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ady, Something Is Wrong Chapter 391

2022-11-06

  第391章 这身子,太媚了

  Spirit Moon Palace 。

  后花园中,一袭雪white clothed 裙的秦Eldest Young Lady ,正坐在凉亭中发呆。

  Bai Ling 从屋里快步走来,进了凉亭,低声道:“小姐,她走了,son-in-law 没有见她。”

  秦Eldest Young Lady 没有说话。

  Bai Ling said curiously :“小姐认识那具Divine Soul 吗?”

  秦Eldest Young Lady 依旧没有回话。

  Bai Ling 歪着脑袋,看了一眼她的眸子,slightly startled ,没再说话,转过身,抬起头,looked towards 了远处。

  房间里。

  Xia Chan 抱着双膝,坐在床上的角落里,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神情。

  Luo Qingzhou 过去拉开了窗帘。

  阳光透过窗户,洒落进来,房间里顿时明亮起来。

  他这才走到床边道:“婵婵,别自责,刚刚Second Young Lady 是故意的,不是真的咳嗽。”

  Xia Chan 闻言,缓缓地抬起头来,眼圈红红地看着他:“骗人。”

  Luo Qingzhou 在床边坐下,道:“真没骗你,刚刚Second Young Lady 只是觉得气氛太过紧张,所以故意咳嗽,让你离开的。didn’t expect 你这么敏感,Second Young Lady 刚刚还让我过来替她向伱道歉呢。”

  Xia Chan 揉了揉眼睛,肩膀耸动了一下,看着他道:“真的?”

  Luo Qingzhou 道:“真的。”

  Xia Chan 噙着眼泪,又看了他一会儿,道:“骗人,是,小狗。”

  Luo Qingzhou nodded and said :“好。”

  说着,伸手握住了她穿着雪白罗袜的纤秀小脚,抚摸着道:“婵婵,要son-in-law 帮你换一双新袜袜吗?啊!”

  Xia Chan 手里的剑,突然敲在了他的手背上,两只脚一缩,躲在了裙子下面,微微鼓着香腮,瞪着他。

  Luo Qingzhou 揉了揉手背,讪讪地站起道:“那你休息,son-in-law 要回去读书了,一大早就被你们抓来讲故事,浪费了son-in-law 大好时光。”

  说完,转身出了房间。

  他转过身,看了后花园一眼,本想去跟秦Eldest Young Lady 告辞的,想了想,还是直接离开了。

  出了门,他没有回谪仙居,直接去了梅香小园。

  从Second Young Lady 刚刚苍白的脸色来看,她刚刚并不是故意咳嗽的,而是真正受到了Xia Chan 的寒气入侵,所以才会忍不住咳嗽的。

  Second Young Lady exceptionally intelligent ,impossible 不知道她的咳嗽,将会给Xia Chan 带来多么大的心里负担。

  看来Second Young Lady 的病,越来越严重了。

  他必须要尽快拿到最后一味药,赶紧熬药给Second Young Lady 服用,帮她稳住病情。

  来到梅香小园时。

  Zhu’er 正在small courtyard 里练习着飞刀,见他进门,似乎想要炫耀一下,两throwing knives 突然一起扔出,竟全中靶心。

  Luo Qingzhou 很给面子的拍手道:“Zhu’er 好厉害!”

  Zhu’er 得意地扬了扬下巴,这才道:“小姐跟郡主在书房里说话,son-in-law 直接进去就是了。”

  Luo Qingzhou 在她面前停下脚步,看了关闭的书房窗户一眼,问道:“Second Young Lady 的身子如何了?”

  Zhu’er 道:“回来后喝了几口药,没有咳嗽了,不过脸色还是不太好看。”

  随即又问道:“son-in-law ,那玄Heavenly Jade 女树的晨露,什么时候才能拿来?”

  Luo Qingzhou paused ,道:“过几天吧,应该还在收集。”

  Zhu’er sighed ,看着他道:“son-in-law ,听说你明天要去宫里踢球了,must 好好踢哦,争取早些让那位Little County Lord 把药给我们。”

  Luo Qingzhou 道:“知道。”

  “吱呀……”

  这时,窗户突然打开。

  Second Young Lady Qin 一袭素white clothed 裙,微微蹙着柳眉站在窗里,满脸忐忑地看着他道:“青舟big brother ,Xia Chan 怎么样了?”

