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ady, Something Is Wrong Chapter 392

2022-11-06

  第392章 shameless !

  “哇,好好吃!

  “好嫩的肉肉,好脆的菜菜,好香的饭饭……”

  “小姐,你快尝尝。”

  Spirit Moon Palace ,后花园中,Bai Ling 弯着眸子,正吃的with keen interest pleasure ,满脸享受和幸福。

  石桌上放着一大食盒的饭菜。

  浓郁而诱人的香味,弥漫着整个后花园。

  这是Luo Qingzhou 做好了饭后,在她和Xia Chan 的“护送”下,亲自拎过来的。

  “son-in-law 好厉害,竟然还会做饭呢,而且还能做出这么好吃的饭菜。小姐,以后我们有口福了呢。”

  Bai Ling 眉开眼笑地道。

  秦Eldest Young Lady 坐在石桌前,安静地看着面前精致的饭菜,闻言抬头looked towards 她,paused ,lightly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那你以后,还要跟我一起离开吗?”

  此话一出,Bai Ling 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

  Xia Chan 也端着碗,安静地站在屋檐下。

  后花园里,突然陷入了寂静。

  半晌后,Bai Ling 方蹙着眉头,可怜兮兮地道:“小姐,可不可以不要离开?这里挺好的,让son-in-law 每天给我们做饭,每天陪我们看月亮,讲故事,不是挺好的吗?”

  随即又looked towards 屋檐下,道:“是吧,婵婵?”

  Xia Chan 看着凉亭里那道雪白的silhouette ,没有回答。

  又沉默良久。

  Qin Jianjia 方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吃饭吧。”

  Bai Ling 连忙端起她的碗,殷勤地递到了她的面前,鼓起勇气道:“小姐,我想多嘴说几句,就算你不爱听,我还是要说。son-in-law 挺好的,他很善良,很有ability ,也很努力,对小姐也很好,而且也很好看,我觉得,son-in-law ……配得上小姐。”

  最后一句话,她用了很大的勇气,却用了最小的声音说出来。

  说完,目光忐忑地看着她。

  Qin Jianjia 绝美的脸颊上,依旧看不出其他情绪。

  Bai Ling 低下头,又弱弱地加了一句:“我觉得,小姐应该跟son-in-law ……和好。”

  花园里,再次陷入了寂静。

  风儿掠过,一片树叶从枝头飘落下来,打着旋儿,飘落在了凉亭里。

  此时正值晌午,sun shone brightly ,秋风宜人。

  这天中午。

  谪仙居飘出的香味,久久不散。

  一大锅米饭,以及所有的菜肴,皆被Qin Family 众人吃了个精光。

  Song Ruyue 心满意足地与众人离开。

  Little Die ,秋儿和Zhu’er ,留下来收拾碗筷,洗刷锅碗瓢盆等等。

  Second Young Lady Qin 则站在small courtyard 里跟Luo Qingzhou 说着话。

  Nangong Meijiao 则冷着脸走到角落,拿出了自己的皮鞭,“pa pa pa ”地抽打着墙角的一座假山,似乎在示威。

  Luo Qingzhou 看了她一眼,问Second Young Lady 道:“谁惹她了?”

  Second Young Lady Qin 不禁莞尔,低声道:“除了伱,还有谁?”

  Luo Qingzhou 奇怪道:“是因为早上我怼她的事情吗?心胸这么狭窄?现在还记着?”

  Second Young Lady Qin 忍着said with a smile :“girl ,不都这样的。青舟big brother ,去道个歉,待会儿你们还要一起去端王府踢球呢。”

  Luo Qingzhou 道:“不去,她中午吃了好几碗我做的饭菜,这还不够吗?”

  Second Young Lady Qin 不禁said with a smile :“你干嘛跟girl lower oneself to somebody’s level ,就不能去哄哄她吗?”

  “我干嘛要哄她?我要哄也只会哄Second Young Lady 你。”

  “撒谎,早上你去哄谁了?”

  “今天太阳真大,昨天还在下雨呢。”

  “……”

  下午时。

  Luo Qingzhou 与Nangong Meijiao 出了门,坐上了carriage 。

  Qin Weimo 送到门口,看着carriage 远去,不禁喃喃地道:“青舟big brother ,你终究还是要哄她的……”

  carriage 缓慢地行驶在街道上。

  Luo Qingzhou 靠着后面,闭目养神。

  Nangong Meijiao 目光冷冷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忽地拿出了鞭子,”Pa” 地在车厢里掸了一下,命令道:“道歉!”

