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ady, Something Is Wrong Chapter 443

2022-11-06

  第443章 你不是男人!

  梅香小园。

  Second Young Lady Qin 画了眉,略施粉黛,穿着一袭素white clothed 裙,刚从房间出来。

  她虽天生丽质,却久病不出,脸色难免泛着一些不健康的苍白之色。

  淡妆遮掩后,脸蛋红润,更为清丽娇美,楚楚动人。

  Zhu’er 搀扶着她,站在small courtyard 。

  秋日的阳光,带着一丝慵懒,洒落在她那纤弱柔美的身子上,仿佛为她披上了一件golden 的轻纱,明媚而柔和。

  无论谁看到她,再躁动的心,也会变的宁静下来。

  Nangong Meijiao 站在屋檐下,安静地看着她,娇艳冷傲的脸蛋上,也不禁露出了一抹温柔。

  “吱呀……”

  院门打开。

  秋儿带着Luo Qingzhou ,以及Little Die ,走了进来。

  Nangong Meijiao 的脸色,再次恢复了冷傲,目光冷冷地looked towards 了他。

  不过当看到他那一身儒袍,风度翩翩,清秀俊美的模样时,又微微怔了一下。

  但很快,又不禁握紧了拳头。

  “Second Young Lady ,你今天真漂亮。”

  Luo Qingzhou 走到Second Young Lady Qin 的面前,伸出了手,目光温柔地看着她。

  对于其他人,似乎视而不见。

  Qin Weimo 柔柔一笑,extend the hand 纤美的jade hand ,放在了他的手心,轻声道:“青舟big brother ,微墨以前就不漂亮吗?”

  Luo Qingzhou said with a smile :“以前也漂亮,不过今天更漂亮。不是因为妆容,是因为心情。”

  “cough cough ……”

  屋檐下的某人,突然cough cough 了几声,冷着脸道:“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秀恩爱。想秀恩爱,等回来了再秀。”

  Luo Qingzhou 似乎这才看到她,恭敬道:“郡主,早上好。”

  “hmph! ”

  Nangong Meijiao coldly snorted ,别过脸,looked towards 了别处,感到受到了羞辱。

  Qin Weimo 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青舟big brother ,走吧,我们还要去喊elder sister 一起呢。”

  Luo Qingzhou 闻言蹙眉,低声道:“Second Young Lady ,我们今天只是去跟岳父Lady Mother-in-law 说成亲的日子,没必要喊Eldest Young Lady 一起吧?”

  Qin Weimo 柔声道:“当然有必要,我们是一家人,即便只是成亲的日期,也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商量的。如果不喊elder sister 一起,显得不太尊重她。虽然elder sister 肯定不会计较,但我们不能失礼。”

  Luo Qingzhou helplessly said :“好吧。不过……”

  Qin Weimo 道:“不过什么?”

  Luo Qingzhou 捏了捏她的小手,低声道:“有些尴尬……”

  Qin Weimo 不禁said with a smile :“没事,elder sister 不会计较的,走吧。”

  然后又转头道:“美骄姐,一起。”

  Nangong Meijiao 犹豫了一下,方从屋檐走了下来。

  几人一起出门,走向Spirit Moon Palace 。

  一路上,Luo Qingzhou 与Second Young Lady Qin 的手,始终紧紧握在一起。

  Nangong Meijiao 跟在后面,沉默无声。

  快到Spirit Moon Palace 时。

  Qin Weimo 挣脱开了手,轻声道:“青舟big brother ,待会儿记得把Bai Ling 和Xia Chan 也喊上。”

  Luo Qingzhou 看了她一眼,nodded 。

  正要上前去敲门时,院门“吱呀”一声打开,Bai Ling 探出脑袋,见门外站了这么多人,惊讶道:“son-in-law ,Second Young Lady ,你们怎么一起来了?有事吗?”

  Luo Qingzhou 正不知道该怎么说时,Second Young Lady Qin 轻声道:“Bai Ling ,elder sister 起来了吗?喊她出来一下,我们要去见一下爹爹和mother 。”

  Bai Ling 闻言微怔,又看了两人一眼,脸上笑容微敛,正要摇头时,Second Young Lady Qin 又道:“Bai Ling ,你和Xia Chan 也一起去。”

  Bai Ling 愣了一下,没有再说话,转身进了屋。

  不多时。

  Qin Jianjia 一袭雪white clothed 裙,带着Bai Ling 和Xia Chan 走了出来。

  Qin Weimo 上前牵住了她的手,轻声道:“elder sister ,微墨想跟伱说件事情。微墨想在中秋过后,嫁给青舟big brother ,elder sister 同……elder sister 觉得可以吗?”

