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ady, Something Is Wrong Chapter 394

2022-11-06

  第394章 Luo Qingzhou ?Chu Feiyang ???

  小巷里,一片漆黑。

  但巷口,依旧有街道上的灯光照耀过来。

  Luo Qingzhou 在僵硬了一瞬后,压制住了扔石灰逃跑的冲动,立刻斜着眼睛,身子摇晃,一边踉踉跄跄地向着小巷里退去,一边歪着脑袋醉醺醺地道:“你……你是谁?要干嘛?”

  全身终于笼罩在小巷的黑暗之中。

  Nangong Meijiao 握着鞭子,满脸冷寒地走向他。

  “呕——”

  正在此时,Luo Qingzhou 突然张嘴向着她呕吐。

  Nangong Meijiao complexion changed ,立刻停下脚步,同时快速后退了几步。

  Luo Qingzhou 没有呕吐出来,突然一边摇摇晃晃地向着小巷里跑去,一边loudly shouted :“抢劫!抢劫……”

  Nangong Meijiao 停在巷口,眯了眯眸子,见他渐渐跑远,并未再去追。

  Luo Qingzhou 很快跑进了府中。

  Nangong Meijiao 又在巷口站了许久,木姨在身后出现,低声道:“郡主,跟上了,那车夫从城南风柳街的十字路口过来的。我上去问了一下,起初他还不肯说,给他了一锭银子后,他才开的口。是一名留着silver 短发的女子,扶着Luo Qingzhou 去坐的carriage 。至于两人从哪里过去的,那名车夫也没有看清。”

  “silver 短发?”

  听到这个词,Nangong Meijiao 愣了一下,神色突然变得凝重起来,随即握紧了手里的鞭子,立刻转身道:“走,去看看。”

  两人很快消失在远处的街道上。

  Luo Qingzhou 回到谪仙居,立刻让Little Die 烧水。

  洗完澡,换上了干净的儒袍后,见那位南宫郡主还没有找来,他心头愈发忐忑起来。

  衣服应该是没有weak spot 的。

  毕竟他刚刚穿的black 劲装,跟踢球时穿的black 劲装,几乎一样,在黑夜中就更看不出差别了。

  不过他心头还是很不安。

  不知道那位南宫郡主是从什么地方看到他的。

  是在巷口看到的,还是从某处街道一直跟过来的?

  越想越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坐以待毙不是他的性格。

  他仔细思考了一下,方出了门,直接去了梅香小园。

  刚刚被吓了一身冷汗,酒已经醒了大半。

  来到梅香小园时,Second Young Lady Qin 正alone 在书房里看着书,那位南宫郡主并没有回来。

  他更加感到不安起来。

  Qin Weimo 似乎闻到了他呼出的酒味,凑近他又闻了几下,惊讶道:“青舟big brother ,你出去喝酒了?美骄姐不是说,伱在书店看书吗?”

  Luo Qingzhou 犹豫了一下,决定对她坦白。

  因为她本来就知道他是Chu Feiyang 的事情,也知道他一直都在偷偷练武。

  更关键的是,这少女一直都在帮他隐瞒着。

  他从昨天遇到Sister Dao 的事情说起:“Second Young Lady ,我一直想要找个地方练武,昨天在西湖遇到了我曾经在Mo City 的朋友Sister Dao ,然后……”

  等他满脸严肃地把昨天的事情说完后,Qin Weimo 突然问道:“青舟big brother ,Sister Dao 好看吗?”

  Luo Qingzhou 实在料不到她会问这个问题,愣了愣,道:“还行。”

  随即反应过来,连忙道:“Second Young Lady 别误会,我跟Sister Dao 之间清清白白,真的只是朋友关系,我可以发誓。”

  Qin Weimo 道:“哦。”

  Luo Qingzhou 见她似乎不太相信,只得又道:“Sister Dao 是Foreign Race people ,头发是silver 的,身材高大,眼睛是blue 的,整天扛着a big blade ,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Qin Weimo 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那青舟big brother 喜欢哪种类型的?”

  Luo Qingzhou 看着她道:“自然是Second Young Lady 这种类型,温柔可爱,endearing little bird 。”

  Qin Weimo 笑了一下,随即走近他,身子一软,柔弱地贴在了他的怀里,仰着清丽的脸颊上,轻轻咬着粉唇,娇滴滴道:“青舟big brother ,是这样的吗?”

  Luo Qingzhou said resolutely :“Second Young Lady ,我在说正事,很严肃的正事。我感觉郡主可能要发现我了。”

  Qin Weimo 道:“青舟big brother 很怕她吗?”

  Luo Qingzhou sighed 道:“你说呢?当初可把她虐惨了。要是让她知道我是那个人,她估计会当场挥舞着鞭子,活活把我给抽死的。”

  Qin Weimo laughed ,从他怀里离开,问道:“今晚发生了什么?”

