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ady, Something Is Wrong Chapter 397

2022-11-06

  第397章 进宫,Crown Princess

  “干嘛?”

  Luo Qingzhou 心头一跳,一脸平静地转过头来。

  随即低下头,看着她的脚道:“郡主踩着我脚,是什么意思?”

  Nangong Meijiao 脚上突然用力。

  “抬起头,看着本郡主的眼睛!”

  她再次冷声命令道。

  Luo Qingzhou 抬起头,looked towards 她的眼睛。

  Nangong Meijiao 目光冷寒,正要说话时,腰间的pendant 突然“哗”地一声,亮起了一抹rays of light 。

  Luo Qingzhou 本来正盯着她的瞳孔的,突然感到一股刺眼的rays of light 反射而来,眸中顿时一阵刺痛,慌忙移开了目光。

  Nangong Meijiao 愣了一下,摸了摸腰间的pendant ,满脸疑惑之色。

  随即looked towards 他道:“你怎么了?”

  Luo Qingzhou 连忙又looked towards 她,疑惑道:“什么怎么了?郡主让我看着你,是有什么话要说吗?”

  果然是土豪人家,还有这等Magical Artifact 。

  Nangong Meijiao 蹙了蹙眉头,手指在pendant 上抚摸着,目光狐疑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方冷声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昨晚的事情,等今天踢完球了,我再好好跟你算账。Luo Qingzhou ,告诉我,伱有信心吗?”

  Luo Qingzhou 道:“有。不过郡主,昨晚什么事情,我好像忘记了。”

  Nangong Meijiao 眯了眯眸子,冷冷地盯着他看了许久,方道:“没关系,我记着就行了。我不想因为昨晚的事情,影响今天的心情,等比赛完了,你自然会知道。”

  Luo Qingzhou 看了她一眼,主动道:“郡主,我只记得我昨晚在书店遇到一个朋友,然后跟她一起去喝酒去了,后来的事情都忘记了。你最后找到我了吗?”

  Nangong Meijiao 双臂抱胸,闭上了眼睛,冷着俏脸,没有再理他。

  不过那只长腿依旧伸着。

  而那只脚,依旧踩在他的脚上。

  Luo Qingzhou 仿佛已经忘记了这件事,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突然喊道:“石灰女侠?”

  Nangong Meijiao 依旧闭着双眼,motionless ,仿若没有听见。

  Luo Qingzhou 心头暗暗猜测着:如果这位Eldest Young Lady 真的知道了他就是Chu Feiyang ,那么当他喊出这个称号后,她绝对不会无动于衷的。

  看来,她还并不知道。

  不过到底有没有找到Sister Dao ,还很难说。

  当然,也有可能,她已经知道了,此刻心里正在酝酿着各种最残忍的报复手段,脸上的平静,其实只是伪装。

  就像是rainstorm 来临前的平静海面,实则deep in one’s heart ,早已暗潮汹涌!

  今晚比赛完后,他得快些离开,再去找一次Sister Dao ,问问昨晚的情况。

  不然始终胆战心惊。

  carriage 很快进了内城,在端王府门前停下。

  门前早已停着carriage 。

  南宫小蕊还没有出来。

  此时,天刚蒙蒙亮,虽然宫门已经打开了,但这个时候进宫,还是太早了。

  两人下了carriage ,one after the other 进了府中。

  南宫小蕊刚起来,正在吃着早点,看起来很兴奋,正在唧唧喳喳地说着话。

  看到两人进门,她立刻开心道:“Luo Qingzhou ,不错哦,今天没有迟到。”

  南宫恪said with a smile :“美骄,青舟,吃饭没,过来吃点。”

  Nangong Meijiao 道:“十八叔,我们已经吃过了,不吃了。”

  南宫小蕊端了一盘点心过来,递到两人的面前道:“吃几块,我mother 亲自做的,很好吃的。”

  Nangong Meijiao 没再推辞,拿了一块。

  Luo Qingzhou 刚要伸手去拿,南宫小蕊突然又把盘子给缩了回去,问道:“洗手没?”

  Luo Qingzhou 愣了一下,道:“在家里洗了。”

  南宫小蕊snorted ,道:“那就是没洗呗。”

  说着,把自己手里已经咬了一口的那块,递给了他,道:“吃这块。”

  南宫恪连忙训道:“小蕊,不得无礼!”

  南宫小蕊小嘴一扁,扭头道:“Royal Father ,你是在凶我吗?”

  南宫恪连忙满脸堆笑,道:“没没没,Royal Father 怎么会凶你呢,你这块已经咬过,不能给客人的。而且你是girl ,你咬过的东西,上面是有你的口水的,不能随便给别的男子吃的。”

  南宫小蕊闻言,想了一下,突然把手里的点心递给了他,眨着大眼睛道:“那Royal Father ,我可以给你吃吗?”

