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ady, Something Is Wrong Chapter 400

2022-11-06

  第400章 沐浴

  瑶华宫。

  殿中装饰奢华,gold and jade in glorious splendor 。

  Nangong Huoyue 带着他们进了客厅,吩咐丫鬟上茶上点心,同时吩咐人去御膳房准备午膳。

  南宫小蕊浑身难受,对端王爷小声道:“Royal Father ,我想洗个澡,衣服都汗湿了呢。”

  Nangong Huoyue said with a smile :“我已经让丫鬟去准备热水了。”

  南宫小蕊连忙恭敬道:“many thanks 皇姐。”

  Nangong Huoyue looked towards 端王爷道:“端王叔,听闻你喜欢诗词丹青,我书房刚好有几首好作品,我带王叔去看看。”

  端王爷一听,顿时心痒难耐,满脸堆said with a smile :“好,去看看。”

  两人离开客厅,去了书房。

  客厅里,就只剩下了南宫小蕊,Nangong Meijiao 和Luo Qingzhou 。

  其他人是没资格进来的。

  这时,南宫小蕊方sighed in relief ,吐了吐小舌头,小声道:“美骄姐,皇姐的imposing manner 好terrifying ,她在这里,我都不敢说话呢,感觉出气都困难。难怪Royal Father 常说,上过战场的人,跟没上战场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我原来还不信呢,现在才知道是真的。”

  Nangong Meijiao 看了外面一眼,道:“她从小就被先帝捧在手心,即便是太后,也不敢苛责一句。威严从小就在培养,imposing manner 是经过这么多年的征战养成的,自然会给人压力。”

  南宫小蕊悄悄道:“我不想跟皇姐一起吃饭,太难受了。美骄姐,要不,我们去长乐那里吃吧?”

  长乐是年纪最小的Princess ,与她年纪相仿,平时也在一起玩。

  Nangong Meijiao 道:“你先去问你Royal Father 吧。”

  南宫小蕊curl one’s lip 道:“问他还不如不问呢。”

  随即又转头looked towards 旁边的人,道:“Luo Qingzhou ,伱跟本郡主一起偷偷溜掉,好不好?”

  Luo Qingzhou 恭敬道:“郡主,我没有身份,不能在宫里乱走的。”

  南宫小蕊想了想,道:“也对,你可不能去长乐那里,要是被侍卫发现,会被打死的。”

  随即又奇怪道:“对了Luo Qingzhou ,那你刚刚怎么跟进这里来了?你不是应该跟石子他们一起,去跟太监和宫女们一起吃饭吗?你可没资格来这里吃饭呢,待会儿要是被皇姐问起,你可惨了。”

  一旁的Nangong Meijiao 道:“小蕊,是我让他过来的。”

  南宫小蕊看着她道:“美骄姐,Luo Qingzhou 没有Imperial Family 身份,而且还是个年轻男子,是不能随便来皇姐这里的。”

  Nangong Meijiao 瞥了某人一眼,道:“没事,我待会儿会帮他解释的。”

  这时,两名宫女走了进来,恭敬地道:“两位郡主,水已经烧好了,你们可以去沐浴了。”

  南宫小蕊正浑身难受着,闻言正要出去,突然又指着Luo Qingzhou 道:“他可以在这里洗个澡吗?他身上好臭,待会儿熏到皇姐可不好。”

  其中一名宫女恭敬道:“可以的,外面有单独的房间可以沐浴。”

  随即looked towards Luo Qingzhou 道:“Young Master 请。”

  南宫小蕊突然想起来道:“对了Luo Qingzhou ,你好像没有带衣服。”

  随即laughed ,道:“我这里还有girl 的衣服,你要是不嫌弃,我可以借给你一件穿哦。”

  Luo Qingzhou 道:“many thanks 郡主,不用。”

  这时,Nangong Meijiao 突然从身上拿出了另一件black 劲装,递到了他的面前,目光看着他,并未说话。

  Luo Qingzhou 愣了一下,与她目光对视了一眼,接在了手里。

  Nangong Meijiao 直接出了门。

  南宫小蕊见此一幕,愣了愣,突然悄声道:“Luo Qingzhou ,你真是美骄姐的表妹夫?我怎么觉得,你是他的相好呢?”

  “小蕊,走!”

  Nangong Meijiao 在外面喊道。

  “哦哦。”

  南宫小蕊立刻跑了出去。

  “Young Master ,请。”

  Luo Qingzhou 正看着手里的衣服发愣时,宫女又喊了一声。

  他这才反应过来,跟着宫女出了宫殿。

  宫女带着他,穿过长廊,又穿过一座花园,来到了后面的一座水榭阁楼。

  Luo Qingzhou 见all around 风景如画,清幽雅致,不似普通住所,不禁问道:“这里有人住吗?”

  “吱呀……”

  宫女推开了房门,恭敬地道:“Young Master ,请进,热水已经准备好了。这里暂时无人居住,殿下偶尔会来,在外面的流水处看看风景。”

  Luo Qingzhou 闻言,这才进了房间,见房间里秀幔粉红,地毯柔软,珠帘画屏应有尽有,甚至还有一张帐幔遮掩的香床,显然曾经是一名女子的住处。

  宫女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解释道:“原来有宫女住在这里,负责打扫这里的阁楼,不过现在已经离开了。Young Master 尽管沐浴便是,不会有人来的。”

  Luo Qingzhou 又观察了一眼房间,这才走到屏风后面。

  浴桶已经搬了进来,桶里装满了热水。

  水面上飘浮着粉色的花瓣,阵阵幽香飘散而起,弥漫了整个房间。

  宫女伸出雪白的jade hand ,试了试水温,然后低头恭敬道:“Young Master ,需要奴婢帮从搓背吗?”

