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ady, Something Is Wrong Chapter 445

2022-11-06

  第445章 与郡主的赌约

  书房里。

  Luo Qingzhou 一袭儒袍,正坐在桌前朗声读书:“君子慎独,不欺暗室。卑以自牧,含章可贞……”

  Little Die 则坐在走廊上,安静地绣着花。

  small courtyard 里,sun shone brightly ,花香浮动。

  Spirit Moon Palace 。

  Xia Chan 神情恍惚地逃回去后,Bai Ling 一直追着ask all sorts of questions 。

  她没有理睬,去了后花园。

  凉亭里。

  秦Eldest Young Lady 一袭白裙,正安静地坐在那里看着书。

  Xia Chan 走进亭里,犹豫了好一会儿,方红着小脸,结结巴巴地把刚刚他对她说的话,都说了出来。

  Qin Jianjia 默默地听着,手里的书页,缓缓地翻动着。

  亭外,秋风吹过,落叶萧萧。

  晌午时分。

  谪仙居small courtyard 里,Luo Qingzhou 正吃着Little Die 从后厨端回来的饭菜时,敲门声响起。

  不待Little Die 去开门,院门已经从外面推开。

  Nangong Meijiao 一身black 裙装,修长笔直的美腿长包裹着从百花国流传而来的黑丝,盈盈一握的纤腰间缠绕着black 的皮鞭,高挑靓丽地地走了进来,满脸冷傲地催促道:“Luo Qingzhou ,该出发了。”

  Luo Qingzhou 看了她一眼,没有理睬,继续低头吃饭。

  Little Die 连忙去屋里搬了椅子出来,恭敬道:“郡主,您先坐一会儿,Young Master 还在吃饭呢。”

  Nangong Meijiao 瞥了一眼放在面前的椅子,有些嫌弃道:“Luo Qingzhou 坐过没?”

  Little Die 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Luo Qingzhou 抬头道:“当然坐过,不仅坐过,而且还站过和躺过。郡主身份高贵,身上全是华贵的衣服,可不能随便坐这种低贱肮脏的椅子。继续站着吧,我还要多吃一会儿。”

  Nangong Meijiao 瞪了他一眼,道:“Luo Qingzhou ,你对本郡主是什么态度?”

  随即said with a sneer :“怎么,是不是很生气本郡主待会儿要跟着你一起出去,找你那位朋友?伱是不是在心虚什么?”

  Luo Qingzhou 继续低头吃饭,没有再理睬她。

  Nangong Meijiao coldly snorted ,也没有再理睬他,迈着大长腿,在院子里四处闲逛着,目光到处看着。

  Little Die 站在旁边,满脸忐忑。

  Nangong Meijiao 无聊地逛了一会儿,突然走到晾晒衣服的绳子前,盯着绳子上挂着的几件衣服看着。

  那上面晾晒着两件肚兜,和两双丝袜,还有Luo Qingzhou 的内衣。

  Little Die 满脸羞红,想要阻止,却又不敢。

  Luo Qingzhou 抬头看了一眼,frowned :“郡主,非礼勿视,那是别人的内衣,请不要多看。”

  Nangong Meijiao 没有理睬他,还伸出两根手指,捏了捏其中一件肚兜,观察了好一会儿,转头looked towards Little Die 问道:“这肚兜,是你设计的?”

  Little Die 红着小脸道:”en. ”

  Nangong Meijiao 蹙眉道:“这中间怎么只有一根细绳系着?如果穿在身上,绳子不小心断了,或者不小心扯着了,怎么办?”

  Little Die 答不上来,looked towards 了自家Young Master 。

  据Young Master 所说,这件肚兜就是为了睡觉时好解开才设计的,Young Master 说,这样才有情趣,肯定会有很多女子和男子喜欢的。

  当然,这些话她可不敢说出来。

  “还有,这亵衣怎么是透明的?这穿在身上,岂不是跟没穿一样?”