  南宫恪顿时受宠若惊,连忙满脸堆笑地extend the hand 道:“当然可以,我是你Royal Father ,没那个讲究。”

  谁知南宫小蕊突然又拿了回去,一口放进了自己的嘴巴里,鼓着腮帮子咀嚼起来,一脸戏谑地看着他道:“你别想,hmph! ”

  南宫恪讪讪一笑,收回了手,一点都没有生气,依旧目光宠溺地看着她。

  南宫小蕊又从盘子里拿了一块完整的,递到了Luo Qingzhou 的面前道:“Luo Qingzhou ,吃饱饱,今天好好表现。你若是表现的好,以后本郡主可以趁我Royal Father 不在,偷偷地把我吃了一半的东西赏赐给你吃,听到没?”

  南宫恪complexion stiffened 。

  Luo Qingzhou 接过点心,道:“郡主,我喜欢吃完整的。”

  南宫小蕊笑hehe 地道:“没事,when the time comes 我拿一块完整的,舔几口再给你。”

  Luo Qingzhou 没再说话。

  南宫恪忍不住道:“小蕊,青舟已经成亲了,而且还是个赘婿。”

  南宫小蕊一脸奇怪地看着他道:“爹爹,你什么意思?你该不会以为我喜欢这个家伙吧?”

  南宫格尴尬said with a smile :“没,Royal Father 就是想把他的情况告诉你。”

  南宫小蕊curl one’s lip ,道:“那天你从Golden Cicada 寺回来,就已经告诉我了。你把他夸的天花乱坠,说他长的又英俊又有才华,以后have boundless prospects ,说本来准备抓回来给我当童养夫的,你……”

  南宫恪连忙打断道:“小蕊,时候不早了,走吧,我们进宫去。”

  随即又对着Luo Qingzhou laughed ,道:“青舟,本王是开玩笑的,你别taking seriously 。”

  此时,外面天色已亮。

  南宫小蕊看了一眼,道:“的确不早了,我们得提前去看看场地,再商量一下战术,走吧。”

  entire group 立刻簇拥着她,出了大门。

  Luo Qingzhou 与Nangong Meijiao 两人,依旧坐着自己的carriage 。

  不多时。

  carriage 出发,驶上了通往imperial city 的街道。

  Luo Qingzhou 与Nangong Meijiao 相对而坐,见她一直冷冷地盯着自己,只得闭上了双眼。

  Nangong Meijiao 握了握拳头,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什么,又忍住了。

  过了片刻,方冷冷地警告道:“Luo Qingzhou ,你最好别打小蕊的主意。Prince Consort 不是那么好当的,端王爷也不是普普通通的王爷。即便是Crown Princess 和圣上见了他,也得恭恭敬敬地叫一声Imperial Uncle 。他手里可是握着先帝御赐的打皇金鞭,上可鞭打圣上,下可鞭杀朝臣。小蕊是他最唯一的女儿,你要是敢祸害她,谁都救不了你,包括Crown Princess 。”

  Luo Qingzhou 一脸奇怪地看着她道:“郡主,你从哪里看出来,我要打那位Little County Lord 的主意了?我Luo Qingzhou 即便再不是人,也不会随便对一个小女孩下手吧?”

  Nangong Meijiao coldly snorted ,道:“我只是提醒你而已。”

  Luo Qingzhou 道:“谢谢,不过不用。”

  Nangong Meijiao 忍着气,又道:“待会儿进了宫,跟在我后面,不要到处乱看,更不要到处乱跑。你现在没有任何身份,只是一个去踢球的球员,不管冲撞了宫里的任何一个人,你都是死罪,你要明白。”

  Luo Qingzhou 道:“many thanks 郡主提醒。”

  Nangong Meijiao 看着他道:“Luo Qingzhou ,其实我要提醒你的是,如果见到了Crown Princess ,最好不要去打招呼,更不要过去跟她说话。”

  Luo Qingzhou 道:“我知道。”

  Nangong Meijiao 看着他,欲言又止,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你是不是已经站队了?”

  Luo Qingzhou 与她目光相对,道:“什么已经站队了?”

  Nangong Meijiao 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缓缓地道:“你如果以后要走科举之路做官,就不要先站队,左右逢源才是做官之道。因为谁也不知道,哪一方才是最终的胜利一方。就像我们踢球,你觉得你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志在必得,但可能还有比你更厉害的人,在结果没有出来之前,谁也不能保证哪一方会赢。”

  Luo Qingzhou nodded, said :“郡主说的对,青舟一定铭记在心。”

  Nangong Meijiao 嗤笑一声,双臂抱胸,闭上了眼睛,道:“估计你心里在说,【跟你有何干】吧?”

