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ady, Something Is Wrong Chapter 448

2022-11-06

  第448章 大炎礼法

  院中安静了少倾。

  Luo Qingzhou 突然道:“Second Young Lady ,你这样看着我干嘛?你不会以为Crown Princess 的最后一个条件,是为我准备的吧?”

  Second Young Lady Qin faint smile 道:“青舟big brother ,难道不是吗?以你的才华,考上个状元,绰绰有余。”

  Luo Qingzhou 苦笑一声,道:“一般情况下,应该是没有问题。但Second Young Lady 可能忘记了,状元并非普通的考试,而是需要殿试,需要圣上亲自指定。Second Young Lady 觉得,当今圣上会指定我为状元吗?”

  Second Young Lady Qin 思考了一下,道:“的确不太可能。不过如果青舟big brother when the time comes 殿试时,表现的太好,也许圣上碍于群臣的面子,不得不赐伱为状元,也有这个可能。”

  Luo Qingzhou shook the head 道:“没有这个可能了。Crown Princess 这个条件一出,状元应该就直接内定了。”

  Second Young Lady Qin 沉吟了一下,道:“那Crown Princess 之所以提出这个条件,其实还有一个用意,就是继续拖延成亲的时间,对吗,青舟big brother ?”

  Luo Qingzhou 道:“或许吧,Crown Princess 心中怎么想,我们哪里能猜到。反正宫里的人,太后,Crown Princess ,甚至那个小皇帝,都厉害着呢,我们尽量远离就是了。”

  Second Young Lady Qin 道:“青舟big brother 不是答应了,要帮助Crown Princess 吗?”

  Luo Qingzhou 道:“只能做力所能及的事情了,Crown Princess 如今在Imperial Palace ,我可没办法去那里帮她。”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夜幕渐渐笼罩下来。

  后天两人就要成亲了,按照规矩,这两晚两人肯定不能待在一起的。

  Luo Qingzhou 起身告辞。

  Second Young Lady Qin 把他送到门口,吩咐秋儿拎着灯笼送他回去。

  Luo Qingzhou 正要阻止时,Second Young Lady Qin 轻声道:“青舟big brother ,微墨要提前跟你说一声,后天我们成亲后,可能是秋儿帮微墨跟你洞房,青舟big brother 可以接受吗?”

  秋儿拎着灯笼,低着头,站在一旁,cheeks slightly red ,在灯光的映照下,明艳动人。

  Luo Qingzhou 道:“Second Young Lady ,其实也不一定非要洞房。”

  “当然要洞房。”

  Second Young Lady Qin 语气坚决地道:“青舟big brother ,其他的规矩都可以不要,但这个过程,肯定是要有的。礼法上有规定的,新娘身子不适,可暂由通房丫鬟代劳,如果不洞房的话,可不算成亲。”

  Luo Qingzhou 惊讶道:“礼法有这一项?”

  Second Young Lady Qin nodded and said :“当然有啊,青舟big brother 没有仔细看过礼法吗?礼法……”

  她突然停住了话,slightly smiled ,道:“青舟big brother ,反正你听微墨的就是了,可以吗?”

  随即,她又声音放低,微微羞涩道:“青舟big brother ,when the time comes 微墨会试着……试着跟你洞房的,如果实在不行,就让秋儿代替。秋儿是微墨的人,也是青舟big brother 的人,希望青舟big brother 不要嫌弃……”

  Luo Qingzhou 连忙道:“我没有嫌弃……Second Young Lady ,那……那我都听你的。”

  Second Young Lady Qin slightly smiled ,转头looked towards 秋儿道:“去吧,送son-in-law 回去。”

  “是,小姐。”

  秋儿红着小脸,拎着灯笼,出了门,走在了前面。

  Luo Qingzhou 与Second Young Lady Qin 告辞,跟在了后面。

  两人one after the other ,走了一会儿,快到谪仙居时,Luo Qingzhou 突然问道:“秋儿,那个……你愿意跟son-in-law 洞房吗?”

