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ady, Something Is Wrong Chapter 444

2022-11-06

  第444章 婵婵,不喜欢你

  出了大厅。

  Luo Qingzhou 先送Second Young Lady Qin 回到梅香小园。

  临走时,Nangong Meijiao 又冷声提醒了一句:“Luo Qingzhou ,午饭后我就去找你,记住别乱跑。”

  Luo Qingzhou looked towards 了Second Young Lady Qin 。

  不出意外的话,Second Young Lady Qin 肯定会帮他说话的。

  因为Second Young Lady Qin 很清楚,他根本就没有那样一个朋友。

  至于火狐泪,本来就是他自己的。

  但令他感到意外的是,Second Young Lady Qin 不仅没有帮他拒绝,而且还said with a smile :“青舟big brother ,出去后,要听美骄姐的话哦。”

  Luo Qingzhou 目光狐疑地看着她。

  Second Young Lady Qin laughed ,没有多说,挥了挥手,进了small courtyard ,又回头道:“记得把elder sister 送回去哦。”

  “吱呀……”

  Zhu’er 关上了院门,突然又打开,探出脑袋道:“son-in-law ,别忘了答应人家的事情哦。”

  说完,又关上了院门。

  Luo Qingzhou 心头思考着事情,送秦Eldest Young Lady 回去。

  Bai Ling 突然凑过来问道:“son-in-law ,你答应过Zhu’er 什么?从实招来。”

  Luo Qingzhou 看了她一眼,道:“给她做好吃的。”

  Bai Ling 顿时目光一亮:“son-in-law ,什么好吃的?人家也要吃!”

  Luo Qingzhou 看了秦Eldest Young Lady 一眼,道:“就是candied fruit stick ,用其他水果混合起来做的candied fruit stick 。”

  Bai Ling 立刻咽了下口水:“son-in-law ,你什么时候做?”

  Luo Qingzhou 道:“等有时间了吧。”

  Bai Ling 迫不及待地道:“那son-in-law 什么时候会有时间呢?”

  Luo Qingzhou 没有再理睬她,转过头looked towards 跟在后面的Xia Chan ,道:“Second Young Lady 已经进去了,还站那么远干嘛?过来。”

  Xia Chan 别过脸,looked towards 别处,没有理睬他。

  Luo Qingzhou 道:“Second Young Lady 现在的身体已经好了,伱就算接近她,也没有关系的。你这样的话,会让她心里愧疚的。”

  Xia Chan 沉默着,没有说话。

  Luo Qingzhou 又看了她一眼,没有再多说,继续跟着秦Eldest Young Lady ,向前走去。

  等到了Spirit Moon Palace 门口时。

  他方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Eldest Young Lady ,我想跟Xia Chan 说会儿话,可以吗?”

  Qin Jianjia 看了他一眼,nodded ,带着Bai Ling 进了small courtyard 。

  “吱呀……”

  Bai Ling 关上院门,在门缝里道:“son-in-law ,你们尽管说,我不会偷听的。”

  外面安静了片刻。

  Bai Ling 的声音又在门缝里响起:“son-in-law ,你怎么不说话呢?”

  Luo Qingzhou 没有理她,过去握住了Xia Chan 冰凉的小手,低声道:“婵婵,走,去son-in-law 那里说话,免得被that girl 偷听。”

  Xia Chan 挣扎了一下,没有挣脱开,鼓着粉腮,被他强行拉着离开。

  “son-in-law ,你们开始了吗?”

  又过了一会儿,门缝里又传来了Bai Ling 催促的声音。

  “吱呀……”

  她终于忍不住打开了院门,把脑袋探了出来:“son-in-law ,婵……咦,人呢?可恶,臭son-in-law ,竟然偷偷把婵婵给kidnapped !”

  Luo Qingzhou 拉着Xia Chan ,强行把她牵回了谪仙居。

  一路上Xia Chan 都扭捏挣扎着,让他松开,他都充耳不闻。

  回到谪仙居时,Little Die 正在small courtyard 里晾晒着衣服。

  Xia Chan 看到她时,顿时红着小脸,挣扎的更加强烈了,还握着小拳头,结结巴巴地威胁道:“再不,松开……我,打你。”

  Luo Qingzhou 没有理睬她,直接把她拉进了屋里,回头道:“Little Die ,院门插上,不准其他人进来,你也不准进房间,我跟Xia Chan 有话要说。”

  Little Die 答应一声,立刻跑过去插上了院门,还在外面挂上了“Young Master 读书,勿扰”的牌子。

  Luo Qingzhou 把Xia Chan 拉进了房间,关上了房门,然后把她拉到案台前,让她坐在了椅子上,看着她道:“婵婵,son-in-law 有话对你说,是很重要的话。”

  Xia Chan 愣了愣,看着他,没有说话。

  Luo Qingzhou 蹲了下来,握着她的两只小手,抚摸了一会儿,轻声道:“今天我跟Second Young Lady 定亲,你会生气吗?”

  Xia Chan 沉默了一下,shook the head 。

  Luo Qingzhou 道:“婵婵,其实之前我问过Eldest Young Lady 的,她也同意了。我想把你要过来,你愿意吗?”

