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ady, Something Is Wrong Chapter 398

2022-11-06

  第398章 太后与Crown Princess

  轿子停落。

  众人皆低下头,不敢平视。

  一袭火red-clothed 裙的Nangong Huoyue ,从轿子里走了出来,全身散发着一股经过多年战场baptism 而养成的冷酷imposing manner ,令人望而生畏。

  那张娇艳如花,神色冰冷的面容上,也满是威严之色。

  她looked towards 了端王爷,脸上这才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拱手道:“端王叔。”

  端王爷满脸笑容,道:“火月今日也来这么早啊,走吧,一起去球场。”

  Nangong Huoyue 的目光,looked towards 了路旁的Nangong Meijiao ,道:“美骄今天也参加吗?”

  Nangong Meijiao 微微低头,道:“是的,皇姐,我是小蕊一队的。”

  Nangong Huoyue 又looked towards 她身边的劲装少年,问道:“这位是你的人吗?”

  Nangong Meijiao 低头道:“是。”

  Nangong Huoyue slightly smiled ,没再说话,拖着火红长裙,与端王爷一道向前走去。

  entire group 不敢再坐carriage ,都恭敬跟在后面。

  即便是南宫小蕊,也被她imposing manner 所震,怯怯地喊了一声皇姐后,就再也没敢说话了。

  “好大的威风。”

  Nangong Meijiao 对着旁边的某人,低声吐槽。

  Luo Qingzhou 看了前面那道红影一眼,道:“人家是靠自己的ability 得来的。”

  Nangong Meijiao 看着他道:“伤心吗?”

  Luo Qingzhou 一脸奇怪:“伤心什么?”

  Nangong Meijiao 眸中满是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人家不理你啊,而且还装作不认识你。说不定不是装作,而是贵人多忘事,早已忘记伱了。”

  Luo Qingzhou 道:“那不是更好?对我来说,更安全了。”

  Nangong Meijiao curl one’s lip :“只怕某人心里不是这么想的。”

  Luo Qingzhou 道:“郡主真啰嗦。”

  “你说什么?”

  Nangong Meijiao 眼睛一瞪。

  Luo Qingzhou 道:“我说郡主真聪明。”

  Nangong Meijiao coldly snorted ,道:“今天好好踢球,等踢完球,我送你一件礼物。”

  Luo Qingzhou looked towards 她道:“什么礼物?”

  Nangong Meijiao 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道:“when the time comes 你就知道了,相信你一定会喜欢的。”

  Luo Qingzhou 看了一眼她脸上的表情,心头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不会是石灰吧?

  entire group 很快来到球场。

  此时,morning sun 刚刚升起。

  端王爷与Crown Princess 一起,在前排坐下,正在聊着京都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

  至于宫里和边境的事情,两人都默契地没有提起。

  Luo Qingzhou 与Nangong Meijiao 一起,跟在南宫小蕊的后面,上了球场,熟悉各个位置。

  Luo Qingzhou 走到球门前,观察all around 的距离。

  加上Goalkeeper ,每一方都有九个人,规矩与普通的脚球并无区别,场地比足球场稍小。

  南宫小蕊把几人都聚在一起,商量了一下待会儿比赛的战术,分配了各人的位置。

  前锋有三人,分别由南宫小蕊,Nangong Meijiao ,以及那名叫石子的青年担任。

  南宫小蕊又跟大家说了一些对方踢球的特点。

  与她相约比赛的,是张太妃娘家那边的一个十岁女孩,名叫张烟儿。

  张烟儿的father 是Imperial Court 大臣,家族也是豪门大族。

  同时,她还有一个特殊身份——准皇妃。

  张烟儿也是从小就爱踢球,而且也极有innate talent ,与南宫小蕊踢了几场,两人都是各有胜负,谁也不服谁。

  如果是其他人,只听到她“准皇妃”这个名头,就不会再跟她giving tit for tat 了。

  但南宫小蕊却不怕她,还她赌约,谁输了谁学小狗叫,而且还要向对方道歉。

  端王爷劝了几句,见没什么效果,只得任由她胡闹了。

  太后和张太妃也亲眼见证了两个小女孩,从吵架到约架的过程,比赛的事情,还是张太妃笑着提议的,免得两人再继续吵下去。

  morning sun 刚刚升到山头,张烟儿也带着自己的队伍,雄赳赳气昂昂地来到了球场。

  南宫小蕊这边统一穿着black 球衣,张烟儿那边则统一穿着white 球衣。

  张烟儿的队伍里,同样也有十七八岁的少女和二十多岁的青年,与南宫小蕊的这边的队员年纪和性别,出奇的一致。

  两人似乎早已商量好了,这样才显得更公平。

  “小蕊,别说我欺负你,虽然我比你大一岁,但我个子比你矮,腿没你的腿长。希望你when the time comes 输了,不要拿这件事来狡辩。”

  张烟儿一来到球场,说话就很冲。

  南宫小蕊sneered ,道:“放心,我不跟某些人一样,喜欢赖皮。张烟儿,今天你要输了再赖皮,我可不会饶过你。”

