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ady, Something Is Wrong Chapter 396

2022-11-06

  第396章 Elder Sister Yue 的拥抱

  “呼——”

  Luo Qingzhou 如一阵风般,落在了阁楼之上。

  看着眼前熟悉的Yue Bai silhouette ,他心头顿时有一股莫名的亲切感油然而生。

  “Elder Sister Yue 。”

  他轻声喊道,心里很开心,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Yue Bai silhouette 背对着他站着,依旧神色清冷,目光看着远处的黑夜,不知道正在想着什么。

  过了片刻。

  她方lightly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先讲一回故事吧。”

  Luo Qingzhou 立刻道:“好。”

  于是,他接着昨晚的故事讲了起来。

  一章回很快讲完。

  等待了一会儿,他道:“Elder Sister Yue ,还要再讲吗?”

  Yue Bai silhouette 沉默了片刻,方道:“你明天白天有事吗?”

  Luo Qingzhou 闻言,心头一动,暗暗道:难道Elder Sister Yue 准备明天白天与他fleshy body 见面?如果真是这样,他见还是不见?

  他连忙道:“有事。不过傍晚应该就回来了,Elder Sister Yue 有何吩咐?”

  Yue Bai silhouette 转过身,安静地看了他一会儿,方声音清冷地道:“那早些回去休息吧。”

  Luo Qingzhou 愣了愣,道:“Elder Sister Yue 明天没事吗?”

  Yue Bai silhouette 道:“没事。”

  Luo Qingzhou :“……”

  “那个,时间还早,我等四更时再回去吧。要不,我再给Elder Sister Yue 讲一段经书?”

  Yue Bai silhouette 安静地盯着他看了片刻,lightly 道:“好。”

  Luo Qingzhou laughed ,稍一沉吟,接着上次的内容讲了起来:“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湛兮似或存……”

  Yue Bai silhouette 与他面对面站着,两人之间的距离大约两米。

  Luo Qingzhou 专心致志地讲着,她安静地听着,看着,思考着,又胡思乱想着。

  下面的湖水里,那道vortex 已经消失。

  阁楼的阴影中,那道巨大的black silhouette 隐藏在水下,也在安静地听着,那双猩红的双眼中,渐渐露出了一抹惊异之色。

  Thunder Tribulation 之后,它遍体鳞伤,几乎the soul flew away and scattered 。

  现在,正在慢慢恢复着。

  Luo Qingzhou 又讲了几段。

  整个西湖和黑夜,突然变的万籁俱寂。

  似乎连风儿都停止了。

  又过了一会儿,Luo Qingzhou 正讲着时,突然感到Divine Soul 一震,一股剧痛袭来,随即眼前一黑,身子一软,向前倒去。

  整个Divine Soul 仿佛被抽空了所有的能量,头痛欲裂。

  他没有倒在地上,而是倒在了一个柔软的怀抱里……

  Yue Bai silhouette 轻轻抱住了他。

  这是他第一次清醒的时候与其他Divine Soul 肌肤相触,竟跟肉体之间的拥抱,感觉有些相似。

  他捂着阵阵剧痛袭来的脑袋,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却开不了口。

  Yue Bai silhouette 抱着他,坐在了地上,在他耳边轻声道:“闭上眼睛,运转我传授你的internal strength 心法,恢复Soul Power ……”

  Luo Qingzhou 依言sit in the lotus position ,闭上双眼,开始沐浴着月光,运转internal strength 心法。

  一丝丝的月华之力,被他吸入身体,转化为了Soul Power 。

  他体内消耗一空的Soul Power ,正在快速恢复着。

  “这部经法蕴含的力量太过强大,你口授时会消耗伱的Soul Power ,我忘了提醒了,一次不能太多……”

  那道温柔的声音,又在耳边轻声响起,竟不像是Elder Sister Yue 那清冷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

  他终于感到体内Soul Power 充溢,那股疼痛已经disappeared 。

  他缓缓睁开了双眼。

  Yue Bai silhouette 坐在他的对面,正安静地看着他。

  Luo Qingzhou 也安静地看着她,虽然朦朦胧胧,只能看到一些轮廓。

  又过了一会儿,他方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Elder Sister Yue ,谢谢你。”

  Yue Bai silhouette lightly 道:“是我疏忽了,我该提醒你的。”

  Luo Qingzhou 盯着她朦胧的脸颊,突然道:“Elder Sister Yue ,要不,我们都撤去光晕吧。反正我也见过你的真面目。”

  Yue Bai silhouette 沉默了一下,道:“不用。”

  Luo Qingzhou 道:“Elder Sister Yue 就不想知道我长的什么模样吗?”

  Yue Bai silhouette 起身,背对着他,looked towards 了远处的黑暗,再次恢复了以往的清冷:“不想。”

  Luo Qingzhou 怔了怔,没再说话。

  又沉默了片刻,他方起身道:“Elder Sister Yue ,你说,我们现在可以算得上是朋友了吗?”

  Yue Bai silhouette 没有回答。

  Luo Qingzhou 走到她身边,侧脸看着她道:“原来我问Elder Sister Yue 这句话,Elder Sister Yue 说我们只是相互利用的关系。可是,我觉得我们应该是朋友,是相互帮助,相互进步的朋友。哪怕有一天,Elder Sister Yue 不能帮助我了,我还是会把Elder Sister Yue 当作最好的朋友的。”

  Yue Bai silhouette 望着远处的黑暗,依旧没有说话。

  Luo Qingzhou 又等了一会儿,方告辞道:“Elder Sister Yue ,时候不早了,那我告辞了,明晚再来。”

  Yue Bai silhouette 再次道:”en. ”

  Luo Qingzhou 又看了她一眼,方飞上了半空,突然又回头道:“对了Elder Sister Yue ,小月说她遇到危险了,需要我帮忙,你说我应该帮吗?”