  Luo Qingzhou 走上台阶,站在走廊上道:“她没事,我跟她说你是故意咳嗽的,还帮你跟她道歉了。”

  Second Young Lady Qin 这才sighed in relief ,道:“那就好,谢谢青舟big brother 。”

  这时,Nangong Meijiao 出现在她身后,冷着脸质问道:“Luo Qingzhou ,昨晚让你来给我们讲《射雕英雄传》,你why not 来?”

  Luo Qingzhou looked towards 她道:“我累了,要休息。”

  Nangong Meijiao sneered ,讥诮道:“去给大姨子讲了那么久的故事,都不累吗?”

  Luo Qingzhou 面无表情地看着她道:“跟你有关系吗?”

  “你……”

  “美骄姐,别生气。”

  Second Young Lady Qin 见两人with swords drawn and bows bent ,连忙劝说,然后对Luo Qingzhou 道:“青舟big brother ,我没事,你回去休息吧,下午还要跟美骄姐去踢球呢。”

  Nangong Meijiao 脖子一梗,coldly snorted and said :“我不带他了。”

  Luo Qingzhou 道:“我自己知道路。”

  说完,转身离开。

  Nangong Meijiao 满脸愠怒地瞪着他的背影,待他走出small courtyard 后,方怒道:“微墨,你自己看看他的态度。我好歹也是郡主,他竟然这般无礼,他是不是觉得他考上了举人,攀上了Crown Princess ,就开始飘了,开始supercilious 了?”

  Second Young Lady Qin 尴尬道:“美骄姐,青舟big brother 今天心情不好,你别怪他。等下次他心情好了,我让他给你赔罪。”

  Nangong Meijiao paused ,目光狐疑地看着她,道:“微墨,你老实告诉我,那个Xia Chan 跟他是什么关系?他怎么那么紧张人家?刚刚你明明是真的身子不舒服,他却不跟你一起回来,而是先去看Xia Chan 。到底是怎么回事?”

  Second Young Lady Qin 无奈一笑,轻lightly sighed ,道:“美骄姐,这件事有些复杂,等以后再告诉你吧。”

  Nangong Meijiao 蹙眉道:“以后是什么时候,现在why cannot 说?”

  Second Young Lady Qin 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paused ,轻声道:“以后……就是美骄姐不得不接受的时候。”

  Nangong Meijiao 闻言,更加迷惑:“什么不得不接受?”

  Second Young Lady Qin slightly smiled ,拉着她的手道:“不说这了,美骄姐,你继续跟我说青舟big brother 昨天踢球的事情吧。”

  Nangong Meijiao 狐疑地看了她一眼,sneered 道:“没什么好说的,就是一个字,装!”

  Luo Qingzhou 去了后厨,拿了许多材料,回到了谪仙居。

  didn’t expect 前脚刚回来,Song Ruyue 就带着梅儿跟了进来,frowned :“青舟,你又要做饭吗?你是scholar ,不要总是往厨房里钻,说出去人家会笑话的。”

  Luo Qingzhou 在厨房烧着水道:“Lady Mother-in-law ,中午你要在这里吃吗?”

  Song Ruyue 看了一眼他手里的干香菇,没有说话。

  Luo Qingzhou 拿出盘子,把干香菇放了进去,道:“我给Second Young Lady 做一些吃的,就只有几个人的份儿。Lady Mother-in-law 要是在这里吃的话,我就多做一些。”

  Song Ruyue “cough cough ”了一声,道:“我无所谓,在哪里吃都是一样的,不过你岳父和你second brother ,好像都喜欢吃你做的饭,那你多做点吧,待会儿我给他们端一些过去。”

  Luo Qingzhou 道:“好。”

  Song Ruyue 嘴角动了动,走过去戴起了围裙,道:“来,我帮你摘菜。”

  梅儿也连忙过来帮忙。

  Little Die 在灶台里填着柴。

  等水烧开后,Luo Qingzhou 拿了几个西红柿,用刀切了十字口后,放进了大碗里,开始舀开水烫。

  这个时代的西红柿,也是从别的国家传来的,味道更佳天然浓郁。

  Song Ruyue 正在旁边摘着菜,一直偷偷看着他的操作,见此连忙站起来道:“青舟,你在干嘛?炒西红柿切开就可以了,你用开水烫它干嘛?”

