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ady, Something Is Wrong Chapter 399

2022-11-06

  第399章 slut 和耳光!

  “传球!”

  球场上,双方队员奔跑如风。

  Nangong Meijiao 最先射进了一球,顿时引起了阵阵欢呼声。

  看台上,年轻的太后也跟着鼓掌,said with a smile :“那是南国郡Wang Family 的美骄吧,跟她mother 长的真像,转眼间,竟然已经长这么大了。”

  一旁的张太妃,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场中那道高挑的silhouette ,tsk tsk 赞道:“美骄的身段是真的好,也不知道以后要便宜哪家男儿。”

  随即又道:“对了elder sister ,上次那门亲事南宫郡王拒绝了,听说为了这门亲事,美骄that girl 竟然还离家出走了。”

  “哦?竟有此事?”

  太后闻言怔了一下,随即sighed 道:“现在的这些子女,跟原来可不同了。原来是子女的亲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子女哪敢说什么。现在呢。只要子女不愿意,做父母还真没办法。”

  张太妃瞥了远处那道红影一眼,said with a smile :“不是父母没办法,是父母太溺爱了。做子女的,如果真的孝顺,怎么可能会违背自己父母的意愿呢。对于那些不孝顺的子女,说实话,父母只要稍微惩罚一下,他们自然就老实了。”

  太后目光看着球场,没有再说话。

  张太妃也laughed ,安静下来,专心看球。

  张烟儿一队开始反攻。

  几个传球,立刻绕过了回防的南宫小蕊和Nangong Meijiao ,张烟儿早已快速冲向球门。

  一名少女在边缘leg raised ,把球传给了她。

  不待皮球落地,张烟儿已经跳跃而起,身子突然凌空横着,一脚踢了出去。

  ”peng!”

  皮球疾射而出,冲向了球门的右边角落。

  眼看就要进去,一只手突然出现,挡在了前面。

  “pa! ”

  皮球被挡住,弹飞了出去。

  张烟儿并未放弃,立刻又冲了过去,准备再射第二发!

  谁知守门的少年在挡住了皮球后,立刻又一个急扑,一把抱住了皮球。

  张烟儿奔到近前,眼看着那少年抱住皮球从草地上滑倒了自己的脚下,心头顿时升起一股怒气,恨不得fiercely 一脚踢在他的脑袋上。

  不过她忍住了。

  “你给我等着!”

  她coldly snorted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阴沉着小脸,转身离开。

  南宫小蕊跑过来said with a smile :“Luo Qingzhou ,好样的!”

  Luo Qingzhou 从地上爬了起来,手一扬,把皮球扔给她。

  南宫小蕊接到球,立刻带球进攻。

  皮球在前锋三人的脚下来回传送,很快到了对方的球门。

  南宫小蕊一脚射球,不过竟被对方的Goalkeeper 给挡了下来。

  张烟儿一队,立刻又转入了反攻。

  很快,皮球被传到了球门前,张烟儿做出假射的动作,突然把球传给了右侧的一名青年。

  那青年leg raised ,直接射门。

  “pa! ”

  依旧被Luo Qingzhou 伸手挡了下来。

  不过皮球在弹出去的一瞬间,一名少女突然扑来,直接头球二次射门。

  “pa! ”

  this time 距离球门很近,但还是被Luo Qingzhou 一把把皮球抱在了怀里。

  南宫小蕊在不远处欢呼表扬。

  张烟儿气的脸都青了。

  ”peng!”

  Luo Qingzhou 一脚把球踢了出去,传给了南宫小蕊。

  太阳渐渐升上正空。

  上午的球赛,持续了两炷香的时间。

  期间休息了半场。

  到了上半场结束后,南宫小蕊的黑队得了四分,张烟儿的白队仅仅只得了一分。

  张烟儿气的大骂自己的队友。

  南宫小蕊自然免不了要得意洋洋地上前嘲讽一番:“明明是自己不行,却怪别人,tsk tsk ,好大的威风哦。”

  张烟儿顿时fly into a rage out of humiliation :“南宫小蕊,你以为你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吗?要不是伱有个厉害的Goalkeeper ,我早就进了很多球了!上半场你还没有我射门的次数多呢!”

