣声响起,紧跟着,一条影子自城头上突然窜了下来,dishevelled hair 、丢魂失魄,脚下虽有些踉跄,速度却是奇快无比。

    而在他身后,飞射的箭失如雨,城头上的卫兵flustered and exasperated 的喊道:“射死他!射死那妖怪!”

    妖怪?

    Lin Shuhang slightly startled 。

    这北宋年间,Dharma End Era ,哪来的妖怪?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