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ady, Something Is Wrong Chapter 447

2022-11-06

  第447章 新Junior Brother Junior Sister ,Crown Princess 征婚

  “还说什么了?”

  Luo Qingzhou 问道。

  Sister Dao shook the head ,道:“就说了这一句。”

  Luo Qingzhou 蹙了蹙眉头。

  Sister Dao said curiously :“Chu Feiyang ,你又怎么得罪她了?”

  Luo Qingzhou 道:“Chu Feiyang 并没有得罪她。”

  Sister Dao 挑眉道:“那看来是Young Master Luo 得罪她了。”

  Luo Qingzhou 不想再聊这件事,问道:“Sister Dao ,今日新加入的新Junior Brother 和新Junior Sister ,你见过吗?”

  Sister Dao shook the head :“还没有呢。”

  两人聊着天,很快来到了martial arts hall 。

  Sister Dao 上前敲门。

  聂云容打开门,低声道:“Senior Sister Dao ,Junior Brother Chu ,那两位Little Junior Brother 和Little Junior Sister 已经来了,正在Master 的屋里说话呢。”

  两人进了门。

  Sister Dao 问道:“那两人看起来怎样?”

  聂云容关上门道:“那位Little Junior Brother 看起来普普通通,沉默寡言,挺老实。那位Little Junior Sister ……”

  正在此时,不远处的走廊上突然传来一道惊喜的声音:“Sister Dao ,Elder Brother Chu !”

  Luo Qingzhou 和Sister Dao 都愕然看去。

  那是一名身穿black 劲装,身材娇小,脸蛋儿圆圆的可爱少女,她满脸惊喜地看着两人,立刻兴奋地奔跑了过来。

  “小小?”

  Sister Dao 满脸惊讶和惊喜。

  Luo Qingzhou 也感到很意外,竟然是楚小小那little girl 。

  当然,更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又有一道熟悉的silhouette ,从屋里走了出来。

  仔细一看,竟是跟他一样都是赘婿的周伯约!

  楚小小跑了过来,满脸兴奋道:“Sister Dao ,我和周伯约打听了好久,才知道你在这里呢,所以我们就一起来了,didn’t expect Elder Brother Chu 也跟伱在一起呢。”

  原来自从Mo City 沦陷后,楚小小和周伯约两人就随着家族搬来了京都。

  两人在船上遇到,想到来了京都后,需要找个地方cultivation ,楚小小原来跟Sister Dao 交谈时,知晓Sister Dao 是Soaring Sky Sect 的Disciple ,也知道Sister Dao 来京都了,所以两人来了京都后,就到处打听Soaring Sky Sect 收徒的地方,这才找到这里来。

  楚小小chirp chirp twitter twitter 地说了一会儿,Sister Dao 和Luo Qingzhou 才知晓了大概。

  这时,周伯约也腼腆地走了过来,对着两人laughed ,打了招呼。

  Sister Dao said with a smile :“Junior Brother Zhou ,以后可要叫我Senior Sister 了哦。”

  周伯约拱手道:“Senior Sister Dao ,Senior Brother Chu 。”

  Luo Qingzhou 问道:“你们现在住在哪里?是在外城,还是内城?”

  楚小小道:“当然是在外城啊,我们可没资格住内城。”

  四人又说了一会儿话。

  张远山和聂云容也过来,相互认识了一下。

  孙江听到外面吵闹,从屋里出来,训斥了几人几句,沉着脸道:“抓紧时间cultivation ,有话吃饭时或者晚上回去后再说。你们来这里花费了那么多钱,不是来聊天的。”

  几人立刻散开,各自去找了martial stage cultivation 。

  Luo Qingzhou 总算放下心来。

  新来的Junior Brother 和Junior Sister 既然是周伯约和楚小小,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其实他心里一直在担心,新来的Junior Sister 是那位南宫郡主。

  Sister Dao 跟他一起走向后面的Martial Training Stage ,低声道:“其实之前我心里也在猜想,新来的Junior Sister 会不会是你那位南宫郡主。不过又仔细想了想,Master 已经跟南国County Palace 有了矛盾,那位郡主又背负着杀害Senior Brother He 他们的【罪名】,显然不太可能。”

  paused ,她又低声道:“Chu Feiyang ,从这件事来看,人家那位南宫郡主对你实在是没的说。人家帮你destroy the corpse and evidence ,还帮你背负杀人的罪名,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Soaring Sky Sect 可是大炎五Great Sect 之一,如果sect 真要追究,即便南国County Palace ,也够吃一壶的。所以我觉得你应该有所表示。”

  “还有,上次回来时,我看到你抱着她坐在马上,那动作,可不是普通的男女能够做出来的。你占了人家便宜,可不能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Luo Qingzhou 听完,沉默着没有说话。

  Sister Dao 看了他一眼,sighed 道:“Chu Feiyang ,我知晓你的为难。你已经有妻子了,而且你又是赘婿,即便以后考上进士,还是改变不了你的身份。大炎律法规定,正妻只能有一个,你肯定不会抛弃你的娘子的。而那位身为Imperial Family 郡主,自然也impossible 做妾,即便她愿意,她家里和Imperial Family 那些人也绝对不会同意。如果她真要坚持,只会害了你和你家里的那些人,因为Imperial Family 的尊严,不允许任何人亵渎。所以……我理解你为何一直要装傻和逃避。”

  “其实还是怪你,当初为何要招惹她呢?”

