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ady, Something Is Wrong Chapter 393

2022-11-06

  第393章 去哪儿了?

  傍晚,夕阳西下。

  carriage 出了内城,在街道上行驶的速度,更加慢了起来。

  这个时候的外城,正是最拥挤的时候。

  闲逛的,买菜的,忙碌了一天完工回家的等等,都行走在了各条街道上,熙熙攘攘,人声嘈杂。

  Nangong Meijiao 打开了窗帘,目光looked towards 了外面的街道。

  每当来到外城时,她都会looked towards 外面,一言不发,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Luo Qingzhou 也looked towards 了窗外。

  这几晚的Divine Soul 探查,让他对外城的各个街道小巷,甚至各种曲折的死胡同,都了若指掌。

  城南十八巷?

  他望向了城南的方向。

  carriage 缓缓转动着车轮,继续地向着枫叶小巷驶去。

  Nangong Meijiao 的目光,依旧在看着街道上的人群。

  Luo Qingzhou 突然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美骄姐,一会儿在前面的青鸟书阁把我放下来,时候还早,我想去看会儿书,顺便买几本试题做。”

  this girl 应该最讨厌看书吧。

  Nangong Meijiao 闻言,回过头来看着他道:“不会回去看吗?想买什么书,待会儿回去后让丫鬟出来买。”

  Luo Qingzhou 道:“书店有很多书,没必要买,但可以看看。我回去了也没什么事情,而且我最近都在忙着Second Young Lady 的事情,很少看书,我怕有些知识忘记了。毕竟过完年就要考试了,我要多复习一下。”

  Nangong Meijiao 微微蹙了蹙眉头,道:“那我跟你一起。外城比较乱,你一个人在外面不安全。”

  Luo Qingzhou 没有推辞,道:“那麻烦郡主了。”

  再推辞的话,就要被怀疑了。

  Nangong Meijiao 没再说话,目光继续looked towards 了外面的街道。

  carriage 很快在青鸟书阁的门口停下。

  Luo Qingzhou 带着Nangong Meijiao 下了carriage ,进了书店,在书架上寻找了一会儿,拿起了一本《Great Yan Country 史》,with keen interest pleasure 地看了起来。

  Nangong Meijiao 瞥了一眼,在书架上无聊地翻了一会儿,找了一本图画小说。

  看了几眼,觉得很幼稚乏味,比那《射雕英雄传》什么的差了million miles apart 。

  下午踢球时,她衣服早已被汗水浸透,现在虽然汗水干了,但穿在身上特别难受。

  又过了大概time it takes to burn a stick of incense 。

  她实在忍不住道:“Luo Qingzhou ,买了回家再看吧。身上很难受,我要回家洗澡了。”

  Luo Qingzhou 抬起头来道:“郡主,要不你先回去吧,这么近,我再看一会儿自己回去就是了。”

  Nangong Meijiao 不耐烦地道:“伱是不是怕花钱?我花钱给你买就是了,你要哪几本,我都给你买了。”

  Luo Qingzhou 一脸认真地看着她道:“郡主,我不会花你的钱的。”

  Nangong Meijiao 瞪了他一眼:“现在有骨气了?下午时的骨气呢?”

  Luo Qingzhou 没再理她,继续低头看书。

  Nangong Meijiao 又待了一会儿,实在待不住了,冷着脸道:“我先回去洗澡,吃点东西,待会儿再来找你,你不要乱跑,就待在这里看书,知道吗?”

  Luo Qingzhou 放着书,没有抬头,道:“好的郡主,我认识路,待会儿可以自己回去的。”

  Nangong Meijiao 没再理他,快步出了门,上了carriage 。

  carriage 刚驶离,Luo Qingzhou 立刻放下书,走到门口,脑袋探了出去。

  待carriage 走远后,他立刻出门,快步向着城南方向走去。

  走最近的街道,穿最近的小巷。

  进入僻静无人的小巷后,他就开始飞奔起来,同时戴上了面具,换上了曾经的black 劲装。

  摇身一变,已是Mo City Chu Feiyang !