  南宫小蕊满脸讥讽道:“射门次数再多,射不进去又有什么用?还不是白搭。张烟儿,你就承认自己不如我吧,又不丢人。”

  ”get lost! ”

  “你让谁滚?你再说一句试试?”

  “我就让你滚!怎么了?”

  两人立刻走到近处,握着拳头,瞪着眼睛,似乎准备动手。

  双方队员见状,连忙上前劝说。

  Nangong Meijiao 挡在两人中间,蹙眉道:“一场球赛而已,重在游戏,何必当真。”

  南宫小蕊said with a sneer :“就是,有些人啊,输急眼了就开始fly into a rage out of humiliation 了。”

  张烟儿更加怒道:“南宫小蕊,你说谁输了?下半场都还没有比试,你真以为你赢定了?”

  南宫小蕊得意道:“我有金牌Goalkeeper ,我们自然赢定了。”

  Nangong Meijiao 立刻道:“小蕊,别说了。”

  张烟儿指着南宫小蕊,正要继续骂架时,Nangong Meijiao 又道:“你也别说了,都安静。”

  张烟儿顿时怒从心头起,瞪着她道:“你是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命令我?”

  Nangong Meijiao 蹙了蹙眉头,懒得跟这小女孩lower oneself to somebody’s level ,转过身道:“小蕊,我们走吧。”

  张烟儿见她无视自己,更加觉得受到了羞辱,顿时怒火熊熊,再也忍不住,上去就fiercely 一脚踹向她的后面。

  Nangong Meijiao 没有料到她会突然动手,正拉着南宫小蕊,防止她冲动,眼看那一脚就要踹在她的身上,旁边突然伸出一只手,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向着旁边一扯。

  “嗤——”

  张烟儿用力太大,一脚踹空,竟一下子滑倒在了地上。

  这时Nangong Meijiao 方反应过来,转头看去,自己正贴在某人的怀里,怔了怔,立刻推开。

  “hahahahaha ……”

  南宫小蕊突然捂着肚子,laughed heartily 起来。

  Nangong Meijiao 连忙过去,把摔倒在了地上的张烟儿扶了起来,正要说话时,张烟儿又气又羞,又怒又恨,猛然一巴掌扇向了她的脸,嘴里大骂道:“slut !”

  “pa! ”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突然在球场上响起。

  张烟儿一巴掌扇了空,却被Nangong Meijiao 一巴掌抽趴在了地上。

  Nangong Meijiao 满脸寒霜道:“你骂谁是slut ?”

  这时,在球场外看到争执的太后,张太妃and the others ,都快步走了过来。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烟儿,你怎么趴在地上?谁把你打倒在地上的?”

  张太妃满脸慌张地跑进了球场。

  其实她刚刚已经看到了Nangong Meijiao 动手。

  张烟儿立刻捂着脸从地上爬了起来,“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姑母!这个slut ……”

  “pa! ”

  话还未说完,Nangong Meijiao 又是一巴掌抽了上去,this slap ,直接抽在了她的嘴巴上,直接把她剩下的话打了进去。

  清脆的巴掌声,清晰地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张太妃both shocked and angry ,慌忙跑过来,抱住了她,然后looked towards Nangong Meijiao 怒道:“美骄,你怎么能对一个小女孩下这么狠的手?就算她骂你,你随便教训一下也就算了,怎么能打她耳光?你这是在打我的脸,在打太后的脸,在打圣上的脸啊。”

  张烟儿扑在她的怀里,嚎啕大哭。

  Nangong Meijiao 并不惧她,冷冷地看着她道:“太妃,她骂我是slut ,你觉得我不该打她吗?她surnamed Zhang ,我姓南宫。你要明白,在这大炎,在这Imperial Palace ,没有一个人有资格骂南宫这个姓,就算是你,也没有资格!”

  张太妃顿时气的浑身发抖,立刻转身looked towards 太后哭道:“elder sister ,你可要为我家烟儿做主啊,她以后可是皇妃,竟然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耳光,这是在打您和圣上的脸啊。”

  谁知太后却是”Pa” 地一巴掌抽在了她的脸上,脸色阴沉地道:“还敢挑拨离间!美骄打她,那是她该打。美骄说的难道不对?这Imperial Palace 之中,异姓之人,谁都没有资格骂她,我也没有资格!你更没有资格!张太妃,你自己家的人不好好教训,出口就骂人,没上没下,这等教养,让我如何放心让圣上娶她为妃?”