  秋儿轻声道:“son-in-law ,奴婢当然愿意。当初在Mo City 时,奴婢都已经愿意了呢。”

  Luo Qingzhou 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很快到了谪仙居。

  秋儿把他送到门口,准备转身告辞时,Luo Qingzhou 突然又道:“秋儿,son-in-law 不会把你当丫鬟的,你跟Little Die 一样,son-in-law 会好好对你的。”

  秋儿闻言,莞尔一笑,清丽可人:“son-in-law ,奴婢可不敢跟Little Die 比,就算my family’s lady ,都不敢跟Little Die 比呢。son-in-law ,只要你对my family’s lady 好,奴婢永远都会跟着son-in-law ,服侍son-in-law 的。”

  Luo Qingzhou nodded, said :“我当然会对Second Young Lady 好。”

  秋儿laughed ,微微福身,低头离去。

  Luo Qingzhou 看着她那苗条纤细的背影,直到那背影消失后,方转身进了small courtyard 。

  Little Die 正在房间里,帮他擦拭着案台,窗台等地方。

  Luo Qingzhou 进了房间,从后面抱住了她,把刚刚Second Young Lady 对他说的话,和与秋儿的对话,都without omission and in detail 地说了一遍。

  Little Die 听完,顿时满脸开心道:“Young Master ,奴婢盼望这一天,都盼望好久了呢。Young Master 终于可以与Second Young Lady 在一起了,奴婢也终于可以与秋儿elder sister 住在一起了。”

  Luo Qingzhou 顿时有些吃醋:“Little Die ,你是不是跟秋儿have an affair ?”

  Little Die 疑惑道:“什么have an affair ?奴婢跟秋儿elder sister 本来就是好姐妹,还有小桃elder sister 呢。”

  Luo Qingzhou said curiously :“对了Little Die ,小桃是谁?为何我从来都没有见过?”

  Little Die 脸上的笑容微敛,sighed 道:“小桃elder sister 的腿有些问题,没法走路,所以很少出来的。不过小桃elder sister 可厉害了,绣花,抚琴,吹箫,做衣服等等,都会呢。奴婢的绣花做衣服技巧,都是跟小桃elder sister 学的呢。府中每个人的衣服等等,也都是小桃elder sister 亲手缝制的。对了Young Master ,你有两件儒袍,那件blue 的和white 的,都是小桃elder sister 帮忙做的呢。听说夫人要开一间制衣坊,when the time comes 小桃elder sister 会去做管理呢。”

  Luo Qingzhou 道:“她的腿怎么了?”

  Little Die shook the head 道:“奴婢也不知道,反正奴婢自从第一次看到小桃elder sister ,就见她坐在轮椅上呢。”

  Luo Qingzhou 道:“倒是可怜,不过比其他人,小桃活的可有价值的多了。”

  Little Die nodded and said :“就是,小桃姐又勤快,又厉害,听说夫人对谁都发过脾气,就是从未对小桃elder sister 发过脾气呢。我们从Mo City 搬来京都时,小桃elder sister 也是提前被送过来的呢,夫人可宠她了。”

  Luo Qingzhou 一把抱起她,把她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道:“Little Die ,Young Master 也宠你。”

  “Young Master ,还没到睡觉的时候呢……”

  “silly girl ,想什么呢?”

  Luo Qingzhou 对着她的小嘴亲吻了一下,道:“我去给Eldest Young Lady 她们讲故事了,你要是瞌睡了就先睡,我可能会晚点回来。”

  Little Die 连忙道:“Young Master ,你……你……”

  Luo Qingzhou 道:“怎么了?”