  Luo Qingzhou 从碗里拿起了一颗刚烫好的西红柿,放在案板上,手指在十字切口轻轻一撕,西red 薄薄的皮就被撕了下来,道:“岳母你看,先把西红柿的皮剥下来再炒,味道和口感都更好。后厨每次炒的西红柿,我们吃的时候都要吐皮,不是吗?”

  Song Ruyue 闻言眨了眨眼睛,见他几下就轻松地把西红柿剥的光溜溜的,不禁惊strangely said :“开水烫一下就能剥皮了?怎么会这样呢?”

  Luo Qingzhou 正剥着另一颗西红柿的皮,said without thinking :“它怕热,就像我们人类怕热要脱衣服一样。”

  ”pu ——”

  此话一出,正在填柴的Little Die 和正在摘菜的梅儿,都“puchi ”一声,忍不住笑了起来。

  Song Ruyue 愣了愣,方反应过来这是一个笑话,不由得白了他一眼,道:“就爱胡说。scholar ,嘴里没个正经。”

  说完,她继续去摘菜,摘着摘着,突然也“puchi ”一声笑了出来。

  Luo Qingzhou 又打了许多鸡蛋。

  等他切好薄薄的牛肉块后,又打了两个鸡蛋,把鸡蛋黄挑了出来,然后把鸡蛋清都倒进了牛肉块里,开始搅拌。

  Song Ruyue 见此,又不解问道:“青舟,牛肉里放鸡蛋,是要做什么?而且,你怎么只要鸡蛋清呢?”

  Luo Qingzhou 道:“为了让牛肉炒起来不会老,Lady Mother-in-law ,等会儿吃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Song Ruyue “哦”了一声,没再摘菜,直接站在他的身后,开始好奇而专注地看着。

  “青舟,这青菜怎么在水里烫一下就拿起来了?能吃吗?”

  “能吃,凉拌。”

  “青舟,炒肉你怎么还放酒?会不会有股酒味?”

  “不会,为了去腥。酒进锅后就会带着腥味蒸发掉,不会有酒味的。”

  “青舟,你煮米饭怎么还放油?”

  “就放了两滴,香。”

  “青舟,你这味精怎么跟上次做的不一样了?”

  “多加了一味海鲜,味道更鲜美。”

  “青舟……”

  “岳母,我在炒菜,你能稍微站远点吗?”

  “哦,青舟,你额头上好多汗,我帮你擦一下吧……咦,这菜好香,能让岳母先尝一下吗?就尝一下下,好不好?”

  烟囱地冒着烟,香味随风飘远。

  饭还没有好,Second Young Lady Qin 和Nangong Meijiao ,以及秋儿Zhu’er ,还有秦文政和Qin Chuan ,都循着香味赶来了。

  当然,Bai Ling 和Xia Chan 也来了。

  而此时。

  在西湖里的石桥上,一袭粉色衣裙的花骨,正站在栏杆处,望着湖水里的影子发呆。

  月影握着剑,站在她的身后,motionless 。

  “我不该用花骨的身子过去的,难怪那a pair of vision ,都警惕地看着我……这身子,太媚了。”

  “小姐,您不生气吗?”

  “没什么好生气的,Mister Luo 是有真ability 的人,有脾气才是正常的。本宫若是连这点心胸都没有,又怎能走到今天。”

  “小姐,刚刚在大门外……”

  “遇到个熟人而已。不过挺有趣,第一次看到她好像有些紧张。”

  石桥上,安静了片刻。

  “小姐,接下来,我们去哪里?”

  花骨望着远处的湖水,沉吟了一会儿,突然转身道:“去端王府,看小蕊踢球,走吧。”

  月影没再说话,向着all around 看了一眼,然后跟在她的身后,上了carriage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