  Luo Qingzhou 道:“我真觉得石灰女侠说的对。”

  Nangong Meijiao 睁开眼看了他一眼,又闭上了眼睛。

  Luo Qingzhou 并没有从她的脸上,看出任何蛛丝马迹。

  这时,carriage 到了宫门,停了下来。

  侍卫开始挨个检查。

  一名侍卫手里还拿着一块jade stone ,是专门用来检查身上的storage space 的。

  Luo Qingzhou 在早上出门之前,就把storage bag 和storage ring 放在屋里了。

  宫殿里肯定不能带这些东西,以免藏有厉害的Magical Artifact 等等。

  Nangong Meijiao 有郡主的身份,侍卫只是随便看了一下,就开始搜查他。

  Luo Qingzhou 下了carriage 。

  侍卫把他的全身上下都摸了个遍,然后又用jade stone 探测了好几遍。

  甚至让他把鞋袜都脱掉检查,还把发髻打开,检查头发里面。

  Nangong Meijiao 坐在carriage 上,安静地看着他被搜身。

  等全部检查完毕后,Luo Qingzhou 披散着头发上了carriage ,正要随便把头发扎起来时,Nangong Meijiao 递给了他一只梳子,道:“梳一下吧。”

  Luo Qingzhou 看了梳子一眼,摇头道:“不用,别把郡主的梳子弄脏了,我用手就可以。”

  说着,直接用手抓了几下,把头发扎了起来。

  Nangong Meijiao 冷着脸,收起了梳子,看了他清秀的脸颊一眼,突然问道:“Luo Qingzhou ,你是不是经常为你自己的出身感到自卑?”

  Luo Qingzhou 抬起头看着她道:“郡主何出此言?”

  Nangong Meijiao snorted ,没有回答。

  Luo Qingzhou 沉默了一下,道:“仔细想一想,郡主说的也有道理。当初我跟Second Young Lady 说话,不敢靠近,不敢进屋,跟Eldest Young Lady 说话,直到现在,还不敢靠近,每次都很恭敬。刚刚,我也sorry 用你的梳子,也许这些就是in the bones 的自卑吧。毕竟你们都是身份尊贵,aloof and remote 的贵族。而我,只是一个从村里出来的,只有mother 没有father 的普通百姓。”

  Nangong Meijiao 微微蹙了蹙眉头,沉默了一会儿,looked towards 他道:“Luo Qingzhou ,我告诉你一个消息。不对,是两个消息。第一个消息是,圣上最近下旨,组建了一个新部门,叫Bright Gown Guard ,Chen County Residence 的Eldest Young Master 洛长天被升为Bright Gown Guard 指挥使,品级为正Grade 3 ,直接对圣上负责。第二个消息是,Luo Yannian 带着他的家人来京都了,在内城住下了。Luo Yannian 也辞了爵位,但因为洛长天的缘故,所以他们有资格在内城居住。同时,王夫人还是被封为诰命夫人了,就是the past few days 的事情。”

  Luo Qingzhou 听完,一脸calmly said :“跟我无关。”

  Nangong Meijiao slightly nodded ,道:“的确跟你无关,你已经脱离了Chen County Residence ,他们的族谱上应该也没有你的名字。以后你就是Qin Family 人,挺好。”

  Luo Qingzhou 没有再说话。

  Nangong Meijiao 又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道:“你阴差阳错入赘到了Qin Family ,其实是一种解脱,是很幸运的,不是吗?”

  Luo Qingzhou 道:“郡主说的是,的确很幸运。”

  Nangong Meijiao 道:“好好努力,争取明年考中进士。明年秦朗也要从Dragon-Tiger Academy 毕业了,刚好,Qin Chuan 也要进入Dragon-Tiger Academy 。你们Qin Family 三brother 只要团结起来,以后不一定会比他们Chen County Residence 差。”

  Luo Qingzhou nodded, said :“我会的。”

  carriage 突然停了下来。

  外面的护卫and the others ,皆跪在了地上。

  Nangong Meijiao 掀开窗帘,looked towards 了外面,眉宇间露出了一抹凝重。

  不远处的大路上,穿着一袭火red-clothed 裙的Crown Princess ,正坐着一顶装饰奢华的轿子,在众护卫的簇拥下,向着这边行来。

  轿帘敞开,Crown Princess 冰冷而威严的目光正看着他们。

  端王爷也从carriage 上下来,站在了路边。

  虽然他辈分大,但在战功赫赫手握重兵的Crown Princess 面前,并不敢托大。

  “走吧,下去。”

  Nangong Meijiao 虽然不愿意,但还是不得不把Luo Qingzhou 带了下去,在路边恭候着。

  carriage ,护卫,丫鬟等等,都让到了路边,寂静无声。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