  Luo Qingzhou 看了她一眼,道:“不用,你出去吧,我自己洗就可以了。”

  宫女道:“Young Master 若有需要,尽管喊奴婢便是,奴婢就在外面守着。”

  说完,退了出去,关上了房门。

  Luo Qingzhou 又看了一眼all around 的窗户,这才把Nangong Meijiao 给他的新衣服放下,然后脱掉衣服鞋袜,进入了浴桶中。

  身子被温柔芬芳的清水包裹,顿时舒服的忍不住呻吟一声。

  他伸手解开了发髻,把整个脑袋埋进了飘满花瓣的清水中,先清洗着头发。

  长头发很难清洗。

  很多时候,他都想拿一把剪刀,直接把头发给剪掉,不过没敢动手。

  脑袋与整个身子沉入了水中,在桶底搓洗着头发。

  以他现在的cultivation base ,即便在水底闭气one hour 都没有问题。

  不过这种地方他可不敢多待。

  洗完头发后,他就冒出了水面,搓了搓脸,伸手准备从旁边的桌上拿胰子搓洗身子。

  胰子就equivalent to 现在的香皂,不仅可以去污,而且里面还加入了桂花等香料,闻着很香。

  可是他伸手却拿了个空。

  他愣了一下,转头看去,刚刚脱衣进入浴桶之前,他明明看到桌上放着一块胰子的,怎么现在突然就不见了?

  正在此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微弱的呼吸声,以及轻柔的说话声:“Young Master ,your servant 帮你洗。”

  随即,一只冰凉的小手握着胰子,触在了他的后背上。

  Luo Qingzhou 转头看去,身后不是那名宫女,也不是别的丫鬟,而是披着一袭粉色薄纱,肌肤如牛奶般雪白,容颜娇艳欲滴的花骨。

  花骨见他看过来,轻轻咬了下粉唇,双眸bright and intelligent 地看着他,怯声道:“Young Master Luo ,没有吓到你吧?your servant 想你了,所以才偷偷进来的,对不起……”

  Luo Qingzhou 僵硬了一下,一把夺过了她手里的胰子,沉下脸道:“出去,不用你洗。”

  花骨低下头,垂下长长的睫毛,眼泪顿时从雪白娇美的脸颊上滑落下来,颤声道:“Young Master Luo ,你就这么讨厌花骨吗?花骨只是想帮Young Master 搓搓背,想跟Young Master 说说话,Young Master 就不能满足花骨这个小小的愿望吗?”

  Luo Qingzhou 看着她的眼泪和楚楚可怜的模样,蹙了蹙眉头,语气放缓道:“我自己洗就可以了。花骨姑娘,你没必要这样的,我是有家室的人,不能给你任何承诺,也不想跟你有任何牵连,你应该明白的。”

  花骨抬起头,噙着泪水,惹人怜惜地道:“Young Master ,花骨只是仰慕你,喜欢你,并非是要Young Master 给花骨任何承诺。花骨自知命不久矣,也不会痴心妄想,想要跟Young Master 一辈子在一起。花骨就想多看看Young Master ,多跟Young Master 说说话,如果……如果Young Master 愿意垂怜花骨,不嫌弃花骨的话,花骨愿意伺候Young Master ……花骨不要任何名分,也不会对任何人提起,花骨只想用剩下的生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爱自己喜欢的人……”

  Luo Qingzhou 听完,沉默了一下,把手里的胰子递给了她,道:“那你帮我搓搓背就可以了,搓完背就离开。”

  花骨抹了抹脸上的眼泪,接过了胰子,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谢谢Young Master ……”

  Luo Qingzhou 没再看她,转过身,靠在浴桶旁,闭上了眼睛,把后背露了出来。

  花骨jade hand 握着胰子,在他后背上慢慢摩挲着,柔声道:“Young Master ,你吃过花蜜吗?”

  Luo Qingzhou 闻言愣了一下,闭着眼睛道:“吃过。”

  花骨一手帮他打着胰子,一手在他后背上轻轻揉搓着,道:“那Young Master 觉得,花蜜甜吗?”

  Luo Qingzhou 道:“当然甜。”

  花骨柔软的jade hand ,顺着他的肩膀,到了他的脖子,又顺着脖子,到了他的嘴边,伸出了一根slender jade finger ,放在了他的嘴唇上,柔声道:“Young Master ,你尝尝your servant 的味道,your servant 比花蜜还甜呢。”

  Luo Qingzhou 嘴唇触碰到她的slender jade finger ,只嗅到了一股很特别的花香,并没有尝到什么甜味。

  他觉得这姑娘有些unsatisfied 了。

  “花骨姑娘,你可以走了。”

  他睁开眼,转头道。

  谁知话刚说完,一只柔软的小嘴突然堵住了他的嘴巴。

  ”pu 通!”

  褪掉轻纱的柔软,突然进入了浴桶中。

  “Young Master ,花骨很甜的……”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