  Xia Chan 咬了咬粉唇,shook the head :“我,不离开,小姐。”

  Luo Qingzhou 看着她清丽稚嫩的脸蛋儿道:“silly girl ,son-in-law 又没有说让你离开Eldest Young Lady 。你可以一直住在Spirit Moon Palace ,也可以一直陪着Eldest Young Lady 的。son-in-law 只是……想给你一个名分,可以吗?”

  Xia Chan 闻言,突然挣脱开了手,站起身,有些惊慌道:“我,不要。”

  Luo Qingzhou 站起身道:“为什么不要呢?你不喜欢son-in-law 吗?你都已经跟son-in-law ……”

  Xia Chan 立刻红着脸蛋儿向着门口跑去,仿佛想要逃避什么。

  Luo Qingzhou 愣了一下,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把她扯了回来,随即把她抱在怀里,低头看着她那满是红晕和慌乱的脸蛋儿道:“婵婵,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害怕什么?son-in-law 对你的心意,难道你还不知道?你是害怕Second Young Lady 不同意吗?还是,害怕Eldest Young Lady 不同意?又或者,害怕其他人说三道四?”

  Xia Chan 在怀里挣扎着,哀求道:“放,放开我……”

  “我不放!”

  Luo Qingzhou 抱紧她道:“你说,到底是为什么?你是不是还在怪我跟Eldest Young Lady 和离了?”

  Xia Chan 抬起头,看着他,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什么,却最终没有开口,依旧扭动着身子挣扎着。

  “婵婵,你知道吗?”

  Luo Qingzhou 深情款款地看着她,柔声道:“即便是Second Young Lady ,也比不了你在son-in-law 心里的位置。你是最特殊的一个,也是让son-in-law 最心疼最难过最愧疚的一个,son-in-law 不想再像是以前一样跟你偷偷摸摸的了,son-in-law 想让大家都知道,你……”

  “婵婵……”

  Luo Qingzhou 没有再说下去,抬起手,轻轻擦拭着她眸中的泪水,抱紧她道:“你好傻,真的好傻……son-in-law 就没有见过,比你还傻的丫头。”

  Xia Chan 安静地贴在他的怀里,没有再挣扎。

  Luo Qingzhou 低下头,亲吻着她的额头道:“婵婵,son-in-law 以后想要just and honorable 地跟你在一起,可以吗?”

  Xia Chan 依旧倔强地摇头。

  Luo Qingzhou 捧着她的小脸道:“那你总要给son-in-law 一个理由吧?不然的话,son-in-law 良心过不去,某些人也会以为son-in-law 是个heartless man 呢。”

  Xia Chan 沉默了一下,仰起小脸,眸中噙着亮晶晶的泪水看着他,给出了自己的理由:“你,太丑……婵婵,不喜欢,你。”

  “……”

  Luo Qingzhou 愣了愣,盯着她一本正经的小脸看了一会儿,突然一把把她抱了起来,搂着她的臀儿,让她脸颊与自己的脸颊对齐,双眸盯着她漆黑清澈的眸子,coldly snorted and said :“little girl ,有ability 你再说一遍?”

  Xia Chan 撅了撅小嘴,两只小手扶着他的肩膀,别过俏脸,睫毛眨动,鼻子里低低发出了一道声音:”humph.”

  ”hmph ?”

  Luo Qingzhou 挑了挑眉,突然脖子一伸,一口咬在了她的小嘴上,随即转过身,把她放在了案台上,压在上面就粗鲁地亲吻了起来。

  Xia Chan 挣扎着,手里依旧握着剑,一只小手使劲儿推着他,然后又握成了小拳头,捶打着他的胸口。

  但很快,她就身子发软,挣扎的越来越无力,捶打的也越来越无力。

  又过了一会儿。

  她攥起的小拳头,缓缓松开,无力地垂落了下去,另一只里握着的剑,也unconsciously 地松开了……

  亲吻依旧在持续着。

  直到她全身酥软,再也unable to move 时,Luo Qingzhou 方松开,盯着她满是红晕的小脸和bright and intelligent 的眸子道:“说,谁丑?”

  Xia Chan 软软地躺在案台上,双眸迷离,呼吸急促,目光怔怔地看着他,再也说不出来一个字。

  Luo Qingzhou 又coldly snorted and said :“说,你喜不喜欢son-in-law ?”

  Xia Chan 仿佛没了魂儿一般,依旧怔怔地看着他,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胸前微微起伏着,粉唇亮晶晶的……

  窗外,sun shone brightly 。

  Little Die 晾晒完了衣服后,又拿着小花锄,在墙角的花坛里锄着杂草,嘴里正要不自觉地哼起歌儿时,又忍了下来。

  她转头看了一眼书房的窗口,忽地发现出窗户的缝隙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轻轻晃动着。

  她愣了愣,连忙收回目光,没敢再多看,低头一边锄着草,一边在心里暗暗猜测着。

  一只麻雀落入了small courtyard ,开始唧唧喳喳地聒噪着。

  她连忙挥舞着小花锄,跑过去把它撵走了,抬头看着它,心里生气道:“臭麻雀,别来了,别打扰Young Master 和Xia Chan elder sister 。”

  “pu! pu! pu! ”

  她回到花坛里,继续举起花锄,锄着杂草。

  然后又拎来水壶,给花儿浇水。

  花儿得到了水的滋润,很快变得更加娇美动人起来。

  Little Die 弯下腰,低头嗅了嗅,忍不住道:“好香。”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