  Luo Qingzhou 道:“我没有招惹她,至少没有主动招惹过她。”

  Sister Dao shrugged 道:“那就怪你太有魅力了呗。你明明已经故意装扮的普普通通了,结果还是魅力四射,无人能挡,对不对,Chu Feiyang ?”

  Luo Qingzhou nodded and said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嘁,不知羞。”

  Sister Dao 摆了摆手,走向了另一边的martial stage ,道:“不说了,好好cultivation 。”

  走出几步后,她突然又转头道:“对了Chu Feiyang ,其实这件事对于其他人来说,可能是无解的。但对于你来说……你innate talent 这么好,cultivation speed 那么快,如果你以后成为了大炎第一Martial Artist ,自然可以无视那些规则。this world ,powerhouse is respected ,任何规矩,都是为弱者而为设定的,在powerhouse 的眼里,根本就没有所有的规矩,你说呢?”

  Luo Qingzhou brows tightly frowns ,没有说话。

  Sister Dao 挥了挥手,迈着大长腿,扛着大刀,快步离开。

  Luo Qingzhou 没有再多想,来到Martial Training Stage ,先打了一会儿《Plum Blossoms Flying 》拳法,热了一下身,然后开始练习Mountain Shaking Tyrant Fist 。

  很快,全身的肌肉血液都变的发热起来。

  cultivated one hour 后,他见all around 无人,立刻从storage bag 里拿出了药瓶,在掌心滴了两滴spiritual liquid 。

  待spiritual liquid 钻进身体,开始被体内穴窍吸收时,他继续练起了拳法。

  “bang! bang! bang! ”

  Mountain Shaking Tyrant Fist 在于快,猛,重,每出一拳,皆是用尽最大的力道,打出的拳头凶猛无比,而且越来越快,越来越霸道凶悍。

  正在他打的兴起时,旁边突然掠来一道silhouette ,“shua” 地一拳向着他的胸口打来。

  “bang! ”

  Luo Qingzhou 一拳打了上去,身子一震,手臂一麻,“噌噌噌”地后退了十余步,方站稳了身子。

  这时他才看清,突然掠过来出拳的,竟是他的那位Master 孙江。

  孙江穿着一身gray robe ,身材不高,不壮,但此时站在那里,却给人一种强如Mount Tai ,岿然不动的感觉。

  “你这拳法看着凶猛霸道,却是极为消耗Inner Strength ,对付普通的敌人可以,但如果对上一些skilled in defense 和cunning 的敌人,就有些力不从心了,人家完全可以慢慢耗尽你的Inner Strength 。飞扬,你innate talent 虽好,但看起来只是自学自练,并没有受人指导过,的确可惜。”

  “你来继续打这套拳法,只管用尽全力,过来攻击为师,为师跟你说一些你这拳法的weak spot ,和需要注意的几招。待会儿为师再传授你一套sect Basic Fist Technique ,攻守皆备,而且是专门为Martial Master Realm 界的Martial Artist 创造的。”

  Luo Qingzhou 一听,立刻拱手感激道:“many thanks Master 。”

  孙江面无表情道:“来吧,不用藏着掖着,你只有把真正的实力全部展露出来,我才知道该从哪方面教你。”

  Luo Qingzhou 闻言,忍住了撒石灰的冲动,拱手道:“Master ,得罪了。”

  说完,silhouette 一闪,冲了上去。

  “bang! ”

  后院Martial Training Stage 里,master and disciple 两人,很快打了起来。

  一个用尽全力,一个随手化解,同时还开口指导。

  时间过的很快。

  到了晌午时,Luo Qingzhou 已经在练习着Soaring Sky Sect 专属Martial Master 的Basic Fist Technique 凌风拳了。

  晌午吃饭时,楚小小又唧唧喳喳说个不停。

  周伯约依旧沉默寡言,默默吃饭。

  下午时,Luo Qingzhou 继续练习着凌风拳,把一整套拳法全部记了下来。

  到了傍晚,已是大汗淋漓,全身衣衫湿透,体内的力量也已经被榨干榨尽。

  因为明天是中秋节,所以明天不用来cultivation 。

  临走时,Luo Qingzhou 又多请了一天的假。

  因为后天,他就要与Second Young Lady 成亲了,那天肯定不能再来cultivated 。

  虽然他很想邀请Sister Dao 和周伯约三人去喝喜酒,但显然并不合适。

  到现在为止,也就只有Sister Dao 知晓他的真实身份。

  而且现在是危险时期,他的真实身份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在十八巷口与Sister Dao 分开。