  张太妃被一巴掌给打蒙了,再一听这话,顿时吓的一颤,ashen-faced ,慌忙带着张烟儿一起跪下,哭着道:“太后,妾身错了,妾身错了,妾身回去后,一定好好管教烟儿,一定不会让她再出来惹事了……”

  张烟儿也吓的停止了哭泣,皇妃的身份,可是她全家的荣耀,只要她成功成为了贵妃,以后她们家里可就是真正的皇亲国戚了。

  她立刻吓的kowtow and admit your mistake 。

  太后coldly snorted ,满脸讥讽道:“一场游戏而已,输了就输了,一笑而过就罢了。这种气量和教养,以后如何侍奉皇帝?亏你还把你这侄女夸的天花乱坠,无人可比,可笑!”

  说完,转过身,拂袖而去。

  张太妃吓的浑身颤抖,慌忙起身,拉着张烟儿追了上去,哭着道:“太后,烟儿错了,烟儿错了,烟儿给您赔罪……”

  太后满脸寒霜,没有理睬她们,looked towards 台上那一袭红裙的少女语气转缓道:“火月,中午来陪母后一起吃饭,母后有话对你说。”

  Nangong Huoyue 冷冷地看着她道:“对不起母后,我没胃口。”

  太后停下脚步,盯着她看了片刻,方快步离去。

  张太妃不敢再哭闹,慌忙拉着张烟儿,亦步亦趋地跟在身后。

  entire group 很快坐上轿子远去。

  球场上,张烟儿的队员,也都连忙散去。

  南宫小蕊shrugged ,道:“那家伙是真的没教养,输了就输了,竟然还想动手打美骄姐,活该被太后骂。”

  端王爷走过来,沉着脸道:“还不是你得胜不饶人。人家输了,你嘲讽人家干嘛?说人家没教养,你……”

  “Royal Father ,我也没教养吗?”

  南宫小蕊突然看着他道:“那你身为我的Royal Father ,why not 好好教养我?你说。”

  端王爷:“……”

  “hmph! ”

  他一拂衣袖,没有再理她,转过身looked towards Nangong Meijiao 道:“美骄,你刚刚有些太冲动了,打一巴掌就够了,没必要再打第二巴掌。太妃毕竟是长辈,面子还是要给的。而且that girl 毕竟还有准皇妃的身份,哎……”

  Nangong Meijiao 冷冷地道:“她可没给我面子,我已经很忍让了。要是换作别人,她现在已经躺在地上了。”

  端王爷sighed ,道:“待会儿在宫里吃完午饭,你还是去太妃那里一趟,道个歉吧。太妃应该在太后那里,让太后看到你的态度,今天这件事就算是到此为止了。”

  “美骄又没有错,为何要去道歉?”

  这时,一道威严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端王爷转头看去。

  一袭火red-clothed 裙的Nangong Huoyue ,满脸冰冷地走了过来,道:“美骄,我支持你,不去道歉。谁敢找你麻烦,我就找他麻烦。a trifling 礼部侍郎的千金而已,也敢骂我们Nangong Family 的人,要是this Princess ,早一巴掌把她的牙给扇掉了!还有那个太妃,this Princess 迟早也要给她几耳光。晚上你跟我一起,我们去她那里一趟,再去礼部侍Lang Family 里一趟,我倒要看看,他们到底有多嚣张。”

  端王爷看了她一眼,没再吭声。

  这位连太后都敢怼和无视,别说是一个太妃和礼部侍郎了,如果她今晚真去,估计会把那位礼部侍郎给吓死。

  “走吧,你们去洗个澡,待会儿去吃饭。下午圣上可能还要来看球赛,所以下半场应该还要继续踢。”

  端王爷转移了话题。

  Nangong Huoyue 看了Nangong Meijiao 身后的少年一眼,道:“去我那里用餐吧,刚好,我也好久没有热闹了。”

  端王爷连忙道:“火月,你真不去太后那里?”

  Nangong Huoyue 转过身道:“不用理她,她要是真有事,自然会自己来找我的,走吧。”

  几人相视一眼,只得跟在了她的身后。

   今晚没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