  Little Die 犹豫了一下,道:“没,没事。”

  Luo Qingzhou 又转过身返回,搂着她的纤腰道:“Little Die ,晚上睡觉的时候吞吞吐吐就算了,现在干嘛还要吞吞吐吐?有什么话就直说,Young Master 又不会怪你。”

  Little Die 这才弱弱地道:“Young Master ,按照规矩,Young Master 后天就要与Second Young Lady 成亲了,这两晚是不能去见其他女子的。even more how Eldest Young Lady 是……是Young Master 的……”

  Luo Qingzhou 闻言微怔,paused ,道:“那我去跟Bai Ling 说一声,免得他们等着。”

  Little Die 连忙又道:“Young Master ,其实也无所谓的,又没有其他人知道。而且Second Young Lady 那么好,也不会在意的。”

  Luo Qingzhou 没有再说话,转身出了房间。

  Little Die 暗暗懊恼:我是不是……太多嘴了?要是让Bai Ling elder sister 她们知道,会不会怪我呢。

  Luo Qingzhou 来到Spirit Moon Palace 时,院门开着。

  Bai Ling 正一个人坐在small courtyard 里的石桌前,哼着歌儿,捣着药。

  满园花香浮动。

  Luo Qingzhou 在门口敲了下门,然后进去道:“Bai Ling ,我来跟你一声,今晚我就不去后花园给Eldest Young Lady 讲故事了,等过几天吧。”

  Bai Ling 闻言,停止了捣药,疑惑道:“为什么?son-in-law 不是已经来了吗?”

  Luo Qingzhou 犹豫一下,还是把规矩说了出来:“我后天就要与Second Young Lady 成亲了,所以这两晚……不太方便。”

  Bai Ling 眨了眨眼睛,站起来道:“son-in-law ,你哪里不方便了?后天晚上成亲,son-in-law 今天就开始conserve strength and store up energy 吗?可是son-in-law 来这里,只是讲故事而已,又不是做什么耗费力气的事情,不是吗?”

  Luo Qingzhou 嘴角抽了一下,只得道:“Bai Ling ,son-in-law 不是那个意思的。son-in-law 的意思是说,按照规矩,在成亲的前两晚,我是不能再出门去见其他女子的,特别是晚上。那个……《大炎礼法》上应该写的有吧?”

  Bai Ling 突然said with a smile :“son-in-law 认真看过《大炎礼法》吗?”

  Luo Qingzhou 道:“大概看过,应该是有这个规矩吧。”

  Bai Ling pu chi 一笑,脸上露出了两个可爱的酒窝,脆声道:“son-in-law ,你理解错了,礼法上的意思是说,男子成亲的前两晚,不能随便出去见其他不三不四的女子,不能去brothel ,不能夜不归宿。son-in-law 觉得,我和Xia Chan ,还有Eldest Young Lady ,是不三不四的女子吗?”

  Luo Qingzhou 滞了一下,道:“当然不是。”

  Bai Ling shrugged ,道:“那不就是了,son-in-law 今晚来给我们讲故事,并没有破坏规矩。我们三个都是son-in-law 的家人,所以是可以见的。”

  “家人?”

  Luo Qingzhou 微怔。

  Bai Ling 秀眉一挑,道:“怎么,son-in-law 觉得我们不是你的家人吗?是婵婵不是,还是我不是,又或者,是Eldest Young Lady 不是?”

  Luo Qingzhou 连忙道:“我不是这个意思。Bai Ling ,既然礼法上这样说,那就没问题了。Eldest Young Lady 在后花园吗?我们走吧,去后花园。”

  他决定回去后,再把《大炎礼法》找出来,好好读一遍,免得又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原来粗略看时,因为对婚姻无感,所以就没有翻看那些条目。

  现在看来,是时候要懂一些了,免得再闹笑话。

  “son-in-law 等等,我把药收起来了。”

  Bai Ling 连忙抱起药罐,跑回房间。

  Luo Qingzhou 跟在后面,刚进屋,突然感到storage bag 里的传讯宝牒动了一下。

  他犹豫了一下,左右看了一眼,立刻拿了出来,定眼看去。

  竟然是小月发来的。

  小月:【big brother big brother ,好big brother !younger sister 今晚出来了,已经来到外城了!big brother 在哪里?younger sister 想死你了!younger sister 想要立刻见到big brother ,给big brother 一个香喷喷的吻!big brother 如果嫌弃的话,younger sister 也带了袜袜来哦】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