  不多时。

  他进入了十八巷,向前走了大概两百米的距离,看到了一座建筑颇为古老的宅院。

  大门牌匾上,笔力遒劲地写着两个字:刀府。

  就是这里了!

  Luo Qingzhou 立刻过去,握着铜环叩门。

  “dong! dong! dong! ”

  过了片刻,两扇大门打开,门里站着一名身穿绿裙的丫鬟,眨了眨眼睛打量了他一眼,问道:“Young Master 找谁?”

  Luo Qingzhou 还未答话,她突然又目光一亮道:“是Young Master Chu 吗?”

  Luo Qingzhou nodded and said :“我叫Chu Feiyang ,昨日跟Sister Dao 约好了今天过来的,Sister Dao 在吗?”

  “Sister Dao ?”

  丫鬟愣了一下。

  Luo Qingzhou 连忙道:“刀铃。”

  丫鬟一听,顿时眉开眼笑,赶紧把大门全部打开,让开路道:“Young Master Chu ,快请进,我家老爷和小姐都在等着你呢。”

  “老爷?”

  Luo Qingzhou 闻言一愣,道:“我找你家小姐。”

  丫鬟said with a smile :“一样的,Young Master Chu 快请进吧,老爷也知道Young Master Chu 今晚要来,已经做好了饭菜,正等着呢。”

  Luo Qingzhou 心头疑惑,跟在她的身后,进了small courtyard 。

  随即踩着青石板,走进了大厅。

  “老爷,小姐,Young Master Chu 来了。”

  丫鬟进了大厅,连忙道。

  大厅里,Sister Dao 正在与自己的father 刀成空说着话。

  丫鬟的声音刚响起,刀成空立刻站了起来。

  Luo Qingzhou 见这middle age person 模样普通,也是black hair 黑瞳,与Sister Dao 并不相似,愣了一下,正迟疑着时,Sister Dao 立刻走到他面前,满脸堆said with a smile :“飞扬,这是我爹爹,你叫伯父就好了。”

  然后又道:“爹爹,这就是我跟你说的Chu Feiyang 。”

  Luo Qingzhou 目光古怪地看了她一眼,总觉得她的笑容有些不对劲儿,连忙paid respect 道:“伯父好。”

  刀成空满脸笑容地打量着他,nodded and said :“好,好。飞扬果然气宇轩昂,气质不凡,玲儿没有骗我。”

  随即又道:“玲儿,这个人爹爹很满意。”

  Luo Qingzhou 正在疑惑时,Sister Dao 突然拉住了他的手,said while playfully pouting :“飞扬,让你买的礼品呢?你是不是忘记了?第一次来我家,你怎么能空手而来?”

  Luo Qingzhou 一脸懵地看着她。

  Sister Dao 瞪了他一眼,指尖在他手心里轻轻掐了他一下。

  Luo Qingzhou 立刻明白过来。

  这是要利用他来堵住这位刀父催婚的嘴巴了。

  刀成空立刻said with a smile :“没事没事,自家人,客气什么。走,飞扬,陪伯父喝几杯去。”

  Luo Qingzhou 脸上挤出了笑容,跟着两人去了饭厅。

  坐下后,Sister Dao 起身,给两人倒酒。

  Luo Qingzhou 道:“我不喝酒。”

  Sister Dao 立刻道:“喝。”

  然后在下面踢了他一脚。

  Luo Qingzhou 只得又改口道:“虽然我平时不喝酒,但今日第一次登门,自然要陪伯父喝几杯的。”

  他心头暗暗思考着,Sister Dao 对他这番强硬态度,又不事先说明就拿他来当挡婚牌,似乎并不怕他生气,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他拜师学艺的事情,成了!