  Qin Jianjia paused ,看了她一眼,又看了某人一眼,slightly nodded ,并未说话。

  Qin Weimo laughed ,牵着她的手道:“走吧,我们去找爹爹和mother ,跟他们商量一下。”

  entire group 向着前面的大厅走去。

  Luo Qingzhou 带着Little Die ,跟在后面,心头有喜悦,也有尴尬。

  Nangong Meijiao 突然放慢脚步,凑了过来,低声道:“Luo Qingzhou ,今天是什么心情?”

  Luo Qingzhou 看了她一眼,道:“开心。”

  Nangong Meijiao looked towards 他道:“就只有开心吗?”

  Luo Qingzhou paused ,道:“郡主,你想问什么?”

  Nangong Meijiao 看了前面那道雪白的silhouette 一眼,道:“你心里,就没有那么一丝丝的怅惘,或者愧疚?又或者,后悔和不舍?”

  Luo Qingzhou 转头看着她道:“我为什么要愧疚?又为什么要后悔和不舍?”

  Nangong Meijiao 挑眉道:“因为你家前妻很漂亮啊,不是一般的漂亮,而是Unparalleled Beneath The Heavens 的漂亮。你每次看到,不难过吗?本来应该是你的,可是你却没有珍惜……现在好了,你再也不能拥有她了,心里不会有些后悔和不舍吗?”

  Luo Qingzhou frowned :“郡主,我喜欢的是Second Young Lady ,你应该知道的。而且,我从来没有不珍惜过Eldest Young Lady ,只是……”

  Nangong Meijiao coldly snorted and said :“只是你从来都没有主动过。蒹葭的性格,并非天生如此,你身为她的Husband ,却不试着用爱感化她,也不主动去陪她爱惜她,每次对她都那么疏离,所以才变成现在这个局面。我说你没有珍惜她,难道不对吗?”

  Luo Qingzhou 沉默了一下,看着她道:“郡主,不管原来如何,现在我已经跟Second Young Lady 要成亲了,你突然说起这些,是想做什么?还是……另有所指?”

  Nangong Meijiao 移开了与他对视的目光,said with a sneer :“我不想做什么,只是提醒你一句,蒹葭没有对不起你。她给过你机会,而且还是很多月的机会,是你自己disappointing ,怪不得别人。”

  Luo Qingzhou 道:“我没有怪任何人。而且我已经说了,我喜欢的是Second Young Lady 。”

  Nangong Meijiao 看了她一眼,道:“就只喜欢微墨吗?”

  Luo Qingzhou 看了一眼另外that silhouette ,道:“郡主,我好像没有必要must 回答你的问题吧?而且,郡主怎么突然变的这么八卦,话也突然变得这么多了呢?”

  Nangong Meijiao 一滞,coldly snorted and said :“我只是无聊,随口问一下而已。Luo Qingzhou ,你不是个男人!”

  说完,快步走到前面去,没有再理睬他。

  Luo Qingzhou 看了她窈窕的背影一眼,心头暗暗whispered :我是不是男人,你最清楚。

  entire group 很快来到大厅。

  早上天刚亮亮时,Zhu’er 就去通知Song Ruyue 了。

  所以这个时候,秦文政,Song Ruyue ,以及Qin Chuan ,都已经在大厅里等着了。

  Song Ruyue 满脸笑容地道:“老爷,那小子终于急着要娶微墨了,这下我终于可以放心了。”

  秦文政喝着茶水,没有说话。

  Qin Chuan 这在旁边said with a smile :“mother ,等待会儿确定好了日期,今天我再去Dragon-Tiger Academy 一趟,去见见大哥,看大哥when the time comes 有时间回来吧。”

  Song Ruyue nodded and said :“好,是要去跟朗儿说一声。”

  随即又道:“老爷,还要通知second uncle Fourth Uncle 他们,时间是不是有点急?可以再晚几天的。”

  秦文政看了她一眼道:“这个时候,就别折腾别人了,我们一家人吃个饭就可以了。”

  Song Ruyue 立刻道:“那怎么行?我可是跟他们说好了的,when the time comes 要提前通知他们来京都的。”

  两人正说着话时,Qin Weimo entire group ,进了大厅。

  秦文政立刻站了起来。

  Song Ruyue 脸上挂着的灿烂笑容,在看到自己的eldest daughter 时,立刻又收敛了一些,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蒹葭,来,跟mother 坐在一起。”

  Qin Jianjia 没有去坐,站在了一旁。

  Song Ruyue 看了一眼她的脸色,心头顿时疼痛了一下,脸上勉强挤出笑容道:“青舟,微墨,Zhu’er 早上只是大概跟我说了一声,你们有什么事情,再当着大家的面说一遍吧。”

  Luo Qingzhou 上前拱手道:“Sir Father ,Lady Mother-in-law ,我跟微墨商量了一下,准备中秋过后就成亲,希望二老同意。”

  Song Ruyue 立刻said with a smile :“同意,当然同意。中秋过后吗?我们来算个好日期,when the time comes 把你second uncle Fourth Uncle 二婶四婶他们都请过来,大家好好热闹热闹,when the time comes 你还要骑马去街上逛一圈呢。”

  Qin Weimo 上前道:“mother ,我们已经选好了日子,就是中秋过后的第一天。”

  Song Ruyue 一听,愣了一下,道:“这么急?那可不行,你second uncle Fourth Uncle 他们现在还在扬州,他们……”

  “mother 。”

  Qin Weimo 打断了她的话,轻声道:“我们就一家人吃个饭,不请second uncle 他们。”

  Song Ruyue 蹙眉道:“为什么?”