  Nangong Meijiao 继续蹙着眉头问道。

  然后shook the head ,满脸严肃道:“这样做可不行,如果你们以后开了制衣店,千万不能设计成这样的,没有人会买这种衣服的,肯定卖不出去。稍微有点礼义廉耻的女子,will not 穿这种内衣。”

  Little Die 低着头,满脸通红,更加不敢吭声了。

  Luo Qingzhou 忍不住道:“郡主,你是不是没有看到我坐在这里?你堂堂一个金枝玉叶,当着一个男子的面谈论女子的亵衣肚兜,知不知道什么叫做礼义廉耻?”

  Nangong Meijiao 转过头,瞥了他一眼道:“抱歉,本郡主真没当你是男子。你继续吃你的饭,就当耳聋听不见本郡主在说话。”

  Luo Qingzhou paused ,放下了筷子,冷着脸道:“既然郡主没有当我是男子,那我刚好也可以与郡主讨论一下这亵衣肚兜。请问郡主,天下女子穿这些衣物,都是为自己而穿吗?”

  Nangong Meijiao coldly snorted and said :“不是为自己而穿,难道是为你而穿?”

  Luo Qingzhou 道:“不知郡主是否听说过这样一句话,女为悦己者容。女子穿衣打扮,大多数并不是为了自己好看,而是为了给别人看。郡主觉得呢?”

  Nangong Meijiao 顿了一下,said with a sneer :“不知道你在哪里听的这些歪理。本郡主穿衣服,就是给自己看的,又怎样?”

  Luo Qingzhou 问道:“那郡主不出门时,在家会这样穿吗?郡主晚上睡觉时,会这样穿吗?郡主每次出门见客,或者出去游玩,或者去见朋友,会不会特别精心打扮一番呢?无论男子和女子,在家跟在外面穿的都不一样。在家可以随便穿,在外面,自然要穿的郑重好看一些,一是为了给别人留下好印象,二也是尊重别人。郡主仔细想一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Nangong Meijiao 听完,滞了滞,coldly snorted and said :“外衣跟内衣是一样的吗?我承认,外衣的确如你说的那般,但女子的内衣,自然只是为了自己而穿,又不是为了让别人看见。”

  Luo Qingzhou nodded, said :“郡主说的的确很对,但郡主站的角度不全对。郡主未婚,只是个未出阁的少女,自然会这般说。那郡主想一想,女子如果成亲后,是不是要想尽办法,讨得丈夫的欢心?哪怕不用讨欢心,但为了夫妻间的和睦,女子是不是也要多注意一下自己的打扮?夫妻睡在一起久了,如果永远都是一成不变的打扮,双方自然会腻。但如果某一天,妻子穿的稍微……稍微有魅力一些,丈夫是不是突然会眼前一亮?也许丈夫已经不想跟妻子发生点什么了,但突然又被妻子的打扮给勾起了兴趣,那么,夫妻二人的关系,是不是又突然变的更好了?妻子如此,那些竭力想要讨好自家男人的小妾,自然更想要让自己穿的有魅力,不然就会失宠。”

  “郡主,其实这个衣服,宫里的宫女和那些嫔妃会更喜欢,你应该知道原因吧?”

  Nangong Meijiao 听完,顿时冷着俏脸骂道:“Luo Qingzhou ,你下流!”

  Luo Qingzhou 一脸无辜,道:“我只是在跟郡主讨论卖衣服的事情。我们卖东西,must 找好定位,从多方面想。郡主说这样的衣服,不会有人买,但我可以肯定,肯定会有人买,而且会有很多人买。不光是成亲后的女子会买,如果穿着舒服的话,没有成亲的女子也会买。”

  说到此,他看了一眼她那美腿上包裹的丝袜,道:“就像郡主腿上穿着的black 丝袜一样,虽然at first 可能很多人不能接受,但如果穿着舒服,又好看的话,自然会慢慢引起大家的注意和青睐。郡主at first 看到这丝袜时,是何想法?是不是觉得它太单薄了,太大胆了?然后见街上越来越多的女子穿着它,看着非常好看,所以心头好奇,某一天自己就偷偷买了一双回去,偷偷的试了一下,突然发现穿着太舒服,太好看了,然后就慢慢接受了?”

  “你……你下流!”

  Nangong Meijiao 被他说的哑口无言,fly into a rage out of humiliation ,只得又骂出了这句话。

  然后又向下拉扯着自己的裙子怒道:“不准看!”