  Luo Qingzhou 连忙把今晚的事情说了一遍:“我去Sister Dao 那里吃了饭,喝了酒,坐carriage 回来后,在巷口被她发现了,不知道她是在巷口等着我,还是从那条街道跟回来的……”

  Qin Weimo 仔细想了一下,帮他分析道:“应该还没有发现,甚至也没有怀疑。以美骄姐的性格,她如果发现和怀疑了,肯定不会让你借着醉酒离开的,所以她应该是在巷口看到你的。她以为你在书店等她,结果洗了澡以后去找你,你却passed away ,天黑了,她肯定找了许久,心头又着急又愤怒,最后突然在巷口看到你了,所以才发怒问你去哪里了。”

  “你醉醺醺的,她估计第一反应是你趁机出去鬼混去了,甚至会以为你去了brothel 。这些都是小事,青舟big brother ,你可以随便解释的,就说在书店遇到了朋友,是那名借你狐火泪的朋友,你请他去吃酒了,所以才这么晚回来的……”

  Luo Qingzhou 听她一分析,心头顿时安定了不少。

  但Qin Weimo 接着突然又道:“不过,青舟big brother ,美骄姐现在都没有回来,这很不正常。最坏的情况的是,她可能发现你坐carriage 回来了,然后让人去跟踪那辆carriage ,等你离开后,她又去找那辆carriage ……”

  听到这里,Luo Qingzhou 心头顿时一沉。

  Qin Weimo sighed ,又道:“美骄若是找到了那辆carriage ,车夫肯定不会为青舟big brother 保密的,车夫应该看到Sister Dao 了吧?等美骄姐顺藤摸瓜找到了Sister Dao ,两人一对话,青舟big brother 就暴露了……”

  Luo Qingzhou :“……”

  与此同时。

  在城南街道的十八巷里。

  Nangong Meijiao 带着木姨,刚刚找到这条小巷。

  一头silver 短发,个子高,blue 眼睛,五官也很特别,这些特点,很容易在路人的眼中留下印象。

  两人从风柳街的十字路口,一路问了过来。

  靠近十八巷的商贩,都说这条小巷里,住着那样一个女子。

  所以两人很容易就找到了这里。

  向前走了将近两百米,两人停在了一座宅院前。

  Nangong Meijiao 抬起头,望向了门上的牌匾,牌匾上写着两个大字:刀府。

  月光如霜,洒落在大门前。

  Nangong Meijiao 似乎不经意间回忆起了往事,眸中露出了一抹恍惚的神情。

  在门前安静地站了片刻,她方走了过去,握着门环,敲响了门。

  “dong! dong! dong! ”

  沉闷的声音,在寂静的小巷里听着格外清晰。

  很快,大门打开。

  一名丫鬟探出脑袋来,看着门外的两人愣了一下,问道:“你们找谁?”

  Nangong Meijiao 道:“Sister Dao 。”

  丫鬟多看了她几眼,道:“两位稍等,我去禀报小姐一声。”

  不多时。

  一阵脚步声从院子里走来。

  “吱呀……”

  两扇门再次打开,Sister Dao 从门里出现,看了门外的两人一眼,顿时一愣,随即眯起了眸子,并未说话。

  Nangong Meijiao 目光冷冷地看着她,道:“我想问一下,今晚谁在你们家吃饭,而且还喝了很多酒。”

  Sister Dao 冷着脸道:“我为何要告诉你?”

  Nangong Meijiao 握住了拳头,道:“我记得我跟你说过,他是有家室的人,你这是要横刀夺爱吗?”

  Sister Dao giving tit for tat :“跟你有关系吗?你是他娘子吗?”

  Nangong Meijiao 眸中露出了一抹森寒之色:“我带他出来的,他如果在外面被不三不四的女子勾引,惹出事来,自然是我的责任。他是我表妹夫,自然跟我有关系。”

  此话一出,Sister Dao 顿时愣了一下,目光狐疑地看着她道:“表妹夫?你带他出来的?”

  这位Eldest Young Lady 昨天不是还在找Chu Feiyang ,没有找到吗?

  难道她说的不是Chu Feiyang ?

  Nangong Meijiao 满脸讥讽地看着她道:“你是Martial Artist ,不是应该找一个Martial Artist 当Husband 吗?怎么会喜欢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呢?说实话,我很想不通。”

  Sister Dao :“???”

  她呆滞了一下,道:“你到底说的是谁?”

  Nangong Meijiao sneered ,道:“装,继续装。你以为我是怎么找过来的?你送他上的carriage ,他今晚才在你家里吃的饭,喝的酒,你以为你不承认,我就不知道了?”

  Sister Dao 更加疑惑,这不就是Chu Feiyang 吗?Chu Feiyang 什么时候变成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了?而且Chu Feiyang 怎么可能是这位Eldest Young Lady 的表妹夫?两人之前的关系,可不是这样的。

  她心头满是疑惑,再次问道:“宫美骄,你到底说的是谁?说清楚!”

  Nangong Meijiao 握紧拳头,目光冷冷地看着她道:“都这个时候了,还要装吗?除了Luo Qingzhou 那个见异思迁,红杏出墙的混蛋,还能有谁?你堂堂一个Martial Artist ,dares to do, but not acknowledge 吗?”

  “洛……Luo Qingzhou ?”

  Sister Dao 听到这个名字,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了一抹惊愕之色,心头更加懵了。

  但突然,a single thought 在她脑海里闪过!

  Chu Feiyang 一直不敢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他会不会就是……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