  Luo Qingzhou 睁开眼,看了她一眼,直接道:“郡主,对不起,我错了,别打我。”

  Nangong Meijiao :“……”

  车厢里安静了一会儿。

  Nangong Meijiao 忍不住道:“Luo Qingzhou ,你文人的骨气呢?你刚刚在府中的脾气呢?你最起码要倔强挣扎一会儿吧,怎么这么快就认怂求饶了?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Luo Qingzhou 道:“我不是个男子,您只要别打我,你说我是什么我就是什么。我一介书生,soft skin and tender meat ,可承受不了郡主的鞭挞。”

  Nangong Meijiao :“……”

  “shameless !shameless !没点男子汉的气概!丢不丢人啊你?”

  Luo Qingzhou 道:“对对对,郡主殿下说的都对。”

  Nangong Meijiao :“……”

  车厢里彻底安静下来。

  Nangong Meijiao 瞪着眼,俏脸铁青,高耸的胸部一起一伏,显然被气的不轻。

  哪怕this bastard 再像之前那样怼她几句,也要比现在这番态度要强,至少她能趁机与他对怼几句,过过嘴瘾,发泄一通。

  可是现在这家伙不是认怂就是认错,完全顺着她,让她空有一肚子气,却无处可发。

  “可恶!”

  Nangong Meijiao 看着他那一脸淡定的模样,越想越气,实在忍不住,长腿一伸,一脚蹬在了他的膝盖上,在上面留下了一个脚印。

  她本想踢过去的,又怕这家伙太弱,被踢伤了,待会儿又没法去练球了,所以只是轻轻蹬了一下。

  Luo Qingzhou 睁开眼,patted 膝盖上的脚印,然后又把另一个膝盖凑了过去,道:“郡主,别生气,再踢这一个。”

  Nangong Meijiao :“……”

  Luo Qingzhou 见她握着拳头,胸脯起伏,瞪着双眼,murderous-looking ,连忙又道:“郡主,要不我躺下,你用脚踩我?只要郡主不生气,怎么凌辱我都无所谓。”

  ”get lost! ”

  Nangong Meijiao 怕自己真的被他气炸,身子一扭,双腿一扬,抱着双臂,闭眼躺在了那里,没再理他。

  Luo Qingzhou 也闭上眼睛,安静下来。

  carriage 进了内城,很快停在了端王府门前。

  两人one after the other 下了carriage 。

  Nangong Meijiao 满脸寒霜,没有理睬他,快到球场时,方停下脚步转头看着他道:“Luo Qingzhou ,下次你要是再惹我,我撒你一脸石灰,你believing or not ?”

  Luo Qingzhou 道:“信。不过郡主,同是石灰侠,相煎何太急?”

  Nangong Meijiao 不屑道:“你也配称石灰侠?”

  Luo Qingzhou 道:“在郡主的英明教导下,假以时日,我一定可以成为一名合格的石灰侠的。”

  “pu… ”

  Nangong Meijiao 立刻忍住笑,板着脸,瞪了他一眼:“恬不知耻。”

  说完,纤腰一扭,迈着大长腿,走向了球场,脸上却不禁露出了笑意。

  Luo Qingzhou 跟在后面,突然在球场上看到一道熟悉的silhouette 。

  同时,在球场外,也坐着一道熟悉的silhouette 。

  他连忙追上Nangong Meijiao ,低声道:“郡主,花骨和那名叫月影的也来了,月影在球场上踢球。”

  Nangong Meijiao 闻言一愣,目光looked towards 了球场上,随即脸色变得凝重起来:“待会儿别乱说话,只管守你的门就是了。”

  “好。”

  Luo Qingzhou 当然不会乱说话。

  “Luo Qingzhou !你今天来的倒是挺早,快过来,今天你练习帮我守门。明天就要去宫里了,你要跟我们配合好。”

  南宫小蕊在球场看到两人,立刻loudly shouted 。

  Luo Qingzhou 跟在Nangong Meijiao 的身后,刚走到球场,坐在球场外椅子上的花骨,突然站起来said with a smile :“Young Master Luo ,真巧。”

  Luo Qingzhou 没有理睬她,直接走进了球场。

  坐在花骨旁的端王爷南宫恪,见此一幕,愣了一下,低声道:“花骨姑娘认识那小子?”

  花骨faintly smiled ,看着that silhouette 道:“当然认识。”

  南宫恪目光闪了闪,见她似乎不想多说,也没敢再问,低声道:“火月在宫里到底如何了?”