  回到府中时,周steward 一家三口和其他丫鬟,都在府里挂着彩灯,布置着中秋和后天成亲时需要的喜庆色彩。

  Song Ruyue 正在颐指气使地指挥着。

  Luo Qingzhou 从不远处溜走,回到了谪仙居。

  用井水洗了个澡,换上了干净的儒袍后,他方出了门,去了梅香小园。

  趁着那位南宫郡主回去过中秋了,他得去问问Second Young Lady 情况。

  来到梅香小园。

  秋儿和Zhu’er 也正在走廊上挂着彩灯。

  Second Young Lady Qin 则一袭素white clothed 裙,正坐在院子里的石桌前,沐浴着golden 的夕阳,在认真地裁剪着喜字。

  Luo Qingzhou 进了small courtyard ,在她旁边坐下,安静地看她裁剪完了一个字后,方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Second Young Lady ,郡主是怎么回事?”

  Second Young Lady Qin 抬头看着他,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青舟big brother 想问什么?”

  Luo Qingzhou 看了走廊上两个little girl 一眼,低声道:“以前Second Young Lady 都是帮着我的,怎么这两天,感觉Second Young Lady 在帮着那位郡主?”

  Second Young Lady Qin 低头继续剪着,道:“青舟big brother ,这可不能怪微墨,你自己已经暴露了,微墨可不能再跟你一起装傻了,不然美骄姐会生气的。”

  Luo Qingzhou 看了她一会儿,问道:“她想怎么样?”

  Second Young Lady Qin 抬起头,看着他道:“青舟big brother ,你想怎么样?”

  Luo Qingzhou extend the hand ,轻轻握着她有些冰凉的小手,道:“后天我们就要成亲了,Second Young Lady ,你觉得我应该怎么样?她是郡主,不是一个普通的小丫鬟,Second Young Lady 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吧?”

  Second Young Lady Qin 沉默了一下,微微nodded, said :“微墨知道,所以,其实微墨一直在劝她。”

  Luo Qingzhou 道:“结果怎样?”

  Second Young Lady Qin 看着他道:“美骄姐没有表露出任何感情,她只是说她与Chu Feiyang irreconcilable 。她其实比我们更清楚她自己的身份和处境,以及后果,她现在……也就只能与Chu Feiyang 纠缠一下了。青舟big brother ,就不能对她好一些吗?”

  Luo Qingzhou 沉默了一会儿,shook the head :“不能。”

  Second Young Lady Qin 微微sighed :“我知晓青舟big brother 是怎么想的,既然impossible ,就不能给她任何希望,对吗?”

  Luo Qingzhou 看着她道:“Second Young Lady ,我只喜欢你。”

  Second Young Lady Qin faint smile 道:“青舟big brother ,昨天你不是也对Xia Chan 说过这样的话?”

  Luo Qingzhou :“……”

  “that girl 竟然告密!”

  Second Young Lady Qin snorted ,道:“人家婵婵可不懂什么叫做告密,人家只是老实,speak frankly 罢了。”

  Luo Qingzhou 伸手拿起了桌上的剪子,道:“Second Young Lady ,你歇着,我来帮你剪吧。对了,second brother 昨天不是去Dragon-Tiger Academy 了吗?大哥会回来吗?”

  Second Young Lady Qin shook the head ,道:“大哥比较忙,暂时没法回来。”

  随即又轻lightly sighed ,道:“大哥知晓爹爹把爵位给辞掉了,所以现在拼命cultivation 和努力,想要依靠自己的ability ,重新为我们Qin Family 挣来一个荣耀。这样的话,我们也就不会随便受人欺负了。”

  Luo Qingzhou 沉默了一下,道:“Second Young Lady 放心,我也会努力的。我明年争取努力考上状元,然后求个外地官,带着你们去山高皇帝远的地方享福,好不好?”

  谁知此话一出,Second Young Lady Qin 突然愣了一下,脸上的神色突然变得有些凝重起来。

  Luo Qingzhou paused ,放下了手里的剪刀,道:“怎么了?”

  Second Young Lady Qin 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微微蹙眉道:“青舟big brother ,微墨明白了……”

  Luo Qingzhou 满头雾水:“Second Young Lady 明白什么?”

  Second Young Lady Qin 神色复杂地看着他道:“青舟big brother ,今日爹爹回来时,带回来了一个消息,宫里传出的消息。太后在为Crown Princess 征婚,有五个人选,其中两人是邻国的Prince ,一人是邻国的国王,还有一个人是某个sect 的Holy Son ,最后一个人,则是明年春闱后的新科状元。”

  说到此,Second Young Lady Qin paused ,看着他道:“青舟big brother ,据说最后一个人选,是Crown Princess 自己亲自加的。”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