  张烟儿嗤笑一声,道:“到底谁输,待会儿就知道了。今天太后和姑母都在这里,Crown Princess elder sister 也在这里,待会儿圣上退朝了可能也会来。所以你放心,谁要是赖皮,谁以后就别想有脸出门了。”

  南宫小蕊coldly snorted and said :“那就好。张烟儿,我们先说好,输的一方学小狗叫,至少也叫二十声,而且要让大家都听见。至于道歉,你道不道歉,我都无所谓。”

  张烟儿满脸轻蔑道:“赞同。输的一方学小狗叫二十声就可以了,至于道歉,我也不想听你道歉,反正你也没什么诚意。”

  两人目光相对,语气相冲,with swords drawn and bows bent 。

  这时,一大群人簇拥着太后和张太妃,缓缓行来。

  正在聊天的端王爷和Crown Princess ,皆站了起来。

  端王爷满脸笑容地迎了上去,低头行礼。

  张太妃不比太后,也连忙上前said with a smile :“好久没有见到端王爷了,越发年轻了。”

  端王爷said with a smile :“可比不上太妃。”

  太后看了他身后的少女一眼,低声道:“火月今天心情好像不好,怎么回事?”

  端王爷低声答道:“估计是最近在宫里待的烦闷。”

  张太妃连忙走了过去,满脸灿烂的笑容,直接亲昵地拉着Nangong Huoyue 的手道:“火月啊,你看看你,最近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又瘦了啊。”

  Nangong Huoyue 冷着脸,并未理她,目光looked towards 了自己的亲生mother 。

  张太妃又热情地说了几句,方讪讪地松开了她的手,退到了一边。

  太后走了过来,微微蹙眉道:“火月,怎么这么看着母后?见到母后,也不叫一声吗?”

  Nangong Huoyue 又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道:“母后,边境Monster Race 作乱,city 陷落,百姓流离失所,我想过去平乱,什么时候可以启程?”

  太后闻言,laughed ,道:“火月,这件事你不用操心,Imperial court 已经派了人过去,相信那点动乱很快就可以平息。你刚回京都,我们母女好好聚一聚,你皇弟也舍不得你走。你是个girl ,那种事情,还是交给男人去做吧。不然人家以为我们大炎无男儿呢。”

  Nangong Huoyue 道:“可是那里是我的Fiefdom ,我若不去,那里的将士和百姓会怎么想我?”

  太后faintly smiled ,在旁边的座位上坐下,伸手拉着她的手道:“来,坐下说话。今日我们是来看小蕊和烟儿她们踢球的,至于那些事情,今天就不提了。国家major event ,自然有你皇弟和Imperial court 大臣操心,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就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不要再操心别的事情了。”

  张太妃也满脸堆said with a smile :“对对对,火月啊,听你母后的,打仗都是男儿的事情,你一个girl ,总是出去抛头露面不好。在宫里多开心,有你母后,有圣上,有我们,还有烟儿小蕊她们,大家在一起吃着玩着,开开心心的,何必出去wind blowing and sun shining ,到处奔波?而且打仗有危险,你可是先帝和太后最疼爱的Princess ,万一出了点差错……”

  “别在我面前提我Imperial Father !”

  Nangong Huoyue 突然打断了她,冷冷地看着她道:“你没资格。”

  张太妃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眼角抽搐了几下,却没敢发怒,讪讪一笑,道:“好,好,我不提了。”

  太后complexion sank 道:“火月,你这是什么态度?”

  Nangong Huoyue 没再说话,手从她手心里拿走,转过身,独自一个人走到远处的位置坐下,目光looked towards 了球场。

  那一袭火red-clothed 裙,在晨日的阳光下,成了球场上最独特的风景。

  “就是先帝给她宠的!”

  太后coldly snorted ,沉着脸道:“一个girl ,整天出去抛头露面,带兵打仗,成何体统!”

  张太妃连忙在一旁persuaded :“elder sister 别生气,火月可能是最近心情不太好,才冲撞的您。”

  随即她眼中精light flashed ,sighed 道:“哎,火月有自己的封国,还有自己的军队,比那些亲王都要强,性子犟点也是可以理解的。估计是离开自己的地方太久,有些想念了。”

  此话一出,一旁的端王爷看了她一眼。

  太后沉着脸,said with a sneer :“自己的地方?”

  张太妃讪讪一笑,没再说话。

  此时,球场上传来了张烟儿的声音:“太后,姑母,Crown Princess elder sister ,端王爷,可以开始了吗?”

  太后看着她,脸上露出了笑容,道:“可以开始了。”

  “小蕊,可以开始了哦!”

  张烟儿喊了一声,回到了自己的队伍。

  双方队员站定,皆各自准备。

  裁判手里拿着球,在中间准备发球。

  “当——”

  一声锣响,比赛开始。

  皮球被高高地抛上了天空,随即又落了下来。

  双方队员开始激烈争抢。

  Nangong Huoyue 目光灼灼地看着球场上那道站在球门前的silhouette ,过了片刻,对旁边道:“中午休息时,想办法把他带到我的宫殿。”

  身后站着的月影,恭敬道:“是,殿下。”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