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ady, Something Is Wrong Chapter 446

2022-11-06

  第446章 迷药

  两人各发了誓言。

  出了枫叶小巷,Luo Qingzhou 带着她直接向着城南走去。

  Nangong Meijiao 看着方向,嘴角微微动了动,瞥了他一眼,故意道:“Luo Qingzhou ,你那个朋友不会姓刀吧?”

  “刀?”

  Luo Qingzhou 闻言一愣,满脸疑惑道:“为什么会姓刀呢?”

  Nangong Meijiao sneered ,没有再说话。

  Luo Qingzhou 带着她走进了一条小巷,道:“郡主,那人的脾气不太好,你要是去了,他可能会不尊重你。如果伱多说几句,他甚至会直接动手袭击你,他可不管你是不是郡主,你确定你要去?”

  Nangong Meijiao coldly snorted ,道:“你可以让他试试。”

  随即突然又转头看着他,眯了眯眸子道:“Luo Qingzhou ,你那位朋友不会叫Chu Feiyang 吧?”

  Luo Qingzhou 愣了一下:“楚什么扬?”

  “hmph! ”

  Nangong Meijiao 握紧了腰间的鞭子,满脸冷酷地道:“不管他是谁,本郡主今天都要去会会他。本郡主就不信,他还敢把本郡主给吃了!”

  刚说完,视线中的小巷突然开始晃动起来。

  随即,身子突然一软,向前倒去。

  “郡主!”

  Luo Qingzhou 眼疾手快,一把扶住,loudly said :“郡主,你怎么了?是太阳太大,中暑了吗?”

  说完,他立刻一把抱起她,转身向着小巷外跑去,一边跑一边喊道:“来人啊,来人啊,郡主晕过去了。”

  “sou! ”

  一名身材佝偻的old woman ,与一名年轻的妇人,突然从巷口掠了进来,瞬间停在了他的面前。

  妇人一把抱起了Nangong Meijiao ,疾声问道:“怎么回事?”

  Luo Qingzhou 满脸惊讶道:“木姨,你怎么也在这里?郡主刚刚走着走着,突然就晕过去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old woman 立刻伸出枯瘦的手爪,扒了扒Nangong Meijiao 的眼皮,仔细看了一眼,这才sighed in relief ,道:“没什么大碍,只是昏迷过去了。”

  木姨皱眉问道:“九嬷嬷,小姐是何原因昏倒?”

  old woman shook the head ,道:“暂时不知,等小姐醒来以后,问一下刚刚的症状便知道了。”

  Luo Qingzhou 立刻道:“九嬷嬷,木姨,那快把郡主送回家休息,我还要去拜访朋友,就先走一步了。”

  说完,不待她们答应,转身快步离开。

  old woman 看着他的背影,脸上露出了一抹狐疑:“不会是那小子搞的鬼吧?”

  木姨闻言怔了怔,道:“九嬷嬷是说Luo Qingzhou 吗?他一介书生,哪有这个ability ,而且他为何要害小姐?”

  old woman 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木姨立刻抱起Nangong Meijiao ,道:“九嬷嬷,外面不太安全,走,我们先回Qin Mansion ,等小姐醒来了再说。那小子有功名在身,又是大白天的,不用管他。”

  old woman nodded 。

  两人立刻带着Nangong Meijiao ,回到了Qin Mansion 。

  one hour 后。

  Nangong Meijiao 从Second Young Lady Qin 的床上醒来,茫然地睁着眼睛愣了一会儿,突然“shua” 地一声坐了起来,一下子跳下了床,shouted :“Luo Qingzhou 那个混蛋呢?”

  Second Young Lady Qin 放下书,从美人榻上起身,轻声道:“美骄姐,青舟big brother 刚拜访完朋友回来,刚刚来外面问了一下你的身体,然后就回去了。”

  Nangong Meijiao 一听,顿时both shocked and angry :“那混蛋已经回来了?”

  Second Young Lady Qin 道:“是啊,青舟big brother 说,他那个朋友去了外地,他没有见到,所以就直接回来了。”

  Nangong Meijiao 握着拳头,gnashing teeth :“微墨,你相信吗?”