  Yue Bai silhouette lightly 道:“随便你。”

  Luo Qingzhou 看着她道:“Elder Sister Yue 会帮她吗?”

  Yue Bai silhouette 没再说话。

  Luo Qingzhou 沉默了一下,又缓缓地道:“Elder Sister Yue ,我想先跟你说一声,为了cultivation 和晋级,我以后可能会做很多base and shameless 的事情。小月那里有cultivation 资源,所以我应该会帮她,我需要cultivation 资源。任何可以让我快速cultivation 的机会,我都会想办法抓住。我只有两年的时间,两年以后,如果我的Divine Soul 不能成功晋级到Yang God 之境,我的fiancee 就会病逝。所以……我以后如果变了,变成了一个坏人,希望Elder Sister Yue ,还愿意见我……”

  说完,他没有等待她的回答,silhouette 一闪,消失在了黑夜中。

  Yue Bai silhouette 站在阁楼,依旧寂静无声。

  夜风拂过,湖水荡起了阵阵涟漪,吹起了她的长发,以及那如仙的白裙。

  她突然在阁楼disappeared 。

  隐藏在阁楼阴影里的黑影,突然“哗”地一声钻进了湖底,掀起了巨大的浪潮。

  一柄宛若月光凝聚的宝剑,突然从天而落,插入了湖水,disappeared ……

  湖底rays of light 璀璨,暗潮翻涌。

  Luo Qingzhou 回到府中,Divine Soul 归窍,抱着怀里的little girl ,闭上了眼睛,却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脑海里总是浮现出刚刚Elder Sister Yue 抱住他,温柔地在他耳边说话的画面。

  不知为何,当这些画面闪过,脑海中突然又出现了另外一幅幅模糊的画面。

  电闪雷鸣,wind and rain 交加,他冲上了云霄,接受雷电的baptism 。

  他似乎是一个人,又似乎是被谁抱着。

  但无论他怎么回忆,就是想不起来。

  又想了许久,有些头疼。

  想到明天还要早起进宫,连忙又闭上了双眼,静心松神,心内默念Heart Calming Secret Art 。

  终于,很快睡着。

  翌日。

  天还未亮,外面突然传来了“peng~ peng~ peng~ ”的敲门声。

  同时,Nangong Meijiao 的声音在外面响起:“Luo Qingzhou !quick get up! 再不起来我要踹门了!”

  Luo Qingzhou 从Yue Bai 色的梦中惊醒,立刻起床。

  Little Die 也连忙起来,伺候他穿衣穿鞋,洗漱梳头等等。

  “Little Die ,时候还早,你继续睡。”

  Luo Qingzhou 洗漱完,亲一口她的脸蛋儿,立刻跑了出去。

  Little Die 睡眼惺忪地站在屋里,摸着脸蛋儿呆了一会儿,方甜蜜地回到了床上。

  “吱呀……”

  Luo Qingzhou 打开院门,走了出去。

  Nangong Meijiao 目光冷冷地瞪着他:“说了今天要进宫的,怎么现在才起来?待会儿天亮了,路上人多,又堵车,要是去晚了,take responsibility for the consequences !”

  说完,转身迈着大长腿,晃着高马尾,匆匆离开。

  Luo Qingzhou 愣了一下,连忙跟了上去,心头暗暗猜测,是因为今天要进宫去踢球,怕影响他的心情,所以这位郡主才没有提昨晚的事情吗?

  昨晚她到底有没有跟上那辆carriage ,有没有问出什么?

  Luo Qingzhou 看着她高挑冷酷的背影,决定待会儿上carriage 后,再旁敲侧击问一下。

  Second Young Lady Qin 身子弱,这个时候应该还在睡觉,不能给他提示,不然他也不用这般胡乱猜测了。

  不过从昨晚秋儿的提示来看,问题应该不大。

  但谁知道这位郡主是不是故意对Second Young Lady Qin 隐瞒着什么,然后准备给他来个致命一击呢?

  以对方的性格,以及他给对方造成的伤害和羞辱来看,很有这个可能。

  所以,他还是要小心。

  只有今晚去问了Sister Dao ,才能真正的安心。

  来到前院时,Song Ruyue 和秦文政早已起来了。

  Song Ruyue 熬了小米粥,做了几个小菜和包子,连忙道:“美骄,吃了早饭再走,不然when the time comes 踢球没力气。”

  Nangong Meijiao 匆匆走向大门口,道:“姨母,不吃了,快要迟到了,待会儿街上人多不好走。”

  随即又转头板着脸催促道:“Luo Qingzhou ,走快点!”

  Luo Qingzhou 本来就紧紧跟在她的身后,连一步都没有落下,闻言却没敢吭声。

  两人快步出了府。

  Song Ruyue 看着这一幕,不禁叹气道:“老爷,美骄好像还是看不上青舟啊,from the very beginning 都看不起他,didn’t expect 现在还是这样,而且看起来好像对青舟更凶了。估计还是觉得青舟出身不好,又是赘婿,哎,可怜的青舟。”

  秦文政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走过去端起了粥,吃了起来。

  木姨赶着carriage ,停在门口。

  两人上了车,carriage 立刻出发,很快出了小巷,快速行驶在街道上。

  此时天还没有亮。

  但街道两旁的小贩,已经开始在摆摊位和商品了。

  许多小巷里,各种小吃也都做了起来。

  煎饼和米粥的香味,飘散出来。

  早起做事的人们,都在埋头吃着早点。

  Luo Qingzhou 正别着头,看着窗外的京都早景时,小腿突然被人踢了一下,随即,一只脚突然踩在了他的右脚上。

  南宫郡主冷冷的声音传来:“看着我!”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