  Luo Qingzhou 收回目光,继续侃侃而谈道:“郡主,其实除了你面前那亵衣肚兜丝袜什么的,我们还可以根据一些特殊的顾客,做一些更漂亮,更有魅力的外衣,甚至鞋子。比如说,露肩装,齐胸装,露背装,露腿裙,露脐装,露脚鞋,带着跟的露脚鞋,系着细绳的露脚鞋,绣着花的露脚鞋,镶着宝石的露脚鞋,golden light 闪闪的露脚……”

  “Young Master ,别说了……”

  一旁的Little Die ,顿时羞的面红耳赤,慌忙低声提醒,心里替他感到羞耻和尴尬。

  Young Master 全暴露了啊……

  不仅暴露了那些羞耻的亵衣是Young Master 想出来的,还暴露了Young Master 的特殊癖好,一句话里好多露,好多脚……

  Nangong Meijiao 满脸鄙夷地看着他道:“Luo Qingzhou ,你想的那些鞋子,除了露脚鞋,就没有不露脚的吗?”

  Luo Qingzhou :“……”

  Nangong Meijiao said with a sneer :“看来所谓的Little Die 会设计,都是掩人耳目的。原来这些下流东西,都是你想出来的。难怪,我就奇怪了,Little Die 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又是个单纯的little girl ,怎么会想出来这种羞耻的衣物来,原来……都是你!”

  Luo Qingzhou 道:“郡主,我这些想法,也是从书上看来的,都是别人想好的,我只是搬来用一下而已,不管我的事。”

  Nangong Meijiao 满脸讥讽道:“哪本书?jade foot 插画吗?”

  “你怎么……什么插画?什么jade foot ?郡主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Luo Qingzhou 心头一跳。

  Nangong Meijiao 满脸冷笑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道:“走吧,该去见见你那位好朋友了?”

  Luo Qingzhou 看了一眼天上的太阳,道:“郡主,这个时候太阳很烈的,郡主的皮肤这么白,要是晒黑了就不好看了。不如郡主还是在家里休息吧,去跟Second Young Lady 说说话,我自己一个人出去就是了。”

  Nangong Meijiao 抬起手,握住了腰间的鞭柄,目光冷酷地看着他道:“Luo Qingzhou ,再问一句,你走不走?”

  “走。”

  Luo Qingzhou 立刻向着门口走去,缩在袖袍里的手,握了握。

  “郡主,要不我们打个赌吧?”

  出了府,Luo Qingzhou 突然转过头道。

  Nangong Meijiao coldly said :“什么赌?”

  Luo Qingzhou 道:“我觉得那种衣服,肯定会大卖。郡主觉得卖不出去,对不对?”

  Nangong Meijiao paused ,coldly snorted and said :“本来就卖不出去,没有哪个shameless 的女子会买的。”

  Luo Qingzhou 道:“郡主,那如果我们when the time comes 卖出去了,而且还卖的很好,郡主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个要求?如果的确卖不出去,那我答应郡主一个要求,如何?郡主敢不敢赌?”

  Nangong Meijiao 眯了眯眸子,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道:“无论什么要求,都可以吗?”

  Luo Qingzhou 道:“对,只要郡主能够想的到的,只要我输了,我都答应,无论任何要求。反之,也希望郡主可以答应我的要求。”

  Nangong Meijiao 停下脚步,目光冷冷地看着他道:“你是什么要求?”

  Luo Qingzhou 道:“现在还不能说,等胜负出来后,我再告诉郡主,可以吗?不过郡主可以放心,绝对不是让郡主做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而且也不会太难。”

  Nangong Meijiao 又盯着他看了几眼,突然挑眉said with a sneer :“好,那就这么决定了。Luo Qingzhou ,when the time comes 你要是输了,可别怪本郡主不给微墨面子。”

  Luo Qingzhou extend the hand 道:“郡主,为了让双方都放心,我们还是击个掌,发个誓吧?如何?”

  Nangong Meijiao 看了一眼他的手,迟疑了一下,extend the hand 道:“好。”

  “pa! ”

  两人的手掌击在一起。

  Nangong Meijiao 心头顿时一跳,脸颊上微微热了一下,立刻冷着脸道:“你先发誓。”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