  花骨道:“王爷,今日我是来看球的,不谈殿下的事情。”

  南宫恪laughed ,没再多问,目光looked towards 了球场上的少年。

  “Luo Qingzhou ,今天帮我守好球门,如果他们踢进去了,本郡主要你好看,hmph! ”

  球场上,南宫小蕊语气蛮横地道。

  Luo Qingzhou nodded ,看了对面一眼。

  月影穿着一身black 劲装,站在对面。

  两人目光相对,月影依旧神色冷酷,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早上的事情。

  Luo Qingzhou 没有说话,走到球门前站好。

  “当!”

  随着一声锣响,练习开始。

  月影首先得球,先闪过了南宫小蕊,随即又连过几人,“peng” 地一声,在十米之外一脚射球!

  “pa! ”

  Luo Qingzhou 一把抱住,皮球在他怀里剧烈翻滚着。

  他被撞倒在了地上,但球依旧没有脱手。

  南宫小蕊顿时开心道:“Luo Qingzhou ,好样的!”

  随即又转头警告道:“月影,你要是敢违规使用martial power ,本郡主就让人把你给废了!”

  月影恭敬道:“郡主放心,月影知晓规矩。”

  南宫小蕊snorted ,跑到球门前道:“Luo Qingzhou ,把球给我。”

  Luo Qingzhou 从地上爬了起来,把球扔了出去。

  南宫小蕊带球,开始冲刺过人。

  球场外。

  南宫恪看着球场上自己的女儿,突然道:“花骨姑娘,本王最近听到一个消息,不知道true or false ?”

  花骨lightly 道:“王爷请说。”

  南宫恪laughed ,突然looked towards 她道:“太后好像在为Crown Princess 挑选Prince Consort ,是真的吗?”

  此话一出,花骨顿时一震,paused ,转过头看着他道:“王爷是听谁说的?”

  南宫恪slightly smiled ,目光重新looked towards 了球场,没再说话。

  花骨脸色变幻了一会儿,目光也重新looked towards 了球场。

  傍晚时分,练习结束。

  花骨带着月影,匆匆离去,脸色看起来格外阴沉。

  南宫恪看着两人的背影,眼中精光闪了闪,脸上重新露出了讨好的笑容,转过头道:“小蕊,踢的好!”

  Luo Qingzhou 和Nangong Meijiao 满身汗水,接过仆人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准备告辞。

  南宫小蕊突然道:“明早要早起,你们来得及吗?要不今晚就住在府里吧,我们晚上可以再讨论一下明天的战术。”

  一旁的南宫恪立刻道:“不行。美骄可以住在这里,青舟必须离开。”

  Luo Qingzhou 立刻拱手告辞。

  南宫小蕊很不开心地snorted ,道:“Luo Qingzhou ,明天你要是来晚了,本郡主可是会杀人的。”

  Luo Qingzhou nodded ,告辞离开。

  谁知刚走出王府,Nangong Meijiao 也跟了出来,道:“Luo Qingzhou ,今晚去我们那里住,我已经跟微墨说好了。”

  Luo Qingzhou 转头道:“many thanks 郡主,不过我今晚还有事。”

  Nangong Meijiao frowned :“什么事?”

  Luo Qingzhou 道:“我答应了Bai Ling 她们,今晚要回去给她们讲故事的。”

  Nangong Meijiao 顿时嗤笑一声,道:“Luo Qingzhou ,这个时候,什么最重要,你可别忘记了!耽搁了明天的比赛,你别想要到最后一味药!”

  Luo Qingzhou 走下台阶道:“不会耽搁的,明天天不亮我就出门。”

  Nangong Meijiao 看着他倔强的背影,握了握拳头,方走下台阶道:“等我!上carriage ,我跟你一起!”

  Luo Qingzhou 转头道:“郡主,我一个人可以的,你还是回家吧。你昨晚都没有回家,我怕郡王爷会担心。”

  Nangong Meijiao 瞪着他道:“少废话,上车!”

  Luo Qingzhou 看了她一眼,只得转身回来,上了木姨的carriage ,心头暗暗思考着待会儿该怎么甩掉她。

  他跟Sister Dao 约好了,今晚要去Sister Dao 家问结果的。

  若是让这位石灰女侠发现他偷偷去见Sister Dao 的话,估计就要暴露他石灰祖侠的身份了。

  when the time comes 就……石灰对石灰,两眼泪汪汪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