  Nangong Meijiao 在旁边帮忙解释道:“姨母,最近不宜大张旗鼓,太过热闹。”

  说着,把张太妃和张烟儿,以及Crown Princess 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然后又道:“姨夫辞爵,已经得罪了很多勋贵,现在Crown Princess 又无法护着我们。我们做任何事情,都要低调一些,若是被人抓住把柄,就不好办了。”

  Song Ruyue 一听,这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心头的喜悦,顿时化为乌有,脸色发白道:“美骄,那可怎么办?”

  Nangong Meijiao 道:“就我们这些人,大家一起吃个饭,让Luo Qingzhou 和微墨穿上喜袍,给你们二老敬杯酒就可以了。如果实在觉得过意不去,就等以后有机会了,再给他们补办一场热闹的婚事就是了。”

  Song Ruyue 苦着脸。

  Qin Weimo 也轻声劝道:“mother ,微墨觉得这样挺好,青舟big brother 也同意了。”

  秦文政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微墨,青舟,爹爹尊重你们的意见。这个时候,自然是安全最重要。只要你们真心相爱,其实婚事办不办都无所谓,没必要拘泥于那些形式。”

  一旁的Qin Chuan 也said with a smile :“爹爹说的对,我也是这么认为的。青舟,微墨,when the time comes 我争取把大哥喊回来,给你们庆祝。”

  Song Ruyue 看了他一眼,他立刻闭上了嘴巴。

  虽然她心里难受,但见大家都这么说,又是为了府中的安全,只得同意道:“那好吧,就听你们的,不过府中还是要好好布置一下的,还有喜袍,must 穿,还有其他礼仪,都要遵守。”

  Qin Weimo said with a smile :“这些都听mother 的。”

  Song Ruyue sighed ,也没了兴致说别的事情,道:“那就这样吧,这件事我跟你爹爹去准备就是了,你们不用管。等中秋过后,你们就成亲吧。when the time comes ,青舟就搬到微墨那里去住吧,不能再分开……”

  说到此,她看了旁边自家eldest daughter 一眼,没有再说下去。

  如果当时他们成亲后,不分开住,而且住在一起,说不定现在……

  哎……

  她心头暗secretly sighed ,又looked towards Nangong Meijiao 道:“美骄,你把雪衣也喊过来吧,多一个人,热闹一些,不然府里太冷清了。”

  Nangong Meijiao 犹豫了一下,看了某人一眼,方nodded and said :“好。”

  Song Ruyue 突然又looked towards Luo Qingzhou 道:“对了青舟,你在京都不是有个很好的朋友吗?上次给微墨治病,人家那么大方,给你了火狐泪,这次你成亲,你肯定要喊人家来吃个饭的。他住在哪人,你如果不方便去的话,我让人去送喜帖。”

  此话一出,Nangong Meijiao 嘴角顿时露出一丝冷笑,转头looked towards 了某人。

  Luo Qingzhou 拱手道:“岳母,那人不喜热闹,when the time comes 我拿一壶酒,拿几包喜糖过去就是了,不用喊他过来的。”

  Song Ruyue 蹙眉道:“那怎么行,那也太怠慢人家了。微墨需要火狐泪,可不是one or two times ,以后每个月都需要人家帮忙。你大婚之日不喊人家过来,人家心里会怎么想?”

  一旁的Nangong Meijiao 突然也道:“姨母说的对,Luo Qingzhou ,你的确要去请人家来喝喜酒。这样吧,待会儿吃完午饭了,我陪你一起去请他。”

  Luo Qingzhou 看了她一眼,见她微微翘了翘嘴。

  秦文政也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青舟,不管人家来不来,你都要亲自登门去说一声,不然不礼貌。”

  Luo Qingzhou 只得道:“那好,那下午我出去一趟,去登门问一问他。不过郡主就不用陪着了,郡主昨晚没有回去,郡王爷肯定很担心,还是早些回去吧。”

  Nangong Meijiao lightly 道:“没事,木姨已经派人回去跟我爹爹说了。我在这里,我爹爹很放心的。Luo Qingzhou ,不用客气,反正我下午也没事,就陪你去走一趟吧。而且我也很好奇,那人到底是who ,家里竟然会养着火狐那种spiritual object 。”

  Luo Qingzhou 没有再说话。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