  Second Young Lady Qin nodded and said :“嗯,青舟big brother 说的话,微墨都相信。”

  “你……”

  Nangong Meijiao 气极,paused ,气愤难平道:“我去找他!”

  说完,aggressive 地出了门。

  等她来到谪仙居时,却发现门上挂着一只wooden token ,wooden token 上写着:正在读书,勿扰。

  “pa! ”

  Nangong Meijiao 一拳把那wooden token 打的粉碎,随即纵身一跃,直接从院墙跳了进去,angrily said :“Luo Qingzhou ,你给我出来!”

  Little Die 正在走廊上绣着花,见此吓了一跳,连忙起身道:“郡主,Young Master 不在家。”

  Nangong Meijiao 闻言一愣:“不在家?去哪里了?”

  Little Die 弱弱地指了指右边的方向,道:“Young Master 去Eldest Young Lady 那里了。”

  Nangong Meijiao 一听,心头更怒:“那你们在外面挂着那wooden token 做什么?”

  Little Die 低声道:“Young Master 自己挂的……”

  “shameless !”

  Nangong Meijiao 忍不住cursed :“明明是去跟前妻相会去了,却装作在屋里读书,是怕府里其他人看见笑话他吗?”

  说完,快步走到院墙处,“shua” 地一声,又纵身跳了出去。

  Little Die 看的睁大眼睛,muttered :郡主好厉害,不过看着好凶,是要去打Young Master 吗?Young Master 也真是的,怎么到处招惹漂亮的girl 呢。有Second Young Lady 还不够吗?

  Nangong Meijiao aggressive 地来到了Spirit Moon Palace 。

  不过this time ,她可不敢再直接跳院墙过去了,Xia Chan that girl 的剑,可不是她能够躲避的。

  万一把她当成坏人,刚落地就一剑刺穿了她的喉咙,岂不是追悔莫及。

  “dong! dong! dong! ”

  她思考了一下,上前敲门。

  过了片刻。

  院里方响起了脚步声和Bai Ling 清脆的声音:“谁啊?my family’s lady 在休息,闲人勿扰。”

  Nangong Meijiao 冷着脸道:“Bai Ling ,是我,我找Luo Qingzhou 。”

  “吱呀……”

  院门打开。

  Bai Ling 一袭粉裙,cheerful 地出现在门里,满脸惊讶道:“是郡主啊,郡主找son-in-law 有事吗?son-in-law 正在屋里给婵婵讲故事呢。”

  Nangong Meijiao 袖中的拳头握了握,coldly said :“我要跟他说几句话,让他出来,或者我进去也可以。”

  Bai Ling 正在为难时,Luo Qingzhou 从屋里走了出来,满脸喜悦道:“郡主,你醒了?幸好没事,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给大家交代了。你到底怎么了?怎么走着走着,突然就昏迷过去了呢?幸好我眼疾手快,把你抱住了。”

  Nangong Meijiao 冷冷地看着他道:“我让你抱了吗?”

  Luo Qingzhou 走到Bai Ling 身后,said resolutely :“郡主,我知晓men and women should not touch hands when they give or receive things ,我当时也不想碰你的,但是我看到地上有一泡狗屎,郡主摔倒时,脸刚好准备砸在上面,所以我才……郡主,是我不对,我道歉,我该戴着手套抱你的。要不,你把衣服脱下来,我帮你重新洗了?”

  Nangong Meijiao 握紧拳头,目光冷酷地盯着他,没有再说话。

  Luo Qingzhou 又道:“郡主要是嫌弃我的手脏,没关系,我让Bai Ling 帮你洗。”

  Bai Ling 正要生气拒绝,他又道:“Bai Ling 的手看着又漂亮,又粉嫩干净,It shouldn’t be 弄脏郡主的衣服的。”

  Bai Ling 顿时被拍的眉开眼笑,nodded and said :“郡主,我保证帮你洗的香喷喷的。”

  Nangong Meijiao 冷着脸,依旧没有说话。

  门里门外,突然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Xia Chan 站在Luo Qingzhou 的身后,犹如不含任何感情的护卫一般,握紧手里的剑,俏脸as cold as ice and frost 。

  Luo Qingzhou 又等了一会儿,忍不住道:“郡主,我还要回去讲故事呢。你要是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先回屋了。”

  Nangong Meijiao 突然满脸寒霜道:“Luo Qingzhou ,从出门到走进那条小巷,我们之间仅仅只有一次接触。我与你击掌时,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花香,我以为是你在哪个girl 身上沾染的味道,所以并未在意。现在想来,你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给我下的药吧?”