  “伯父,我先敬你一杯。”

  想到此,他心头高兴,立刻端起了酒杯。

  刀成空也端起了酒杯,越看他越满意,满脸笑容道:“好,好。”

  两人喝着酒,吃着菜。

  每次刀成空问他问题时,Sister Dao 都会主动帮忙回答,not one drop of water can leak out 。

  酒过三巡,Luo Qingzhou 感觉头脑晕晕乎乎的,知晓自己已经喝醉了,连忙道:“伯父,我不能再喝了,下次吧。待会儿还要回家,喝多了怕家里人会担心。”

  刀成空继续给他斟满一杯道:“怕什么,待会儿我让下人去你家里通知一声。今晚你就别回去了,在我府上住下……”

  随即又斜着眼睛,喷着酒气道:“今晚就跟玲儿住一起,直接就洞房了,martial cultivator ,没有那么多讲究,伯父盼着你们赶快成亲呢。”

  Luo Qingzhou :“……”

  Sister Dao 连忙把酒壶拿走,道:“爹爹,飞扬明天还有事情,不能再喝了,待会儿我陪你再喝几杯。”

  随即把酒壶放在远处,直接把Luo Qingzhou 扶了起来,道:“走吧,我先送你回去。”

  刀成空还要挽留,Sister Dao 却没有再理睬他,直接扶着Luo Qingzhou 出了门。

  来到外面小巷时,Sister Dao 连忙小声道歉:“Chu Feiyang ,抱歉。今天实在是被爹爹催的急了,跟他吵了一架,才不得不说我已经跟你好,不然又要逼着我去相亲。”

  Luo Qingzhou 揉了揉脑袋,道:“没事,Sister Dao ,我的事情怎么样了?”

  Sister Dao 立刻开心道:“我Master 同意了,毕竟是我介绍的,而且我又把你说的那么天才。Master 说,when the time comes 只用检查一下你的身体就可以了。你看看什么时候有时间,我直接带你过去拜师入门。”

  Luo Qingzhou 疑惑道:“检查身体是什么意思?”

  Sister Dao 解释道:“最近Monster Race 势力苏醒,还有一些cultivation evil art 的,检查身体主要是确认你是纯正的人类,同时,确认你并没有cultivation evil art 等等。反正你不用担心,Master 很信任我的,我介绍的人,他不会太过为难的。”

  Luo Qingzhou 道:“many thanks Sister Dao 了。”

  Sister Dao sorry 地道:“今晚我也要many thanks 你。Chu Feiyang ,你真不会喝酒啊,你家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Luo Qingzhou 推开了她,道:“没事,我自己回去就是了。我没喝醉,刚刚是故意的,不然走不了。”

  说完,摆手道:“Sister Dao ,过两天我再来找你。”

  Sister Dao 见他歪歪斜斜地离开,还是跟了上去,扶着他道:“Chu Feiyang ,你这样不行,路上要是摔倒就麻烦了,还是我送你回去吧。你如果害怕我知道你住在哪里,你说个街道,我送你到街道上也可以。”

  Luo Qingzhou 的确感觉有些头晕,见天已经黑了,只得道:“那你给我雇辆carriage ,我坐carriage 回去就可以了。”

  Sister Dao 想了想,道:“也行。”

  然后扶着他走出了小巷,在十字路口找了辆carriage ,把他扶了上去,又跟车夫叮嘱了几句,方给了银子,看着carriage 离开。

  天黑后,街道上的行人少了起来。

  carriage 一路奔跑,速度很快。

  Luo Qingzhou 在车厢里摘下了面具。

  不多时,已经来到了枫叶小巷。

  在巷口时,Luo Qingzhou 连忙起身道:“停车,我就在这里下。”

  carriage 停在了巷口。

  Luo Qingzhou 下了carriage ,赶紧走到墙角,扶着墙壁,“呕”地一声吐了出来。

  刚刚被carriage 颠簸了半天,早就忍不住想吐了。

  那酒不知道是什么酿造的,颇为有劲儿,不过他今晚的确喝了很多。

  又吐了几口,他方用袖子擦了擦嘴,正要走进小巷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冷冷的声音:“去哪儿了?”

  Luo Qingzhou 脊背一寒,转头看去。

  Nangong Meijiao 换上了一身elegant and poised 的purple 裙装,手里的鞭子已经拿了出来,目光正冷冷地看着他。

  “pa! ”

  那鞭子突然抽在了旁边的墙壁上。

  坚硬的stone wall 上,顿时石屑飞舞,出现了一道深深的痕迹。

  “说!”

  她面容森寒,murderous-looking 。

  Luo Qingzhou 心头突然一跳,他好像……忘记换衣服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