  Luo Qingzhou 满脸疑惑:“郡主在说什么?我……给郡主下药?我为什么要给郡主下药?我有那么大的胆子吗?郡主请不要诬蔑我。郡主在说这话之前,请先拿出证据。”

  Nangong Meijiao 盯着他沉默了一会儿,道:“我没有证据。不过Luo Qingzhou ,我还是那句话……你不是个男人!对一个弱女子用那种下三滥的手段,你心里觉得很得意,是吗?”

  Luo Qingzhou 道:“我没有。而且……郡主也不是个弱女子。”

  Nangong Meijiao 又冷冷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方转身快步离去,并未再说一句话。

  待她走远后,Bai Ling 突然幽幽地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son-in-law ,我后悔给你药了,原来你果然是为了给漂亮girl 下药。你是不是趁机摸郡主的大兔兔了?”

  Luo Qingzhou 转过身,向着她的房间走去,道:“进来,再给我几包无色无味的。”

  “没有!”

  Bai Ling 立刻拒绝道:“就算有,人家也不会给son-in-law 的!人家绝不会take the side of the evil-doer !”

  Luo Qingzhou 从怀里掏出了一只毛茸茸的little white rabbit ,转头看着她道:“你是想玩我的little bunny ,还是想让我玩你的little bunny ?”

  Bai Ling 愣了一下,立刻满脸惊喜地跑过去道:“son-in-law ,人家要玩你的Little Rabbit !”

  Luo Qingzhou 带着她进了房间。

  Xia Chan 也跟了进去。

  Luo Qingzhou 又把二宝也拿了出来,一人一个little bunny ,玩的不亦乐乎。

  等她们正玩的兴起时,Luo Qingzhou 又一把夺了回来,道:“无色无味,还有解药,我每次都屏住呼吸的话,会有人察觉到的。”

  Bai Ling 意犹未尽道:“son-in-law ,先把兔兔让我抱着。”

  Luo Qingzhou 道:“你怀里不是抱着两个吗?”

  Bai Ling :“……”

  Nangong Meijiao 离开了Qin Mansion ,去了外城和内城的各个药铺,Martial Artist 杂货铺,直接对店Boss 道:“给我来几包迷药,各种效果的迷药都要。”

  店Boss 一听,立刻低声道:“姑娘,迷药可是禁药啊,不能随便买卖的。”

  “我又不是迷人。”

  Nangong Meijiao 冷着脸道。

  店Boss said curiously :“那姑娘要迷什么。”

  Nangong Meijiao 冷冷地道:“coward ,bastard !以及一个base and shameless ,下流阴险的slut 。”

  店Boss 滞了一下,道:“slut 不也是人吗?”

  Nangong Meijiao 双眸森寒道:“slut 是人吗?”

  店Boss :“不是吗?”

  “pa! ”

  Nangong Meijiao 没再说话,扔了一袋gold coin ,落在了柜台上。

  店Boss 拿起来掂了掂,又打开看了看,然后一脸严肃道:“slut 当然不是人。姑娘放心,我这迷药,专药slut !”

  一天后。

  天还未亮,Luo Qingzhou 已经在谪仙居门外挂上了读书的牌子,然后悄悄出了门,向着martial arts hall 走去。

  Master 说今日会有两个新Disciple 加入。

  一个Junior Brother ,一个Junior Sister 。

  希望不是那些心术不正的人。

  他去martial arts hall 只想一心cultivation ,实在不想在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情上浪费时间了。

  来到十八巷时,Sister Dao 已经在巷口等着了。

  见到他后,Sister Dao 立刻又道:“Chu Feiyang ,昨天你那位美丽性感的南宫郡主又来找我了,她让我告诉你一句话……你死定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